「我想想辦法!」瘦子說完便捏著下巴思索了起來,而其他的人則是也四處轉悠了起來,其中便有張大炮。

張大炮作為胡王道的軍師,他自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在眾人商議辦法的時候,他便自己一個人四處轉悠著,看看有沒有生路或者漏洞,可以供他逃出去。

然而讓張大炮失望的是,他都已經觀察半天了,卻已經沒有找到出路。

外界,林磊開始雙手結印,他要抓緊時間煉化這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因為胡王道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到時候再和裡面的造化境後期強者們來個裡應外合,那林磊可就慘了。

隨著林磊手印結成,攻擊陣法開啟,大火爐中的金色火海直接蘇醒了,開始拚命的向那些造化境後期強者圍去,想要將那些造化境後期強者淹沒在火海之中。

與此同時,大火爐中的溫度也開始不斷升高,漸漸的,已經隱約可以威脅到造化境後期強者了。

那些後期強者連忙調動本源法則,在自己的體表形成了一層保護層,這才勉強頂住了那恐怖的高溫。

不過,現在最讓眾人頭疼的,並不是高溫,而是那蘇醒的金色火海。那一大片金色火海正在緩緩的向眾人圍去,讓眾人心生絕望,他們現在還沒有找到衝出火海包圍圈的辦法,而那些火海竟然主動圍了上來。

眾人都知道,大火爐中之所以這麼熱,完全是因為這金色火海的緣故,而現如今金色火海竟然要圍上來了,這讓眾人有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

「怎麼辦啊?瘦子,你到底想到辦法了沒有?」光頭見金色的火海已經圍上來了,馬上就要將眾人捲入其中了,頓時急了。

「還沒有!」瘦子搖了搖頭。

「等你想出來,咱們的骨頭都化成灰了,估計連灰都剩不下了!」光頭不滿的說道。

「你別吵,越是這樣的情況下,咱們越要淡定,現在慌有什麼用?」瘦子瞪了光頭一眼,說道。

「不是我慌了,而是咱們的小命就快玩完了,現在那一大片火海已經將咱們團團圍住了,最多再有一分鐘,咱們就得被火海淹沒,到那個時候,就算你想到辦法了,也沒什麼用了!」光頭說道。

光是溫度就快能夠蒸死造化境後期強者了,這要是被火海的火焰燒到,那估計瞬間連骨頭都不剩了。

「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再急也沒用啊!」瘦子也有點心慌了,但他卻沒有表現出來。

「那你趕快想辦法,把你吃奶的力氣都給我用上,給我好好的想!」光頭催促道。

「你以為這是在打架啊,還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瘦子白了光頭一眼,然後便不再搭理光頭了,開始思索逃出去的辦法。

張大炮也在低著頭沉思,他也不想死在這裡,可是正如同那個瘦子說的那樣,越是這樣的情況下,越要淡定,現在慌一點用都沒有。所以張大炮也沒有搭理任何人,自顧自的想著逃生的辦法,眼看金色火海越來越近了,張大炮依舊是緊皺著眉頭,大腦在飛速的旋轉著。

大約過了十五秒左右,瘦子突然大聲叫道:「有了!我有辦法了!我想到辦法了,哈哈,我想到辦法了!」

瘦子突然叫喊出聲並沒有讓眾人不悅,反而眾人現在都是一臉的欣喜,因為瘦子想到辦法了,這樣的話,他們就都不用死了。

「什麼辦法,你趕快說!」光頭看著瘦子,一臉焦急的問道。

「哈哈,咱們之前分析過,這個大火爐並不是靈寶,而是由法則凝聚出來的!也就是說,這些金色的火海,也都是由法則凝聚成的,跟那個大火爐一樣的,同源同生!咱們只需要聯手擊碎大火爐,這樣金色火海不就沒了嘛,咱們也就得救了!」瘦子說道。

「你說的簡單。咱們想要擊碎大火爐,不得穿越這金色火海,然後到大火爐的邊緣,去擊碎大火爐啊!關鍵是,咱們現在根本無法穿過這火海!」光頭撇了撇嘴,說道。


「誰說一定要靠近大火爐的邊緣,才能擊碎大火爐啊?難道咱們站在原地就不可以嗎?」瘦子反問道。

「在原地,你是說擊打咱們腳底下的地面!」光頭也不笨,一點就通。

「沒錯,咱們腳底下的地面也是大火爐的一面吧?咱們只要在這地面上打個洞,咱們不就能鑽出去了嗎?」瘦子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趕快開始吧,火海馬上就要圍上來了!」光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火海,催促道。

「動手吧,咱們這裡有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起手來,我就不信這大火爐能困的住咱們!」瘦子說道。

這時,張大炮也走了過來,他顯然也是聽到了瘦子的辦法,身為軍師的他,覺得這個辦法非常的可行,這也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那咱們就齊心合力,攻擊地面,打出一個缺口,衝出去!」張大炮開口說道。

「嗯,既然張師兄都同意了,那咱們就開始!大家都不要有絲毫留手,皆用出自己最強的攻擊招式,爭取一次打出一個出口來,咱們的時間不多了!」光頭說道。

「好!」眾人聽后都點了點頭,隨即便一個個雙手結印,都開始準備自己最強的攻擊招式。

此時此刻,眾人都不敢再浪費一點時間了,因為火海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一旦火海撲上來,那他們這三十一個人都得交代在這裡。

外界,林磊一直在用神識觀察著大火爐中的情況,當他聽到那些強者要聯起手來一起攻擊大火爐的底端后,頓時不能淡定了。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一起攻擊大火爐的底端,這還不得直接轟出一個大窟窿啊,到那個時候,這幾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可都鑽出來了,那樣林磊就只能和這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正面硬碰硬了。

「不行,堅決不能讓他們出來!」林磊咬了咬牙,沒辦法,他現在只能祭出血炎焚天旗了。

血炎焚天旗作為火屬性王級武器,是可以給火法則和火系功法增加威力的。

而林磊的金焰法則和焚陽決和血炎焚天旗正好相匹配,林磊的金焰法則也屬於火法則的一種,是由火法則變異而來的。林磊的焚陽決正好也是火系功法,若是此時祭出血炎焚天旗的話,大火爐的威力最起碼能翻上四倍。

增強四倍的大火爐,對付造化境巔峰的強者都可以了,對付這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應該也沒有問題。

想到這裡,林磊心神一動,直接從乾坤袋中,將血炎焚天旗取了出來,由於上次已經認過主了,所以現在操控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林磊直接將血炎焚天旗拋向了天空,心神一動,血炎焚天旗直接爆發出了刺眼的紅光,一股強大的威勢也從血炎焚天旗中爆發了出來。

與此同時,血炎焚天旗一出現,附近天地間的火法則都變得活躍了起來,尤其是林磊的大火爐,威勢更是大增。

不得不說,這血炎焚天旗對火法則的修士來說,還真是一個好寶貝,有了這血炎焚天旗,就代表著實力可以翻上四倍,也就是說,有了這血炎焚天旗,就可以越級對敵了。

「王級武器!」站在不遠處的胡王道看到林磊拋出了血炎焚天旗,身為玄境強者的他,自然一眼便分辨出了血炎焚天旗的等級。

胡王道微眯雙眼,他發現自己越發看不透林磊了,先是以超低的實力,擊敗了數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如今又拿出了讓玄境強者都眼紅不已的王級武器,這林磊隱藏的還真不是一般的深啊。

這讓胡王道越發不敢和林磊起正面衝突了,他現在都有點想要逃離這裡,但當胡王道一想到自己的五十名手下還在歐陽家族莊園呢,他總不能就這樣獨自離開吧。

雖然損失掉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對胡王道的門派根本不算什麼,胡王道也很不在乎,但胡王道此行出來就帶出了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若是回去,就剩胡王道一個光桿司令了,這豈不是會讓其他的師兄弟笑掉大牙嘛。

更加要命的是,冥天老祖交代的任務一個都沒有完成,林磊的具體實力沒有探查出來,歐陽家族也沒有滅掉,胡王道要是就這樣回去了,冥天老祖第一個繞不了他。

所以,胡王道克制住了心中的恐懼,他決定,一會兒找機會一定要試探一下林磊,將林磊的真實實力給探查出來,兩個任務,最起碼要完成一個,只有這樣,回到門派中,冥天老祖才不會怪罪他。


就在胡王道胡思亂想的同時,大火爐中,那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都已經準備好了最強的攻擊招式,只等一聲令下,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就會毫不猶豫的將最強攻擊招式釋放出去,打在大火爐的底端。

然而,眾位強者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大火爐已經被血炎焚天旗增強了,他們的聯擊能否轟碎大火爐的底端,還是一個未知數。若是沒增強前的大火爐,那是肯定承受不住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手合擊的,可是這增強后的大火爐,估計就連造化境巔峰的強者都得攻擊好一會兒。

「張師兄,就由您下令吧!只要您一聲零下,我們就將自己的最強一擊打向這大火爐的底端,到那個時候,咱們就能出去了!」瘦子看著張大炮,說道。

「好,大家準備三秒!」張大炮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三,二,一!放!」

隨著張大炮一聲令下,包括張大炮在內,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同時將自己的最強一擊打向了大火爐的底端。只見各色各樣的攻擊招式飛向了大火爐的底端,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所有的攻擊招式都打在了大火爐的底端上,緊接著大火爐便開始劇烈顫抖了起來,顯然是被攻擊招式打的。

大火爐一陣陣劇烈顫抖,這讓大火爐中的眾人一個個也來回搖晃了起來。


「成功了嗎?」瘦子強行讓自己的身子穩定下來,然後向眾人聯手攻擊的那個地方看去,這一看瘦子傻臉了。

「怎麼可能?」瘦子一臉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此時此刻,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手攻擊的那個地方,只出現了一些裂紋,並沒有被轟開一個缺口,甚至連一個小洞都沒有。

「這東西怎麼如此堅固,這個大火爐不是由法則凝聚成的嗎?怎麼會這樣?」光頭自然也看到了,此時一樣是滿臉的不解。

「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手都轟不碎,難道這大火爐是王級武器不成?」張大炮瞪大了眼睛,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手攻擊一個地方,只是將那個地方轟出了一些裂紋而已,這大火爐到底有多堅固啊!這也太特么變態了吧。

張大炮此時真的有了一種罵娘的衝動,但現在就算罵祖宗都沒用了。

「接下來該怎麼辦啊?火海距離咱們越來越近了!」瘦子看了一眼周圍的火海,此時,那些火海距離眾人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離了,已經將眾人圍的死死的了。

「咱們再聯手攻擊一次?我就不相信這一次還轟不出一個缺口!」光頭提議道。

「來不及了,咱們已經沒有時間了,天亡我也啊!」張大炮一臉頹廢的坐在了地上,看著一點點向自己圍來的金色火海,張大炮的眼中充滿了絕望。

「那咱們就這樣等死不成?我不甘心就這樣死,我決定沖一衝試試看,我就不信我沖不出這金色火海!」光頭說完,便調動本源法則,使本源法則在自己的體表凝聚成了一個保護層,然後便沖向了那金色的火海,他準備衝出金色火海的包圍。

「飛蛾撲火!」瘦子看著向火海衝去的光頭,嘆著氣搖了搖頭,他知道,光頭這樣做只不過是加快了死亡的速度而已。

然而光頭卻不這麼想,他將自己的保命本領都施展了出來,硬著頭皮衝進了金色火海。

下一秒,金色火海直接便將光頭淹沒了,光頭連叫都沒有叫出聲,便直接化成了灰燼。

「這金色火焰霸道無比,莫說咱們這肉身凡胎了,就是將一件靈級武器丟進去,也是會瞬間化成灰燼的!咱們的死期已經到了!」瘦子嘆了一口氣,說道。

瘦子的話剛剛說完,那金色的火海便撲了上來,將在場還剩下的三十名強者直接淹沒了。

整整三十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啊,連吭都沒吭一聲,便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至此,胡王道帶來的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除了正在休養的李豆餅和那三位被蘇靈兒打成殘廢的造化境後期強者外,其餘的四十六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皆隕落在了林磊的大火爐之中。

林磊不費一點力氣,沒有受一點傷,便成功斬殺了四十六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這戰績,確實足夠嚇人了。

林磊用心神感應了一下大火爐的內部,發現那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皆化成了灰燼,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剛才那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聯手攻擊大火爐的時候,可是把林磊給嚇壞了,尤其是大火爐劇烈顫抖的那一會兒,林磊還以為大火爐會直接爆裂開呢,嚇得林磊連忙做好了凝聚第二個大火爐的準備。 萬幸的是,加強版的大火爐抵擋住了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合擊,這讓林磊長出了一口氣。與此同時,林磊的心裡也有底了,用血炎焚天旗加強后的大火爐,最起碼可以頂住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聯手一擊。三十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聯手一擊,應該能比得上一名造化境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了。

也就是說,加強版的大火爐已經可以困住一名造化境巔峰的強者了,這讓林磊很是開心。

林磊想著,若是自己再提升一個小境界,突破到化靈境中期,那大火爐的威力也是會提升的,到那個時候,對付造化境巔峰的強者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就算遇到玄境強者,打不過,逃跑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再說了,凡族大賽對參賽者是有等級限制的,玄境以上的強者不能參加。如此的話,林磊在凡族大賽上應該可以取得一個好成績了,不過,林磊也沒有掉以輕心,雖然玄境強者不能參加凡族大賽,但像凡晨這等級的天才應該還是有好幾個的。

就比如說凡晨,他在造化境初期的時候就能夠秒殺造化境巔峰的強者,如今凡晨已經突破到了造化境後期,那他的實力豈不是更加恐怖了,說不定都已經可以和玄境初期的強者抗衡了,雖然造化境巔峰和玄境初期之間有著非常巨大的差距,但林磊覺得,凡晨現在的實力就算還比不上玄境初期強者,那也差不了多少了。

況且無量門中有個凡晨,那凡族之中肯定也有凡晨這個等級的天才,甚至還有比凡晨強的。對付這些天才,並不比對付玄境強者容易。

林磊一想到這裡,就不敢再有絲毫鬆懈,他決定此次事件結束后,就繼續回到無量門中,利用戒指增加修鍊速度的功能,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化靈境中期,只有這樣,在凡族大賽中,遇到凡晨或者凡晨這個等級的天才時,才能有一戰之力,否則只能讓別人吊打。

不過,現在還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因為還有一個巨大的威脅存在呢,那便是擁有玄境實力的胡王道,雖然林磊不知道胡王道為什麼一直在一旁看著,遲遲沒有出手,但林磊覺得,今天,胡王道才是自己真正的對手。

「胡王道,接下來該你了!」林磊轉過身,看著胡王道,淡淡的說道。

「你把他們都弄到哪裡去了?」胡王道還以為林磊只是將那幾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關起來了呢,他還不知道那些造化境後期強者其實已經被林磊幹掉了。

不然胡王道早就忍不住衝上去,雖然他不知道林磊的真實實力,但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全部死掉吧。

畢竟胡王道此行出來就帶出了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若是回去,就剩胡王道一個光桿司令了,這豈不是會讓其他的師兄弟笑掉大牙嘛。

再說了,這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可是情報小組的全部人員了,這情報小組剛剛成立沒幾天,便被林磊給滅掉了,這要是讓門派的弟子們知道了,以後誰還敢跟著胡王道混啊?明明都知道跟著胡王道就是死路一條,他們才不會傻到跟自己過不去呢。

「他們啊,我送他們去了一個非常黑暗的地方,那裡非常的黑暗和陰森,但待遇還不錯,有十八層供他們選擇居住!」林磊似笑非笑的回答道。

「十八層?什麼玩意?你說你的大火爐有十八層?」胡王道顯然沒有聽到林磊的意思。

「我的大火爐當然沒有十八層,我說的是另外一個地方!」林磊搖了搖頭,說道。

「哪裡?」胡王道疑惑道。

「十八層地獄!」林磊冷笑了一下,說道。

「十八層地獄?你……你把他們全都殺了?」胡王道恍然大悟,他現在才算是聽明白了林磊的意思。

「你還不算太笨!他們殺了八千多名歐陽家族的弟子,罪不可恕,所以他們必須死!」林磊冷冷的說道。

重生八零之甜妻撩人 你敢殺我的手下,你太過分了!」胡王道的面色一下子冷了下來,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名玄境強者,也是有著強者該有的傲氣的,如今手下都被人家殺掉了,若是再不說點什麼的話,豈不是顯得太窩囊了。

「那是他們罪有應得!雖然我不知道你的門派和歐陽家族到底有什麼恩怨,但我知道那死掉的八千多名歐陽家族的弟子肯定都是無辜的,而你的這幾十個豬狗不如的手下竟然屠殺了八千多條無辜的生命,你說他們該不該殺?」林磊搓了搓雙手,淡淡的說道。

雖然胡王道是玄境強者,但林磊也是有著自己的依仗的,他並不怕胡王道。如今的林磊,已經不是那個什麼都沒有見過,初來乍到,什麼都不懂的窮學生了。現在的林磊大場面也是見過很多的,在古龍山脈的時候,那麼多麼玄境強者想要殺林磊,結果依舊沒有殺掉林磊。此時只有胡王道這一個玄境強者,林磊自然是不畏懼。

「滅掉歐陽家族,是我師尊的命令,我們都是執行命令的!」胡王道皺了皺眉頭,說道。

胡王道這話的意思就是:這一切都是我的師尊讓我們做的,你有本事就去找我的師尊啊。

「你的師尊?他叫什麼名字?」林磊問道。

「哼,有本事就自己去查,別問我!」胡王道冷哼了一聲,說道。

「你不說也沒關係,難道你以為今天的事情就這麼完了嗎?還早著呢!你的手下殺了歐陽家族八千名弟子,而我只殺了你的四十六名手下而已,我虧大了。所以,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你所在的門派,然後將這筆帳討回來!」林磊說道。

「就怕你沒有那個本事,就算你是地玄境的強者又如何?在我的師尊面前,你依舊是一隻螻蟻,我的師尊一根手指頭就能按死你!你竟然還想上門報仇,真是白日做夢!」胡王道可不怕林磊會找上門來,他巴不得林磊找上門呢,那樣冥天老祖就能光明正大的出手擊殺林磊了,畢竟是林磊挑釁在先,就算是帝神城知道了,也是無話可說。

「是嗎?呵呵,看來你的門派非常強大啊,不知道能否比得過帝神城呢?」林磊似笑非笑的看著胡王道,問道。

「帝神城?這和帝神城又有什麼關係?」胡王道一臉謹慎得看著林磊,問道。

「關係嘛,自然是有一定的關係了,你自己猜去吧!」林磊神秘一笑,他之所以搬出帝神城,也是為了嚇唬胡王道一下,讓胡王道不敢那麼囂張。

再說了,林磊和帝神城卻是有一些關係,就比如說林磊手中的戒指,那便是用帝神劍的核心鍛造而成的,而小龍更是帝神劍的器靈。帝神劍可是帝神城上一任城主的武器,據說,誰能夠掌控帝神劍,便能夠成為帝神城真正的城主。

而林磊現在只要湊齊剩下的幾塊帝神劍劍身碎片,那便可以重鑄帝神劍,到時候帝神劍重現人間,林磊便是帝神劍的新一任主人,自然也就是帝神城的城主了。

所以說,林磊現在搬出帝神城,也不是完全在說謊。

你的門派不是牛逼嗎?那行,我就讓帝神城去收拾你,你的門派再牛逼,能有帝神城這個人族主宰者牛逼嗎?

「你和帝神城有關係?」胡王道狐疑的看著林磊,問道。

「當然有關係了,不然我提帝神城幹什麼?」林磊白了胡王道一眼。

「哈哈,你再吹牛吧?你竟然說自己和帝神城有關係,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胡王道大笑道。

「怎麼?你不信?那好吧,看來我只能讓帝神城的城主去找你們門派的掌教喝茶了,到時候你就信了!」林磊繼續說道。

「行,牛逼你就去找帝神城的城主,說的跟真的一樣。就算你認識帝神城的城主,你讓人家幹什麼,人家就幹什麼嗎?真是好笑。帝神城現任城主在人族的地位,絕對是無人可以超越的,你覺得人家會聽你的?我看你這牛吹的是越來越離譜了!」胡王道本來對林磊的話是將信將疑的,可當他聽完林磊說的這句話后,直接認為林磊是在吹牛了。

「是不是吹牛,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林磊微微一笑,說道。

不久的將來,林磊集齊帝神劍的所有碎片,重鑄帝神劍,到那個時候,林磊就是帝神城的城主。林磊自己讓自己去找胡王道門派的掌教喝茶,這怎麼會是吹牛呢?

當然了,胡王道自然不知道帝神劍的事情,所以胡王道才認為林磊是在說大話。

「哼哼,我等著那一天!」胡王道一臉鄙夷的看著林磊,冷哼道。

「先不說那個事情了,現在該說說咱們之間的事情了。你的手下已經付出的代價,現在該你了,是你指揮你的手下,讓你手下進攻歐陽家族的,作為指揮者的你,是不是也要付出一些代價呢?」林磊看著胡王道,一臉冰冷的說道。 「你想怎麼樣?」胡王道心頭一跳,眼中閃過了一絲畏懼,畢竟有關於林磊實力的傳言,胡王道聽的太多了,傳言中,林磊的實力已經到達地玄境了,這讓胡王道不敢有絲毫託大。

「我想怎麼樣?你覺得你怎麼樣,才足以賠罪呢?」林磊自然注意到了胡王道眼中的畏懼,這讓林磊很是疑惑,不知道為什麼,從一開始,林磊就覺得胡王道非常的畏懼自己,就好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這讓林磊對胡王道這個玄境強者不怎麼害怕了,所以剛才林磊才能肆無忌憚的對付那四十幾名造化境後期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