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什麼.」於雷皺了皺眉頭.他還真不知道自己這邊有什麼可以吸引對方的.

朱毅狡黠地一笑.他就等著對方的這句話.這個時候朱毅朝著店內喊了起來:「婉兒.你們還差多少靈石.」

馮婉抱著朱萌萌走到門口.聽著朱毅的話語稍微愣了一下.雖然有些沒有明白朱毅到底要幹什麼.但是她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這一年我們通過各種方法攢了差不多四百萬中品靈石.還差六百萬的中品靈石.」

「聽到了吧.你覺得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值多少的中品靈石.」朱毅將目光轉向了於雷,然後嘿嘿一笑問道.

於雷被朱毅這麼問得一愣,他雖然知道這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定然非常珍貴,但是要換算成靈石的話,他還真不知道該算多少才合適.因為對方如果給出來的製作方法能夠製作一次性攻擊靈陣的話.那這方法就是無價之寶.算多少靈石都可以;但是如果只是一次性聚靈陣的話.便沒有那麼值錢了.雖然對於一次性陣法的研究也有著很大的參考意義.

朱毅笑眯眯地看著於雷.此時於雷的困惑他也已經預料到了.因為換作他自己來.他也很難給這個問題給出答案.

「如果你們是缺靈石的話.我手裡能夠拿出三千枚高級靈石.」於雷思索了半天.咬咬牙向著朱毅道.「如果你們擁有的是能夠製作所有一次性陣法的方法的話.那剩下的三千枚高級靈石我也給你們湊齊.」

「這還需要湊啊.人家唐憐月當初可是直接一開口就敲詐了一千枚高級靈石.」朱毅聽到對方的說話.將目光朝著曹宇看了過去.嘴裡卻是小聲嘀咕著.如果於雷聽到朱毅的話語的話.恐怕會被氣個半死.

唐憐月是什麼人.望月樓的擁有者.作為水月皇朝最大最奢華的酒樓.一年的入賬是極其恐怖的.當初敲詐水無心.開口一千高級靈石完全不過分.因為對方好歹也是水月皇朝的皇子之一.這些靈石還能夠拿出來.

但是這些對於普通的修鍊者來說.卻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於雷在自己世界的背景也算是不錯.而且也是在巨靈城城主府之中小小地發了一筆.才能夠拿出來這麼多的靈石.否則換個人來也根本不可能.

「萬用的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沒有.而且就算有我也不會拿出來的.不過你要一次性聚靈陣的完整製作方法我倒是可以給你.三千高級靈石.」

對於一次性陣法這件事情.只有曹宇才有著最終的說話權.看到朱毅投來的目光.曹宇思索了一下.然後說道.

「聽到了么.這個要他說了才算.」朱毅又將頭轉向於雷.道.

於雷的臉微微抽搐了一下.本來他想要的是萬用的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卻沒有想到曹宇直接把他的話給堵死了.也不知道對方是真的沒有.還是不願意拿出來.當然於雷的直覺覺得第二種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不過轉念一想.於雷也釋然了.如果是自己掌握了這樣的陣法製作技巧.自己恐怕也不會完全公開出來.否則的話自己還混啥.

想到這裡.於雷便是點了點頭:「好.三千高級靈石和一次性聚靈陣的完整製作方法作為彩頭.按照我剛才所說的規矩賭上一場.如何.」

「如你所願.」朱毅嘿嘿一笑.應聲道.

「走.」於雷也不啰嗦.腳掌在地面之上一跺.身形便化作一道黑線向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朱毅也是施展開疾風幻影步.卻是一步步地朝前走.不過每一步都是跨出了極遠.而且在身後留下了一長串的殘影.

在這段時間裡.朱毅將疾風幻影步的修鍊又是提升了一些.已經達到了運轉自如.縮地成寸的境界.

其他人也緊緊地跟著這兩人.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城主府距離燕王盟小店所在的位置本身就不遠.兩人只是轉瞬之間便到了那巨靈擂台之前.這巨靈擂台倒是寬大.足足有著五十來丈寬大.足夠讓兩人施展了.

朱毅輕輕地跳上了擂台.看著於雷輕聲笑道:「城主大人.這麼寬廣的擂台.恐怕你要將我打出去並不容易啊.」

於雷聽到朱毅的問話.卻是不驚奇.只是緩緩地走上了擂台.看著朱毅冷笑一聲.道:「你知道這巨靈擂台為何會這般寬敞么.」

朱毅輕輕地搖搖頭.雖然他能夠猜到一些.但是他更想聽於雷親口說出來.

果然.看到朱毅搖頭.於雷便繼續道:「巨靈門最擅長的便是力氣.力如巨靈.便是他們門派的來歷.這橫豎五十丈的擂台對於一般的人而言的確是足夠寬廣.但是對於巨靈門的弟子而言.卻只是剛剛好而已.」

說完於雷的體內便爆發出一陣風雷轟鳴之聲.接著在眾人萬分驚詫的目光之中.於雷的身體竟然暴漲起來.原本就一米**的個頭再次膨脹開來.就如同一頭巨猿一般.竟然有著三四米高大.高高墳起的肌肉就像是小山一般.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力量的爆炸感.

「卧槽.竟然變這麼大.」看到變身後的於雷.朱毅誇張地叫了一聲.目光還有意無意地朝著於雷的下身瞄了一眼.

「吼.」於雷感受到朱毅的目光.臉色一冷.便一巴掌朝著朱毅拍了過去.

這真的是一個拍的動作.因為於雷的手掌就像是一把巨大的蒲扇一樣.直接向著朱毅身上狠狠地拍下.要是這一巴掌給拍實了.一般人恐怕連全身骨頭都得拍散.

「轟.」

彷彿整個地面都搖晃了起來.於雷的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地上.一道裂痕從地面之上蔓延開來.但是很快.這地面就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這也是巨靈擂台的一個特異之處.只要不是遭到毀滅性的破壞.製造這巨靈擂台的石材便會自動修復.

於雷的巴掌從地面之上抬起.卻是沒有了朱毅的身影.

「力量有了.但是打不著人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啊.」朱毅的身影出現在了擂台的另外一側.看著於雷輕聲笑道.剛才於雷那一巴掌的力量的確強悍.但是在他的眼中.速度卻是太慢了一些.

「嫌慢了么.」但是聽到朱毅話的於雷卻是咧開嘴一笑.身子微微一矮.還沒有動作一聲巨大的爆響便在原地響了起來.

「該死.」聽到那爆響聲.朱毅的臉色便猛地一變.正要動作.卻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頭蠻獸撞上了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從胸前傳來.讓他整個人忍不住朝後仰去.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後擦了出去.

「咔嚓.」朱毅的雙手猛地發力.化作鷹爪直接插入了地上.將地面狠狠地撕開十根長長的溝壑.才算是將身形給止住.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起身.便感覺到頭頂一黑.於雷的攻擊已經再次趕到.

「轟轟轟轟.」場中一陣陣爆響響起.場外的人都是忍不住將頭偏了一邊去.因為場中的畫面實在是有些血腥了.

「真是丟臉啊.」馮婉和曹宇都忍不住捂住了臉.朱毅此刻被於雷當作沙包一樣在空中打來打去.根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但是兩人包括朱萌萌在內對於朱毅都沒有半點擔心.不是因為於雷打得不夠狠.而是他們知道.他們所認識的朱毅根本不會這樣被人玩弄.那傢伙還有不少底牌都沒有翻開呢.這說明對方也還只是在玩兒而已.

「這是怎麼回事.」

隨著那巨大聲響響起.一股狂暴的氣浪也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讓於雷帶來的那些人都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他們的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跟不上.」於雷的師弟皺起眉頭道.剛才朱毅出手的時候.他便是只能夠模糊地看到一個影子.而在其他人看來.朱毅就像是根本沒有出手一般.

而現在恐怕才是朱毅展現出來的真實力量.因為就連他也根本抓不住朱毅的動作軌跡了.而自己師兄於雷的動作也是一樣.雙方身前的空間被超快速的動作和狂暴的力量不斷地撕扯,任何進入這片空間的東西都瞬間被轟成粉碎.

「轟.」

一道無形的氣浪爆炸開來.朱毅和於雷都各退出幾步.

「哈哈哈.爽.」

於雷仰頭一聲長嘯.大笑起來.他的衣袖竟然化作了片片碎碟.直接碎裂開來.他乾脆直接撕破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上身強壯的肌肉.如同樹根一般高高墳起.糾纏在一起.

「不錯.不錯.」朱毅也是點頭大笑.從修鍊盤古破體篇以來.除了當初和王力一戰是打了個痛快之外.他還很少有遇到過在肉身力量上與自己勢均力敵的.此時和於雷一戰,倒是有些酣暢淋漓的感覺.

「要繼續么.不過再繼續打的話.這裡恐怕有些不夠施展了.」朱毅大笑過之後.看著於雷道.

於雷將頭微微一偏.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城主府.道:「要不咱們來賭上一場.」

「哦.怎麼個賭法.」朱毅饒有興趣地問道.「既然是賭.城主大人最好還是拿出點像樣的彩頭啊.」

「那是自然.在巨靈城城主府前的廣場上有著一座巨靈擂台.是以前巨靈門弟子解決紛爭的地方.我們便在上面比上一場.誰要是第一個被打得掉下擂台.誰便算是輸了.如果你輸了的話.你們便交出那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於雷舔了舔嘴唇.看著朱毅雙眼發光地道.

難得遇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而且對方的手中還有著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的一場戰鬥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那要是你輸了呢.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對於你們都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可是你也要能拿出我感興趣的東西來啊.」朱毅看著於雷.對方會提出這樣的條件其實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倒是很想知道.如果於雷自己輸了.能夠拿出怎樣的添頭.

「你想要什麼.」於雷皺了皺眉頭.他還真不知道自己這邊有什麼可以吸引對方的.

朱毅狡黠地一笑.他就等著對方的這句話.這個時候朱毅朝著店內喊了起來:「婉兒.你們還差多少靈石.」

馮婉抱著朱萌萌走到門口.聽著朱毅的話語稍微愣了一下.雖然有些沒有明白朱毅到底要幹什麼.但是她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這一年我們通過各種方法攢了差不多四百萬中品靈石.還差六百萬的中品靈石.」

「聽到了吧.你覺得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值多少的中品靈石.」朱毅將目光轉向了於雷,然後嘿嘿一笑問道.

於雷被朱毅這麼問得一愣,他雖然知道這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定然非常珍貴,但是要換算成靈石的話,他還真不知道該算多少才合適.因為對方如果給出來的製作方法能夠製作一次性攻擊靈陣的話.那這方法就是無價之寶.算多少靈石都可以;但是如果只是一次性聚靈陣的話.便沒有那麼值錢了.雖然對於一次性陣法的研究也有著很大的參考意義.

朱毅笑眯眯地看著於雷.此時於雷的困惑他也已經預料到了.因為換作他自己來.他也很難給這個問題給出答案.

「如果你們是缺靈石的話.我手裡能夠拿出三千枚高級靈石.」於雷思索了半天.咬咬牙向著朱毅道.「如果你們擁有的是能夠製作所有一次性陣法的方法的話.那剩下的三千枚高級靈石我也給你們湊齊.」

「這還需要湊啊.人家唐憐月當初可是直接一開口就敲詐了一千枚高級靈石.」朱毅聽到對方的說話.將目光朝著曹宇看了過去.嘴裡卻是小聲嘀咕著.如果於雷聽到朱毅的話語的話.恐怕會被氣個半死.

唐憐月是什麼人.望月樓的擁有者.作為水月皇朝最大最奢華的酒樓.一年的入賬是極其恐怖的.當初敲詐水無心.開口一千高級靈石完全不過分.因為對方好歹也是水月皇朝的皇子之一.這些靈石還能夠拿出來.

但是這些對於普通的修鍊者來說.卻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於雷在自己世界的背景也算是不錯.而且也是在巨靈城城主府之中小小地發了一筆.才能夠拿出來這麼多的靈石.否則換個人來也根本不可能.

「萬用的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沒有.而且就算有我也不會拿出來的.不過你要一次性聚靈陣的完整製作方法我倒是可以給你.三千高級靈石.」

對於一次性陣法這件事情.只有曹宇才有著最終的說話權.看到朱毅投來的目光.曹宇思索了一下.然後說道.

「聽到了么.這個要他說了才算.」朱毅又將頭轉向於雷.道.

於雷的臉微微抽搐了一下.本來他想要的是萬用的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卻沒有想到曹宇直接把他的話給堵死了.也不知道對方是真的沒有.還是不願意拿出來.當然於雷的直覺覺得第二種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不過轉念一想.於雷也釋然了.如果是自己掌握了這樣的陣法製作技巧.自己恐怕也不會完全公開出來.否則的話自己還混啥.

想到這裡.於雷便是點了點頭:「好.三千高級靈石和一次性聚靈陣的完整製作方法作為彩頭.按照我剛才所說的規矩賭上一場.如何.」

「如你所願.」朱毅嘿嘿一笑.應聲道.

「走.」於雷也不啰嗦.腳掌在地面之上一跺.身形便化作一道黑線向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朱毅也是施展開疾風幻影步.卻是一步步地朝前走.不過每一步都是跨出了極遠.而且在身後留下了一長串的殘影.

在這段時間裡.朱毅將疾風幻影步的修鍊又是提升了一些.已經達到了運轉自如.縮地成寸的境界.

其他人也緊緊地跟著這兩人.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城主府距離燕王盟小店所在的位置本身就不遠.兩人只是轉瞬之間便到了那巨靈擂台之前.這巨靈擂台倒是寬大.足足有著五十來丈寬大.足夠讓兩人施展了.

朱毅輕輕地跳上了擂台.看著於雷輕聲笑道:「城主大人.這麼寬廣的擂台.恐怕你要將我打出去並不容易啊.」

於雷聽到朱毅的問話.卻是不驚奇.只是緩緩地走上了擂台.看著朱毅冷笑一聲.道:「你知道這巨靈擂台為何會這般寬敞么.」

朱毅輕輕地搖搖頭.雖然他能夠猜到一些.但是他更想聽於雷親口說出來.

果然.看到朱毅搖頭.於雷便繼續道:「巨靈門最擅長的便是力氣.力如巨靈.便是他們門派的來歷.這橫豎五十丈的擂台對於一般的人而言的確是足夠寬廣.但是對於巨靈門的弟子而言.卻只是剛剛好而已.」

說完於雷的體內便爆發出一陣風雷轟鳴之聲.接著在眾人萬分驚詫的目光之中.於雷的身體竟然暴漲起來.原本就一米**的個頭再次膨脹開來.就如同一頭巨猿一般.竟然有著三四米高大.高高墳起的肌肉就像是小山一般.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力量的爆炸感.

「卧槽.竟然變這麼大.」看到變身後的於雷.朱毅誇張地叫了一聲.目光還有意無意地朝著於雷的下身瞄了一眼.

「吼.」於雷感受到朱毅的目光.臉色一冷.便一巴掌朝著朱毅拍了過去.

這真的是一個拍的動作.因為於雷的手掌就像是一把巨大的蒲扇一樣.直接向著朱毅身上狠狠地拍下.要是這一巴掌給拍實了.一般人恐怕連全身骨頭都得拍散.

「轟.」

彷彿整個地面都搖晃了起來.於雷的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地上.一道裂痕從地面之上蔓延開來.但是很快.這地面就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這也是巨靈擂台的一個特異之處.只要不是遭到毀滅性的破壞.製造這巨靈擂台的石材便會自動修復.

於雷的巴掌從地面之上抬起.卻是沒有了朱毅的身影.

「力量有了.但是打不著人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啊.」朱毅的身影出現在了擂台的另外一側.看著於雷輕聲笑道.剛才於雷那一巴掌的力量的確強悍.但是在他的眼中.速度卻是太慢了一些.

「嫌慢了么.」但是聽到朱毅話的於雷卻是咧開嘴一笑.身子微微一矮.還沒有動作一聲巨大的爆響便在原地響了起來.

「該死.」聽到那爆響聲.朱毅的臉色便猛地一變.正要動作.卻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頭蠻獸撞上了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從胸前傳來.讓他整個人忍不住朝後仰去.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後擦了出去.

「咔嚓.」朱毅的雙手猛地發力.化作鷹爪直接插入了地上.將地面狠狠地撕開十根長長的溝壑.才算是將身形給止住.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起身.便感覺到頭頂一黑.於雷的攻擊已經再次趕到.

「轟轟轟轟.」場中一陣陣爆響響起.場外的人都是忍不住將頭偏了一邊去.因為場中的畫面實在是有些血腥了.

「真是丟臉啊.」馮婉和曹宇都忍不住捂住了臉.朱毅此刻被於雷當作沙包一樣在空中打來打去.根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但是兩人包括朱萌萌在內對於朱毅都沒有半點擔心.不是因為於雷打得不夠狠.而是他們知道.他們所認識的朱毅根本不會這樣被人玩弄.那傢伙還有不少底牌都沒有翻開呢.這說明對方也還只是在玩兒而已. ?「轟.」

朱毅再一次被轟入了巨靈擂台地面之中.將堅硬的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他才剛剛爬起來.於雷便迅速地再一次到了他的面前.

「玩夠了啊.」看著於雷的巴掌再一次朝著自己抽來.朱毅的臉也是徹底地黑了.無論是誰被這般當作沙包一樣打來打去.就算是沒有受傷面子上也掛不住啊.一絲金光從朱毅的皮膚之下緩緩地透射出來.化作一道道奇異的花紋向著朱毅的身上迅速地蔓延而去.

「轟.」

於雷的巴掌狠狠地抽下.空氣之中爆發出一聲巨響.但是在場的人卻是張大了嘴巴.他們預料之中朱毅再次被抽飛的情形沒有出現.反倒是朱毅伸出了一根手指.抵在了於雷的巴掌中央.

剛才那聲爆響是朱毅的手指和於雷的巴掌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發出的聲響.

「呼……我女兒還在場呢.你這麼再打下去.我可沒了面子.現在換我來怎樣.」朱毅此時整個人似乎都被染成了金色一般.就連臉上都浮現出了一種奇異的金色花紋.看起來特別的妖魅.他看著有些愣住了的於雷輕聲地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無數道金光從朱毅的身上綻放了出來.狠狠地轟在了於雷的身上.

那種爆炸性的力量將於雷狠狠地轟上了半空.朱毅腿彎微微一彎.整個人便如同一根金色長箭衝天而起.在空中猛地一個翻身.右腿如同長鞭一般.從空中狠狠地朝下.一腿抽在了於雷的身上.

「轟.」

半空之中的氣浪掀開.就如同一朵小型的蘑菇雲一般炸開.於雷化作一道黑線直接從空中沒入了地面.整個地面都是瘋狂地顫抖起來.以巨靈擂台材料的堅硬程度竟然都沒有能夠抵擋住這恐怖的力量.裂紋如同蛛網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同時一個約莫一米多深的大坑洞出現在了場中.

於雷整個人被嵌在了地板之中.半晌沒能夠動彈.

朱毅這個時候也已經從天空之中落下.眼睛微微眯起.看著坑洞之中的於雷冷笑道:「城主大人.不會這麼不經打吧.我可還沒有用全力呢.而且你定的規則是掉落到擂台之外.你現在可還沒輸呢.難道你要自動放棄.」

隨著一陣石頭裂開的聲音.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坑洞之中跳了出來.於雷扭了扭脖子.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前.在剛才朱毅那一腿擊中的位置.此時已經微微凹陷了下來.可以看得出來朱毅剛才的力量到底有著多猛.

「原來這才是你真實的力量.」於雷摸了摸胸口凹陷下來的位置.向著朱毅道.

朱毅點點頭.笑著道:「那你到底還打不打.不打的話.把那三千高級靈石給我.我們就走了.再晚一點我女兒還要睡覺呢.」

朱毅的說話讓於雷忍不住一頭黑線.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修鍊者.動不動就把自己的女兒掛在嘴邊.雖然於雷也的的確確看到馮婉的懷裡抱著一個小女孩兒.但是他怎麼也不相信這是朱毅的女兒.年齡怎麼看都不對啊.難道馮婉十四五歲的時候就暗結珠胎了.

想到這裡.於雷忍不住將頭晃了晃.努力地把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從自己的腦海之中甩出去.然後看著朱毅道:「巨靈門的倍化之術不僅僅是對身體的倍化.還有對力量的倍化.不過力量倍化之後對身體的負擔極大.我現在在施展力量倍化之術后.最多只能夠再攻三招.如果你能夠在這三招之內不被打飛出去.就算是你贏了.」

「哦.」朱毅聽到於雷的話語.倒是有些好奇起來.對方這巨靈倍化之術本身就有些意思.竟然能夠將人體的肉身膨脹到這種地步.它不是單純的變大.而是將所有的肌肉都強化了起來.肉身恐怕比大部分中低級的靈獸都要強悍許多.

而這力量倍化之術施展開來.在這樣的肉身基礎上.朱毅非常好奇到底能夠產生多大的力量.

而朱毅現在所施展的.也是盤古破體篇之中的盤古金身.雖然沒有將身體倍化.但是體內的所有細胞分子都被強化活躍了起來.與那巨靈門的秘技倒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朱毅所修鍊的盤古破體篇不全.如果能夠修鍊到最高級的話.便能夠施展盤古不滅身.渾身生機永恆.只要本源不被耗盡.靈魂不被磨滅.便能夠不斷重生.哪怕是腦袋被斬掉了也是一樣.

不過哪怕只是盤古金身.也足夠讓朱毅在武聖之下暢行無阻了.這才是朱毅現在最大的底牌之一.這也是他在無垠沙漠之中一年時間所修鍊出來的成果.

「三招么.」聽到對方這三招之約.朱毅也是微微吐了一口氣.雖然從於雷的話來看.自己只需要擋下三招.基本上就能夠算是勝利了.因為三招之後的於雷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

但是以朱毅同樣好勝的性格.他絕對不滿足於這樣被動的獲得勝利.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將於雷給狠狠地轟飛出去.讓於雷輸得心服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