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瑤美眸灼灼,直接將手伸到林凡眼前。

「月瑤姐姐,你就這麼想給這個壞人生孩子嗎?」

夢魘咧著嘴,她在笑,說着調侃的話語,但其實上,她眼眶亦紅紅,同為女子,當然更能體會她們心中的傷。

林樂瑤絕色的容顏上,剎那就羞紅了來,而後,不服的反駁道:「哼、莫非你這小妮子就不想?」

「就是。」青鸞也開口,她道:「不知道是那誰常常在我們耳邊念叨,兒女雙全才為好,最好是給諾兒生出個妹妹來呢。」

哪怕夢魘是小辣椒,這麼多年來不改其色,但依舊是有點受不了這種直白的話語。

夢魘害羞,俏臉羞紅。

這太難得了。

平日間,就數她最是愛鬧愛笑;說話也最吾遮攔,姐妹之間的私房話,多半都會被她帶歪,無論如何都能扭到哪方面去。

林凡嘿嘿笑:「想要讓小諾多一個妹妹?那太簡單;只是為夫怕是要勞累了,當然,這種事我是很樂意效勞的。」

忽而,林凡眼中出現促狹,調侃道:「還有誰想給小諾增添一個妹妹或者兄弟的,踴躍報名,為夫今日就豁出去,捨命陪娘子。」

「去死。」

「滾一邊去。」

「你在做夢。」

幾女都被林凡一句話羞得低下了頭。

覺得,這貨是越來越放肆,在自己等人面前,說話也是越來越露骨。

「其她姐妹我倒是不知道到底如何想,但至少我暫時還是不想要子嗣的。」青月開口,她瞥了林凡一眼。

林凡豁然抬頭看向青月,青月道:「姐妹中,怕是只有我最有可能追上你的步伐,她們就負責持家,我便陪你征戰天下,殺出一個獨屬於我們家的朗朗乾坤來。」

此話,霸氣無邊。

但她着實有說這話的資格。

只因,她踏上的同樣是大聖之路,更何況,林凡敢肯定,若那兩位禁忌神祗,沒有給這青月留下什麼後手,佈置什麼機緣,他是不信的。

「打天下,是老子的事,你就給我敞開了肚皮生。」林凡嘿嘿笑。

「你滾,當我是母豬呢。」

青月怒極,直接衝過來,以粉拳狠狠印在林凡胸膛,結果,卻是被林凡反手就將她困在自己的懷中,倒是感受了一番溫香滿懷。

流追月一直靜靜的看着,因為幾人露骨的話語,雖臉色會紅,會燥,但總覺得,與這些女人,好像隔了一層,好幾次想要融入進去,好像都不行,不由得讓她心失落。

「追月,我可告訴你,在這混沌中,只有你能跟在他後面,你可一定要將這個壞蛋釘死了,否則……你也不想再多個姐妹吧。」

樂瑤察覺到流追月的失落,直接開口,這句話,像是命令,但偏偏也就是這種口吻,才最是讓流追月接受。

「好。」她直接重重點頭。

林凡臉色一苦:「我就這麼不值得相信嗎?」

「很不值得。」

幾女都嚴肅與認真的點頭,而後,便是哄堂大笑。

與幾女笑鬧了一翻,竟然是覺得,像是那些疲累,都遠離,此時,林凡竟然精神了起來。

他既然不感覺到疲累,感覺到精神,那眼神就不正常了,手就有點管不住了,青月與青鸞、樂瑤三女,與他距離最近,先遭到黑手。

「你這個流氓。」

青月突然一蹦三尺高,臉紅紅,怒視着林凡。

青鸞也受不了,跑向一邊,一臉羞怒的盯着林凡看,真的沒想到林凡會這麼大膽,諸多姐妹還在呢,結果,他直接咸豬手。

……

「哈哈哈……我調戲自己婆娘,任誰都是不敢說什麼的。」林凡哈哈笑:「況且,一別兩月,你們就不想夫君我嗎?」

一股歪風,將所有女子捲起,而後有金色的電幕,籠罩了方圓數十里地,金色的電幕內,歡聲笑語。

……

海家放出風聲去,從明日起,所有海家區域內的拍賣會,不歇業,不打烊,十二個時辰連綿不絕的進行拍賣,隨到隨拍,歡迎所有人。

這引起混沌界的熱議。

以海家為首的聯盟被七大神族狙擊,這當然不是秘密。

故而,所有人都在惡意的猜測,這海家是否頂不住了,所以要拋售某些底蘊。

所以,有很多人都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要去撿漏。

甚至,七大神族麾下的商會等,都抱團,準備趁火打劫,將海家拍賣的底蘊壓到最低價。

但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猜測錯了!

海家將拍賣的,並非是諸人惡意猜測的『底蘊』,而是——丹藥!

七大神族都冷笑。

他們已經對海家全方位狙擊,但凡是大族,誰還敢去參加海家的拍賣會?

這不用想,雙方都已經撕破了臉皮,若是在這個時候,有任何勢力或是族群,敢去參加海家的拍賣會,那就會成為他們七大神族這個暫時聯盟的公敵!

「呵……拍賣?笑話!」

龍麒族始祖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只是冷冷的笑。

「他們去鬧吧,這是最後的掙扎而已。」

柳家始祖亦冷笑:「去吧,將吾族邊境鎖死了,但凡是有名望者,許進不許出。」

……

血靈神族的始祖臉色冷漠,他嘆息:「非是我本意要對你們出手……但,大勢所趨,所以……你們在絕望中掙扎吧。」

勁爆的消息,再次傳來。

此次海家將舉辦的拍賣會,只以同等價位的物資競拍,就算是往日逆天的珍寶,但在這拍賣會,若是不能輔助修鍊,竟然是都不行,沒有那個資格去充當競拍的物資。

這個消息,讓混沌界之人都知曉,海家的情勢,的確嚴峻到了極致。 「吳爺爺賈爺爺你們這是……」仙女棒是小女孩愛玩的,吳爺爺是買給他孫女兒的?

「小凝啊,剛好碰到你了,你幫爺爺把花兒和這個小玩意兒給你奶奶帶上去。」

吳爺爺和賈爺爺把玫瑰花和仙女棒塞在她手裏,斕凝驚訝的發現,這個小女孩才玩的仙女棒是兩位爺爺送給上官奶奶的?

有人到老都把你當公主一樣寵,老爺爺追老奶奶竟然這麼浪漫~

對於從來沒談過戀愛的斕凝來說還有那麼一點感動。

兩位爺爺對上官奶奶都是真心實意,斕凝不忍心拒絕,她接過了花和仙女棒,「爺爺這麼晚了還要出門嗎?」

「我家的小孫女和你賈爺爺家的小孫子跑出去買可樂了,我們兩個老頭子不放心想跟出去看看。」

難怪他們不親自上去給上官奶奶。

斕凝跟他們寒暄了幾句就進了電梯,斕凝望着電梯的顯示屏上顯示的數字從1變到6,然後『叮~』一聲,門開了。

她埋頭在包里掏鑰匙,大捧的玫瑰花遮住了她的視線,她走到門口了都沒注意此時她家門前站了人。

她冒失的往前撞了上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拿開花她先道歉,然後她就這麼突然的撞見了一張冷若寒冰異常可怕的臉。

比見到班主任還要可怕一百倍!

那雙虎目朝她一瞪,斕凝當場嚇得腿發軟。

就在這時,另一側的電梯門也『叮~』的一聲開了,商略和一個穿着整潔歐式西裝的男人朝這邊走過來。

商略看到斕凝宛如一隻受驚的小白兔,他步伐穩中有速,幾步走到了斕凝的身邊,把她往身後帶了帶,然後對着立在斕凝家門口的那個巋然如山、一身浩然正氣,讓人肅然起敬的老頭說,「爺爺您怎麼先上來了。」

斕凝躲在商略的身後,她還沒緩過來,這個看起來好凶的爺爺就是商影帝的爺爺上官奶奶的老公?

全網知道商影帝真實身份背景的時候,#商影帝爺爺是有軍銜的退休軍人#這個話題也上了熱搜,斕凝知道商影帝的爺爺是軍人,而且還是高級將.領。

商爺爺雖然頭髮鬍子花白,但軍人身上那種氣質刻在骨子裏,商爺爺身高大概有180,這麼大年紀站在門口時身形挺拔,像一棵萬年長青的松柏,看不出一點彎腰趴背。

可能因為常年累月面對的都是兵.團,商爺爺不怒自威真的好可怕……

商略接到電話說爺爺要去接奶奶回家他就想到了要是讓小姑娘撞見他爺爺肯定會被嚇壞,畢竟他爺爺太嚴肅可不止一次把小朋友嚇哭。

所以他說要跟她一起回家就是怕她突然撞見他爺爺,他在樓下沒有看到以前爺爺接奶奶回家的誇張陣勢,就以為爺爺還沒到,便讓她先上去,結果……

剛剛跟商略一起上來的那個西裝男走到了商爺爺身邊,貼耳對商爺爺說着話。

商爺爺虎目突然落在了斕凝手裏捧的玫瑰花上,眼神像要殺人。

斕凝有種古時候得罪了皇帝要被拖出去斬首示眾的感覺,她不自覺的抓住了商略的衣角。 繼續朝着樹上而去,因為速度很快,沒過多久就看到了一隻烏鴉正在樹枝上休息。知道是姬曦,嬴曉便未等待,而是繼續向上。

在未到湯谷之前,大家是朋友。

現在到了湯谷,就是競爭對手,可容不得自己留情。

說句實話,要是之前他還有點把握,但現在嘛,把握基本沒有,誰知道那劍變成了什麼樣。說不一定這姬曦還比自己有緣,那如果謙讓了,劍被人弄到手,自己豈不是虧大發了。

很快嬴曉就來到插著神劍的樹枝,準備上前拔劍。

神劍周圍的時間卻突然靜止不動,嬴曉整個人又被定住了。

扶桑樹上,青牛利用同木而源優勢在一步步引導金蟬上到樹端。

在走到一半路途之時,金蟬一爪往旁就將姬曦帶着往樹上飛去。實在是姬曦速度太慢,不幫一把手不行了。

很快青牛與金蟬趕到樹枝之上,見到嬴曉呈現拔劍之勢,一個飛撲猛然上前打算撞開。結果神劍突然發威,爆發出一道白色的靈機潮汐。

頓時金蟬和姬曦也被定在了空中。

而青牛則是像無事牛一樣,漫步在神劍周圍,看着神劍之中遊走的十道力量,知道這劍是假。青鋒劍曾在其牛角之中孕育過一段時間,所以對於這些劍還是能辨別一下。

其中一道力量給青牛的感覺相當熟悉,於是伸手出去一碰。

力量瞬間自劍身往青牛體內灌輸。

在力量灌輸結束,青牛雙眼之中閃過一絲明光,當即取出楊枝浄水盂,抽出柳枝一下插在扶桑樹上。

柳枝迎風便長,很快變作一棵丈許直徑的粗大柳樹,將神劍舉了起來,立在了樹杈之中。

樹身一個樹洞出現,裏面散發出勃然生機,孕有瑩瑩青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