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拉丹也不知道憐香惜玉,拿手在喬靈兒的臉上拍來拍去,也虧得他知道收斂,沒有使出那一身蠻力,否則,喬靈兒這張本就丑的不成樣子的臉,還得更丑。

也不知拍了多少下,總算是把喬靈兒喚醒了。

「小尼姑,老實交代,你到底是誰?」

那熟悉的眼神,一直讓喬拉丹耿耿於懷,一見這丑尼姑醒了,便急急的開始追問。

喬靈兒自然是不會說實話的了。

「哼,不告訴你!」

這語氣。

「嗨!」

喬拉丹卻就怒了。

心想,小爺我好心好意幫你通過試煉,你竟然還這等口氣,難不成以為小爺我好欺負么!

起身便走。

走不成!

用動若脫兔來形容喬靈兒,那是最適合不過了,都沒看清什麼動作,剛剛還在地上躺著的喬靈兒,便已經站到了喬拉丹身旁,那隻粗大的右手,又捏住了喬拉丹的袍袖,而後,一大一小的兩隻眼珠子,示威性的朝著靜秋瞪了一下。

「尼瑪!」

喬拉丹有種想跳牆的衝動。

這丑尼姑絕對是熟人,絕對是,否則,不會這麼死乞白賴的賴著自己。

可是。

到底是誰呢?

「大姐,能給點兒提示不?」

喬靈兒腦袋一搖。

不能給。

半點兒都不能給!

眼前這傢伙姦猾著呢,想當初,僅憑鍊氣境,就能坐上金劍門的掌門,甚至還忽悠的靈藥宗和靈狼宗跟金劍門三派合一。

這等姦猾之輩,只要一丁點兒的提示,就會猜出自己的身份。

所以,絕對不能給,一丁點兒都不給!

甚至。

玩心大起的喬靈兒,打定了主意,立刻馬上改掉自己以前的一些小習慣,免得被這姦猾的傢伙猜到自己的身份!

對,就這樣!

所以,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啥都不說。

喬拉丹那叫一個鬱悶啊。

明明感覺是個熟人,卻偏偏不知道對方是誰,那心裡,就跟被只可惡的貓在撓一樣,那叫一個難受。

「算了,算了,先去試煉!」

已經看出來了,這丑尼姑死活都不肯說出真實身份,既然如此,也就不去操那份兒閑心了,先想辦法進入太宗學府,先想辦法接觸到那具神龍遺骨再說!

隨大流往前走。

越來越多的修士傳送到了海島之上。

喬拉丹等人剛剛才離開的那個大殿,又進去了一大批修士。

「話說,那老頭兒已經累趴下了,誰來試煉?」

正猜測著呢。

又一個老頭橫渡虛空,落在了大殿外。

感情,換人了!

往前走,第二關。

一進大殿,喬拉丹樂了。

不是別人,正是剛才主持神識試煉的那老頭,竟跑這裡來了。

為啥跑這裡來?

還能為啥,累啊!

那神識試煉,最是消耗心神,若是正常試煉,倒還能堅持個十來波,可是,碰上喬拉丹這麼個妖孽,這老頭可是累了個夠嗆,一波直接倒下了。

太宗學府人數有限,又趕上招收學子這等大事,誰也不能閑著,休息是不成了,乾脆,跟主持第二關試煉的老友交換一下。

第二關,輕鬆!

做啥?

力量、敏捷、抗擊打……,總之就是跟體魄有關的一類東西。

別看這老頭兒並不是魔修,可是,畢竟是化神境的,那肉身,強的不像話,尋常培元境的魔修都未必能搏的過這老頭兒。

這等力量,測試一群築基、結丹境的修士,那還不是輕鬆得很?

於是。

蒼梧真人就來到了這裡。

唔。

這老頭兒叫蒼梧真人。

見來的人已經不少了,蒼梧真人一擺手,示意開始。

站在旁邊的中年修士走上前來。

「此關乃是考驗諸位的體魄力量,只要能躲過或是扛住蒼梧真人五次近戰攻擊,便算是通關,扛住的攻擊次數越多,成績越好!」

這一說,卻有人就不樂意了。

誰?

正道修士啊!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們正道修士根本就不鍛體,如何肉搏?」

「就是就是,魔修才會傻不拉幾的鍛體呢!」

「我等只煉神識,根本就不會肉搏啊!」

「就是,太不公平了!「

不公平?

若真要說不公平的話,上一輪的神識試煉,對魔修才叫不公平呢,魔修注重鍛體,雖也修鍊神識,卻比正道修士弱了不止一星半點兒。

也因此,上一輪試煉,淘汰掉的大多都是魔修。

所以。

公平!

非常之公平!

那些個好不容易扛過上一場的魔修,一看到這第二場是測試體魄,那叫一個高興。

開始!

一名魔修,走上前去。

呵呵哈嘿……

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五招通關。

還沒完。

覺得還能再扛一下,這魔修又要求加賽,還別說,竟又扛了蒼梧真人兩拳,算下來,竟扛了七次攻擊,得到了一個中等的成績。

第二人上場。

這個卻就不行了,那瘦弱的身材,一看就是那種長年打坐冥想的正道修士。

果不其然。

嘭!

一拳死的貨色,直接淘汰。

再來。

繼續。

……

進度很快。

於是。

沒多大會兒,輪到喬拉丹這三人了。

「我先上!」

出乎喬拉丹的意料,丑尼姑竟搶先要求上場。

什麼個情況?

很困惑呢。

其實很簡單,喬靈兒想著是自己先上場,耗一下這蒼梧真人的力氣,這樣的話,喬拉丹也比較容易通關一些。

所以。

沖!

好傢夥,別人都是站在原地等待迎接或者閃避蒼梧真人的攻擊,喬靈兒倒好,竟朝著蒼梧真人沖了過去。

蒼梧真人可就怒了。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啊!

上一關沒有把這個早就該被淘汰的丑尼姑淘汰掉,沒成想,竟又在這裡遇上了。

「這次一定要把這丑尼姑淘汰掉!」

「哼,老夫雖然不是魔修,卻也不容小覷,一拳震暈你!」

尼姑嘛,都是正道修士,正道修士不擅長鍛體之術,所以,蒼梧真人發狠歸發狠,卻收斂了一些力量,免得一著不慎直接將小尼姑給轟死了。

那就三成的力量好了,三成力量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一旦發現不妙,可以收回來。

所以。

喝!

蒼梧真人一聲大喝,鐵拳狹三千斤的力道,朝著正迎面撲來的小尼姑轟了過去。

於是。

倒霉了。

只聽嘭的一聲。

蒼梧真人臉色一紅,竟被震的氣血翻湧。 午後的街道,行人稀稀拉拉沒有幾個,但僅有的幾個都被吸引過來。

有幾個小青年看的特別興奮,對他們來說,能夠親眼目睹一場黑社會的械鬥,以後也就有話題跟朋友吹牛了。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路過這裡,瞄了一眼之後,快步離開,嘴裡還念念有詞。一些充滿正義感的人甚至要出手阻止這場鬥毆,但被一個眼神就嚇了回去。

……

剛剛童古的那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其他人可以放走,但是張北羽必須留下。 我的小熊男友 不過留下來的可以不是人,是命。

張北羽有理由相信,這麼行人圍觀,總會有人報警。哪怕沖不出去,只要撐到警察來就行了。童古膽子再大,也不可能當著警察的面殺人。

但「撐下去」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太難了。

隨著童古的命令,他手下的所有人幾乎同時湧向張北羽。 聊齋腦洞怪志錄 包括嘉佑和火王也從後面衝上來。

「帶兄弟們走。」張北羽低聲說了一句。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童古要的是自己,那自己就留下來,至少能夠正確到讓其他人離開的時間。旁邊的江南望著他的側臉,看到的是堅毅和決絕,他清楚自己改變不了張北羽的想法,那麼,就只能儘力幫助他。

張北羽神色淡然,低手壓刀,向人群衝過去。

江南咬了咬牙,回頭大吼道:「撤!」嘴上這樣說,腳下卻沒有動,其他人可以走,但是他自己不能走。

童古這邊的絕大部分人都奔著張北羽而去,包圍態勢立刻消失。江南見身後沒人肯動,抓過來一個就是一腳,「別讓北哥白費力氣!全給我滾!」他這麼一罵,總算是管用了。當然,幾個核心人物肯定要留到最後。

比如賈丁。他現在是想走都走不了,本來他已經衝到門口,剛剛張北羽摔下來的時候他退了回來。而現在,站在他眼前的人就是童古。他同樣是第一次見到童古,也是楞了一下。畢竟在生活中,兩米多高的人不常見。

而童古壓根就沒注意到他,雙眼盯著張北羽一步步走過去,抬手擦擦身上的血跡。剛剛雖然他完全壓制了張北羽,卻也被劃了兩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