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孟白神色一變,笑著說道,「現在躲怕是有點來不及,天劍閣的人已經來了。」

「啊?」

高遠愣了一下,猛然轉頭卻是看到一群衣服上紋著天劍圖案的覺醒者氣勢洶洶的朝這邊走來,似乎來者不善。

「你就是吃雞狂魔?」

在這群覺醒者中,一個身材修長目光凌厲的青年走了過來,將目光投射在孟白身上,眼神中隱隱透出敵意。

「天劍閣的人?」

「沒錯。」季青城一臉倨傲的點了點頭,「蕭亮是你幹掉的吧。」

「青城師兄跟他說那麼多幹什麼,我們天劍閣的弟子不是誰都能動的,必須讓他付出代價。」季青城身邊幾個覺醒者死死的盯著孟白,如果眼神能夠殺人,只怕孟白已經萬箭穿心了。

「既然你殺了我天劍閣的人,我這個做師兄的就不能當作沒事發生過。別說我欺負你,咱們去訓練室來一場父子局,如果你輸了就向天劍閣賠罪,然後拿出那顆五色吞天蟒的血魂珠。」季青城眼眸中閃過一絲貪婪,他已經卡在半步超凡境兩年之久,孟白手上那枚五色吞天蟒的血魂珠就是他晉級超凡的鑰匙。

「呵呵,爸爸我沒空。」

孟白看向季青城的目光宛如一個制杖,冷笑著說道。

「哼,沒種的廢物。」季青城面色一沉,這要不是在基地中他早就已經動手了。

只不過這種程度的語言攻擊對於被參加考核試煉者狂噴了一個月的孟白來說一點殺傷力都沒有,想要激怒他壓根就不可能。

「沒事的話,就讓開。」

情深未晚,總裁的祕密戀人 季青城顯然不甘心就這麼放過孟白,除了那枚血魂珠之外,他之所以會來找孟白的麻煩還有其他原因。

「如果你能打贏我,這件東西就是你的。」

說著,季青城手掌一翻,在他手中出現一塊晶瑩剔透的白玉。

靈光玉!

看到這塊晶瑩剔透的白玉,就連季青城身邊的同伴也是眼神火熱,恨不得將靈光玉據為己有。

此時,還在沉睡的種子寶寶忽然蘇醒過來,對這塊靈光玉表現出強烈的渴望。 「兒砸,你想要這塊靈光玉?」孟白心中一動,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種子寶寶如此強烈的渴望。

種子寶寶興奮的點了點頭,這塊靈光玉似乎對它有獨特的吸引力。

靈光玉簡單來說就是一些靈光秘境中開採出來蘊含靈氣的特殊玉石,跟大多數修真小說中的靈石是一個意思。

不過在現實世界靈光玉極其難得,就算是擁有大量資源的百年修行家族也拿不出多少優質的靈光玉來供家族子弟修鍊。

季青城手上這塊靈光玉還是他在靈光秘境中斬殺了一頭千面蜘蛛后,天劍閣賞賜給他的。這塊靈光玉雖然珍貴,但對季青城來說孟白手上的血魂珠關係到他晉陞超凡,無論如何都要得到手。

而且季青城相信只要孟白上鉤,這枚血魂珠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以他的一身劍術修為,這場對決,他沒有理由會輸。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孟白搖了搖頭看著季青城說道,「不夠。」

「你這是什麼意思?」

季青城神色一冷,被孟白搞的心態有點爆炸。

「這塊靈光玉中的靈氣已經揮霍掉了一半,價值遠不如五色吞天蟒的血魂珠。如果我答應這場賭局,豈不是制杖。」

聽到這話,季青城強忍住抽他一頓的衝動,冷哼一聲道,「那你還想要賭什麼?」

「加註一百斤七星玄鐵,否則免談。」

一百斤七星玄鐵!

季青城猛的抽了一口涼氣,七星玄鐵雖說沒有靈光玉稀罕但也不便宜,以他的身家靈光玉加上一百斤七星玄鐵已經差不多要把他數年的積蓄掏空了。

「好,我答應你。」

猶豫了一下,季青城還是答應了孟白的賭注。一來他不願意放棄五色吞天蟒的血魂珠,二來他有十足的把握贏下這一局。

季青城以防孟白耍賴擬定了一份對賭契約,兩人在契約上簽名之後一起踏入基地訓練室。

「我的武器是這口白龍劍,你可以任意選一樣武器。」

基地訓練室之中,季青城彷彿已經看到了這場比斗的結果,胸有成竹的說道。

按照規矩,兩人各自只能使用一件武器,若在比斗中動用了其他寶具或者靈藥就算失敗。季青城的武器自然是劍,這口白龍劍來歷不凡,是昔日天劍閣的宗主在東海斬殺了一頭即將化作真龍的白色蛟龍,用白龍的血魂煉製的,殺傷力極強。

而孟白的七星刀跟白龍劍差了不止一個檔次,若是他動用七星刀恐怕一個照面就會被季青城一劍斬斷。

季青城和孟白這場決鬥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基地,不少閑的蛋疼的覺醒者報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紛紛前來觀戰,其中就有天神戰隊的洛天神和紅蓮戰隊一幫鶯鶯燕燕的女孩。

「吃雞狂魔居然答應了季青城的賭注,實在太過魯莽了,難道他不知道季青城是天劍閣宗主的得意弟子,實力直逼超凡強者嗎。」

聽到這個消息,曲紅蓮不由得為孟白擔心。這個季青城實力深不可測,連洛天神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孟白只怕要在歡聲笑語中打出GG了。

蠍女王駕到 而就在孟白亮出武器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臉上露出一副「你他喵的在逗我」的表情。

孟白的武器竟然是一口黑乎乎的平底鍋!

「孟白,你這是什麼意思?」

季青城還以為孟白在耍他,一張臉頓時陰沉了下來,身上涌動著凜冽的殺氣。

「這就是我的武器,神器平底鍋,就問你怕不怕。」孟白揮舞了一下手上的平底鍋,一臉認真的說道。

怕你妹啊! 穿成反派霸總的親妹妹 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季青城暗罵一聲,他手上的白龍劍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緒,發出一聲憤怒的龍吟。

此時在孟白面前,季青城身上的氣勢變得格外凌厲,只見他猛的向前踏出一步,一抹雪白的劍芒從他手中激斬而出,彷彿化作一條蛟龍撲咬而來。

季青城對這場決鬥信心十足,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小瞧敵人。因此他一出手就是殺招,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孟白。

沒有前戲,直接硬剛!

「青城師兄的斬龍決!這個吃雞狂魔要倒霉了。」

「呵呵,能敗在青城師兄的斬龍決手上,吃雞狂魔也算是雖敗猶榮了。」

「青城師兄一出手就是絕殺,擺明了是不想給吃雞狂魔任何機會,這場決鬥勝負已分。吃雞狂魔想要鹹魚翻身是不可能了。」

「不自量力,見識到青城師兄的真正實力了吧。」

看到季青城這無比耀眼的一劍,天劍閣的弟子都是激動不已,看向孟白的眼神充滿了嘲弄和憐憫。

就連洛天神在見到季青城這一劍之後也是面色微變,換了是他想要接下這一劍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雞哥加油,你是最棒的。」

紅蓮戰隊這邊,一些女孩子大聲為孟白吶喊助威,不過她們的聲音很快被洶湧的浪潮蓋過。

然而下一秒,天劍閣這邊的歡呼聲卻是詭異的戛然而止。

所有天劍閣的弟子都是瞪大了眼睛,露出像是被人強行餵了一口熱翔的表情。

只見季青城這絕殺的一劍竟是被孟白手上的平底鍋強行擋了下來,他手上的白龍劍發出一聲痛苦的哀鳴。

「什麼鬼?」

季青城的腦子都有點轉不過來了,好像見了鬼一樣望著那口黑乎乎的平底鍋。

就在這時,孟白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季青城身後。等季青城回過神來的時候,一口黑乎乎的平底鍋拍在了他的腦袋上。

Duang!

這一刻,季青城彷彿看到了浩瀚星空,一大片星星圍繞著自己旋轉。

「不好。」

季青城驚醒過來,揮手一劍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孟白的身影刺了過去。

一劍刺出,撕裂空氣。

然而他這一劍卻是又被那口黑乎乎的平底鍋擋了下來。接著,一股遠古凶獸般剛猛無儔的力量席捲過來。下一刻,劍術無雙的季青城竟是被孟白用平底鍋拍飛了出去。

「咦,我的力量好像增強了許多,難道是因為昨天吸收了那些白霧的關係?」

孟白心中一驚,他感覺自己的力量已經遠遠超越了一般覺醒高階的武者,莫非以後自己要朝著MT的方向發展?

與此同時,孟白手上的動作卻是不停,揮舞著平底鍋對著季青城一頓狂扁。聽到訓練室中不斷傳來Duang!Duang!Duang!的聲音,所有人都懵了,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天劍閣的季青城居然被孟白像打兒子一樣瘋狂吊打,這不科學啊。

「給我住手!」

而這個時候,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隻平底鍋拍的死去活來的季青城終於是爆種了。 「青城師兄爆發了,這個吃雞狂魔要倒霉了。」

「呵呵,青城師兄是天劍閣核心弟子,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打敗,他剛才一定是隱藏了實力。戰鬥才剛剛開始。」

「說的不錯,要讓這些人知道咱天劍閣不是好惹的。」

天劍閣的弟子紛紛露出冷笑,期待著季青城爆發之下將孟白一擊秒殺,挽回天劍閣的面子。

曲紅蓮面色凝重,心中浮起不妙的預感。以季青城半步超凡的實力,全力爆發之下連自己都難以抵擋,只怕孟白要有一場苦戰了。

「要爆發了嗎?」

感覺到季青城身上爆發出的氣勢,孟白也是不敢輕敵,漆黑的眼眸越發深邃,整個人猶如一張長弓緊繃著,隨時準備爆發。

就在所有人凝神屏氣等待著決戰爆發的時候,只見季青城驟然向前衝出,然後高高躍起。最後「撲通」一聲以猛虎落地的姿勢鼻青臉腫的跪倒在孟白面前。

「爸爸,我錯啦,不要再打啦。」

靜,現場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圍觀者都是目瞪狗呆,腦子有點轉不過來。天劍閣的核心弟子,白龍劍季青城居然……認爹了?

此時,天劍閣這邊叫囂著弄死孟白的弟子好像被人強行餵了一口屎,都是一臉便秘的表情。

就連孟白也是有些看不懂了,他還沒出力,季青城這就認輸了?

「青城師兄你在幹什麼,快起來啊。你要讓天劍閣顏面掃地嗎?」

聽到其他弟子的聲音,季青城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如果有的選擇他也不想認輸,但眼前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邪性了,連他最強一劍都被輕易的擋了下來。繼續打下去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你們懂什麼,這叫好漢不吃眼前虧。」

季青城心中憋屈不已,只能用這種借口來安慰自己。這次他來找孟白的麻煩除了想要得到那顆血魂珠之外,更多的是因為蕭家的挑撥,卻沒想到踢到了鐵板上。

「這是靈光玉,至於一百斤七星玄鐵過幾天送來給你。」

由於雙方簽了賭約的關係,孟白倒也不擔心季青城會賴賬,而且他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這塊靈光玉,至於七星玄鐵倒是不那麼重要。

「兒砸,拿去吃。」

得到季青城手中的靈光玉,孟白大手一揮將這塊靈光玉丟給種子寶寶讓他吞食靈氣。

「爸爸真好!」種子寶寶傳來一個高興的情緒,毫不客氣的吞食靈光玉中純凈的靈氣。

由於靈光玉中的靈氣要比五色吞天蟒血肉中的靈氣濃郁純粹的多,種子寶寶吞食了一小半的靈氣就飽了。吃飽之後,種子寶寶再次噴薄出白色霧氣,改變孟白的體質。

「可惡,這個仇我一定會報回來的。」

季青城雙拳緊握,額頭上青筋暴起,決定回去之後立即閉關想辦法突破超凡層次,等晉陞超凡再回來報這一箭之仇。

「孝順兒子,謝謝你的靈光玉了,歡迎下次再來。」吸收了種子寶寶吐出的白色霧氣,孟白一陣神清氣爽,渾身上下三萬六千個毛孔舒展開來,將身體之中的雜質排出。

正要離開訓練室的季青城聽到孟白的話,頓時臉一黑,要不是打不過孟白早就衝上去跟他拚命了。

……

「什麼?季青城輸給那個孟白了,怎麼會這樣?」天劍閣這邊,一個穿著清涼打扮的妖艷嫵媚的女人嬌艷的臉蛋上滿是驚訝與不可置信,眼神中閃過一抹怨毒。

天劍閣的男弟子飛快的在妖艷女人胸前的嫩白處瞥了一眼,弱弱的說道,「我也不清楚,青城師兄忽然就認輸了。」

「哼,這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在床上的時候倒是勇猛的很,下了床就變成軟腳蝦了。」妖艷女人恨恨的咬了咬牙,她本以為有季青城出馬萬無一失,哪裡知道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這個妖艷女人來自蕭家,死於孟白之手的蕭亮正是她的堂弟。雖說蕭亮只是蕭家旁系,在家族中不管是地位還是天賦都是排在下游,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讓人殺了的。

得知蕭亮死在試煉之島的消息,蕭家立即對孟白下了必殺令,而季青城只是蕭家推出去試探孟白的魚餌罷了。

「蕭媚,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個時候,季青城已經從訓練室回來,聽到蕭媚的話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

「你還有臉回來,區區一個覺醒高階的小子都打不過,還在這麼多人面前認了爹,天劍閣的臉都被你丟光了。」蕭媚嘴角抿起一個刻薄的弧度,翹著雪白長腿,滿臉譏諷的瞪了季青城一眼。

季青城的心口被蕭媚扎了一刀,立刻就炸毛了,冷笑著說道,「你們蕭家都是陰險小人,只會在背後煽風點火,搞些陰謀詭計。為了對付孟白,甚至不惜使出美人計陪我打炮,真是不要臉。」

實際上,季青城並非不知道蕭媚在利用他借刀殺人對付孟白,只是蕭媚的活不錯,加上他也眼紅孟白手上的血魂珠,兩人一拍即合。如果季青城順利擊敗孟白,兩人之間的矛盾或許不會立即爆發,還會再來一炮增進一下友誼。但現在由於計劃流產,季青城和蕭媚之間矛盾爆發,兩人都是撕破了臉皮。

「你!」聽到這話,蕭媚氣的牙齒打顫,「沒種的廢物,老娘就當是被狗給日了。」

啪!

惱怒之下,季青城直接給了蕭媚一巴掌,在她吹彈可破的臉蛋上留下一道鮮紅如血的五指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