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這樣猜測,但沒有人相信這個猜測,因為這樣的修鍊速度堪稱神話。

「我覺得,定然是莫東隱藏了修為。」

「對,一定是這樣。」

「不過他隱藏修為又如何,他還想著以真武五重境界戰勝莫石嗎。」

「太可笑了……」

眾人議論的時候,莫石道:「聽到了嗎……」似乎在向莫東炫耀。

他又背著一隻手,很輕鬆淡然道:「我不佔你便宜,我讓你三招,且如果你能擊敗我,我將我的青華劍賭給你。」

「嘩。」

人們又是嘩然,青華劍在去年的時候,可是在雲水城掀起了一場拍賣爭奪,價值千金以上,最終被莫軒山拍的。

此短劍能稱得上兵器中的最上等貨色,削鐵如泥,滴血不沾。

「沒想到莫石竟把心愛的寶劍拿出來賭。」

「呵呵,這叫賭嗎。」

「也是,莫東怎麼可能贏。」

「我倒是看出,莫石另有目的。」

……

「哦,那麼我輸了要怎麼做。」 七界傳說正傳 莫東道。

「不愧是我的弟弟,聰明啊。」莫石輕聲道,然後目露炙熱,一字一句的說:「我們的賭戰再加一條,我輸了,青華劍給你,你輸了,你要主動讓開少主位置。」

演武場驟然一靜,在哪個勢力或家族下一代掌權者的談論都算是極其重要的事情。

尤其此時,在演武台上站著的是唯二兩個少主順位人,莫東本來就是少主,然而在族中威望卻不敵莫石,在族人心中莫石才是真正的少主。

不過,少主是家主定下的,別人沒有辦法左右,莫石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幼稚和天真。

眾人如此想,莫東心裡也有疑慮,但實在想不出莫石這樣做真的只是下他的面子。

「好,只要你贏了我。」莫東不在乎少主的位置,而且他不認為自己會輸。

莫石笑了,似乎還鬆了一口氣。

「出手吧,我讓你三招,且若你實力太弱的話,我會將自己的修為壓在真武五重境界,省的傷了你。」

放下一件心事後,莫石傲然的掃了一眼莫東,連氣勢都不準備展開,或許他覺得讓莫東十招都不過份。

莫東深吸一口氣,陡然目光凌厲一閃,這一刻在眾人眼中,莫東變了,如果說剛才的莫東就和以往他們所見的莫東一樣的話,好似普通公子那樣。

那麼現在,他們竟從莫東身上感到了一絲壓力。

「這樣的年齡,真武五重倒是不差,但是和莫石少爺比,還是差距不小。」有莫族長輩暗暗想到。

淡定爲妙 「呼。」莫東動了,他腳踏直步,對著莫石一拳打了出去,捲起了一陣勁風。

但似乎莫東此拳慢了,莫石輕鬆的躲過,他笑吟吟的望著莫東。

「第二招。」莫石笑道。

莫東一拳氣勢更強,但莫石還是躲過了,這讓人們暗暗搖頭,望著莫東很是失望。

「第三招了,堂弟。」

「嗡。」

莫東臉色未變分毫,依然還是一拳,而且拳上沒有動用真氣,但只有仔細去看他的這一拳,才能感受到其變化。

「罷了罷了,這第三招也就到此結束吧。」這時候莫石眼中忽然射出厲芒,他不再躲避,而是施展出真武五重的力量,拳對拳轟擊過來。

明顯,莫石想要用和莫東同樣的修為等級在第三招的時候擊敗莫東。

而莫石並沒有破壞讓莫東三招的約定,但想想,他讓了莫東三招,而莫東在三招之內敗了,可謂是丟人至極!

想到這些,莫石目露獰笑。 第十七章原地爆炸

「砰!」

兩拳相碰,本來淡然的莫石忽然瞳孔一縮,發出一聲慘叫倒退出去,而莫東卻昂然而立。

演武場頓時沸騰了,一道道不可思議的目光掃過莫東和莫石兩人。

此刻的莫石一條手臂卻是通紅一片,而且青腫起來,且還泛著紫色,這說明莫石的手臂差點就被廢了。

「同等修為下,你不是我的對手。」不等臉色陰沉起來的莫石說話,莫東淡淡的聲音就傳開了。

「我眼睛沒瞎吧,莫石竟然慘叫退開了。」

「我的天,我們家族的廢物竟然讓第一天才莫石倒退了。」

「你聽他的話,同等修為下……嘶這莫東好狂好自信啊。」

「但事實如此,而且莫東似乎連真氣都沒用,這體魄也太強了吧。」

眾人的聲音如一道道巴掌打在莫石臉上,他惱羞成怒,胸中怒火燃燒,同時也很驚訝。

「你定然是修鍊煉體功法,哼,肉身強又怎麼樣,能有真氣厲害嗎。」

莫石冷哼道,身上真氣便散開,倒是讓剛才的狼狽少了一些,說的話還讓眾人望向莫東的目光有了變化。

煉體功法,可不是《九煅功》這樣的基本壯體功,那可是比肩「青葉功」的專門修鍊體魄的功法,在雲水城裡似乎還沒有《煉體功法》。

所以說煉體功法很珍貴,似乎只有三大宗門裡才有。

因此,莫石的話反而讓人們覺得有可能是家主給莫東開小灶了,畢竟曾經莫麟可是帶著莫東去找過一位青木門的長老。

莫東沒有解釋,對莫石的這點險噁心思卻很是厭惡。

「我也不想和你多費口舌,就讓我這一拳把你結束吧。」莫石道。

他踏出,包裹著真氣的一拳擊向莫東。

這真氣的威壓明顯是真武六重,眾人雖然有些鄙夷莫石用真武六重對付莫東,但莫東答應莫石賭戰的時候開始,就意味著莫東清楚自己戰比自己高兩個等級的人。

而且,一些人還為莫石沒有使出全力戰莫東,而認為莫石果然還是愛護這個堂弟的,有君子之風的。

「真武六重。」莫東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他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展開後到底多強,所以感受到壓力,心中也略微緊張。

「就讓我看看真武六重有多厲害吧。」莫東不退不避,拉開胳膊,陡然快速一拳轟出。

這一拳,他展開了真氣,更是將自己的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開來。

「這氣勢。」

莫族長輩忽然喃喃,不知是他的錯覺還是什麼,莫東的氣勢比真武六重的莫石還要強些。

「轟。」

就這樣兩拳碰撞在一起,真氣衝擊著莫東的身軀,使他的衣服獵獵作響好似隨時撕裂,大風席捲而開,擂台上的氣流似滾動起來,宛如沸騰的開水。

「滾。」莫石忽然冷喝一聲,身上真氣陡然凝聚齊齊沖在莫東身上,將莫東轟飛出去。

莫東摔在擂台邊沿,嘴角溢出血液來,而他差一點就落至擂台下方。

「嘖嘖,真武五重……」

「莫東贏,除非活在夢裡。」

莫明等人嘲笑,這個結果顯然都是眾人早已想到,此時都顯得很平靜,理所應當的感覺。

但莫家一些長輩卻皺眉了。

「你卑鄙。」莫東站起來,冷冷的看著莫石,雙拳相碰的時候,他明顯感覺自己力量能摧枯拉朽的敗莫石,但忽然的莫石那裡實力暴漲。

而這暴漲的實力,分明是真武六重巔峰!

「一定要廢了他。」莫明臉上卻沒有眾人想想的喜悅,心中更是狂跳,有種后怕之感,望著莫東殺念再次浮現。

就在剛剛,要不是他反應快,此刻他就會躺在地上,成為一個笑話。

而他依然想不清楚,真武五重的莫東竟然逼迫的他施展真武六重巔峰的力量。

「這是越級戰鬥。」莫石嫉妒又恨。

「絕不能讓他活著。」這一刻莫石胸中有了一抹瘋狂,雙目殺機畢露,身上修為流轉,忽然對莫東發起攻擊。

「這……」

眾人疑惑,但也有人隱約看出莫石要做什麼。

「轟。」

莫東臉色微變,沒想到莫石突然攻來,但他反應也很快,雙掌齊開,真氣如煮沸水撞擊在那道真氣掌印上,掌印咔咔破碎,可他卻在此時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說時遲那時快,他腳步迅速的向後退去。

「吼。」

一聲震天虎嘯,只見在那道真氣掌印破碎之時,莫石一掌再次向莫東拍來。

而這一掌,彷彿不是掌,而是一隻山林的虎王陡然撲了過來,席捲著凶煞之氣,使感受到者精神恍惚。

「虎掌!」

「莫石竟然動用了虎掌。」

「而且,你們看,莫石竟然用全部的力量戰莫東。」

「這這……」

目瞪口呆和驚駭成為了這裡的表情包,好似原地一個炸彈爆開般。 第十八章臨陣突破

而這聲虎嘯很洪亮,使得整個莫府的人都聽到了,而莫府沒有養老虎,能產生這種聲音就是莫家的一部絕技。

不過,這種絕技只有莫家嫡系、且資質上佳的人才能修鍊。

目前為止,莫家能修鍊此武技的人也就是一雙手數的過來。

而且一旦施展這樣的絕技,就是一往無前,擁有必殺的信念!

顯然,莫石要在這裡殺了莫東!

「虎掌。」

莫家小輩眾人心神膽顫,虎掌作為莫家鎮族絕技,他們中能修鍊的人也就數的過來。

此時,他們膽顫原因之一是虎掌的威力,原因之二則是莫石竟然在這裡施展了虎掌,而且是對付莫東。

虎掌威力極猛,修鍊也苛刻,而且施展起來有著不小的副作用。

副作用就是,人施展虎掌的威力越大,自身要承受虎掌三分之一威力的反噬。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這也是虎掌沒有在莫族中廣泛修鍊的原因之一。

莫石竟然施展了虎掌,顯然動了殺機。

「你竟然用了這招。」

莫東臉色一凝,對莫石施展虎掌一樣感到吃驚,那凶煞之氣帶給他的危險卻無比的明顯。

「午陽指!」

他眼中閃過厲芒,躲必然躲不過去,那麼只有硬碰一次,他身上真氣運轉到極致,如青綠焰光流淌,掌中真氣宛如實質,他並指如劍向前迅猛點去。

現在莫東唯一能拿得出的武技就是來自古靈學員的武技,午陽指的武技自然比不上莫家鎮族武技虎掌,但是其威力也不差。

「轟。」

忽然,莫東眼中精光四射,在這樣生死危機下,他體內一股神秘能量散開,丹田中真氣暴漲。

他的修為居然在此刻邁入真武六重。

「哈哈,天助我也。」莫東很高興,此時再次施展午陽指,威力更猛。

幾日前,莫東修鍊的午陽指,僅能釋放兩寸指芒,此時在真武五重的作用下,以及他自身過人的資質,在這危險至極,他的午陽指也衝破了壁障,達到了大成。

「想要以午陽指擋我,痴人說夢!」莫石沒想到莫東臨陣突破,目露殺意,虎嘯震響,鎮殺向莫東。

本以為莫石戰莫東不過一招便可結束,卻沒有想到先是莫東天生神力、肉身驚人,然後莫東真氣爆出擊退了莫石,再然後莫石施展絕技虎掌,肆虐殺意攻擊。

台下眾人都屏住了呼吸,不再向之前那樣懶散,而是聚精會神,就像是在看高手過招一樣。

「此戰,更可能是奠定家族第一天才之戰!」有人在此時這樣呢喃,眾人已經把莫東的地位升華到和莫石同樣的等級。

「嗤!」

就在眾人心態不一的目光下,那彷彿化身真正虎王之掌與看起來並不粗壯手指碰撞到了一起。

眾人心神跟著一抖,彷彿是在怕那雙手指肉眼可見的斷裂。

不過,他們所預想的情況沒有出現,只見莫東指芒點在虎掌的剎那,就似有真氣波紋蕩漾而開,白虎宛如被一柄短劍刺中,隨之莫東的身體就到射出去。

擦著擂台倒射出去,這股衝擊力量之大,使莫東腳下與擂台表面產生了火花。

「砰。」

就要跌落擂台時,莫東狠狠一跺腳,傳出轟沉聲音,將那衝擊之力抵抗,身體如釘子一樣釘在了擂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