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天看了霍步天一眼,轉身邁步遠去。

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理會霍步天的打算。

霍步天站在原地,看著逐漸遠去的蕭凌天,嘴角泛起一抹苦澀的笑容,雙腿宛如灌了鉛一般,久久不能動彈。

「當日,幸好我沒生死相逼,否則,我必死無疑!」

這些日子以來,多少次午夜夢回,霍步天都會夢到蕭凌天當日擂台一戰時的那一幕情景。

每一次,他都會被嚇醒!

然後就是一身冷汗。

回想起自己當日的選擇,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明智。

蕭凌天,太可怕了!

【求推薦票,第三更奉上!】 幾個盯著蕭凌天離開,聚在了一起。

「誰跟上去?」

其中一個弟子,低聲說道。

一時間,另外幾個主峰弟子,除了其中一人能保持鎮定,剩下的幾人都低下了頭。

蕭凌天,能輕鬆敗顧繼晨的存在,他們不敢冒險跟蹤。

「我去。」

很快,一臉鎮定的那個主峰弟子開口了,自告奮勇。

蕭凌天剛走沒多久,就發現了後面多了一條『尾巴』。

「又是他!」

敏銳的靈魂力,讓蕭凌天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來人,正是上次跟蹤他,被他揪出來的那個弟子。

蕭凌天的眸子,冷厲了起來。

這個弟子,竟然還在為古月辦事?

而且,還敢跟蹤他?

「蕭凌天等等。」

那弟子往前走幾步,低聲說道:「我跟著你過來,沒別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古月長老另外又找了幾人,讓我們一起配合追尋你的行蹤,另外幾人,現在去通知古月長老了。很快,古月長老就會到主峰來,你好自為之。」

「嗯?」

蕭凌天有些驚訝的走出來,看向那弟子,「你為什麼幫我?」

那弟子有些尷尬,「昨天你本來可以殺了我的,但你沒有,我欠你一條命。」

蕭凌天深深的看了這個弟子一眼,「你叫什麼名字?」

「拓跋雲。」

那弟子連忙回答,不敢有任何怠慢。

嘩!

蕭凌天一抬手,手裡一瓶丹藥,「拓跋雲,想來你幫那古月,也只是為修鍊資源,現在,我給你一百枚聖元丹。以後,那古月如果想要跟蹤我,你可通知我。」

說到這裡,蕭凌天的嘴角上,泛起一絲邪異的笑意。

拓跋雲欣喜的接過玉瓶,發現竟然聖元丹生有丹紋,震驚無比,連忙答應了下來。

自從他在蕭凌天手底下撿回一條命后,就對古月心生怨恨。

如今,有機會整到古月,更能得到這麼多丹藥,他自然不會錯過。

「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否則……」

蕭凌天現在就像是給一塊糖給拓跋雲吃,然後再打拓跋雲一巴掌,言語間威脅之意盡顯。

「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辦好,不會讓你失望。」

拓跋雲信誓旦旦。

「去吧。」

蕭凌天揮手,在拓跋雲離開以後,他也離開了,很快就抵達了玄武峰。

蕭凌天看到了一個容貌清秀的年輕女子。

這個女子,他見過。

就是那個冰冷的姜月。

算得上是水玲瓏的師姐。

「姜月師姐。」

蕭凌天微笑對女子招呼,女子是水玲瓏的師姐,自然也就是他的師姐。

「蕭凌天。」

姜月看到蕭凌天,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笑容,「你是來找小聖女的吧?」

「嗯。」

蕭凌天微笑點頭。

「可惜了,殿主又帶著她出去歷練去了。」

蕭凌天從見到紅衣時,就知道這個小女孩不凡,沒想到剛到神武宗,就被玄武殿主帶走了,並成為了玄武殿的聖女。

蕭凌天正要離去,遠處多出了一個容貌絕美,堪稱絕色的女子。

女子有著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讓人一眼望去,忍不住想入非非,有一種想要將其撲倒,蹂躪一番的慾望。

「混蛋!」

女子看到蕭凌天,如水的秋眸一亮,撲向了蕭凌天。

蕭凌天只感覺香風撲鼻,一片柔軟入懷,微笑著攬住了撲過來的女子,「小玲瓏,一月沒見,想我沒。」

蕭凌天調戲道。

水玲瓏掐著蕭凌天的臂膀,將頭埋在蕭凌天強壯的胸膛上,久久不願抬起。

蕭凌天伸手撫摸著水玲瓏的玉背,臉上浮現出一絲絲暖暖的笑容。

蕭凌天和水玲瓏聊著天,不知不覺之間,就聊到了神龍石碑資格賽。

聽到比試的規則和以往不同,蕭凌天眉頭一掀。

他怎麼也沒想到,敗顧繼晨和朱洪,引起了這樣的連鎖反應。

「至於嗎?」

蕭凌天搖頭一笑,他沒想到自己還有這麼大的面子,讓長老會更改了比試規則。

當然,蕭凌天可以猜到那些人這樣做的用意。

無非是覺得如果不更改規則,這一次將毫無懸念,他蕭凌天,必將成為第一。

「他們就是怕你得到第一,故意使絆子。」

水玲瓏低哼一聲,一臉的不高興。

水玲瓏看向蕭凌天,似乎有些介懷,「那樣一來,你就得不到第一了。」

神龍石碑的武道機會,就這樣被剝奪,水玲瓏心裡很不高興。

在她心裡,她水玲瓏的男人,永遠都是最優秀的。

「怎麼,小玲瓏,你就對你男人這麼沒信心?」蕭凌天嘴裡調笑,雙手不老實的放在小妮子沒有絲毫贅肉的嬌軀上,上下其手。

小妮子嬌軀一顫,雙頰緋紅。

「溫柔鄉,英雄冢……古人誠不欺我也。」

蕭凌天離開玄武殿的時候,心裡感慨道。

青龍主峰,傳來了一聲冷哼。

蕭凌天回頭望去,這才發現,古月正一臉陰沉的盯著他。

這時,蕭凌天又發現,拓跋雲站在不遠處,正在對他擠眉弄眼。

蕭凌天心裡暗笑。

「古月長老,好久不見。」

蕭凌天站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看向古月,微笑招呼,就好像在跟一個老朋友打招呼。

古月沒有理會蕭凌天,他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蕭凌天眼見古月沒有搭理他的意思,聳了聳肩,嘴角泛起一抹挑釁的笑容,深深的看了古月一眼后,方才往凌天峰方向而去。

只要不出宗門,他不擔心古月會對他動手。

一個臉色陰霾的青年男子,邁步走進青龍主峰。

這個青年男子,長相極具特色,五官扭曲而猙獰,一雙三角形的眸子,更像是時刻閃爍著陰冷的光澤。

整個人站在那裡,宛如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

不過,一群主峰弟子,在青年男子身邊經過時,都恭敬的對他打招呼:「顧天星師兄。」

「顧天星師兄!」

「顧天星師兄!」

……

這些主峰弟子在打招呼的同時,臉上或多或少浮現出又敬又怕的神色。

他們心裡清楚。

這個青年男子,拋去不堪入目的外表,是一位實力極為強大的存在。

也是『名人』。

更是整個青龍殿大多數弟子公認的『封帝級之下第一人,他之所以壓制境界,是為了掌控一種極厲害的奧義,重力奧義。

顧天星!

「咦,顧天星師兄的臉色似乎有些難看。」

「他的臉色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嗎?我沒看出有什麼區別。」

「你再認真看看,你看他的一雙眸子,是不是夾雜著怒意?也不知道,是誰惹了他。」

「還真是。

【第四更奉上,求推薦票,咋們的推薦票好可憐,各位帝主,推薦哪去了。】 主峰弟子站在一旁,遙遙的看著走進主峰的顧天星,竊竊私語。

「顧天星!」

一道身影踏步如風,轉眼就站在了顧天星的面前。

這是一個壯碩中年男子,虎背熊腰,一雙眸子,炯炯有神。

「天行長老。」

在這個壯碩中年男子的面前,顧天星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

「顧天星,有件事要告訴你,過幾天的神龍石碑資格賽,你也可以參與!」

「怎麼回事?」

顧天星剛才還有些心不在焉,現在聽到天行的話,來了精神,「神龍石碑資格賽,一直以來都有限制,這一次,怎麼會突然改變?」

他難以理解。

「這個,就要從凌天峰的那弟子說起了。」

天行說到這裡,眼中掠過一絲殺機。

「咦,顧天星,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天行發現顧天星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本就扭曲、猙獰的五官,如今更是完全糾結在了一起。

看起來極為嚇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