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安慰著顧青筠。

「嗯!一定是那個壞蛋校長開除了童老師!」

顧青筠撇了撇嘴,重重的點頭,臉上閃過一絲憤怒。

顧銘一聽,瞬間明白了過來。

還真有可能是錢義在使壞,他收拾不了自己,便去對付童雪巧。

洗漱后,顧銘抱著穿戴整齊的顧青筠走了家門。

來到學校后,顧銘帶著顧青筠直接去了童雪巧的辦公室。

保安並沒有阻擋,因為他們知道顧銘是孩子的家長,而且還是去找老師,所以就放行了。

可是當顧銘剛剛走到辦公室門口,顧銘就聽到一陣刺耳的女人聲音。

「童雪巧呀童雪巧,你說你是何苦的呢?你年輕又漂亮,但是你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

「現在好了,你的工作也沒了,我看你還有什麼資本跟我斗。如今老娘把你給擠走了,是不是很不服氣?」

「現在都什麼社會了,長個漂亮臉蛋就有用了嗎?你要學會利用。」

「錢校長看上你,那就是你的福氣,可是你沒有珍惜呀。現在好了,錢校長上了老娘的床,你就得乖乖的給我滾蛋!」

女人的聲音很細,令人聽著很不舒服。

顧銘直接推開門,女人的聲音戛然而止,扭頭看了過來,當看到顧銘和顧青筠后,滿臉的不屑。

顧銘在學校裡面也算是名人,賭鬼酒鬼,一身的臭毛病,所以顧青筠在學校裡面很不受老師的喜歡。

只有童雪巧不嫌棄顧青筠,一直帶著她。

顧銘看到童雪巧正在收拾東西,臉上還掛著淚水,面對那個女人的謾罵,一直默不作聲。

「童老師,你真的要走嗎?」

顧青筠急忙跑了過去,抱著童雪巧的腿問道。

童雪巧見到顧青筠,把她抱了起來,淚水更是成線的流了出來。

「青筠,童老師不能再陪著你,照顧你了,你自己要學著聽話懂事,以後更不要跟同學打架,知道嗎?」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童雪巧抱著顧青筠,就像是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細心的叮囑著。

「不,我不要童老師走,我不要你走!」顧青筠也跟著放聲哭了起來。

「童老師,發生什麼事了?」

顧銘走過去,皺眉問道。

童雪巧看了一眼對面的女人,然後眼神躲閃的說道:「沒事,我辭職了!」

很明顯她在說謊,顧銘自然看了出來。

「哭什麼哭,快點收拾東西滾蛋,如果不是你的話,老娘早就當上班主任了,也不會還當個助教!」

對面的女人冷哼,滿臉的得意。

顧銘怒視那個女人一眼,眼中滿是憤怒。

他搞不明白,像這個女人一樣的人,也配為人師表嗎?

「看什麼看,誰讓你進來的。還有,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女兒被開除了,把她立馬抱走!」

女人朝著顧銘冷喝。

「你個壞女人,一定是你搞的鬼,是你把童老師欺負走的!」

顧青筠突然從童雪巧的懷裡掙紮起來,扭頭指著那個女人大聲喊了起來。

「臭丫頭,你再敢胡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女人絲毫不在意顧銘在場,上前就要打顧青筠。

看見女人要動手,顧銘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女人直接被扇的轉了三四圈,隨後直接摔倒在地,徹底懵了。

過了好久這才反應過來。

「打人啊,學生家長打人了,快來人呀,我不活了……」

女人扯著嗓子大聲叫喊起來。

童雪巧見狀,急忙拉了顧銘一下:「青筠爸爸,你快點帶青筠走,否則保安就要來了!」

眼前這個女人可是錢義的情婦,而且顧銘和錢義之間還有著過節,現在顧銘又打了這個女人,錢義一定不會放過顧銘的。

如果保安過來,錢義肯定會公報私仇的。

「叫什麼呢?不知道我大舅子要來視察嗎?找死是不是?」

這時,錢義的聲音傳了進來,聲音落下后,一個大光頭坐著輪椅,被人推了進來。

今天是他大舅子劉文星來學校視察,所以他老早就囑咐下去,同時也怕童雪巧在劉文星面前瞎說,所以錢義便打了個借口,直接把童雪巧給開了。

本想過來看看童雪巧走沒有走,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叫喊聲,這讓錢義非常不高興!

「錢校長,你要給我做主呀,有人打我!」

女人一見到錢義,頓時哭著爬起來,整個人撲了過去,在錢義的身上蹭著。

「敢打學校的老師,真是無法無天了!」

錢義說著,抬頭看了過去,頓時傻眼了,他沒想到竟然會是顧銘。

摸著自己被打斷的雙腿,錢義的臉上閃過無比的憤怒。

就算是顧銘認識郝寧又如何,這裡是他錢義的地盤,無論如何,今天顧銘都要死。

錢義要弄死顧銘,這樣不僅可以報仇,而且就算郝寧知道了,他也可以把責任推到那些保安身上去。 想到這裡,錢義頓時大聲叫喊道:「竟然敢在學校里動手打老師,簡直太惡劣了,保安呢,給我打,打死這個鬧事的!」

很快,十幾個穿著制服的保安手拿警棍跑了進來。

「錢校長,是高老師要打青筠,青筠爸爸才動手的,我可以作證!」

童雪巧看到這一幕,先是緊緊的抱住顧青筠,然後擋在了顧銘面前。

「你作證有個屁用,老子不承認。你現在已經不是這個學校的老師,馬上給我滾。」

錢義冷笑,戲謔的盯著顧銘。

他就是要弄死顧銘,誰攔著也不沒用。

「敢打老娘,今天就你讓你知道打老娘的後果!」

那個女人陰毒的看著顧銘,滿臉的猙獰,醜態百出。

「童老師,你幫我擋住青筠的眼睛,其餘的事就不用管了!」

顧銘將童雪巧拽到身後,感激的看了童雪巧一眼,然後向前踏出一步。

童雪巧看了看顧銘,抱著顧青筠退到了一旁,用手將顧青筠的眼睛擋了起來。

「給我上,給我打死他!」

錢義對著十幾名保安大聲命令道。

十幾名保安得到命令后,一起朝著顧銘沖了過去。

「錢校長,錢校長,來了,來了!」

就在這時,學校的教導主任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滿臉大汗,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跑什麼,誰來了?」

錢義怒瞪了教導主任一眼問道。

「劉,劉總裁來了!」

「靠!我把這事給忘記了!」

錢義一聽,頓時打了一個激靈,他沒想到自己的大舅子竟然來的這麼早。

「給我守在這裡,誰要是敢把他們放出來,我就弄死你們!」

錢義指著十幾個保安大聲命令著,隨即朝著教導主任吼道:「看什麼,還不快推我去迎接我大舅子!」

然而,教導主任剛剛把錢義推出去,就看見劉文星帶著人走了過來。

「錢義,我聽說你們學校有個叫顧青筠的學生,是不是?」

不等錢義說話,劉文星率先開口問道。

當看到坐在輪椅上的錢義時,劉文星的皺眉不由的皺了起來,但是他並沒有問錢義為何會坐椅子。

他今天來學校視察,就是沖著顧銘的女兒顧青筠來的。

顧銘現在可是劉氏集團的大老闆,大小姐在這裡上學,他當然要親自過來交代一下。

「哦,已經不在了,剛剛被我開除了!」

錢義直接回答道。

他可不認為自己的大舅子會認識什麼顧青筠,一定是顧青筠經常欠學費的事情,被自己這位大舅子知道了。

「你說什麼?你把她開除了?」

劉文星一怔,隨即尖叫的問道。

「對了,顧青筠的父親在學校里毆打老師,所以就被我開除了!」

錢義有些懵,不明白劉文星為什麼會這麼激動,不就是開除一個學生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錢義根本沒有當回事,而且還是一臉的得意。

「什麼時候的事?」

劉文星怒喝,額頭上的冷汗已經流了下來。

「就在剛剛,人還在辦公室里呢!」

錢義指了指前面的辦公室,心中很是不甘,畢竟顧銘可是認識郝寧的,要是被郝寧知道自己針對顧銘,那他可就廢了。

可是劉文星問了,他又不能不回答。

想到劉文星,錢義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劉家的勢力在大康並不差,雖然不如郝家,但是他相信郝寧一定會給劉家面子的。

前天正是因為自己這個大舅子,郝寧這才饒了他一命,只打斷了雙腿。

然而,這一次不見得郝寧會幫助顧銘,畢竟是顧銘有錯在先,自己又沒把他怎麼樣。

想通這些后,錢義不由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大哥,我跟你說,那個顧青筠的父親,就是賭鬼還是酒鬼,經常欠咱們學校的學費不交,更是與社會人員有染,經過來學校搗亂……」

錢義看著滿臉憤怒的劉文星,心中別提多興奮了,不停的說著顧銘的壞話。

他每說一句,劉文星的臉就黑一層,馬上就要辦公室門口時,劉文星的臉都青了。

「我看你還不死!」

錢義心中暗道,十分的激動,感覺自己太聰明,不需要自己動手就有人收拾顧銘了。

「顧……」

進入辦公室,劉文星剛要張嘴喊顧銘,卻被顧銘直接用眼神給阻止,劉文星直接把嘴閉上。

「大哥,就是這個傢伙,打了我們學校的老師,你看看這臉都腫起來了!」

錢義朝著那個女人擺了下手,把那半張紅腫的臉露了出來。

「劉總,事情不是這樣的,是她要打孩子,孩子家長這才動手的,我可以作證!」

見劉文星進來,童雪巧抱著顧青筠站了出來。

「童雪巧,你胡說什麼,信不信我扇爛你的嘴,你現在已經不是我們學校的老師,馬上給我滾!」

凡世斷緣 錢義怒視著童雪巧,出言恐嚇著。

吼完之後,立馬換上笑容,「大哥,你別聽她胡說,高老師怎麼可能打學生呢,她可是我們這裡最優秀的老師!一定是她被我開除了不甘心,想要報復我!」

啪!

錢義的話音剛落,劉文星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錢義被打懵了,眨著眼睛,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大舅子,不明白為什麼挨打!

「大哥,你打我幹什麼?」錢義捂著臉,委屈的問道。

「打你,我還踢你呢!」

劉文星說著,抬腿直接踢了過去,「就她這樣的還是優秀老師?你騙鬼呢?」

童雪巧抱著顧青筠,而且還護著顧銘,劉文星一看便知道怎麼回事。

一定是童雪巧得罪了錢義,而原因一定是因為顧銘。

「大哥,你踢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