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終沒有說出什麼。

「我沒有做血月族最後戰死的軍人的榮譽。」馬斯特瑪微笑道,「您該走了,您會帶回來那個新世界的力量的。」

麥格納斯無法回答,只能夠站穩身體,向她行了最後一個軍禮。

隨即夜殤族至尊震動雙翼,隱蔽在喀沙山脈中的數十萬夜殤戰士衝天而起,彷彿是一面無比巨大的黑色的旗幟迎風飄揚。

「來生再見!」

馬斯特瑪極輕地說了句:「來生再見。」目送著麥格納斯的夜殤軍隊最後注視著遠方浩浩蕩蕩地正在包圍埃德爾斯坦的人類大軍,然後隨著他冷酷的揮手,黑色的洪流陡然轉向,朝向了那個不知是否有著迴路的世界。她整理著自己一塵不染的軍裝,安靜地等待著她的軍團長的到來。(未完待續)

… 洛維安踏上了喀沙山脈最高處,那一片被風雪切削成的平台。在其上,是目力所及範圍內,威嚴矗立的時間神殿。曾經聖潔的時間神殿已經被黑暗所玷污,時間神殿中悲憤的聖潔正在周圍灑下一圈圈痛苦的粉紫色極光,神秘而詭譎。

他已經看不到了,時間神殿正門前沒有一名衛兵,他毫無阻隔地穿過了正門前遼闊的廣場,一縷黑暗的風尾隨著他。

他站在了馬斯特瑪面前。馬斯特瑪看見軍團長流血的眼睛、耳朵和喉嚨,知道了他經歷了什麼。但是她沒有能力阻止他。

「馬斯特瑪,在我和黑魔法師之間,你忠於誰?」沙啞得不似人聲的聲音從洛維安破碎的喉嚨中傳出。

馬斯特瑪什麼都沒有說,向前一步,伸出戴著白色手套的手,輕輕抹去軍團長臉上的血跡,整了整血月至尊褶皺的衣領,攏了攏洛維安凌亂的血發。

然後她用沾滿他血跡的手套的手握住了洛維安的左手,輕輕說道:「我宣誓效忠於你,自從你救過我之後,我的生命就因你而存在。」<≡.

洛維安被冰冷仇恨沒頂的殘破身軀微微一晃,他想起來,多年前在埃德爾斯坦山邊,自家院里的那棵大松樹下,孩童時代的馬斯特瑪單膝跪下,握住還是孩子的洛維安的左手,宣誓自己將永遠忠誠於未來的血月至尊,永遠追隨未來的軍團長,永遠將自己的生命與洛維安.馮.布拉迪繆恩緊密相連。永不背棄。

洛維安一切都明白了。

馬斯特瑪輕輕取下了洛維安左手食指上代表著軍團長榮耀和血月至尊權威的尊嚴法戒,紫色的戒面上閃爍著一顆紅色的光點,那是代表他的生命印記。光點消散之際。就是血月至尊隕落之時。

「瑪菲,我不值得你如此犧牲——走上軍團長這條路,是一條沒有迴路的不歸之途。我的結束,才是你的開始……」洛維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響起。

馬斯特瑪看見了洛維安手中顫抖著的信箋,感受到裡面用精神波動細密地描繪出了時間神殿每一條迷宮一般的通路,每一處機關暗道,每一個角落裡的魔法陣圖。黑魔法師的魔法、能力和弱點……

「把它……把它送給,那些人類稱之為『英雄』的人。」

馬斯特瑪單膝跪地,雙手接過。

她的同時握住了洛維安破碎的雙手。顫抖停止了。失明的雙眼無助地感受著這樣的觸感,馬斯特瑪也在這樣。

但軍團長最終,緩慢地,極緩慢地。抽出了手。然後。慢慢取下了背後的武器,握緊。鮮血順著金屬柄流了下來,彷彿是末日權杖的哭泣。

洛維安一步一步地走開,在清晰得可憎的精神中,他走向了另一條命運之路。

一股衝力停住了他的腳步,他感覺到一雙翅翼緊緊地擁住了他,不僅僅只是翅翼,還有那雙冰冷的手臂和同樣冰冷的身體。

藍紫色的冰寒擁抱住了洛維安。但對失去溫度的血月至尊,這已是唯一的溫暖。

「軍團長!」她顫抖著的聲音同樣震顫著他意味早已不會顫動的心臟。「我等你回來,無論……哪裡。」

絕對零度降臨了,世界恢復了寂靜,最後的依賴和牽挂在瞬間的存在之後,再次被無情地狠狠撕碎。

他繼續走去,向著時間神殿深處。

琉璃一般流淌著絢爛晶藍色光澤的鱗甲倒映出時間神殿深藍與緋紅交映的色彩,彷彿在他們面前的神殿即將失落入另外的空間。

而事實,也將會隨著他們的計劃融入這個光怪陸離的夢中。

瑪瑙龍王輕緩地落在了時間神殿正門前已經破碎的大理石廣場上,折光紛亂地亮起,美麗的瑪瑙色出現在了仍舊恪守著自己崗位的時間騎士的眼前。

但他們也只是看到而已,他們完全沒有時間去凝聚自己的力量。

在他們眼底最後的留影是一道輕盈美麗到極致的身影,陽光一般的燦爛長發,大海一樣清澈深邃的眼睛,天空在她身後編織出了最完美的飄逸披風。她的肌膚似乎散射出了月亮一樣的皎潔光芒,掩蓋了她美麗的雙手中輕握的弩槍,獃滯的時間騎士看到了這位完美到超越凡俗的精靈時,想到了自己供奉的神。

弩槍揮灑出一片充滿著生命氣息的綠光,然後帶走了他們的生命。

近百位時間騎士的動作突然僵硬,然後機械地倒在了地上。在他們的眉心處,一枚寸許長的金綠色光一般的箭矢正在逐漸消散。

清冽的腳步聲,年輕的精靈王梅賽德斯纖纖素手一揮,推開了面前百米高浮雕著時間之主聖像的巨門。

弗里德帶著悵然的微笑,浮現在了梅賽德斯身後。

「我的朋友,將你的力量借給我吧。」他輕聲對身後巨大的瑪瑙龍王說。

巨龍黃金色的瞳孔微微一凝,旋即,一股純凈的能量在弗里德面前形成了一團燦爛的光暈,似有無數魔法符號以極快的速度旋繞其中。但這一團充斥著緻密能量的魔法光團卻引動不得周圍的一切魔法元素,只有在它旁邊微微扭曲的空間變形,透過它純凈的白光,每個人可以依稀看到,破損的時間神殿已經重現了它曾經的宏大雄偉。

「這隻不過是用來對抗阿卡伊勒的一個小計策罷了,最重要的,還是需要你和露米的封印。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我們的力量的資源再無可能創造出第二個時間和空間扭曲封印捲軸。」

阿弗利埃低沉的聲音響起,彷彿是一口破損的鐘在做生命中的最後一次敲響。

翼展數十米的深藍色龍翼展開。在空氣中響起了刺耳的破碎聲,卻沒有引動起半分空氣流動。弗里德望著契約夥伴最後的背影,注視著巨大的龍軀迅速遠去。最後化為了一顆深藍色的光點消失在天際。

梅賽德斯冷然注視著這一切,弗里德走到她的身邊時,她緩緩舉起了弩槍,望向了深邃的時間神殿內部。

「阿弗利埃……他去哪裡了?」

「魔皇。」

梅賽德斯沉默了,「奧爾卡也在那裡。」

「他們已經是強弩之末。」弗里德看著精靈王高挑的背影,「我們應該專心,去做眼前的事情。我們的命運。早已不是我們自己所能夠決定。」

梅賽德斯沒有答話,站在她身後的弗里德看不見從精靈王美麗的眼睛中灑出的晶瑩淚珠。這樣一個熱愛生命的種族,卻要讓他們深處這最為蔑視生命的戰爭年代——世界只需要她的力量。她的信仰。誰又會關心呢?

梅賽德斯瑟縮著肩膀,彷彿手中的弩槍有著千萬斤的重量。但是她沒有鬆手。

弗里德輕嘆一聲,走過去,想要抱住年輕精靈女孩纖細的肩膀。

但是他晚了半秒。精靈王陡然向前衝去。舉起了手中鮮紅色的弩槍,金綠色的魔法箭矢洶湧地向前撲去。

弗里德獃獃地看著這和每個人一樣都被戰爭完全改變的人。

他隨即聽見了箭矢入肉了「噗噗」聲。

弗里德和梅賽德斯愣愣地看向不遠處的那位魔族女孩。她全身的關節處插滿了箭矢,卻沒有一處致命。但這樣的痛苦,卻比遠遠比死亡恐怖。

馬斯特瑪用手緩緩地將嵌入自己肩膀的箭矢拔出,帶起了一蓬血肉。然後是下一根。

從始至終,她無聲無息的動作,令這兩位已經經歷過無數戰爭中的殘酷血腥的強者感到了難以抑制的心悸和淡淡的恐懼。

最後兩根箭矢從她的膝關節處拔出,馬斯特瑪抽出了落霜。插在地上,支撐著自己不會倒下。

「你是第三軍副長官嗎?」

馬斯特瑪點點頭。鮮血染紫了她的身體和地面,而她的表情仍舊無比平靜安詳——這不會是一個少女能夠露出的表情,卻好似在生命盡頭,看淡一切的老人。

「軍團長,讓我將它交給你們,被稱作英雄的人。」

馬斯特瑪的聲音有些沙啞,魔法箭矢刺穿了她的喉管。她平穩地托起一張潔凈無瑕的,沒有染上一滴血跡的信封。

弗里德走上前去,雙手接過。

精神力如水般湧出,瞬間將其中的信息引入腦海。旋即,信隨著精神火焰消失了,沒有半片灰燼。

「走吧。我已經將他共享給所有人了。」

「你為什麼相信她?」

弗里德和梅賽德斯已經閃身掠進了黑暗的深處,他們回頭,看見如同雕塑一般馬斯特瑪的越來越渺小的背影。

被後世稱為龍神的英雄領導者沒有回答,只留下了一個有些凄慘的微笑。

馬斯特瑪靜靜地站在那裡,閉上眼睛,等待著完成軍團長的最後一個命令——雖然他從未說出口。

她看見了閃爍著紅珠玉嬌艷顏色的長斧隨著他的主人衝進了時間神殿,在她瀕臨死亡的身體旁停頓了片刻。斧刃幾次調整著調度,那是艾安在思考如何出手,才能夠將這座美麗的雕塑打碎成最為混亂的碎片。

但最終她沒有這樣做,與弗里德和梅賽德斯一樣,在共享的時間神殿地圖的指引中穿入了另一條黑暗的隧道。

黑暗達到了精緻,這裡的黑暗走廊,所有的元素都已經被剝奪一空。這裡是絕對的死域。

但因為洛維安的腳步聲,這裡的死亡不再絕對。每走一步,洛維安眼中流出的紫色鮮血就滴在黑曜石地面上,發出毛骨悚然的滴答聲。

在走廊最黑暗的前方,那扇裝潢最為華麗的門后,就是他復仇血液沸騰的根源。

他一步步向前走去,手中的末日權杖發出了飲血前興奮的尖嘯。左臂的精氣盾無休止地吞噬著這裡無窮無盡的黑暗元素,過於強烈的黑暗元素已經開始從內而外腐蝕他的身體。

他停下腳步。沙啞的聲音在空曠的走廊中響起了眩暈的迴音。

「阿卡伊勒,我們算不上朋友,但也算不上敵人。請你讓開。」

第七軍軍團長阿卡伊勒.祖內卡出現在黑魔法師靜修室的門前。手中蛇頭法杖正在發出危險的絲絲聲。他的臉上依舊是一成不變的陰笑,他的淺聲在走廊里回蕩著。

「你走到這裡的那一刻,我們之間便是永恆的敵人了。」

「阿卡伊勒,讓開,別逼我殺了你。」

「你還沒有拋棄作為軍團長必須拋棄的東西嗎?你知道自己邁入那扇門后,等待的只有永恆的長眠。」

洛維安雙翼張開,黑暗頓時籠罩了他所在的空間。只有他已經失明的雙眼和臉頰亮紫色的魔紋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阿卡伊勒把法杖向前一頓,水晶眼鏡蛇活了過來,發出著嘶嘶聲。向前探去。黑暗魔法在他周身形成了數十玄異的法陣,汩汩聲中,一個一個魔法開始完成。

洛維安憑空消失,下一個片刻。他就已經出現在半空中。阿卡伊勒大驚。他一直以為自己魔法和這位修習精氣術的軍團長差距不大,但是這一簡單的照面,他猛然發現了自己與洛維安的差距。他是馳騁疆場,染血無數的軍團長,而自己只是一名空有實力,未經過多少戰鬥的魔法師——

數百個黑色光球向半空中的洛維安衝去。洛維安蜷縮在半空,在他身後,一個模糊的猙獰惡魔頭像張開了血淋漓的巨嘴。

「——嘩——」一種超越了聽力極限的尖叫隨著一股蒼白色的氣浪猛地炸開。周圍的牆壁頓時破碎,阿卡伊勒的所有黑暗元素衝擊全部被拋飛。自己艱難地拄著法杖,才頂住了洛維安的「鬼泣」——這一結合的精神衝擊和物理攻擊的小型精氣技法。

阿卡伊勒剛剛睜開眼睛,洛維安猙獰的面孔幾乎已經貼在了自己的鼻子上,他右手的末日權杖上紫黑色的精氣光芒熾烈的閃耀著,一股死亡的危險氣息籠罩了阿卡伊勒。阿卡伊勒緊咬舌尖,拚命地使出一個瞬移拉開了距離,但是這同樣也給洛維安的血月族傳奇秘技血月斬展開威力的空間。

阿卡伊勒被迫再次透支精神,讓自己在混亂的空氣中平移一米,堪堪讓開了洛維安血月斬,精氣所凝聚而成的咆哮巨龍。正在阿卡伊勒為自己的死裡逃生驚嘆的時候,他看見染血的洛維安嘴角露出了一個冷酷的笑意。

洛維安左手精氣盾在前方一劃,一道平靜的空間裂縫在黑色巨龍面前展開,瞬間吞噬了他的至強一擊。

阿卡伊勒尚在疑惑,然後他驚駭欲絕地發現,在他正前方,又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紫色的巨龍沖勢絲毫不減,當面向他撲去!

阿卡伊勒心一橫,蛇頭法杖往前一豎,水晶長蛇發出一聲刺耳的嘶鳴,然後連著阿卡伊勒的半截法杖猛地炸碎。犧牲自己法杖終於擋下了洛維安的血月斬,阿卡伊勒毫不停留,一下撕碎自己備用多時用來保命的傳送捲軸,消失在破碎的迴廊里。

「你應該感到榮幸,洛維安軍團長閣下!因為那位大人會親自殺死你!」阿卡伊勒最後的怒吼還在迴廊里回蕩。洛維安置若罔聞,氣勢依舊在不斷加強,他走向了最深處的那扇門。

一切絕對的寂靜,紫血的滴答聲正在撞擊著光潔的黑曜石地面。

勢若瘋狂的阿卡伊勒將自己與洛維安竟然有著如此差距的羞辱感化為熊熊怒火,狂怒地砸向面前纖弱的魔族少女。

馬斯特瑪咳著血,一次又一次撿起自己的落霜,與面前自己軍團長的敵人對抗著。儘管每一次,熾烈的黑暗火焰都會折斷她幾根骨頭,撕碎她一段翅翼,但是她仍舊再次爬起,儘管明知自己不敵阿卡伊勒,仍舊向前撲去。

自己的四肢和翅膀全部折斷了,她再也站不起來,卻依舊忍受著斷骨的劇痛,向阿卡伊勒蠕動著。

阿卡伊勒面色冰冷,再也沒有曾經的陰笑。「你知道我為什麼還不殺你嗎?我會將最珍貴的禮物留在最後——」

說著,阿卡伊勒手中出現了一枚黑色的捲軸。他輕輕一捏,捲軸化作一個黑色的光圈,籠罩在毫無反抗能力的馬斯特瑪身上。

已經奄奄一息發不出聲音的馬斯特瑪猛地抽動起來。極度痛苦的表情在她臉上扭曲著,痛苦的尖叫很快便衰弱下去。阿卡伊勒冷笑著觀賞著面前的場景,病態的慾望正在逐漸被滿足。

馬斯特瑪很快失去了最後掙扎的力氣,隨著黑色光圈完全融入她的軀體,她飽含著青春活力的肌膚瞬間變得褶皺衰老起來,一頭紫發急速變長,然後逐漸變得灰白。清麗的魔族少女幾乎是在瞬息之間,就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嫗!

再過幾秒鐘,馬斯特瑪就會化為一團白骨。時間咒縛——這是時間魔法中最可怕的一種。會讓受害者體會到最強烈的痛苦的同時,瞬息間衰老而死,而在自己的感知中,這個時間還會非常漫長。好讓自己清楚地體會到痛苦的每一個細節。

阿卡伊勒正準備欣賞著馬斯特瑪化為白骨那最賞心悅目的時候。馬斯特瑪胸口處的一個捲軸忽然亮起。

這是曾經黑魔法師給予洛維安流放女神代行體的獎勵,馬斯特瑪還沒有來得及交給他。

阿卡伊勒的表情瞬間變得難看無比,他快步走過去,看著正在逐漸恢復的馬斯特瑪,狠狠地踹過去一腳。

「永生捲軸!這種東西怎麼會在她身上!」阿卡伊勒咆哮著,珍貴的時間咒縛捲軸就這樣浪費了,他怎能不憤怒。

然後他「咦」了一聲。恢復了原狀,抽動昏迷著的馬斯特瑪開始閃爍出一種藍光。然後漸漸縮小,變成了一隻長著翅膀的貓。

不知道發生什麼的阿卡伊勒不管馬斯特瑪變成什麼東西。昏迷的小貓看上去更加脆弱。他甚至不願用自己的魔法,直接將斷裂的法杖向可憐的馬斯特瑪猛砸去。

他的法杖在落下前一瞬停頓了。

在他的精神感知中,兩點純白色和深藍色的強烈靈魂波動出現在並不遠的地方。他即刻認出了這兩人。

露米諾斯和幻影。

此刻的猶豫已經變得愚蠢,他不認為自己能夠抗衡這兩位人族的頂級強者,也不認為他們心中的仇恨會寬恕這樣一個黑魔法師最為寵信的軍團長。

那就——那就讓她活著感受痛苦吧。阿卡伊勒看著地面上奄奄一息的小貓,轉身隨著烏光消失在了開始逐漸破碎的時間神殿。

黑暗開始淡化,光有艱難地湧進了這裡。

死域於是漸漸有了生氣,黑暗的窗欞被混亂的元素所打碎。他隱約感受到了身後正在逐漸接近的氣息——但第一個人必須是他。

窗外,混亂的魔法能量交織成一團團刺目的閃電,刺耳的轟鳴撞擊在破碎的迴廊中,洛維安卻已經再無法聽見……

已經沒有誰還能值得他保護了。

——我曾經發誓,我會守護我摯愛的人——

——我曾經相信,我能用雙手和翅翼擋在我愛的一切前面——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已經灰飛煙滅——

——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仇恨燃燒著冰冷的火焰,折磨著洛維安年輕的靈魂。媽媽、戴米安、六十萬血月弟兄們,和直到前一刻,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在深愛著的馬斯特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