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的瞳孔一凝,揮出這一擊之人,是玄武境七重的強悍存在。

到底是什麼人要殺他,出動了幾十位如此多的強者,甚至,還有玄武境七重的強者在裡面。

修仙歸來在校園 殺!」

怒喝一聲,林楓雙手凝劍,黑暗的殺伐之劍。

雙手中的劍同時劈殺而出,空間出現兩道恐怖無比的殺伐劍痕,斬在那恐怖的巨靈手掌上。

我靠美貌征服世界 ,轟隆隆的降臨林楓身上。

林楓臉色難看,棄劍揮出,四千佛魔力在手中流轉,狂霸無比的拳頭轟在這毀滅的大掌之上,發出轟隆隆的震裂聲響。

「轟隆隆!」

恐怖的碰撞力量讓林楓感覺渾身內腑都在翻滾,身體猛然被狠狠的震顫退開。

「去死!」

又是一道冰冷的喝聲傳來,一股熟悉的感覺從虛空中降臨,在黑夜當中,林楓彷彿看到了一頭巨象,力大無窮的恐怖巨象,在發出象鳴之聲。

「萬象之力!」

林楓的瞳孔一陣收縮,萬象之力,萬象宗的手段,這些人,是天風國的人!

可惜,即便萬象宗是天風國第一宗門,但林楓依舊不可能相信萬象宗能夠派出如此強大的陣容過來對付他。

幾十名玄武境六重的強者,再加上一強大無比的玄武境七重之人,這股勢力,禹家拿不出、月家拿不出,萬獸門也拿不出,而且相差很遠。

天風國和雪月國並列,同為龍山帝國附屬,萬象宗,怎麼可能有一股如此可怕的力量。

除非,只有一種可能!

林楓心頭震驚,絕對沒錯了,他殺的天風國之人可不僅是有萬象宗的天才弟子,還有天風七使中的好幾人,甚至,有天風國的皇子殿下風塵在其中。

這等仇怨,天風國不可能不記得,遲早回來找他林楓報仇。

只是林楓沒有預料到,這復仇來的這麼快,對方似乎掌握了他的行蹤一樣,從星辰交易場所追蹤,並在他歸途設下埋伏進行伏擊,一切,都彷彿算得死死的。

「滅!」

雖然被震退,但林楓的四千佛魔力依舊在瞬間聚起,朝著那幾萬象的力量轟擊過去。

又是轟隆隆的顫抖之聲傳出,林楓的身體再次被震退,嘴中傳出一道悶哼的聲響,臉色微有幾分蒼白。

身體穩住,林楓氣息微有些浮動,冰冷的盯著人群,吐出一道聲音:「天風國的人,很好,如此多人來追殺我一人,倒是真看得起我林楓!」

「哼。」一道冷哼之聲傳出,只見那玄武境七重之人一步跨出,冰冷的道:「今日,你必死無疑、插翅難飛!」 醉酒後的人,意識是混沌的。

比如此時,正趴在桌子上睡的迷糊的人被人翻動,她是及其不悅的。

眉頭緊擰嚶嚀著。

正冷戰吵架中的徐先生猛的聽聞自家太太這嬌嗔的聲響時,是有些獃滯的。

最起碼,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良久,他伸手抬起一隻手如同平常一般伸手摸了摸她發頂,輕言細語哄著;「乖、睡吧!」

穩住人,他才跨步離開。

離去,帶走秋風,帶回了居酒屋裡三人的神志。


宋棠每每見到徐紹寒,總能在這個男人身上看見不一樣的品質。

從安隅的言行之中能看出這二人這段時間感情不佳。

而這夜,徐紹寒那一聲乖,連帶著溫軟了外面凜冽的秋風。

溫軟了屋內三人的心。

一個正在跟自己鬧離婚的妻子還能得到丈夫如此溫軟的呵護,宋棠想,若是不愛,怎能做的出來?

「她老公是徐紹寒?」身旁,老闆娘呆愣詢問。

「你認識?」宋棠稍有好奇。

「想不認識都難,」這男人,何其優秀?長期佔據經濟報與財經報,更甚是新聞聯播上時常露臉的知名企業家,首都的鑽石王老五,想不認識,怕是不容易。

只是未曾想到,他是安隅的老公。

「那安隅,是首都市長繼女?」前段時間的緋聞此時還能細想起來,老闆娘這一問,問沉了宋棠的臉面。

只見這人轉頭冷冷睨著她。

冷森森開口道;「不該問的別問。」

頭一次,她沒辯解,不敢。

這二人段位都是極高的,她端起眼前杯子喝了口水,壓了壓驚。

絲毫不在乎這杯水剛剛安隅喝過。

長街外的陰暗角落裡,一輛黑色賓士停在一旁,熄了火的車內,有一身影望著街頭一幕。

男人一手拖著自家女子,她瘦弱的背脊上蓋著一張寬厚的披肩,男人抱著她,一手落在她背上,緩緩輕撫著。

緩而,興許是她有些些不舒服,男人步伐停在了青石板路上,伸手摸了摸她發頂,停留片刻,才抬步離開。

那一瞬間,唐思和說不清自己是何感覺。

心痛?

心碎?

亦或是所愛之人只可遠觀?

他想,言語所能形容出來的悲痛遠算不上悲痛。

他與安隅之間的前程過往在她們二人婚姻上升期露出了水面,這種感覺,太過悲催。

倘若是一開始,安隅不愛徐紹寒,他尚且還能心安理得,可當這個受盡苦難的女子嘗到婚姻甜頭之後在來這一出。

唐思和說不清是何感覺。

他知曉自己與安隅之間已經不再有任何可能,一邊希望她能好,一邊又不信任徐紹寒。

這種感覺,太過糾結。

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皆在給世人傳遞一個信念,那便是帝王無情。

他亦是如此覺得。

良久,倒車鏡中的身影消失不見,唐思和抬手抹了把臉,掌心一片濕潤。

徐紹寒抱著安隅走的每一步,不是走在青石板路上,是走在這個男人的心尖上。

那種感覺,太過疼痛。

生活的本質是五味陳雜的,可唐思和此時覺得,除了痛他嘗不到別的。

「先生、那是唐先生的車,」走遠之後,身後葉城邁步向前小聲耳語了句。

男人應了聲。

似是並不影響他抱著安隅的動作。

他知曉,也知曉唐思和今夜並未跟安隅一起,更甚是知曉這人尚且還有點避嫌之心。

徐紹寒眼中的唐思和,不會幹出荒唐之事,唐自白教育出來的孩子若是本質不行,那便說不過去。

這也是為何婚後許久,他從未提及安隅與唐思和前程過往的原因。

他信唐家的家教。

他與唐思和的相識要從父輩開始說起,年幼最能看家教,而唐思和的家教是整個首都他最欣賞的。

這夜、秋風吹開了桂花,行至磨山院內時,抱著安隅前行的人被鼻尖的陣陣桂花香引去了注意力。

男人緩緩轉身,目光落在院內桂花樹方向。

金秋十月,桂花盛開,為這凄涼的秋日多添了一抹清香。

桂花開了,他與安隅之間,不該在因細小事物爭吵了。

以免,錯過這秋日盛景。

院內,徐黛候著,不敢休息,乍一見徐紹寒將人抱進來,嚇得面無人色。

熬好的醒酒湯在此時只怕是起不了任何效果。

酒後,她心情不佳。

徐先生將人放在床沿上,接過徐黛手中毛巾給人擦拭面龐時,啪、的一聲響,

在靜謐的卧室里顯得尤為清脆。

安隅上手招呼,似是已經成了習慣。

徐紹寒握著手中毛巾望在床上滿臉不耐的人,靜默了許久,讓候在身旁的徐黛心都顫了顫。

「不若、還是我來吧!」她試探性開口。

並不想讓夫妻二人的關係變的更加僵硬。

「無礙,不早了,你去歇著,」徐紹寒到底是關心徐黛的。

這話說出來,語氣何其溫軟。

時針指向十二點時,男人坐在床沿將她吊在外面的爪子放進被窩裡,一聲輕微嘆息聲響起,帶著濃濃的無奈。

「我該拿你怎麼辦?」說著,他寬厚的大掌落在發頂上,一下一下的撫著。

濃意滿滿。

深夜的秋風在窗外呼嘯,屋內的女子睡的不知身處何地。

這夜,安隅睡的並不沉穩,夢境中的場景變幻無常,在趙家、在h國,在首都,在磨山,這些場景想幻燈片似的在夢裡輪番上演,讓她睡不穩妥。

她夢見了唐思和,夢見了那個在大院灌木叢下找到她給她食物的男生,夢到了那個在h國街頭默默無聞跟她一起坐在馬路牙子上吃廉價盒飯的男生,夢到了安和律師事務所的唐思和,,從年幼到成年。

無數個場景悉數變幻,在然後,她夢見了徐紹寒,夢見她與徐紹寒那場不算盛大但足以讓圈內人知曉的婚禮,婚禮上,徐紹寒的臉面與唐思和的臉面輪番交替上演,讓她分不清站在跟前的人是誰。

最後,回到磨山,後院草坪里,一隻白狗在撒謊,她聽見男人的聲音,但卻始終見不到她的人。

這夜的安隅在夢境中掙扎,在睡夢中依舊如此。

她在夢境中看見的是撒謊的白狗,而耳旁是一聲一聲濃情蜜意的輕喚。

她尋著,找著,卻始終不見身影。

身後的莊園,成了一座空城,整間屋子沒有人影走動,只有一直白狗在不停的撒歡,她轉身回望,萬分驚恐。

霎時、一陣驚蟄,從夢中醒來。

渾身大汗淋漓,粗重的喘息著,猛然見入眼的卻是徐紹寒的面龐。

「乖、夢境而已,」身旁,是徐紹寒半撐這身子撫著她臉面的溫軟聲響。

興許是不相信這是真的,她轉身打量了這間卧室,這才安心。

她尚未言語,徐紹寒伸手便將人攬進懷間,輕輕安撫著。


而安隅呢?

尚且還在回味那個交錯的夢境。

「喝點水,消消驚,」他將杯子遞至唇邊,溫聲細語開口。


安隅被夢境魘著了,窩在徐紹寒懷裡的人,哪裡還是白日那那個寫離婚協議書的女人?

一場婚姻,有進有退。

而這次,退的是徐紹寒。

當抱著安隅從居酒屋出來看見唐思和的車輛時,他的心情,稍有複雜。

那種感覺,不知如何言語。

可他想,唐思和既然有避嫌之心,那他為何還要為難他的愛人?

這場將將盛開的婚姻,到底值不值得因為一個外人而破裂?

徐紹寒的回答是,不值得。

傍晚時分的冷處理到深夜聽聞她醉酒時后,消失殆盡,反倒異常後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