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都是安靜得出奇,就這樣望著這奇怪的一幕,氣氛緊張,他們都沒想到,韓公子居然會忍下這口氣,要知道,他們都是知道韓公子實力的恐怖,看來,對方也定然不是無能之輩,不然,韓公子早就出手斬殺。

「城主大人到。」緊張的氣氛就在門衛的聲音中打破,就連那一臉陰沉的韓公子都是面色稍微一變,立即整理了下著裝,微微一笑的望向那進口處。

一席白袍飄過,只見一個中年男子踏空而來,男子模樣俊朗,眉宇間有著眾人沒有的銳氣,一股蓋世氣息撲面而來,無數人都是為之動容,就連韓公子見到此人時,那面色都會有著一絲不自然。

」孟青魂砸了砸嘴,這個中年男子定然就是那所謂的城主大人,不想那實力居然如此恐怖,呼吸吐納間能夠見到,元氣都在跟隨著動蕩。

「你們看..,這就是城主大人,聽聞已經是真正的只差半步便可成神的存在,到那時,踏破天地,剎那之間,便能成就不朽神威。」

「是啊..,多麼強大的存在。」

一群人有些戰戰巍巍的望著那中年身影,不想如此滔天蓋世,簡直有種那人膜拜的神威。

,鄙人有事耽誤了一下,讓諸位久等了。」城主長袖一揮,雙手背負,踏空於會場禮台之上,淡淡的道:「我想其他的也不用我再多說,這裡什麼寶物都有,只要你能出得了價錢,好了,現在拍賣會就此開始。」

隨著城主的話語,拍賣會便是正是開始,那韓公子亦是面容不甘的走到第一排的另一端坐了下去,現在在城主面前他還真不好鬧事,待得待會出去,在將這幾個人一一解決。

一件一件的寶物開始不斷的被拍賣出,這些寶物多得令人眼花繚亂,各種不同作用的寶物,藥材,絕學,拍賣當中,可以用金幣換,只要讓城主滿意,便得得到,也可以以物換物,只要城主覺得你的寶物能夠和他的寶物相比,便可以換取。

孟青魂亦是看得有些吃驚,沒想到這拍賣會中居然有著如此多的寶物,一旁鏡泊卻是顯得絲毫不在意,當禮台之上點點黑色光澤閃爍的時候,那眼瞳才緩緩一縮:「青魂施主,拿下這件寶物。」

這時,一件閃爍著黑色光澤的鎧甲被城主拿了出來,他得意的望著手中的這件鎧甲,眼中有著疼惜之意,能夠見到,那鎧甲胸口的地方有著一處小小的洞口,顯然是被什麼利物洞穿,城主卻是淡淡的道:鎧甲是我在天域之外,某處遺失的古迹中尋得,當時,這鎧甲之上沾有著神跡的氣息,我敢肯定,這件鎧甲,乃是從神域遺失下。」

此話一出,會場立即猶如炸開了鍋一般,人們開始七嘴八舌,一些人卻是眼神無比炙熱的望著這件鎧甲,遠古神跡所有,那是眾多絕世強者所追尋的神跡,而這件鎧甲,就是從那裡遺留下來,可以想象那強大的防禦力。

「此鎧甲,現在雖說已經有些破損,但是我敢用我的人格擔保,定然能夠防禦萬年強者的強力一擊,而且,這鎧甲本城主親自試過,穿上之後會緊貼人的體表,變化各種服飾都可以,乃是絕對的神物,所以,金幣定然不能形容它的價格。」城主說道這裡頓了頓道:條件是。」

全場都是鴉雀無聲,因為當元丹兒子落入眾人的耳朵之時,不禁讓一些人面容扭曲,元丹,亦是珍貴無比的存在,一般的強者根本不會有,即使是一些老怪物都只有少數,光是這一個條件便是一腳淘汰了無數人的競爭。

孟青魂聽到元丹二字時,亦是面色一正,沒想到這件神物也要用元丹換取,這樣便可看出,元丹和神物都是異常珍貴的存在,然而,鏡泊卻是要孟青魂拿下這件神物,看來這件鎧甲真的是不凡之物。

然而接下來,城主的話語讓全場更加震驚:「神物的起拍價,五千元丹,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兩百元丹,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

全場嘩然,五千元丹,這可不是小數目,有幾個人能夠拿出這個數目?恐怕就算是那坐在第一排的韓公子都會無比的肉痛,當然,孟青魂亦是不禁抽了抽嘴角,五千元丹,這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出的,這一下便成了真正的富豪之間的爭奪。

「我韓公子出五千五百元丹,還請諸位高抬貴手,讓給在下才是,在下感激不盡。」這時,端坐第一排的韓公子起身,對著城主行了一禮,然後轉身微笑的對著身後的眾人道,那看似笑臉話語,其實眾人都能清楚的知道,這韓公子實在威脅眾人。 當韓公子那淡淡的聲音響徹在這巨大的會場中時,眾人皆是知道,這韓公子在威脅眾人,看來他對這件黑色鎧甲也是異常看中,想要佔為己有。看小說最快更新)

韓公子傲氣凌人,絲毫忘記了自己先前還在眾人面前丟了天大的面子,想要用自己恐怖的實力將一些有財富卻沒有實力的人嚇退,讓他們知難而退,這樣自己也是少了很多麻煩。

聽到韓公子的話語,滿場寂靜無聲,看來多少都被韓公子的話語給震住了,韓公子,那可是幾乎快要踏尋神路的存在,想要一手遮天,一語便能震住眼前的數百萬人,可見其凶威不可謂不強。

隨是如此,百萬人裡面始終有著一些特別的存在,一些不怕死亡,一些並不是特別懼怕韓公子,看著眼前的寶物,神甲,別說是韓公子,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值得去得罪一番,因為,這可是能夠抵擋超級老怪物強勢一擊的神甲。

這時,只見不少人凝眼皺眉,幾乎在最後面的一群人當中,一人緩緩起身,身著黑袍,看不清容貌,不過那沙啞的聲音卻是響徹在了這大殿之內:「老夫出六千元丹,願意換取這無上神甲。」

此話一出,大殿當中頓時沸騰了起來,無數人帶著奇異的目光望向那道黑袍身影。

「這是什麼人?」

「居然不怕死,這不擺明了和韓公子作對?」

「是啊,等會兒他就知道,他現在做出的決定是多麼的愚蠢。」

當然,此時的韓公子卻是怒極反笑:?我韓雲出門便碰上兩個找死的傢伙。」韓公子說道這些時,語氣頓了頓,絲絲殺意,散發,冷冷的盯住坐在第一排的那個神秘人,和最後面的那道黑袍身影:「我出八千元丹。」

此話一出,更是全家驚駭,八千元丹,這已然不是小數目,這全場數百萬人,應該不到十人能夠拿出這個數目,看來這韓公子不緊實力強大,那財富也是相當富裕,一次性加價兩千元丹,讓一些想要出價的人一下全縮了回去,神甲雖好,但是八千元丹,這樣的數目,就算能拿出來,都是將會耗損精元一般,傷筋動骨。

這時,一直站在禮台之上的城主,眉頭微微一皺,顯然對這韓雲的做法有些不滿,在怎麼說這也是自己名下的拍賣會,今日自己親自拍賣,這個韓雲便這樣阻撓,那些有財富沒有實力的人拍賣東西,要是這傳了出去,這炎城拍賣會還怎麼進行?

「諸位,我炎城拍賣會想來公道,只要出的了價錢,便可得此物,而且,只要你身在我炎城拍賣會中,人身安全有著絕對的保障,所以,還請大家放心出價。」城主這時上前一步,輕聲話語,然而,卻能讓在場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可見那元氣運用已經爐火純青,而且,他可並不懼怕韓雲,只是礙於韓雲的父親,那可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存在,所以也不好讓韓雲下不了台,這樣一說,希望韓雲能夠順著自己的台階走下去。

「我出八千五百元丹。」

「我出九千。」

「一萬。」

當城主話語剛剛一落,人群中便有數道聲音傳來,想來都是聽得了城主的話語,這才敢出價,因為,他們都知道,這麼多年來,炎城拍賣會都是有些堅固的誠信。

然而,那韓公子卻是嘴角一抽,僵硬了起來,緩緩轉身,凝眼望向禮台上的城主,眼中有著一絲怒意,不過並未多說,隨後再度一眼望向那第一排的神秘人,和一旁的孟青魂和鏡泊,那眼中有著濃濃的殺意,隨後冷哼一聲,身形便是消失不見。

這情況的真太過複雜,那端坐孟青魂一旁的神秘人,先前一直都是帶著仇恨的目光凝視孟青魂和鏡泊,他們根本不是一夥的,然而現在拿韓公子卻是將他們看成了一夥的,不難看出,那臨走之際眼中的怒火,但是孟青魂和鏡泊卻是沒有在意,雖說這韓公子實力不凡,但是想要找自己兩人的麻煩,那也不會輕易便能辦到。

隨著不斷的加價,現在拿鎧甲的價格已經被加到了兩萬八千元丹,已經差不多接近那真正的價值,這時,孟青魂緩緩道:「鏡泊兄,你說要我拿下這件鎧甲,不過我們手裡根本沒有絲毫元丹,想要拿下,可不容易辦到。」

「你放心,是你的終歸是你的,你儘管拍賣叫價便是。」鏡泊卻是顯得有些自信無比,像是絲毫不擔心元丹的事情。

現在神甲已經是兩萬八千的價格,如果想要拿下,是極為不易的事情,不過孟青魂見到鏡泊如此自信,也不再多言,緩緩起身:「四萬元丹。」

「轟」猶如火山爆發一般,整個會場震動了起來,四萬元丹,這個數目簡直就是驚天數字,讓眾人都是有些喘不過氣來,皆是倒吸冷氣,滿不可思議的望向孟青魂的身影。

「這人是誰?自一進來便是端坐第一排,難道和那神秘人是一夥的?現在居然出價四萬元丹,這可是天文數字,就算是一些大家族拿出這個數目也是幾乎要搬空家底了。」

有些神秘,以前在這裡從未見過此人。」

「你們看,他身上並未有著絲毫元氣的波動,他必定是凡人,一個凡人居然敢在這種場合出現,而且有著這麼多的財富,定然是有著高手隨同。」

氣息猶如浩瀚的星空,那是強大的徵兆,還是不要有歹意的好。」

無數人議論,好奇,這是多麼強大的家族才能拿出的數目,就連那禮台之上的城主也是有著一絲動容,一絲訝色望向孟青魂,雙眼凝視,掃視著孟青魂的身體,片刻后,滿臉難以置信的神色:。」

城主的表情孟青魂亦是注意到了,當然他知道城主在掃視自己,那驚訝的表情能夠看出,城主恐怕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這時,一道有些怒意的聲音響徹了起來:「四萬零一個元丹。」

Ps:暗賤回來了,才回來,抓緊時間碼了一章,待會還要出去一下,所以今天就只有一章,大家先頂著看吧。 夾帶著一絲怒意的聲音響徹在會場之中,先前,孟青魂出四萬元丹已經讓全場震驚,然而,現在這含著一些怒意的聲音卻是出了一個琵琶一樣的價格,四萬零一個元丹,這不是擺明了和孟青魂過不去么?

無數人皆是驚奇的望向這聲音的源頭,只見那先前和韓公子動手的神秘人緩緩站了起來,這不禁讓眾人更加驚訝,居然是這神秘的人。(本章節由網友上傳&nb)

「喂,你看那神秘人,居然和不是和他們一夥的。」

「對啊,先前見他們都端坐第一排的位置,我還以為是一夥的呢。」

又有人議論道,儘管如此,孟青魂卻是沒有絲毫在意,嘴角微微一掀,他知道,這神秘人定然是想和自己過不去,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對自己帶著仇恨的目光,隨即淡淡一笑:「這位仁兄,過去你我之間可有過節?」

然而,那道神秘的身影卻是搖了搖頭,面容沒有什麼表情,不過卻是指向孟青魂身後的鏡泊:「你沒有,但是他有。」仇恨的眼神再度一閃而過,能夠見到緊握的拳頭,不停發出響聲,那周遭的元氣也開始躁動起來,他在忍耐,又像是在忌憚。

「阿彌陀佛?赤子,當日一別,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碰面,你我之間有何仇恨?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鏡泊輕聲道,佛光照耀開來,一片祥和,籠罩著數百萬人,讓他們都覺得有些親切。

勒佛光,是普度眾生的象徵,我的天,這小和尚是什麼來歷?」

「逆天,你看,那佛性,那佛光,簡直就是佛道神靈,不能褻瀆。」

無數人顫抖道,激動無比,因為小和尚的氣息,太過滔天,極道佛威,就連禮台之上先前震驚於孟青魂的城主也不禁再度變色,隨即急忙將目光落在了小和尚身上,片刻后,一臉難以置信:」不難看出那臉色中有些恐懼一般,因為他根本看不出鏡泊的真實實力,只覺得像是浩瀚星空,偌大的宇宙,比起自己有過之而不及。

「我放你媽,小禿驢,若不是你,本赤子早就成了妖池之主,傲視群雄,奔赤子千來為了得到妖池,不惜墮落入不死門,然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你讓我一切的夢都破碎成為我的奴隸。」只見這道身影面容異常猙獰,顯得有些瘋狂,那眼中的怒氣幾乎到了頂點。

其實,這道身影正是小和尚踏進這炎城拍賣會時見到的那道身影,乃是九鵬赤子,當初在妖池九鵬赤子的父親,九鵬王想要斬殺妖尊,奪得妖尊之位,最後被小和尚斬殺,又逼退赤子,讓這場陰謀徹底崩碎,然而當時的孟青魂已經處於死亡狀態,所以並不知道此事。

「看來,赤子對小和尚的意見還是很大,既然如此,小和尚也不再多言,請便。」隨即鏡泊不再多言,重新坐回到座位之上,猶如老僧定坐,佛光照耀。

但是能夠見到那九鵬赤子依然是咬牙切齒的望向鏡泊,只是那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看來,當初在妖池,鏡泊恐怖的實力給他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只是這時,人群之中又開始有些議論起來。

「唉,不死門?你們說是哪個不死門?」

「難道是?」

「記得遠古年間,便是有著一個不死門,但是已經徹底消失匿跡,應該不會是那個吧。」

「諸位,現在我宣布,這場拍賣會到此結束,至於這件神甲,現在也未有得主,也不再拍賣,對此我炎城拍賣會向你們致以歉意。」當眾人議論紛紛時,城主的聲音響徹起來,頓時,嘈雜的聲音戛然而止。

數百人紛紛投向驚訝的目光,不解城主為何突然宣告拍賣會結束。

「兩位,請跟我到後堂一聚,鄙人對於兩位有眾多的疑問!還請兩位移步後堂。」虛無縹緲的聲音在孟青魂和鏡泊的耳朵旁響起,這聲音只有他們才能聽得見,這正是那城主的聲音。

隨即孟青魂有些訝色,他知道城主定然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不知為何想要叫自己到後堂一聚,身後的小和尚卻是緩緩起身,對著城主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青魂施主,不如前去看看也無妨,放心有小和尚在,定能在血玉靈果藥效消失之前找到血玉靈果。」

聞言,孟青魂也只好點了點頭,隨即和鏡泊緩緩隨著城主離去的方向而去,留下一片疑惑的目光,然而這疑惑的目光中,卻有著一絲異樣,只見九鵬赤子面色陰沉無比的望著離去的離去的兩道身影,他來此古星就是聽聞有人在這古星上發現了一個實力不凡的小和尚,心想定然是當日阻撓自己的那個和尚,所以前來,不想,果真是他,那心中的殺意和仇恨徹底凝聚成了火焰,快要爆發:。」

,能夠親眼見到兩位真是鄙人的榮幸啊。」城主面容一笑,顯得有些親切,能夠看出,那笑容很是真誠。

普通修士,有何能耐之處,能夠讓城主大人想要接見一番?」孟青魂卻是淡淡一笑道,雖然他知道城主定然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也想要再度確定一番,所以,並未直接承認。

出來,,為何會好好的活在世間?」城主淡淡的道,目光有些複雜的望著孟青魂。

聞言,孟青魂和鏡泊不語,並沒有答覆,顯然是不願告知城主,因為,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秘密,誰願意將這些秘密讓別人知曉?

見狀,城主片刻后淡淡一笑:,你看,恕我冒昧,如果不想說,鄙人也不強求,只是先前見到兩位對著鎧甲有些興趣,不如我就將此送於兩位如何?」

這讓孟青魂有些沒有反應過來,這城主居然要將這鎧甲送於他們,要知道,這可是價值四五萬元丹的東西,就這麼說送就送,真是氣魄,這不禁讓孟青魂心中感嘆,這城主的財力可是驚世驚天。

兩位而已,在這世上鄙人的修行幾乎快要到達盡頭,尋找神路,登臨神域,那是鄙人畢生的心愿,索命苦果,逆天因果,神路之謎,乃是身繫於你一身,鄙人

只想,待得來日,青魂小友解開神域之謎的時候,能夠指點一二。」城主雙手奉上鎧甲,半鞠躬,顯得真誠無比。 炎城拍賣會後堂之中,孟青魂和鏡泊端坐其中,與城主相對。

這個炎城城主,實力已經近乎乃是這片天地的巔峰,現在他想要窺視神域,登臨更高的境界,然而想要如此,那必須得和眼前的孟青魂打好關係,所以先前城主毫不吝嗇的將那上古神跡中尋得的神甲說要想送於孟青魂,只想讓孟青魂在解開神羽之謎后,指點一二,他的境界實在太高,已經將近數萬年沒有前進一步,始終停留在了這裡,現在唯一能幫他的,恐怕就只有孟青魂了。

「阿彌陀佛,前輩說笑了,今日受前輩如此大禮,來日必當回報,只要等來日青魂施主解開神域之謎,必定告知一二。」鏡泊起身,對城主行了個佛禮,給了應有的尊敬,以前輩相稱,微微一笑,走到城主面前,結果那黑色的鎧甲:「真是不錯的寶物。」

隨即,將黑色鎧甲遞給了身後的孟青魂:,可不要辜負了城主的一番美意,來日你也只是做個順水人情罷了,就收下吧。」

孟青魂當然知道鏡泊的想法,的確,待得來日解開神域之謎,那必定天下震動,人人皆知,告知這個城主一二也無妨,孟青魂只是不知,就算是上古神跡遺留下來的神甲,為何鏡泊卻是如此看重。

孟青魂結果神甲,只見那鎧甲頓時發出了驚人的光芒,剎那間,便鑲嵌在了其體表之上,猶如和孟青魂的膚色一般,看不出什麼,變化間,和自己服飾的顏色形體幾乎一致,柔軟順滑,只是能夠感覺到,那隱隱間不停散發的隱晦波動,便知道,此甲不凡。

金光璀璨,爆發而出,一條條氣旋升騰,圍繞孟青魂,只見他長發飛舞,那神甲之上,古老而強大的威壓瀰漫,精光一閃而過,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孟青魂能夠感受到,那神甲強大的防禦力,堪稱驚世逆天。

「多謝城主美意,今日所託,來日青魂真的到達神域,必定所還今日大禮。」孟青魂面色有些炙熱,現在自身的實力幾乎可以大戰浮屠老狗,如果再加上這件神甲的話,完全可以斬殺於浮屠,讓孟青魂的戰鬥力,瞬間飆升。

城主淡淡一笑,只是依然可以見到,那眼中濃濃的驚駭,顯然是沒有想到,孟青魂雖說沒有凝練元氣,但是光是那金光所散發的氣息便是逆天的存在,無盡的神威,彷彿已經在孟青魂的身上看到了神域的影子。

,青魂還有一事相求,不知前輩能否幫青魂。」

「什麼事,但說無妨。」

孟青魂頓了頓道:「晚輩想要籌集一些元丹。」

「哦?」聞言,城主的眉頭也不禁跳了跳,顯然沒想到,這孟青魂居然還想要籌集元丹,要知道,元丹亦是異常珍貴的存在,不是說籌集便能籌集的,不過猶如沉思了一會兒,片刻后道:「不知青魂小友需要籌集多少元丹?鄙人力所能及之內,定當籌集。」

孟青魂不語,於城主相視,鏡泊在一旁亦是端坐不語,這一幕看上去有些怪異,不多時,孟青魂一字一字的緩緩道:。」

「嘶..。」這個數字,不禁讓城主都是倒吸冷氣,一下便要籌集兩萬元丹,這數目已經是驚人,就算是這逆天的神甲也不過價值四萬元丹。

「青魂小友,這數目太過驚人,恕鄙人真的難以籌集,不過如果你要個一萬八千,鄙人還是可以幫你籌集到,不過鄙人想要知道,青魂小友一下籌集這麼多元丹有何用處?」城主有些歉意的道,兩萬元丹,一時之間他還真的難以籌集。

「前輩,請恕晚輩無可奉告,這也是關於晚輩索命苦果的事情,希望前輩能夠理解。」

」城主點頭,長袖一揮,之間手腕之上光亮閃爍,一個小小的盒子飄忽而出,頓時精純無比的元氣開始肆虐。

見到那光亮,孟青魂和鏡泊瞳孔亦是不禁一縮:」孟青魂清楚記得如煙也是有一個,這空間符文乃是至強者才能凝聚而出,像是這個城主有著空間符文還顯得不是那麼驚奇。

「這個空間盒子大概有九千元丹..,就算我送於青魂小友吧。」只見那小盒子緩緩旋轉向孟青魂,那濃郁精純的元氣不時從盒子里溢出,輕輕吸上一口,都能感覺到體內微微漲動的元氣。

收下元丹,再度拜謝城主,孟青魂沒想到,自己和鏡泊居然碰上如此好事,不過他知道,這城主對自己如此大禮,皆是為了以後自己解開神域之謎的時候能夠向他告知一二,這生意不做白不做,對於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妨礙。

片刻后,孟青魂抱著南如和鏡泊走出炎城拍賣會:「現在元丹已經籌集,得抓緊時間進入荒魔古域。」孟青魂望著懷中的南如,回想,自己和她最初在古域中所碰到的一切,現在又將進入其中,一切皆由天命,只是,這次孟青魂勢要逆天而行。

荒魔古域,這是詭異神秘的地方,吸食人血,現身於這顆古星,此時他正坐落在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那裡,四尊巨大的石像,呈四方,中間一個巨大的無底深淵,從中不停的發出恐怖的咆哮,邪惡的氣息,四條巨大的鐵鏈從石像之上延伸到那深淵的上方,那裡,一個見不到面容的女子被鎖在那裡。

晶瑩滴落,能夠見到,那長發遮掩的面容之下,有些數不清的淚痕,能夠隱約見到其嘴型緩緩張開,想出聲卻是難以聽見:。」

」炎城之中,孟青魂緊緊抱住南如,身形直接踏空而起,化作流光,隨即,鏡泊亦是跟了上去,向著那四座石像坐落的山峰暴掠而去。

城池之中,無數人震驚,這是多麼驚人的速度,一躍之間便是消失得無影無蹤,眾人的眼神之中,卻是有著絲絲殺意瀰漫,之間那人群之中有些一雙獨特的眼神,那眼神絲絲盯住孟青魂離去的方向:。」 這裡群山萬里,一望無垠,皆是高高挺拔,直插天際,無數巨峰矗立在這裡,地勢險峻無比,這裡有著孟青魂最初的回憶,是索命苦果的開始之旅。

「梭」遠處傳來破空的聲音,兩道身影閃爍,極快無比,踏空而來,細細一看,正是孟青魂和鏡泊,緊緊抱住懷中南如,孟青魂望著下方成群的巨峰,點點回憶浮上心頭,他清楚的記得,當初和段南宮離開南宮府後便是到了這裡,從這裡,無故闖進了荒魔古域。

「就是這裡了。」孟青魂面色有些複雜,自己終於趕到了這裡,好在有驚無險,這也多虧了一路有鏡泊的護送,然而當孟青魂環顧四周之時,那面容不禁變色:」

四周開始有些血霧升騰,整片虛空一片血紅。

「為何會如此?」孟青魂和鏡泊都是有些凝重了起來,這是當初在七星之上的徵兆,但是,當初的血霧是血棺溢出的,然而血棺早已被死屍強者毀去,那這血霧又從何而來?

「吼..。」咆哮從巨峰深處傳出,又是這驚人的咆哮,只見孟青魂和南如手腕之上有著鐺鐺的鐵鏈聲響起,一條粗大的鐵鏈纏繞在其手腕之上,延伸至那無數巨峰的深處,此時孟青魂懷中的南如不禁身體抖動了一番,那面容蒼白可怕,甚至看上去有些痛苦的模樣。

孟青魂都能感受到自己體內一陣翻滾,劇烈的疼痛讓他差點難以抱住南如,隨即他一咬牙,面色一正:「鏡泊,我們沒時間了。」

見狀,鏡泊的眉頭緊皺了起來,這對於他來說可不多見:「那趕快尋找古域,它應該就在前方,必須在藥效消失之前找到血玉靈果,不然你和南如都會沒命。」

聞言,孟青魂點點頭,忍著劇烈的的痛楚,隨同鏡泊向著前方破空而去,此時,四周的血霧已經濃郁的像是血水一般,根本難以看清前方。(本章節由網友上傳&nb)

待得兩人離去不久,那裡一道人影閃現,人影一出現便是面容陰沉無比,惡狠狠的盯住孟青魂離去的方向:,居然敢闖這詭異的地方,自不久前這裡突然出現一片神秘詭異的空間,便是已經無人敢涉足,真是兩個找死的傢伙,不行,就算如此,我也的前去,必須親自將他斬殺才行。」隨即身形亦是向著前方破空而去。

」恐怖的咆哮聲,越來越近,能夠感覺到,它就像是在耳邊響起,猶如魔音,讓人氣血翻滾,心神不寧,甚至,定力不強者,恐怕還會被迷失心智。

四周血霧濃郁,難以看清景物,然而這血霧之中有著一處卻是更加的濃郁,那血霧紅得驚人,空氣中已經充滿了血水滴,不停滴落,隱隱可見,那裡有著一座巨峰,透過血霧,走進巨峰山巔,有著驚人的一幕,四座石像,各自手持一條鐵鏈,坐落在一個無敵深淵之上邊緣,那深淵之上鎖住的卻是一個女子,長發披肩,看不清容貌,恐怖的咆哮聲便是從裡面傳出。

隱隱可以聽見,那女子不時發出沙啞的聲音:。」

那山巔血霧比起周圍濃郁百倍,兩條巨大的鐵鏈延伸而出,這時,鐵鏈開始抖動了起來,細細一看,鐵鏈的盡頭處,孟青魂抱著南如正向著此處走來。

「就是那裡。」鏡泊見到那鐵鏈延伸進濃郁的血霧之處,那裡隱約能夠見到一座巨峰,隨即鏡泊威壓瀰漫,雙眼精光一閃,掃視整座巨峰,不禁眉頭一皺,因為他亦是見到了那被鐵鏈鎖住的女子。

「她是誰?」鏡泊有些凝重的自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