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期待。

「『洞』天寒矛,踏天步,血祭…」十七人可說沒有一絲保留,齊齊施展出能技整個天空又是巨足,又是寒芒,再難分東西南北。

銘起身周四個炎點四條炎龍猛地一衝而出,四條炎龍,直接以西龍為中心衝擊,銘起低念道「四星炎,四方世界,凝!」

隨這銘起一字,三條炎龍猛地向西炎龍體內衝擊而去,發出巨大轟鳴同時,三條炎龍的身子全部在衝擊中消失在西炎龍體內。

西龍,主炎!

正因西龍主控一切的炎,所以能夠納入三條炎龍,但也是極為的困難,若銘起今日沒有這突然的突破,火法則之力的感悟又『逼』近了圓滿一步,他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中龍,主勝。」隨著銘起平靜的一念,炎龍甚至直接燃起了一層『玉』炎,風炎,雷炎盤聚在身周,其身子猛地向這十七道天級能技衝擊而去。

相衝的剎那,第六層魔塔的天空和大地直接裂開,更是有一股瘋狂的衝擊在無處不在的肆虐,炎龍的身子直接崩開,化為雷炎,風炎,『玉』炎,在這瞬間全部凝聚在灼熱之中,使致這一股熱充滿了毀滅的力量!

與這十七道衝擊凝聚在一處,銘起十八人直接被震飛開,而這巨大衝擊落在喜魔族人生上,立刻讓其魔體崩開大片的傷口,但,依舊歡喜地道「好強!」

沖退彼此的瞬間銘起冰弓猛地一凝,立刻凝出一道封絕之矢,誰也無法想到銘起的回擊會如此的迅速,他應該也是受了不弱的創傷。

當然這不僅僅是因為噬體的強大,更重要是銘起體內的力量一直處在巔峰之境!

這一道封絕之矢,並不強,但是融入那與十七道能技『交』斗的衝擊剎那,冰火相『交』,直成毀滅!

一股無匹的毀滅風暴隨著封絕之矢融入這紅炎之中立刻開始瘋狂的肆虐,整片紅炎開始以封絕寒矢沒入那處變為黑『色』風暴,不斷擴散開,這股無匹的力量,直接撕碎了所有的能技,看著是那般輕易,甚至於銘起也沒想到這股冰火衝擊的力量會是如此的強勁,遠遠超脫了他的控制!

而十七人在風暴蔓延的同時快速的急退,但這風暴蔓延太快,轉眼已經從天空擴散到地面,不少喜魔族人直接在這風暴中撕碎,只是在滅亡之前,依舊在喜道「我死了…」

蔓延的速度太快,極快的吞沒了整個喜魔族族地,銘起此刻終於深刻體會到冰火雙修是何等的危險,一旦修成又是何等的恐怖!

眼見那十七人在風暴的就要被吞沒,其背後空間撕裂,青光照出身影直接繞過這風暴在十七人每人腳下串聯過去,銘起的身子比之風暴更快了無數倍的梭去了只是黑光一閃,他的身子已經出現在了十數萬裡外。

而十七人已經收入了能戒,此刻他抬手一招,將十七人召出,他面『色』蒼白,笑道「走某去了,諸位保重。」

抱手對十七人一鞠,他再看刺冰一眼,眼裡也是淡淡的感『激』,剛才她若直接動用最強踏天步,銘起根本來不及將四條炎龍凝聚。

「走兄,音柔姑娘若未救回,你也要回來,我們將族,可還有昭世神將。」鐵風凌對著嘛遠去的背影呼道。

「走己,別忘了,你還欠我一場失敗。」鐵殷嘴『唇』一咬,呼道。

只是呼聲未落,銘起身周包裹一團殘風,直接傳去那黑『色』風暴之中。

藉由殘風的力量,這股毀滅的力量也在磅礴的歲月之力下無法侵害到銘起,他快速的飛回喜魔族族地,早已消失為虛無的黑暗中留著一處漩渦,銘起猛地向下扎入,同時一團殘風在他消失在漩渦的剎那,將這漩渦直接消蝕。

轉念天地一變,已入了第七層魔塔,銘起長舒口氣,『胸』口的傷痕開始淌血,剛才的衝擊著實受了不小的傷害。不過,也不是傷筋動骨的重傷。『胸』口黑光一閃,立刻召出一人,煞魔族煞魔青年。

「為何他會不同尋常的魔,會有恐懼,會有害怕,也會有『淫』『欲』。」銘起心底默默念道,抬手一按按在煞魔眉心,炎眼立刻探入其體內。

沉默了片刻,銘起喃喃道「原來如此,是後天煞魔和先天煞魔的結合所生,如此看來,修魔者,化為後天魔人之後依舊保有人心。而第一層,第二層的魔,多是這一類帶著人心的魔,而這煞魔也是在族裡待不下去了才到第二層魔塔去了。」

「不過這一等魔先天具有魔體,魔根,魔魂,魔『性』,卻無魔心,而且有了人心,所以無法如同心魔一樣修鍊『成』人,只有自行克制,控制魔『性』,方才有可能去除魔根,轉化『成』人。」

「那魔塔聖人,可真算當世第一聖人了,如此世界也能成聖,還是由魔開始。」

旋即,他體內噬源力洶湧瀰漫出,在他身周形成漩渦,一團灰氣也是飄出,立刻融入噬源力的漩渦之中,青年在銘起手中如同幼童,毫無反抗之力,他眼中湧出恐懼,開始劇烈的掙扎,並咆哮道「你…你要幹什麼。」

「吞魔…」銘起平靜看了一眼,吐出讓煞魔心驚膽戰的兩字。

「我不是給你我所有的寶貝了么。」他在恐懼中,身周煞氣也是不曾停歇。

驀然之間,一道紅『色』魔元直接飄飛而出,在天空盤旋一圈向遠處飛去,青年眼裡立刻有了並著煞氣的狂喜,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的大意,讓他送出了求救訊息。

青年立刻開始大罵道「『混』蛋,你放開老子,興許待會兒老子饒了你,你這『混』賬,快放開我。」只是看著銘起含著冷笑的望著他,他心底一涼,暗想「這『混』賬該不會是想同歸於盡?」

其念頭一轉,神『色』當即變化,道「兄台,你鬆開我,回族必定送你美『女』無數,天地萬里。」

銘起冷笑之『色』更濃了幾分,道「我說過,我只吞魔…」。。。。。。。。。。。。。。。。。。。。。。。。。。。。。。。。。。。。。。。

(聖人,四魔祖,傲戰魔祖,神魔,朽木,應柔,魔塔大事件,不知寫不寫得好啊。)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腥紅天空煞氣越來越濃,疾風隨著三道人影馳過掀起,這三人立在空中,修為端的是不弱,四段,五段,四段,一齊看向下方的地面,坐著的那青年,當即沉身落下,跪在其身前,恭敬道「少魔主」

青年睜開眼瞼之時,立刻有一股濃濃煞氣衝出,但是這些煞氣中有多了一點什麼,三人說不出,但與往日的感覺截然不同,但有何不同,卻又是無法說清。

「走吧。」這青年是煞魔族青年,也是銘起,銘起吞噬了他所有的一切,而此刻這具身軀,不過是銘起用吞噬來的魔氣,魔魂所凝,本質依舊還是銘起。

銘起早已在吞噬的同時讀取了這青年的所有記憶,他這一行去煞魔族的目的很簡單,那存蓄有瞬移之術的魔紋,和一個身份。

光明正大去傲戰魔族的身份。

煞魔族族地,立在魏巍的懸崖峭壁間,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巨大石峰其峰上峰下幾乎一個形狀,一樣的大小,每石峰之間相距百丈,不過因為石峰巨大,百丈之距也顯得極為的窄從天空俯瞰,這天然所成的大片石峰間的縫隙連成,隱隱約約可見出一個充滿煞氣的『煞』字。

「魔主,魔母可好?」銘起問道。三人中為首那魔答道「魔主帶著魔母以及諸多族人去了最頂層世界的爭鬥此刻不再族裡。」

「收到傲戰魔族的請帖了么?」銘起又問,青年的記憶里,煞魔族也是第七層魔塔第六大勢力,屬於怒魔族的分枝,因為魔主本人是煞魔,故這一族單獨分出,如今在第七層魔塔也是不弱的存在。

「還沒有。不過已經有不少的傲戰魔祖的族人從上層魔塔下來,到朽木的族地聚集。」這滿臉煞氣,卻透出恭敬,忠誠之『色』的煞魔答道。

「那上方的神魔之戰,有什麼消息么?」銘起又問,這煞魔,眼中漸漸有詫異之『色』,這少魔主何時變得如此關心魔塔大事了?過去每次回族除了拿取寶物,再無其他,煞魔將疑『惑』隱沒在心底,還是立刻答道「只有前一次上層魔塔的大人上來傳喚魔主的時候說過,那神魔強得異常,似乎與四位魔祖認識,瘋狂的在十二層找尋他的**,在魂體的情況下,好像四位魔祖還是無法鎮住他!」

聽言,銘起心底暗想「魔祖不知有了何等層次的力量?至少從洪荒末盡,遠古開初到現在已有數百萬之久,如此歲月下的四位魔祖,竟抵抗不了這神魔,若其得到『肉』身,實力恐怕…」

僅僅試想,銘起心底也是一陣顫動,目光轉回,道「魔煞紋還有多少?」讀過青年的記憶,他所知曉的一切銘起自然知曉。

這煞魔神『色』不動,心底卻在幽嘆「終於來了,少魔主每次回來都會來取的東西,定是在下界又遇到什麼厲害對頭。」他答道「魔主走時,已經想到了少魔主你可能會回來取魔煞紋,還留下了五塊。」

「五塊?」銘起目光微微一動,僅僅五塊的話,就必須珍惜善用,否則,可能還未抓握住瞬移的訣竅,便無紋可用。

四人落在煞魔族族地,撲面而來的煞氣猶如濃血粘稠,一座長長鐵索鏈接石峰,峰上零星魔樹也是已有年歲,滄桑從其中透出。背後便是一座府院,清幽,卻因煞氣失去了一切詳寧。

「少魔主,屬下告退。」這三人身子在煞氣中一幻,已然走遠。青年的記憶中,魔煞紋,應該是在此峰西面的密室之中,銘起當即取魔煞紋而去。

夜深時,銘起正在調息平日里所受的創傷,『門』外傳來一個聲音,又嗲又粘,凡人聽了立刻**焚身而死,「天兒,聽說你回來了,簫姨過來看看你。」

「**族,簫君子同父異母的小妹,簫仙,還與煞天有過同『床』共枕。」銘起心底暗暗念過,便是一陣厭惡,這簫仙正是煞魔族族長的小妾。

起身去打開房『門』,那『門』外『女』人立刻撲了進懷,直接湊『唇』上來,在銘起脖頸上輕『吻』,嘴裡喃喃道「天兒,天兒,你父親走了,如今你我便自由了,他可是已經走了十天了。」

「滾。」銘起平靜道,如此情況下,他之所以不殺這『女』人,是為了讓這身份不被懷疑。簫仙一愣,看著銘起的媚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她可是還記得,不久前在自己身上瘋狂,為自己痴『迷』的『浪』『盪』子弟,今日對她說了,滾。

「滾。」銘起目光突然凌厲起來,從雙瞳中湧出的是煞氣無錯,但卻讓簫仙體會到了一股異常的霸道,甚至嚇得她不由向後一退,體內魔『性』頓時也嚇退了大半。因她母親是一後天魔人,所以她有人心,故也恐懼。

「天…」她剛要開口,一股煞氣衝出,巨力直接將她衝出房內,銘起再度走進『床』邊,手中煞氣形成一道特異的『波』動,卧榻立刻挪移開,出現了一個深『洞』。

一步躍入其中,繼而『床』榻再度挪回,下方是一密室,只有魔主,魔母,煞天三人知曉。在此處能夠供他修鍊。

銘起共有八塊魔煞紋,以一塊一年計算,是八年,殘風世界八年對應外界四日,以一日使用,十日恢復,恰巧能夠在婚禮前一日結束,時間緊迫,銘起當即施展出殘風籠罩自身,同時魔煞紋一按,落在『胸』口,這就開始感悟。



時間過的飛快,他一日殘風世界感悟,十日外界修鍊,四十四日轉眼便去盡。又是深夜,銘起從密室出來,立刻將幾名煞魔召來,問道「傲戰魔族請帖,可到。」

煞魔抬手,其魔界魔化一閃,掌心立刻浮現一張紅紅請帖,道「前些日已經到了,但未見少魔主你在何處,所以只好留在屬下手裡。」銘起拿過這請帖,道「聚集族裡魔王,明日去傲戰魔族。」

「煞。」三人應令而去,空『盪』『盪』的府中再度死寂,銘起透過房頂,看見了魔塔第七層的夜空,厚重的魔氣,遮蓋了一切光線,或許朦朧之後的本身就沒有星辰存在。

銘起心底不安越發濃了幾分,他取出一瓶烈酒,這是刺雪留下的最後一瓶,九年裡他喝過無數的好酒,不論天地所造,還是大師所釀,都沒有這酒中的濃烈忘愁之意,這是當年籠背叛前,刺雪怕他傷悲過度所釀,如今已經有了十數年。

輕輕取下紅『色』錦綢的瓶塞,只是略微一吸,其上的一層的酒氣沖入鼻中直入心肺。再度合住瓶塞,收回能戒之中,只剩濃濃的酒意還在體內流淌,他喃喃一念

「天王…」

天『色』朦朧,煞氣漸濃,銘起連同所有煞魔族魔王出現在天空,一名極有資歷的魔王側立在銘起身側,道「少魔主,帶走族裡所有魔王會不會不妥?」

銘起瞥看他一眼,道「無礙,如今魔塔大『亂』,顧及不上我煞魔族,大『亂』之中有大喜,我煞魔族魔王又怎能不去看一眼。」

「…」這魔王沒了言語退在一旁,銘起道「我準備的禮物呢?」目光向後一掃,十八名魔王正穩穩抬著一個巨大紅箱,是最為貴重的煞魔『精』木所制,其上刻龍雕鳳,不過卻是魔龍魔鳳,栩栩如生的龍目更是透出濃濃煞氣。

箱之物因為煞魔『精』木,完全阻隔了氣息,沒有任何的能識能夠探入其中知曉其中的東西。銘起平靜道「起行。」大片的空間快速扭曲,一行百名魔王徑直向傲戰魔族而去。

傲戰魔祖立於魔塔二十餘萬年,到如今第七層到第十一層皆由傲戰魔族掌控,倒並非是其他四族不比傲戰魔族,而是四族族人核心都是天生之魔,沒有凡心,無這爭強好勝。

反而傲戰魔祖,傲字,戰字顯其魔『性』,魔根,皆與兩字有關,而不少的修魔者便是因這二字投入傲戰魔族。朽木乃是傲戰魔族聖魔子,地位崇高無比,至於他的由來,傲戰魔祖也不太清楚。當年朽木是從五大魔祖經常比斗的十一層魔塔中拾來,其為天地所生,因五大魔祖幾十萬年來的爭鬥所留的魔源集合所成。

被傲戰魔祖拾得后,渡入不少魔源,故為魔即是自傲又是好戰。當年因為好戰好『色』,去了天主,誰知被人擒下,一去再無音訊。

十年前回來,傲戰魔祖也是大喜,自此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即便是傲戰魔族的魔皇魔主,對朽木也是恭敬再三。

今日他的婚事,更是傳遍是魔塔,各層有身份的魔王無不收到請柬,匯聚第七層魔塔,為其慶賀。這萬里巨大的婚場更是建的氣勢恢宏,在魔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傲戰魔祖也是從人而來,凡心自然是有,他並不在意這些虛有的名頭,而且來的多半魔族人也沒有凡心,不懂虛榮羨慕,但傲戰魔族中有不少的修魔者,和後天魔人,為了顯示朽木地位,也就讓上層魔塔的族人大送寶物下來。

這傲戰魔族族地旁的萬里婚場,便是如此所建。萬里巨大的高台百丈高,全是純正傲戰魔晶所築,其上一道道粗細不一的溝壑『交』錯而成,其中流淌十層魔塔的一百頭獸靈級魔龍魔鳳的魔血,遠遠看著這一副玄奧的血圖,盡透出無盡的戰意和傲世之意。

魔晶表面,鋪滿一層魔龍魔鳳的龍筋鳳羽,又以特異的力量凝聚在其上,使致其不會散『亂』,彩鱗『艷』羽,好不美麗。

高台上一千萬張骨桌更是一千萬頭魔獸骨骼所磨製而成,尤其是最中心一桌,更是是用等同虛神境修能者的魔龍龍角所築,圈圍此桌的石桌也是天王級魔獸之骨所築。

各『色』魔獸骨,五彩生『艷』,遙遠看著天空,便能看見大片的扭曲,這僅僅是魔獸骨所散發出的餘威。

傲戰魔族的族地也是大為的擴建,甚至超過了第七層,第八層,第九層族地相加的規模,遙有數千里之寬闊,其四方受駐的四名修魔者,也是魔主之境層次(天王級,天尊級,在魔塔統稱魔主級)!

陸續到來的各層各族的魔王紛紛在魔『門』前排起長隊,實際到此的大半是傲戰魔族的魔人,而且都已經在族地之內,這魔『門』,可說是為其他魔族的來人所立。

「好大,呵呵呵。」有一第八層名聲顯赫的笑魔送上請帖,賀禮,呵呵直笑,一眼便知是先天之魔,側旁守候的一萬傲戰魔族中投來不少飢笑之『色』,畢竟在他們眼中,天生的魔確實和傻子瘋子,並無兩樣。

而事實是,沒有修得凡心的魔,不論其修為名聲…確實如此。。。。。。。。。。。。。。。。。。。。。。。。。。。。。。。。。。。。。。。

(我已經壓制了很久,各位也應該壓抑了很久,主角要爆發,在這大事件更多壓抑的東西都要爆發,不過章節無法爆發,因為手機碼字,速度沒法太快,大家體諒一下,每天在教室里的監控攝像頭下碼字,很苦惱啊~)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陰魔族,陰海鳩,到。」簇擁下出現一撥魔人,為首之人陰氣沉沉,雙眉間更是有一團濃重的陰氣盤聚。

「陰海鳩,送陰魔魔魂十萬,前來慶賀聖魔子。」陰海鳩就在眾魔之中,平靜說道,「陰魔魂十萬!」不少驚呼傳出,陰海鳩,陰魔族族長之子,與朽木有交集,其父,八萬年前入魔塔,修陰氣,衍出陰魔一族。

「那可定是從陰魔族的浩瀚陰石上所出。」傲戰魔族的不少魔眼中頗為有神采奕奕,陰魔魂,可入體,釋其魔魂陰氣融入攻擊,使致攻擊事半功倍。

陰海鳩就如此在眾魔的目光中,從魔門走去,面上平靜,卻也透著神氣。其後上前一眾魔,門口那傲戰魔立刻高聲呼道「傲戰魔主,傲殤,到。」登刻所有傲戰魔族的目光帶著灼熱,看向此人,傲殤名聲不淺,聽聞剛剛從外界為朽木準備賀禮回來。

傲殤臉上時刻透著一股傲世之氣,雙目灼熱如陽,望之立刻心生膽怯。其背後一魔王走出,雙手托起一個袖珍小盒,雖說顯得嬌小,但僅僅這小小木盒,也是紫銀木骨所制,此木只在噬族龍州,龍族擁有,雖說並非真龍,但能夠從龍族得到這紫銀木骨也是困難異常。

傲殤眼裡沒有絲毫掩飾的傲氣,目光向四周一掃,道「傲殤,送萬魂魔丹,慶賀聖魔子婚事。」隨著他說出,其他傲戰魔族族魔眼中也翻湧起濃濃傲意。萬魂魔丹,唯獨只有天王級藥師,用萬名能地之上的修能者靈魂煉製,服后對魔有莫大好處。

傲殤渾身流露出一股唯我獨尊的傲意,側立其旁,便會不由自主的自覺慚愧。傲殤之後,陸陸續續走過一撥人,終究還是到了煞魔族,銘起向前走幾步,背後魔王便抬出了碩大紅箱。

雖說煞魔族在第七層魔塔頗有地位,但是此地匯聚的大半是上界的大人物,煞魔族也就變得平庸無奇。

銘起望了一眼魔門之後的無數殿群,其中有一座囚禁的應柔,心底沉默了片刻,他開口道「煞天,送封魔妖石十萬,前來慶賀。」紅箱揭蓋,十萬封魔妖石的威力立刻讓整個第七層魔界的魔氣洶湧聚來。

再抬手使其閉合,才為導致大的災難,這封魔妖石是封魔族人六萬年來大半的沉澱,若是全部使用,魔主也只能望而興嘆。不過,銘起絕對不是不留退路之人,他能戒中還留有一部分。

「十萬封魔妖石?」不少傲戰魔族族魔眼裡透著一層困惑之色,畢竟封魔妖石極少從封魔族流出,從六萬年前至今幾乎已經被魔族遺忘。

但終究是有人識得此物,雙瞳中蒙上一層神采,望向銘起的眼色也是有了巨大變化,話音落了片刻,銘起又道「煞天,送第二禮。封魔一族於妖界已滅。」

*****稍是沒有六萬年修為的魔,幾乎都聽不懂銘起意思,只聽他說了一句,卻又沒有真正的拿出什麼厚禮來。不過一些數萬年的老魔,卻是滿面激動之色,當即從那傲戰魔族一萬人中走出一名魔主,他道「煞天,你所說的可是真?」

封魔族對他有恩,但一個存與不存的消息,並不重要,銘起揮手一指那十萬封魔妖石,道「此物便是證據。」

那魔主沉默片刻,身子一晃消失而去,三息過後,他又回來,神色激動,道「你說得不錯,看那打鬥的痕迹,封魔族,著實滅了!」

「煞公子,請!」魔主抬手向前一請,將銘起請向傲戰魔族主殿。這第二份禮,雖說只是一句話,但卻是整個魔族都該慶賀的莫大消息,當年封魔族人,可是到魔塔殘害了無數的魔人。

不論是十萬封魔妖石,還是此刻的一個消息,都是遠非凡物能夠比擬,任意一件都足以讓銘起擁有去這主殿的資格。一行煞魔也是又驚有喜,誰可想這敗家少魔主,今日能有這駭人之舉?

與銘起一波人同時向主殿而去的,正有那陰海鳩等輩,此人側靠過來,笑問道「煞兄,不簡單啊,居然能做到如此程度。」陰海鳩的音氣中有極濃的陰氣,聽著就似一個女人在說話,實際卻還有那麼些許的陽氣在其中。

銘起沒有回答此人,目光落在正面長長的玉階上,順其向上一看,從主殿內瀰漫而出的威壓無法形容,大片的法則元力從殿門口不斷湧入殿中。

陰海鳩吃了閉門羹,心底頗為的憋怒,看向銘起的目光也有了一絲不屑,煞魔族多點大小,遠遠不比他**族強大。而這煞天,又有何資格與他對等?

玉階前,兩名魔主戰定兩側,道「兩位少魔主入殿,其餘人留下。」煞魔族魔王退到一旁,陰魔族人也退到一旁,兩人從玉階走入殿內,入眼第一人,朽木。

其一身紅裝,胸口大花,魔血花,珍貴無比,銘起平靜看著朽木,陰海鳩上前朽木立刻迎上來,笑臉說道「陰兄,勞煩百忙來為老…我慶婚,感激不盡,感激不盡,請入座。」

整座主殿有千丈之高,抬頭隱隱可見其上盤聚的魔雲團團,修長魔柱上龍飛鳳舞雕古文無數,字裡行間,傲氣蓬勃,地面魔玉鋪砌,漆黑深邃,殿長十里,寬七里,散布黑案數萬,分左右共六列,三三相對而排,其上魔果豐盛,全無凡物。

陰海鳩帶笑向前走去,他也極為知趣,坐在左側三列黑案最前一列的中間的黑案前。「煞兄,有勞了。」朽木對銘起笑道,雖是笑迎,其滿臉的傲氣已經撲面而來。

「恭喜。」銘起面上已經有了一層陰冷,恭手后,徑直向左側的三列之末的最前一列走去。

陸續而至的魔族人紛紛入座,六階最前,坐六人,傲戰魔祖兩名魔皇,喜,怒,哀,樂,四族的魔主。

這四人本無資格坐那處,只是四族多半強者去了十二層魔塔,幾乎沒有更有身份的人,只好如此。喧嚷了片刻,突然一股勃然浩大的威壓從殿外傳來,整個殿內瞬間安靜。

靜的之聲呼吸之聲,甚至不少人手中的茶杯送到嘴邊便不敢再動,這威壓越來越濃,越來越近,一股濃濃戰意,傲意在這威壓之中如龍如虎,令人心驚膽寒。

終究從那殿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其人一身黑裝,眉高斜飛而起,雙目平靜淡薄,如看萬物而如豬狗。「魔祖。」朽木在殿門畢恭畢敬對此人行禮,殿內所有人全部站起,行禮呼道「魔祖。」

此人,傲戰,又名傲戰魔祖,魔塔第五大勢力締造之人,他目光一掃開,銘起便覺的自己的靈魂在那目光下受到了龐大的衝擊,幾欲脫體而出。

他身旁,還有一人,此人白衣一身不染芊塵,隱隱蒙著一層溫暖白光,散發如雲絲霧線,雙目平靜浩瀚,猶如浩海**,他面帶輕笑,頓時讓人如沐春風,隨魔祖每走一步便是浩然正氣從其身中透出。

「聖人。」眾魔在這浩然正氣下,頗感不適,但攝於這聖人在魔塔非凡地位,立刻向其行禮。「此人心懷猶如蒼穹,剛才我以炎眼探他,炎眼卻是探到的一片浩瀚正氣。此人聖人修為,絕不會弱,實力更不會低。」銘起心底有了猜想。

那聖人的餘光向他看來,帶著溫溫笑意,全無半分情緒波動,能看見的只有這溫溫笑意,銘起背後立刻冷汗直出,在那目光下,這副偽裝的身軀都好似被直接洞穿了,那目光更是猶如一束溫暖的白光直接透入他心底深處,照在他本心之上的那空洞的心魔上,讓銘起第一次看見了本心之中那魔的形狀。朦朧的黑霧之中,隱隱站的是一個人影的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