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宇走上前剛要將桌子扶起來,任憶曦的聲音又在門口響起;『我就在門口,有事你就向外走!』說完腳步聲就徹底走開。

將桌子扶起來,秦思宇又將散落的所有文件一一撿起整理好,這才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了任老的對面道;『老師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進化?』

『災難后不久我就進化了,經過這一個半月也才到一級進化者!』

『其實我們這次回來還發現了一個情況,就是市區應該出現了三級喪屍,而在整個申城外環以內的地界,大約有三十個以上的二級屍王在響應著它的誕生。

後面一旦三級喪屍移動,勢必壓迫那個方向上的屍王後退,這樣一來就會形成一股大規模的屍潮產生,我們希望基地早做準備,必要時離開疁城向內地走,畢竟申城之前的人口基數太大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們放棄辛苦建立的基地,放棄還在市區掙扎求生的倖存者們?』任老的語氣有一絲變化,似乎帶著點拷問的嘲弄。

『我在回來時遇到了以前的隊友杜淳,他的小隊被一群黑衣人追殺,只活下來他一個!』秦思宇只說了這一句,言下之意就是現在的基地走向已經有點失控了,直接就把任老接下來的一些話堵在了嘴裡。

『你是說有群人追出了基地報復他們?』任老面色很難看。

『是的,我問過杜淳那些人就算不全是進化者,也是一些經受過專業訓練的,整個過程就像是他們安排好的一樣,從頭至尾壓著他們打,最可怕的是經過一夜的耽擱,他們竟然在第二天準確的找到了他們的藏身地!』

『這說明他們在基地外面還有一股勢力,而且他們之間有傳遞信息的手段!』任老的面色已經黑了,不禁自問這些人究竟想幹什麼?

『老師基地的形式已經變了,現在已經不是最開始時以軍隊為主導的局面了,或者說有些人要拿回屬於自己的主導權。而我們今天進來時,那些普通倖存者的反應也很奇怪,就好像不歡迎我們似的,這也說明我們當時說過的那個,潛在矛盾被人真的利用了!』

將所有想說的話說完,秦思宇輕出了一口氣,至於該如何抉擇,現在就看任老心中的看法了,只要他決定了,一定會影響到任輝的決斷。

『現在基地內的勢力是有點複雜,你任叔指揮的這支部隊經過連番的大戰,人員已經減少到了最初的一半,再加上和他目標一致的海防旅袁旅長,雙方合起來也就是半個師的人手。

但就這半個師的人手,除了防護基地安全必須的兩千人,剩下的人全部組成小隊分散了出去,分佈在基地周邊的區域里。

基地內部本來沒有建立護衛隊,都是一些退役老兵自動組建的預備力量,只是在你們來了之後,他們才並進了護衛隊。

並為安撫基地內部一些原先政府領導情緒,對於護衛隊的管理權也轉交給了他們,公安武警各種原屬於市政府領導下的力量,現在也進入了這支隊伍,造成他們成了基地內部除軍方外最大的一支力量。

最後就是一些倖存者小隊組建的各種團體,他們互相團結起來,以在基地決策時爭取一些物資的分配權!』

『你說的這一切只是明面上的力量,暗地裡恐怕他們內部也有著各種派系,還有一些隱藏的力量沒暴露出來。但這些都不是重點,現在的重點是他們的態度,對於這十幾萬人生存問題的態度!』

秦思宇想的比較深,這麼多人下肯定有一些隱藏的力量,最明顯的就是追殺杜淳的這支力量,在基地內部惹的事還能追到外面繼續解決,就說明他們並不怕基地的制裁,要不是他們力量足夠強大,要不就是他們背後有某位大佬護航。

『不管哪支力量,都有一些人想法和我們相同的,也就是堅持在這邊堅守的,所以基地的建設工作一直沒有停頓。

但也有一些轉移派,他們認為在城市的外圍太危險,建議轉移到其它人口較少的區域,集中力量重新建設一塊大型的安全區出來!』已經說了那麼多,任老也不打算對秦思宇隱瞞,他想看看這個學生究竟能看到那一步。

『哪裡?』秦思宇打起了精神。

『江口島上,那裡可以建立一個大型安全區,只要控制了南北上島的道路,除非喪屍能飛過去,要不然它們休想攻上去。另一個是婁城,那邊的話距離基地這邊全速也就是半日行程,可以作為暫時的棲身之所!』

『島上倒是一個好地方,可如果被掐斷兩頭運力不夠,自身無異於一個囚籠。最重要的是,如果不能儘快恢復損壞設備的修復問題,等到雨季來臨,大江上游的那些大壩一旦有變,對下游而言無異於一場更大的毀滅災難。

相比於這些危險,陸上的話我們轉圜的餘地更大,實在不行向北向西都是可以!』秦思宇想了想說道。

『為什麼不想著我們在這邊可以生存下來?』聽見秦思宇還是堅持撤退,任老煩躁的將雙手交叉起來,拇指飛速纏繞。

『人心不齊,有的人心中還殘留著僥倖!』

秦思宇直接說破了基地現在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倖存者對災難的恐慌情緒還沒有平復下來,一些人只要想到申城地界上的那些喪屍數量,心中就不由自出的想向後退去,而現在每一天離開基地向外圍區域跑去的人不在少數。

『這樣吧,你明天也來參加一下基地安全例會吧,到時你就知道了!』任老想了想,打算讓秦思宇親自去看看現在基地里的糾纏。

仵作女駙馬 『那我明天再過來,我現在去看看我朋友!』說完就起身打算出去。

『你就只想跟我說這些是嗎?』眼見秦思宇想溜任老火氣又上來了。

『剩下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秦思宇澀然。

『吐字會嗎!』任老眯眼。

秦思宇頭皮發麻,知道老師徹底發火了,這可不是剛才的生氣可比的,捏捏諾諾的將所有的事說了出來。

『這事還算你小子識相,趕緊走吧!』任老眼角跳了跳沒有發作,只是揮手讓秦思宇趕緊滾。

一見被放行秦思宇轉身就走,出門拉著任憶曦就向羅心怡她們那邊趕去,任憶曦看著秦思宇這一副惶惶的樣子,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你有這麼怕我爺爺嗎,以前沒見過啊?』

『以前是不太怕,年紀大了就擔心惹他生氣,現在不行是真怕?』秦思宇坦白。

『你說這表白的話怎麼這麼順口,之前沒少說過吧?』任憶曦不依的堵在秦思宇面前,展現著屬於她這個年紀的青春活力。

『瞎說,我之前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秦思宇隨口回了一句,卻突然想到了已經死去的程萌,隨即沉默了一下。

『對不起!』任憶曦很敏感,看著秦思宇的低落一下就聯想到了。

『說什麼呢,趕緊走吧,去看看她們倆怎麼樣了!』說完就大步走在了前面。

等他們兩人趕到門外時,就聽見裡面傳來陣陣歡聲笑語,且因為平日里方瑜與侯元幾人的能力與對周圍的幫助,門口還圍滿了旁邊趕來看望的其他鄰居。

『大哥哥!』

早在幾人回來就一直盯著門口看的浩浩,一看秦思宇出現在門前,噗通一聲從母親懷裡跳下來,就像炮彈一樣直直扎進秦思宇懷裡,小臉上掛滿了高興,一邊小心妍也慢慢溜到了秦思宇面前。

秦思宇笑著將兩個孩子抱起來,左右搖了搖才說道;『你們倆又竄個了!』

一邊任憶曦也喜歡小孩,尤其是這兩個小傢伙身上乾乾淨淨,忍不住的就從秦思宇懷裡將心妍接了過來逗弄她,一時間房子里全是兩個孩子的歡聲笑語。

秦思宇留神在屋內看了一圈,除過這一趟一起出去的幾人,剩下的人應該都是這棟樓上的住戶,感覺時機不對他就沒有說話,只是簡單示意了一番,就坐下仔細的陪浩浩玩,可他不理事卻並不代表事不理他。 第一百二十四章意外之喜

秦思宇坐在那邊逗弄孩子,不時和旁邊的蕭蓉兒羅心怡說兩句話,三言兩語也從她們的表現中看出,這兩個小的應該是沒有察覺到前兩天發生了什麼.

但大一點的魏夕倩,從她依偎在父母親中間但緊抱著老魏的手臂,就知道這孩子是明白的。

看著眼前不知愁滋味的小浩浩,秦思宇不敢想象要是沒有杜淳,這孩子的未來在失去母親後會是多麼的黑暗,就連旁邊已經將蕭蓉兒當做媽媽的小心妍,失去了那個女人的呵護,可能也會活不下去吧。

任憶曦為方瑜等人安排的這棟樓上,居住的都是一些之前在申城有點身份的人,不是一些成功的企業家就是一些知識學者,但由於災難的爆發,毀掉了這些人得以立身的一切基礎。

這些人大都拖家帶口又沒有顯著的生存能力,每日只能靠著基地分發下來的救濟口糧度日,勉強維持餓不死的狀態,因此在慢慢的知道方瑜等人這邊可以有門路后,一個個的都很是留意,尤其是關心任憶曦跟秦思宇。

前者是基地師長的獨女,爺爺是基地內最重要的研究所所長,自身更是一位強大的能力者,只要能得到她幫襯說一句話安排下,那就生活安全都得到了基本的保障。

畢竟此時在基地內部的一些工作崗位上,不僅安全問題不用太擔心,每天還可以獲取多一份的食物配給,而這些已經不是簡單的關係就可以加入了。

而秦思宇呢,儘管他過來的次數不多,在基地呆的時間也不是很久,可他作為所長的得意門生,能獨自負責一間實驗室的能力,自身能量也是毋庸置疑的,更何況他還跟任憶曦有戀人關係,說說話也是可以的。

基於這些因素,坐在那邊的任憶曦與秦思宇兩人,在這些人眼中就變成了一堆堆可口的食物,一份份安全的保障,一時間有些人眼睛都紅了,紛紛一邊提防著身邊人一邊蠢蠢欲動。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人群外圈一個青年看著秦思宇與任憶曦坐在那邊的身影,再在屋內這些身上看一圈,聞著空氣中淡淡的屍臭,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青年返身就想向外走去,可在他身邊,一個男人死死的拉住他,眼神中閃過一絲哀求。

青年本想直接拂袖而去,可看著父親斑白的頭髮以及臉上的污痕,心中不忍停頓了一下身形,結果就被他父親拽著拖進了場內。

『秦先生任小姐你們好!』

男人一進來姿態就放的很低,而身後那些人眼見自己等人互相掣肘卻被這人搶了先機,雖然心中暗恨卻不敢當場發作,但在心底將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輪番問候了一遍。

而那些本來就為了這事而來的年輕人,也都將嫉恨的目光投在了青年背上。

『你好,有什麼事嗎?』

任憶曦一愣抬起了頭,可看著面前這陌生的男人,再一看周圍原先在和方瑜侯元他們說話的那些鄰居的眼神,那裡還不明白有什麼事。

事情很簡單這男人本是申城一家實業工廠的老闆,兢兢業業辦企業然後讓兒子出國留學深造,本來一家人都計劃好了,等他明年夏天畢業就賣掉企業全家移民的,結果就在這次回家探親時遇上了這場變故,而他母親也直接在那晚上就沒有再醒過來。

青年從小就沒有吃過太多的苦,但這段時間卻是幾乎將前二十多年沒吃的苦都補上了,為了他多病的父親活下去,他天天出去干苦力,換回的食物也只是夠一個人吃。

他父親看著自己滿身學識的兒子淪落到這個地步,心中不忍幾度想到自我了結,可都因為放心不下他,這在聽說秦思宇這邊在研究所工作后,剛好自己孩子是學生物的,就想來看看秦思宇這邊還缺人手不。

『你學的是什麼專業,基地不是一直在招收科技人才嗎,你沒去報名?』秦思宇看了青年一眼就沒了興趣,真要有能耐的人早就被挖走了,還用這樣低聲下氣找後門。

『報了沒面上!』

青年想起前幾次的事心裡就一股氣,尤其是申請考核官的嘴臉,再加上此時秦思宇也是這一副漫不經心地樣子,因此說話口氣有點沖。

『你怎麼說話呢,沒告訴過你嗎!』

他父親眼見這麼好的機會兒子不好好珍惜,為了消除秦思宇的反感,心裡一急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叔你別著急,你看他身上的衣服還這麼臟,應該是你剛將他從上班的地方拉過來吧,但他這樣一來肯定會被把今天一天的報酬減掉,所以有火氣也是應該的!』秦思宇眼見父子倆動了手,趕緊替這青年解釋了一邊。

『是,我是在工地上做工怎麼了,我衣服臟怎麼了,可我用的是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養活我父親,你們呢仗著自己是進化者,仗著自己關係硬,就可以肆意胡…唔唔!』

青年聽了秦思宇的話不僅沒領情,反而像是被戳中了痛點一樣,情緒一下就激動了起來,旁邊他父親嚇得趕緊就將他嘴捂了起來,可看著周圍人冷冷的表情,心頭的希望已經涼了。

『你什麼人啊,你要真有能力為什麼會沒面上,既然你沒面上你爸這麼大年紀了,為你拉著臉求人你就應該給他把臉撿起來,你倒好態度不行也就算了還漲脾氣了,你對得起他嗎!』任憶曦眼見青年這樣頂秦思宇直接站起來開懟了。

『我沒面上,要不是你們這些關係戶我會面不上,要不是他找我要糧食我會面不上!』

男子紅了眼掙脫父親的手就上前兩步,而旁邊早就停止談話的其他幾名隊員,見機直接站了起來。

『你…!』

任憶曦還想爭辯,秦思宇拉住她的手示意她向下看,結果任憶曦一低頭就看見秦思宇懷裡的浩浩與貼著自己腿站的心妍,兩個孩子正對著面前的青年呲牙呢,噗呲一聲就笑了出來,也沒了爭論的心思。

『你之前怎麼面試的我不管,我再詳細的問你一遍,你學的什麼專業,在哪個學校學的?』猜到青年可能面對了什麼秦思宇又問了一遍。

『他學的是生物科技,是在M國南加大!』

本已經心灰意冷的父親聽見秦思宇這樣問,立刻眼裡又燃起點點希望之火,擔心兒子再說話得罪人,乾脆自己替他回答了。

『南加大,那你認識生物科學專業的羅西基爾嗎?』秦思宇想起在南極認識的這個男人也是南加大的,只不過為了試探他將羅西基爾的專業說錯了。

『生物科學專業的羅西基爾不認識,但生命科學專業的羅西基爾我認識,只不過已經半年沒見他了!』青年心中一動,收起了一點自己的驕傲。

『如果沒有這場災難,你這次過去估計就能見到他了!』秦思宇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這也是他跟鄭凱身上學的。

『說說你具體的學習方向吧,是應用還是研究?』

『科研,主要是醫藥方面的,研究各種病原體』

『你進來一下,我們詳談一下!』

秦思宇見獵起意直接向房間內走去,即是考究一下青年的學識,也是逃避周圍那些火辣辣的眼神。

青年愣了一下,還沒搞明白為什麼只說了兩句就可以了,但看著周圍人羨慕的眼神,再看著任憶曦等人的微笑,反應過來接著就是巨大的自豪感,明白自己的學識,被這個看著比自己大那麼一點的青年接納了。

『還等什麼快進去!』他父親高興的臉都皺在了一起,見兒子發愣趕緊推了一把。

『哦!』應了一聲青年向內大步走去。

『我去看看!』任憶曦眨了眨眼抱著心妍也跟了進去

『哎,任小姐我也想求你個事!』

『是啊,任小姐幫幫我們吧!』

眼見任憶曦也要走,周邊幾人立刻都說了出來,一時間剛有些寂靜的屋子又群情洶湧的吵了起來。

『各位,各位停一下!』

老魏看不下去了,這些人簡直是來逼宮的那是請人幫忙,可喊了好幾聲卻沒人理他。

『都別喊了,他們只是在裡面談點事一會還出來,你們這一吵吵他們不得談更長時間才能說清楚。再者說了我們這裡還有一個傷者需要休息,我們自己也需要補充一下休息,所以你們就安靜的坐著好吧!』侯元滿臉的不耐煩,就差把你們趕緊走吧幾個字寫在臉上。

這些鄰居互相看了幾眼就都一個個坐了下來,又拉著身邊的幾人攀談起來,就彷彿剛才那一幕就沒有發生過一樣,大家還是好鄰居,他們還是來關心問候的。

『這些人怎麼如此的厚顏無恥!』

單成放看著這些人變臉看得目瞪口呆,總認為災難前有些人夠無恥了,可那到底只是少數。現在怎麼都這樣腆著個臉,人家又不欠你什麼,為什麼非得幫你。

『他們可沒有你們這樣的實力,現在又沒有關係,要想過得稍微好點的,不四處求人可不行!』劉歡嘴唇蠕動著將聲音傳了出來。 第一百二十五章誰也不願犧牲

『你叫什麼名字?』秦思宇抱著不撒手的浩浩坐下,兩雙眼睛一大一小瞪著面前的青年,旁邊任憶曦與心妍也同樣如此。

『我叫葉知秋!』

青年剛開始是因為心中有氣,再加上以為秦思宇看不起他所以說話才那麼沖,現在秦思宇這態度擺明就是要考核他進研究所,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後面可能要連吃帶拿不免有點氣短了。

『你剛說你是生物科技方面的,研究各種病原體細菌,那我想問下你你怎麼理解喪屍的屍化?』秦思宇正式拿出了自己的問題。

『喪屍的屍化是我見過,距今為止最迅猛的一種變化了,但苦於沒有工具,否則我早就動手研究了!』葉知秋的臉上充斥著一種嚮往的神情,一看就是一個學術狂。

『你沒有設備,我現在設備齊全啊!』秦思宇內心激動的想到。

既然都想著接納對方進入自己的研究室了,秦思宇就將自己的研究方向,向著葉知秋簡單的介紹了一遍,同時也將自己當初對喪屍的研究,以及現在掌握的關於喪屍變異獸的最新消息。

然後兩個專業互補的人就將這裡當成了實驗室一樣,針對喪屍變異獸以及人類三者的變異進化方式進行了推理,講解的內容也越加的學術性,甚至於已經牽扯到了基因層次上,想著通過基因修補來促進倖存者進化。

『現行的進化雖然看上去有點不可思議,可又有誰能完美的解釋呢,人類這個生命自從誕生后,這幾萬年間何嘗有一點再進化的痕迹。

雖然說物種進化的歷史跨度很大,可那也是相對來說的,就比如寒武紀生命形態大爆發,這就是現代科學想破頭也無法解釋出來的事,甚至一些信眾還將之歸結到神的身上!』

寒武紀生命大爆發秦思宇當然也知道,甚至每一個接受過生物課程的人,都或多或少的了解一點。

在這顆於四十九億年前形成的星球以後的眾多時期中,一個特別重要的時期顯生宙,在那時遠古的海洋中突然生命的存在形式發生改變,開始由單細胞生物向著多細胞生物飛快演進,在短短的兩千多萬年時間內,突然湧現出各種各樣的動物,它們不約而同的迅速起源、立即出現。

海綿動物、腔腸動物、鰓曳動物、葉足動物、腕足動物、軟體動物、節肢動物、棘皮動物、脊索動物等十多個動物門以及一些分類位置不明的奇異類群,此外還有多種共生的海藻。

等等一系列與現代動物形態基本相同的生命,在那時的地球上來了個「集體亮相「,形成了多種門類動物同時存在的繁榮景象。

『把你那邊的事情處理完就過來吧,地址你肯定相當熟悉!』

眼見時間不早了秦思宇起身結束談話,同時估摸著外面那些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叫過哄著兩孩子睡覺的任憶曦,三人就向著外面走去。

果然出到外面,客廳里除了老魏還在與葉知秋的父親在那邊聊著外,剩下的那些鄰居已經都不見了身影。

『還以為你們要聊到什麼時候呢,怎麼現在聊完了?』眼見幾人出來,老魏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禁開秦思宇的玩笑。

『聊肯定是聊盡興了,不然我們能踩著飯點出來!』秦思宇向其它幾個房間看了幾眼。

『別看了,早都走了半天了,你們呆在裡面一直不出來,人家就是再願意等你們,可家裡也沒有存糧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