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沒有!哼~】莉莉一邊說著一邊踢著洛梓泉

嗚…這小醋瓶子真是麻煩 ?洛梓泉一邊哄著莉莉一邊扇艾莉茜爾巴掌

洛梓泉扇了幾巴掌后搖晃了艾莉茜爾一陣子,發現並沒有什麼卵用

「去找點水給她吧,太陽快落山了,在不想辦法弄醒她,我就怕她家人找來了…」洛梓泉暗暗道

洛梓泉起身走道了管家身前,發現他依舊是躺在地上「嗯~補個刀吧」洛梓泉說著用左手一下把管家另一隻腿也給廢了,洛梓泉拍了拍手,拉著莉莉便開始去找水了

過了許久,洛梓泉端著一大盆水小跑了回來,路過管家的身體前又給了一腳

感覺死透了啊,洛梓泉心想

洛梓泉端著水蹲在了艾莉茜爾的跟前,艾莉茜爾依舊是和之前沒什麼區別,除了全身已經濕透了以外

洛梓泉拿著水不斷的往艾莉茜爾臉上潑,受到了冷水的刺激,艾莉茜爾也漸漸的清醒了過來

「嗚…頭好暈…」艾莉茜爾嗚鳴了一聲

艾莉茜爾看著眼前這位黑髮黑瞳的少年正不斷的往自己身上潑水

艾莉茜爾看著洛梓泉發了會呆,然後尖叫了一聲「呀!」

洛梓泉被嚇了一跳,?拍著胸口說道「醒了? 獨佔總裁 嚇死我了」

「你你你…你是誰?」艾莉茜爾顫抖著說道

洛梓泉聳了聳肩膀道「一個小時前你還吃了我做的食物…」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你尾隨我?」艾莉茜爾道

「嗯,啊呸,我是來救你的」洛梓泉尷尬的說道

「那管家呢?」艾莉茜爾問道

洛梓泉指了指身後趴在地上的管家

「呼~謝謝你了,沒有你恐怕我就要被他侮辱了」艾莉茜爾鬆了口氣說道

洛梓泉解開了艾莉茜爾的手腳,柔聲道「能站起來嗎?」

艾莉茜爾試著起身,但是很快全身就軟癱的到了下去,洛梓泉趕忙扶住她

「謝謝」艾莉茜爾道

艾莉茜爾這時發現自己的上半身禮服被撕掉了半邊,臉上不由得掛起了一絲嫣紅,怯怯道「你你…你還是別看著我了…」

洛梓泉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笑,把艾莉茜爾放回地上,脫下了外衣給她罩住,柔聲道「我背你出去,你先和我到之前吃飯的餐廳,然後在想辦法通知你的家人,好么?」

艾莉茜爾一隻手拉著剛披上的外衣,點了點頭

洛梓泉轉過身背起了艾莉茜爾,對著莉莉說道【走吧,幸苦你了,晚上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哼~這還差不多】莉莉傲嬌道

洛梓泉背著艾莉茜爾走到了管家身前

艾莉茜爾怯怯道「就這樣把他丟在這了么?」

「晚點在找人處理他吧,他的手腳都被我廢了,跑不了的」洛梓泉柔聲道

「嗯,好吧,謝謝你」艾莉茜爾道

洛梓泉繼續背著艾莉茜爾往前走

【小心!】莉莉大喊到

洛梓泉趕忙轉過身子

噗!

「呀!」艾莉茜爾尖叫了一聲

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刺進了洛梓泉的右胸,洛梓泉微微一震,伸出左手直抓住了管家的頭

然後管家便軟倒在地

洛梓泉倒推了兩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艾莉茜爾被直接摔在了地上

洛梓泉趕忙問道莉莉【沒事吧?】

莉莉倒在地上捂著胸口,眼角掛著眼淚【嗚…沒事?你給刺刺看…疼死了,嗚…】

洛梓泉留著汗道「我就是給刺中了好么」洛梓泉看了看右胸一把匕首貫穿了整個胸膛,洛梓泉看了看艾莉茜爾

艾莉茜爾的右胸也貌似被刺中了,不過傷口不大,只是流了些血

洛梓泉慢慢的站了起來,暗暗罵道,擦,拚死一波么?

艾莉茜爾看見洛梓泉的右胸直接被匕首貫穿了,嚇得趕緊爬了過去,顫抖著說道「怎麼辦?怎麼辦?你會死么?不要…」艾莉茜爾一邊說一邊流著眼淚

洛梓泉笑了一聲,道「沒事死不了…這點傷…嗚.」說著洛梓泉便直接吐了一口鮮血

呀,好疼,好疼…洛梓泉直接側身倒在了地上

「嗚…怎麼辦?怎麼辦?」艾莉茜爾跪在洛梓泉跟前不知道該幹什麼,然後伸出手想拔下匕首,艾莉茜爾手剛剛觸碰到匕首

洛梓泉趕忙阻止道「你要我死的話就拔吧」

「嗚…那怎麼辦?」艾莉茜爾哭著道

「去剛剛…那間餐廳…我的同伴在裡面…三隻喵族少女…拜託了…」洛梓泉虛弱的說道

「嗚…我不認識路…」艾莉茜爾慌忙說道

這時洛梓泉的左手搭載了艾莉茜爾的手上,艾莉茜爾的手掌上一陣刺痛,一跳傷口逐漸的蔓延開來,形成了一張簡易的地圖

洛梓泉笑了笑說道「快去…吧」

「嗚…你一定要等著我,你死了我會難過一輩子的…」艾莉茜爾哭著跑掉了

【還會疼么?】洛梓泉閉著眼睛說道

莉莉倒在了洛梓泉身邊笑了笑說道【還好,看起來沒你疼】

【那是,比比著該死的契約,要搞死我們倆啊】洛梓泉道

【哼~虧我還這麼信任她,她居然這樣對莉莉】莉莉笑著說道

這時洛梓泉又吐了一口鮮血弱弱道【有點困…】

莉莉趕忙拍了拍洛梓泉的臉,大聲罵道【笨蛋,給我睜開眼睛,別睡覺!】

【沒補好刀,哈哈,我居然會犯這種錯誤…哈哈】洛梓泉閉著眼睛虛弱的笑著

【都怪我,害的莉莉也陪我受傷了】洛梓泉道

【不怪你,是莉莉沒能早點發現他起來…不怪你尼醬】莉莉拍著洛梓泉的臉說道

【多叫幾聲,我感覺更精神了】洛梓泉笑著說道

地上的鮮血慢慢的留到了莉莉的腳邊,莉莉眼角掛著眼淚大喊著【尼醬,睜開眼睛,尼醬!】不停的拍著洛梓泉的臉

【嗚…你在拍我就成豬頭了】洛梓泉虛弱的說道

【嗚…莉莉還以為剛剛是你的遺言呢】莉莉抹著眼淚說道

【我還是那句話,賭五毛我死不了,哈哈】洛梓泉說著又吐了一口鮮血

【嗚…你還是不要想東西了】莉莉說著也倒在了地上

【歇歇,歇歇…】洛梓泉笑著說道

【你不疼嗎?】莉莉問道

【全身都疼到沒感覺了…】洛梓泉道

【嗚…】莉莉接不上話了

【睡會…別擔…心…】洛梓泉虛弱的說了最後一句話便沒了反應

【尼醬?尼醬?】莉莉趕忙拍了拍洛梓泉的臉

********************************

「還有多遠?」比比著急的問道

「馬上就到了」諾珠背上的艾莉茜爾說道

「前面拐彎就能看見那個穀倉了!」艾莉茜爾指著拐彎處喊到

比比衝進了穀倉發現洛梓泉側身倒在地上,比比正用手不斷的拍打著洛梓泉的臉,眼眶裡不停的流出眼淚

看道這一幕,比比頓時鬆了口氣,走上前說道「別打了,尼桑的臉都腫成什麼樣了」

莉莉轉過頭去,說道「嗚…你怎麼這麼慢,萬一尼醬死了怎麼辦」

比比坐在了洛梓泉身邊說道「要是尼醬死了你就不可能還在這裡拍他的臉了」

「哦…」莉莉哦了一聲,便不繼續說話了

艾莉茜爾看到三個亞人妹子臉上都沒有什麼慌張的神色,不由得鬆了口氣

「小姐,真是謝謝您救了我家主人」諾珠鞠躬道

「不是我…是他就了我,還為了我受傷了…」艾莉茜爾低著頭道

「姐姐你怎麼說那傢伙是你的主人啊~」諾莉小聲的對著諾珠的耳朵竊竊道

「遲早都是的,如果他和比比殿下結婚了的話」諾莉閉上眼睛說道

「嗚…好了,匕首麻煩諾珠你把出來,我會繼續施法…」比比擦著額頭上的汗珠說道

「是,殿下」諾珠應了一聲走上前,跪坐在地上,雙手握在刀柄上

「拔!」比比喊到

噗!

匕首被直接拔出了洛梓泉的右胸,帶著四濺的鮮血,比比趕忙施法,嘴巴里不停的念著咒文

又過了半個小時,比比慢慢的站了起來,擦著額頭上的汗,說道「好了,尼桑已經沒事了,和新的一樣」

眾人都長吐了一口氣

艾莉茜爾連忙道謝道「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他我估計就死在這裡了」

「什麼謝謝?這本來就是比比應該做的,比比可是尼桑大人的未婚妻~」比比翹著鼻子道

「不是,尼醬從來都沒說過,哼~」莉莉大聲喊到

「嘖」比比撇過了頭去,沒有理會莉莉

「那…那真是太好了」艾莉茜爾笑了笑說道

這時艾莉茜爾發現自己右胸下的衣服一經完全變成了血色,鮮血順著胸部直接留到了小腿上

艾莉茜爾頓時感到一陣頭暈,弱弱道「我感覺…我也需要…治療…」然後直接躺在了地上… ?「嗚…」洛梓泉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左手邊莉莉和往常一樣依偎在自己身邊,洛梓泉慢慢的做了起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嗯,看來艾莉茜爾應該是把比比叫來了,洛梓泉心想道

看了看窗外,已經到了深夜,洛梓泉慢慢的下了床,活動活動了身體

「嗯?你醒啦」莉莉揉著眼睛說道

「嗯,這次傷上的這麼重為什麼感覺比以前恢復的都要快了」洛梓泉摸著之前被刺傷的右胸道

「體質變好了嘛~你不是給那個高冷喵族女人訓練了幾天么」莉莉打著哈欠道

洛梓泉摸著下巴道「嗯~有可能」

「比比她們呢?」洛梓泉問道

「哼~在隔壁的房間,還有那個被你救下的女孩子,她貌似也受傷了」莉莉輕哼一聲道

「去看看吧」洛梓泉道

「都深夜了,看什麼看,哈~我要睡覺」莉莉說著便倒在了床上

「好吧,明早再說吧…」洛梓泉拿起了掛在床頭的兩把武器坐到了床邊

洛梓泉推開了『躁動』的刀鞘自言自語道「不好意思啊,這次如果用你的話就不會受傷了」

躁動微微泛著暗紅色光暈,好像回應洛梓泉一般

洛梓泉撫摸著刀身『躁動』的光暈慢慢變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