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忙碌的葉夕瑤和冷家二少身上。一時間,期盼,焦急,不安的心情,頓時讓整個廂房中,在一片寂靜中,越發顯得緊張起來。

以至於到了最後,所有人都不自覺的目光凝聚,屏住了呼吸……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時間一點點流逝。

而就在過了小一刻鐘的功夫后,一直忙碌的葉夕瑤,忽而停了下來。

在場的眾人頓時緊張起來。

這時只見葉夕瑤伸手摸了下冷家三爺的脖子,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同時對依舊吹氣的冷家二少,道:

「好了,停下來吧!」

冷家二少此時忙的滿頭是汗。

聞言有些呆愣的抬起頭,嘴裡帶著喘息。隨即怔怔的看向葉夕瑤,下一秒,眼睛一下子紅了。

而旁邊早已等著心焦的冷家三夫人,一看此情此景,頓時瞳孔一縮。

隨即腳步蹌踉的衝過來,抓著葉夕瑤的手,一臉急切而小心的問道:

「葉,葉小姐我家老爺,我家老爺他」

葉夕瑤看著眼前的三夫人,隨即面色不動的搖了搖頭,接著沒再說一句,便推開冷家三夫人,直接走了出去。

其實,一開始當葉夕瑤進來的時候,冷家三爺就已經咽氣了。

只是胸口還留著最後一絲溫度,葉夕瑤才拼上最後一點遙不可及的希望,努力救一回。

可惜,心臟停止的時間終究太久,一切都太晚了。

而她是神,終究不是神。

如今這般,她也沒有辦法了。

葉夕瑤的努力,大家都看到了。

誰也說不出什麼。

可最後一絲希望的破滅,還是讓冷家人一時間無法接受。所以等著葉夕瑤剛走出房間,房間里便爆出凄厲的喊叫和痛哭聲。

冷家三爺走了。

整個冷家一下子沉浸在了悲傷之中。不時的哭聲中,甚至還夾雜著幾道如同野獸的悲鳴,好像那些養著冷家的靈獸們,也感應到主人家悲傷的氣氛一般。

而對葉夕瑤來說,生老病死,她看得太多了。

雖說來者是客,可如今主家這般,她也沒什麼好留的,便想離開。可哪想到,隨後卻被冷家家主請到了後堂。

和別家都是老爺子坐鎮不同,如今的冷家家主,就是冷家大爺。

而讓葉夕瑤感到意外的是,在場除了冷家家主,以及幾位冷家族老外,竟多了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

正是萬殿閣薛大長老!

在聖靈大陸,聖殿掌控整個人族。而本身,則包括兩個大部分組成。一個是眾聖所在的聖樓另一個,就是萬殿閣。

萬殿閣下屬,又分戰殿,刑殿,葯殿等等分閣,負責管轄各項事務。而這位薛大長老,則是整個萬殿閣的總管事,統管整個萬殿閣的事務。

而葉夕瑤對這位薛大長老,也不算陌生。當年因為天芒族的事情,私下沒有聯絡。只是,這位可是個大忙人不說,平日里鮮少踏出聖殿。如今這是怎麼了?一個李長老,姜長老跑來還不夠,連著這位薛大長老也來了?

難不成,和冷家三爺的死有關?

還是說,冷家出了什麼問題?

葉夕瑤越發有些疑惑,只是這個場合,真心不是隨便開口的時候。只是葉夕瑤沒想到,這邊她才剛坐下,薛大長老便直接開口道: 第2998章詭異的相似

「葉家丫頭,冷家三爺的事,你有什麼看法?」

啥?

來的時候,人都咽氣了,現在問我有什麼看法……

我能有什麼看法?!

葉夕瑤搞不懂薛大長老是什麼意思。品書網

瞬間修眉一挑,回道:

「晚輩沒什麼看法!」

葉夕瑤這話回答的太直接,當下把薛大長老鎮住了。等著回神,薛大長老頓時無奈的哈哈一笑,隨即道:

「瞧老夫這話問的……怪我,怪我行了吧!」

都是老熟人,薛大長老也沒怪葉夕瑤無理。簡單一句話帶過後,只聽薛大長老重新問道:

「老夫想說的是,葉家丫頭,依你看,那冷家三爺的死因是什麼?」

葉夕瑤想了想,隨即道:

「具體晚輩之前沒有仔細查看,但冷家三爺身體有些部位的肌肉被嚴重扯傷,尤其是內腹五臟,更是毀損嚴重……所以晚輩估計,冷家三爺應該是某種力量,直接震死的!」

對於冷家三爺的死因,葉夕瑤也考慮過。

要知道,依著冷家三爺的情況看,對方至少是個靈宗巔峰的武修靈者。而且,冷家和其他家族不同,除了本身有強大的武力之外,還有靈獸跟追。並且,一邊情況下,靈獸也得實力也不會弱……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冷家三爺還被傷成這樣,顯然有些讓人匪夷所思。

或者更直白點兒說,那攻擊冷家三爺的兇手,十分強大。以至於輕而易舉,制服了冷家三爺的靈獸,同時將冷家三爺重傷。

以至於忽然間,葉夕瑤想到了當年在無量海。

因為當年無量海不也是這樣嗎?

原本險惡的無量海,一夜之間,所有生物全被屠殺。甚至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天地凶物噬靈貝,竟然也被重傷!

難不成,冷家三爺的死,和當初無量海的事情有關?

葉夕瑤陷入了沉思。隨即抬眼看向同樣在短暫的震驚后,沉默的薛大長老等人,試探的問道:

「薛老前輩,冷家三爺的事情,不知聖殿……」

其實,葉夕瑤是想問,冷家雖然是傳承世家,又是百獸城的主人。可冷家三爺去世,和聖殿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可眼下,你們這又是刑殿,又是戰殿的,甚至連你這堂堂萬殿閣的大長老都來了……莫不是這背後有什麼事情?

只是葉夕瑤摸不準,究竟是什麼事,竟然如此神秘,所以沒把事情挑明。可即便如此,意思也已經很明顯了,所以待葉夕瑤的話音一落,薛大長老微微面色一凜,低聲道:

「葉家丫頭,這兩年咱們聖靈大陸很太平,你應該清楚吧!」

葉夕瑤點頭:「是,晚輩知道。」

這事不止葉夕瑤知道,整個聖靈大陸的人都知道。

甚至如今很多戰場都已經沒了戰事,很多老兵紛紛回家,連著溺水河河畔,據說如今都已經縮減了大量人員。

可以說,這幾年是整個聖靈大陸,乃至整個人族自打當年的萬聖之戰後,難得和平時光。

而這,難不成有什麼不對嗎? 「這幾年,妖蠻休兵,我人族卻是得以平靜不少。

說實話,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也覺得這是好事。

只是,後來卻覺得,這裡頗有些蹊蹺。

首先,自打當年眾妖聖突闖我聖靈大陸,一日之內,兩位靈聖聖隕后,妖族便對我人族地界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那段時間,估計不用老夫說,各位也都清楚的。

可就在四年多前,妖族的進攻竟忽然停止了。

各位不覺得奇怪嗎?

妖族那就是一群畜生,雖然空有蠻力,卻不長腦子。所以行事作風,多以直來直去為主。而且,從古至今,哪怕是當年萬聖之戰剛剛結束的時候,萬界百族凋零,妖族也從未放棄騷擾我人族!

說句不好聽的話,在那些妖蠻眼裡,我們人族就是他們的食物。餓了,就來抓一隻吃掉。所以各位不妨想想,哪有一個野獸會甘願放棄食物,偃旗息鼓的?」

薛大長老可以將聲音壓得很低。而那低沉而蒼老的嗓音,卻讓整個冷家後堂,越發的落針可聞。

沒錯。

妖蠻雖然開智,但本質上依舊是一群野獸。相比於人族的追名逐利,它們更多的則是對力量和事物的本能性追求。而人族,千萬年來,一直被妖蠻視為口糧一般的存在,怎麼可能會忽然放棄?

而且,當時妖族在人族幾大戰場上,忽然退兵的時候,正是戰事很是緊張的時候。人族不管是兵力還是其他各方面,都局與劣勢。這個時候忽然退兵,明顯不合常理。

葉夕瑤只在當年凌雲大陸的時候,見過數千妖獸攻城的場面。但實際上,那並不算是真正的戰場。甚至別說和溺水河這道人族和妖界的萬年防線相比,便是連和一些小戰場,都是九牛一毛。

要知道,妖族每每攻入人族地界,少說也有數萬規模的。而且,這其中最差的也是妖民妖兵。像妖獸這種剛剛開智進化的,甚至連真正的妖族都算不上,別說上戰場,便是跟在後面,都會被妖族嫌礙事!

眾人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

這時,戰殿的姜長老接著開口說道:

「薛大長老所言極是。所以當初在妖族退兵后不久,我戰殿便派人暗中潛入妖界,想查探一下,妖族為何忽然退兵,是不是妖族忽然出現了問題,還是怎樣……可結果,從開始調查到如今的四年時間裡,我戰殿一共派出四批斥候,可到現在,竟沒有一人回來!

真正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說到這裡,姜長老的臉上隱隱透出了幾分悲切。可下一瞬,便瞬間呼了口氣,道:

「所以,為了這事,自打四年前開始,我戰殿這邊便在我人族所有和妖族的過往之界的地方,安插了暗探。目的就是,接應之前派出的那些斥候。

結果沒想到,就在今天上午,忽然有消息來說,瀕臨妖蠻和我人族地界草原上空的虛空通道外,發現了我人族的身影。結果上前一看,才知道是冷家三爺……」 近期在整理信息,若有錯誤請在此回復。

第3000章事情複雜了

「所以,姜前輩的意思是,冷家三爺可能知道妖族的秘密?」

聽了薛大長老和姜長老的說辭,葉夕瑤大概明白了聖殿的意思。

而一聽這話,姜長老也沒否認。

隨即點頭,道:

「妖族的事情,具體如何,還未可知……不過,既然冷家三爺會從妖界回來,至少應該清楚,那邊的情況。

畢竟各位應該知道,妖界和我們人族不一樣。

環境和本源之力,都有很大的區別。所以正常狀態下,我們人族是不可能長時間在妖界生存的。即便是修鍊者,本身身體強健,但時間長了,也會受到妖界的血氣之力侵染,進而影響神志。

除非有百香草傍身,讓人時刻保持清醒。可百香草雖然有提神醒腦,清除妖族血氣之效,但因為味道的問題,一旦進入妖界,會立刻被妖族發現,所以很是麻煩。

所以,之前在收到消息的時候,雖然我們聖殿這邊不清楚冷家三爺為何去會妖界,但至少活著回來了,能帶回消息。哪想到……」

怪不得這次冷家出事,聖殿如此重視。說到底,還是想從冷家三爺身得到一些線索。

不過此事和妖界有關,更關聯著整個人族,倒也說不出什麼。而此時,一直坐在首沒說話的冷家家主,終於雙唇微抿,冷聲道:

「其實,這次三弟此次為何會從妖界歸來,我也不清楚!」

什麼?!

不知道?!

身為家主,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家人的行蹤?

再說,現在出事的可是冷家三爺,不是冷家旁支的小卒,身為家主,你說不知道……這話好像有些說不通吧!

所以一時間,後堂里的幾位聖殿長老,頓時面色狐疑起來。

冷家家主本不是小家子氣的人。此刻眼瞧著聖殿的幾位長老面帶質疑,當下嘆了口氣,道:

「既然大家都說開了,那我冷某也沒必要再藏著掖著……實際,這次三弟根本不是去什麼妖界,而是去了我冷家的一處古地的秘境歷練。

想來各位也清楚,我冷家是傳承的御獸世家,修鍊法門和一般的武修有些不同。所以早在很久以前,在荒虛古地里開闢了一個秘境。

那秘境是我冷家專門修鍊和御獸的地方,除了冷家人,誰也不知道。而這次三弟則是為了衝擊靈尊,才特意去秘境修鍊的。

可誰想到,如今……」

終究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所以說到這裡,冷家家主不由得語帶悲傷起來。

而此時一聽這話,幾位長老這才瞭然的點了點頭,隨即沉默不語。

畢竟,如今的聖靈大陸各大世家,確實都有各自的修鍊秘境。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只是各個世家的秘境地點不同,除了本家人,外人鮮少知道而已。

只是,這樣一來,事情複雜了。

因為,如果冷家三爺只是去秘境修鍊的話,那為何會從妖界和人族的虛空之界出來?

難不成冷家的秘境是連同妖界的?

/html/book/40/40290/l 不可能!

如果真是如此,冷家之前不可能不知道。

可如果不是的話,還能是怎麼回事?

莫不是那冷家三爺在修鍊結束后,私下跑去妖界的?

在場的幾位聖殿長老有些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