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

眼看一人一妖就要狠狠撞擊在一起,星隕大妖卻炸裂成無數碎石,江守剛心驚不已的去催動奪星逆轉時,眾多隕石卻呼嘯著向下方墜落,等江守愕然一息,才發現隕石群沒入一片連綿山林中消失不見。

「逃了,竟然逃了?」

江守真的愣了,愣了幾息他才快速降落在一片山野中盤坐。

雖然星隕大妖逃了,不過之前一戰他歷經數十次生死危機,每每在生死關頭中的爆發,已經讓江守對自己所擁有的各種感悟在飛速提升消化。

現在他就是要抓緊機會,把之前幾十次死亡陰影下爆發的感悟穩固下來。聖階的提升極為艱難,但進入這機秀天的第一戰已經給了江守極大幫助,他也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讓幾種領域全部提升起來。) 「轟~」

兩個月後,風世界,一片仿若風團雲集不斷起伏的青色山脈之中,突然就有一股絕強氣機猶如不世神兵沖霄而起,一路撕碎高空中層層雲團。

伴隨著這無堅不摧的力量感,山脈附近到處都是向左右潰逃奔走的鳥獸,如此情況持續幾百個呼吸,一聲長笑才在山脈中泛起,江守的身子也在隨後懸立雲霄,滿臉都是掩不住喜意。

「兩個月了,進來試煉磨礪兩個月,基本上一天遇到兩三次生死大戰,死在我手中的聖階妖獸已經足有四五十個,逃掉的也有不少,而我自身經歷的生死危機也不知道積累了多少次,至少是上千次吧,終於把力量領域推演到了小成!」

力量領域的推演,比把武技從入門推演到神級絕對要艱難太多太多,那都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但江守畢竟熔煉了一滴神脈精血,自身悟性也是卓越級別,再加上天化池、千恩池感悟,一路廝殺下來他也終於把一切所得都融會貫通,成功推演出小成級領域,而若沒有這樣的生死磨礪,江守想走到這一步恐怕一年都未必夠的。「兩個月把力量領域推演到小成,殺戮領域的話恐怕也是兩個月左右就行,至於風之領域……風之領域就選擇極限速度了,雖然風的凌厲、無影無形等特性若是運轉的好,一樣對實力有著極大提升,不過我自己神力驚人,又掌控力量領域,可以以力破萬法,那並不需要再加持其他特性,只要速度爆發上去,速度搭配力量已經是絕佳組合!」

等笑聲消散。江守腦海中也閃過一連串念頭,力量領域小成他的實力再次暴增,現在只靠自身神力附加小成級領域領域,若拋開和五六重武聖的修為差距,他都未必不能抗衡圓滿級基礎領域了。

如此實力下,下一步是選殺戮領域還是風之領域?而風之領域,風的特性多種多樣,是專修速度一種,還是讓多種特性齊頭並進一起推演?

認真考慮后江守還是選擇專註速度一項!

就算他選擇專註推演速度的話,也不可能在速度上比肩董靜。但那種速度至少會比他讓多種風之特性齊頭並進時要快得多,這種差距可是兩倍之差的。下定主意后江守才又皺了下眉,「兩個月下來,歷經百千次生死危機,我竟然還沒能突破修為瓶頸,還是武聖一重巔峰。看來這聖階的修為提升也不是一般的困難。」

武聖在通靈期若是十品修鍊資質,從一重到九重就毫無瓶頸,但十品資質進了聖階,突破起來一樣很難。這方面很多時候都只能看運氣。

若不是這樣的話,董靜、鄭先宇、陸重等人都不缺靈胎果,也被魔陽宗傾斜了各種資源,也不會在進入聖階五六七年後還只是武聖二重三重。

若不是這樣。那些位列東部大陸地聖榜前列的四五十歲超級天才們,一樣不會到四十多歲還困在武聖四重五重等等。

而武者在通靈期,修為瓶頸的突破有很多辦法。生死磨礪了,閉關參悟修鍊功法,或者推演武技掌控程度等都能有幫助,聖階之內同樣是如此。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就是神通武意,你在通靈期掌握一種武意就能突破一階,但在聖階,你掌握幾十種武意都不一定讓你突破一階,那需要不斷積累,積累的多指不定什麼就突破了。

當然,推演領域也能打破修鍊瓶頸的,但這個也不穩定,你基礎領域推延至小成,有可能幫你突破修鍊瓶頸,但可能性不足一成,如果成功就是突破了,如果失敗你的瓶頸會鬆動一些。

基礎領域推延至大成,才有三四成可能幫你打破修鍊瓶頸,基礎領域推延至圓滿,才是百分百可以幫你打破一次修為瓶頸。

同樣的道理,特殊領域推延至小成,有三四成可能幫你打破瓶頸,即便當時沒有打破,你的瓶頸也會鬆動不少。

所以在思索之後江守又笑了,「即便我把力量推演到小成沒能打破修鍊瓶頸,可這瓶頸比起之前已經鬆動不少,說不定接下去的生死磨練中,就會因為那些鬆動而在死亡壓力下突破,就算還是無法突破,只要我把風之領域推演到小成,瓶頸還會鬆動,到時候即便還不行,一旦殺戮領域小成瓶頸會持續變得更鬆動,一年,其實不用一年,說不定只需要半年,我就能三系領域小成,修為也晉陞到二重!!」

一語落地,江守才身子一閃就遁向前方。

現在的他還不能鬆懈,還是要繼續努力,更加努力,才能在一年多後有絕對把握擊殺何輝的。

持續閃爍著行進,幾百個呼吸后江守才突然停立在一片草原上空,更是皺著眉看向前方,又只是幾個呼吸,前方天際盡頭也驟然浮現兩道流光,一紅一黑撕裂著天際遠遁而來。

「是人族武者,不是妖獸。」確定新出現的兩股強大氣機都是人類,江守才鬆了一口氣,因為那兩個傢伙都極為強大,每一個都能帶給他不小的威脅感。

唰唰!


就在江守鬆口氣的時候,前方兩人也停在了江守數里之外,顯露出來兩個年輕身影,一男一女,男的俊朗非凡,女的則嬌媚無雙,一米七五的高挑身子,在緊身黑甲包裹下的玲瓏起伏,惹火的讓人心驚肉跳。

這竟是一個完全不輸於蘇雅、董靜的絕色,但給江守的危險感卻遠勝董靜太多。而對方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三四的模樣……

江守在心驚時,前方女子才也詫異的看了江守一眼,「這傢伙似乎氣機不弱,實力不差啊。」

「在下洪道圖,不知兄台是哪家子弟?」俊朗男子也詫異的掃了江守一眼,才抱拳開口。

一句話江守又一驚,洪道圖,鴻基皇族四代子弟,地聖榜12人,好像今年已經四十六歲。據說是武聖四重、混亂領域無限接近大成,此外還有大成級的金水領域,三系武聖!

眼前洪道圖外表看起來只有二十三四,那是因為對方足有四百年壽元,四百年壽元的武者,二十齣頭就晉陞武聖,因為壽元暴增,其生命衰老痕迹也會無限放緩,不誇張的說。這樣的武聖就算到了100歲時,外表也會和二十齣頭的普通人一樣。

江守以後也會如此。

「魔陽宗江守,見過洪世兄。」知道了來人是誰,江守才恍然為什麼對方會給他一種不弱的威脅感了。這樣的洪道圖是戰力遠超董靜、鄭先宇的存在。

董靜鄭先宇在地聖榜不過是四五十人的位置而已。

不過洪基帝國內,魔陽宗雖然是唯一能和皇族洪氏抗衡的超級勢力,但魔陽宗和洪氏關係並不差,還能算是攻守同盟。兩大超級勢力聯合抗衡大炎帝國三大七品勢力,所以知道來人身份后江守也沒遮掩自己的來歷。


「江守,你就是那個江守?」隨著江守的話。那嬌媚女子才當場瞪直了眼,紅潤誘人的櫻唇也脫口就是一句驚嘆。

哪怕洪道圖也是瞪直了眼,愣愣盯著看了江守幾息后才噗的一笑,不過他還是快速壓下了笑意,一臉古怪的道,「原來是江小友,失敬失敬……」

那一臉的忍俊不禁,還有抑揚頓挫的一聲招呼,擺明了是見面不如聞名的態度。

洪道圖二十齣頭時,也就和董靜等人差不多而已,這突然崛起的江守卻是同年紀完壓那個檔次的天才,很多人在聽了江守的事迹后,可是評價江守若不隕落,以後會怎麼怎麼樣的,這多少讓洪道圖此類超級妖孽對江守有些不爽。

但想起這貨要不了多久就會死,洪道圖倒也懶得對江守冷嘲熱諷什麼的,只是一句失敬后就對那嬌媚女子道,「走吧,咱們趕快回去。」

「還回去做什麼?江守不是在這裡么。」但嬌媚女子卻閃身抵達江守身側,伸手就拉江守的左臂,「江守,快跟我走,能在這裡發現你,我就不用回去找人了。」

江守愕然,愕然中身子一閃躲開對方的拉扯,只是疑惑的看去。

那嬌媚女子也不生氣,只是咯咯笑道,「放心,有你的好處,我和道圖發現了一批無上至寶,不過附近有一群雲衣大妖,只靠我們兩個沒辦法力敵,正想回去找人呢,現在算上你一份,可是便宜你了。」

隨著對方的解釋,江守釋然中,不遠處洪道圖卻眉頭大皺,「我說素素,你確定要找他?這小子實力是湊合,比董靜那批人都要強,但此時最多也就是地聖榜三四十位,這實力去了也是拖累,你拉他做什麼。」

「差不多了,地聖榜三四十位也是可以的。」洪素素再次一笑,又伸手去拉江守手臂。

江守頓時無語,自己這還沒答應呢,就算答應也不用這麼熱情吧?不少字

不過眼前的嬌媚女子是洪素素?

東部大陸地聖榜81人,魔陽宗上榜13位,洪氏上榜15人,洪素素就是地聖榜16,甚至這位據說是洪基皇室第一美女,不過洪素素早已結過婚,只是丈夫早在十年前就已經隕落,如今依舊是單身帶著一個19歲的女兒,那一對母女就是洪基皇室最嬌艷的母女雙花,她看上去二十齣頭的姿容外貌,也是因為壽元漫長而已。

實際上這位洪素素已經39歲了。 「只是差不多怎麼行,到時候萬一他成了拖累,還要咱們幫他,萬一為了幫他讓咱們也受傷,那就太不值了。」

和洪素素見了江守就熱情的要拉著他去聯手誅殺雲衣大妖不同,洪道圖有的只是輕蔑,不過這種輕蔑也不是毫無理據,魏子良第一次為江守解釋機秀天的情況時,已經說過機秀天內最恐怖的是一種猶如狼群一樣的群集妖獸,那種群居妖獸就是雲衣大妖。

這種大妖不止速度無雙,喜性群居,最關鍵是那種大妖天生可以彼此融合對方的修為、領域、力量等等。

雲衣大妖,其實就是奇雲成妖,身軀可以隨意變換形狀,不同雲團還可以融合,兩個小成基礎領域融合,雖然不會變成大成,卻能仿若一妖似的,速度和殺傷力都暴增許多,一群聯合在一起就是災難。

這樣的大妖也絕對是最難纏的妖族之一,即便單個的雲衣大妖遠比不上江守第一戰遇到的星隕大妖,但多個雲衣大妖加在一起,絕對更恐怖的多。

而他和洪素素遭遇的雲衣大妖足有十多隻!「永生草?」江守這才一驚,他的確沒想到洪素素口中所說至寶竟是永生草。

永生草在魏子良給他的介紹機秀天至寶的玉簡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奇寶。

這東西的功效,簡單來說就是煉製成丹藥的話,可以讓人青春不老!

像江守、洪道圖這種壽元四百載的武聖,因為壽元漫長、生機機體衰老速度緩慢。一百歲時也還和現在一樣的外觀,但那只是生機機體衰老緩慢了,並不是不老。等江守二百歲時就會變成中年模樣,三百歲時就是和正常六七十歲的普通人差不多。

永生草的青春不老。卻是你只要煉製成丹藥吞服,直到三百九十來歲還會是和現在一樣的外觀。

當然,若只是外貌不老對武者意義並不大,至少對男性武者意義不大,但永生草煉製的丹藥還有另一種特性,那就是你吞服一顆是容貌不老,但再多吞服幾顆就會變成生機不老。一個*十歲的普通老人。走個路摔一跤可能都會摔斷骨頭,那種精氣神身體狀態和二十歲年輕人更不可同日而語。

放在武者行列里其實也差不多的,壽元四百載的武聖,三百歲時所能發揮的戰力和一百歲相比絕對會有差距,這是身體機能狀態的下滑,等你三百九十歲時,你就算三系領域圓滿,武聖六重巔峰,因為身體機能的衰老下跌,一身戰力恐怕連五成都發揮不出來。

何輝那種壽元200載。吞服過一次延壽丹藥的武聖,壽元剩下二三十年,其實也是老暮狀態。實力比起正當壯年的圓滿武聖一樣要差一兩籌。

永生草最大作用,就是其煉製丹藥多了,400歲武聖哪怕在398歲時,身體機能還是維持在青壯期,一樣可以發揮出百分百戰力,這種維繫會在你生命最後一年裡消散,徹底崩塌。

這才是對武者最大的意義。

好比一個能活100歲的普通人,99歲時身體各項機能還和二十歲一樣,哪怕最後一年會崩塌。對你的意義一樣是貴重的無法形容。

所以若只有容顏不老,江守恐怕對永生草根本不會感興趣。但身體機能的不老,這就是誰也無法抵擋的誘惑了。據魏子良給他的玉簡介紹,以往機秀天好像只出產過十幾株永生草,每一株幾乎都拍賣出了數百萬墨陽幣的天價。

這怎麼不是天價?一枚靈胎果十萬墨陽幣而已,一般能延壽十年、二十年的寶葯也就是幾十萬魔陽宗的價值。

那十多株永生草在各大七品勢力中每一株都賣到了數百萬墨陽幣,而且詭異的是全是一個個女子分散著購買的,只有一株就只能維繫容顏不老,無法做到生機不老,只有一株價值根本不大,男性武者購買*絕對不高,但曾經的十多株永生草卻個個都被無數強勢的女性武聖瘋搶。

這種東西不是說比延壽類寶葯更貴重,而是看情況,延壽十年二十年的丹藥,景國內都是傳說級的存在,但在魔陽宗並不算特別罕見,不過那種丹藥只能延壽一個武聖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的壽元,比起能讓武者一生數百年都青春不老的寶葯就顯得價值低了。

若是有延壽五十年,百年的寶葯,那就完全不是永生草能比得了,不過延壽五十年百年的寶葯,恐怕整個東部大陸都找不出來幾株。

知道那是永生草后江守才恍然,洪素素一見到他就如此熱情並不是真的對他熱情,而是對永生草熱情,這時候就算換了其他人在這裡,只要對方修為還能過得去,這位一樣會不斷上前拉人吧。

「就是永生草,我們發現的永生草至少有十多株,一次十多株!只要你修為實力過得去,到時候咱們三人聯手,按照出力多少來區分收穫,你覺得怎麼樣?」洪素素也肯定的回答江守。

頓了一下也不等江守回答,洪素素就有對洪道圖道,「咱們現在在返回據點,就算是能藉助傳訊玉簡時就對據點發送傳訊,那也至少要一天時間,回來再用一天,誰也不知道這裡面會發生變化,而十多株永生草不止能讓容顏不老,煉製成丹藥後足以讓生機不老,你確信還要回去?」

洪道圖倒是沉默了一息,他沒有再開口反對,可看向江守的視線還是充滿了不爽,那種拉這小子入伙明顯不可靠,太便宜他之類的情緒根本毫無遮掩。

「江守,你覺得怎麼樣?」洪素素這才又看向江守。


江守才也笑著點頭,「可以。」

既然知道這是永生草他也真的心動了,畢竟那是十多株。

「可以那就走,千萬不要讓事情再出現變數,哪裡距離這也不遠,一兩個時辰就能趕過去,到了地方咱們再見機行事。」洪素素再次嬌笑,嬌笑后一擺手就向她之前的來路飛掠,洪道圖也起身飛遁,不過在飛遁中還是又瞪了江守一眼,「江守,你最好不要讓我太失望,如果你能拿出相應的實力,我也不會難為你,你出多少力咱們就分你多少,但你若真的連自保之力都做不到,那遇到生死危機時我不出手拉你一把,也別怪我心狠。」

江守啞然。

實話實說,他剛發現兩股絕強氣機在接近時,對方雖然給了他不小的威脅感,但那種威脅感卻遠不足以致命的。

這雖然只是一種感應,但對於江守這種接觸修鍊四五年,卻有一半以上時間都在生死邊緣打滾的人來說,那種感應已經很準確了。

「放心,我會儘力的!」失笑一聲,江守才肯定的回答。

回答中前方兩人倒是一愣,但愣過後洪素素又是輕笑嬌笑,洪道圖卻輕聲冷笑,笑聲里兩道身影才驟然催動身法就消失不見。

江守默默不語,也催動無定身直追而下。

三道遁光一路飛掠,在天地間風馳電閃,差不多過了兩個時辰,前方洪素素兩人才停下身子,此刻他們立足的依舊是風世界,下方依舊是一層層風浪席捲跌宕,猶如海水一樣的草原。

但在兩人身前數十裡外,卻已經可以見到一片連綿群山。

「江守,你速度不錯啊,看來你的實力還有些被低估了。」停下身子后,洪素素才又帶著一絲小驚訝看向江守。

剛才兩個時辰飛掠,洪素素也有心試一試江守的斤兩,所以一開始是保持全速,這種巔峰速度她的能力也最多保持幾炷香時間,但幾炷香時間裡江守一直跟著,後來她雖然還想堅持,看看那小子盡頭在哪裡,但她卻有心無力,畢竟一直最巔峰的速度行進消耗太大。

降低了一兩成速度,休養一炷香洪素素又驟然加速,結果江守還是跟著……

從頭到尾她根本沒法在速度上甩開江守?

「什麼低估,他本來就是風系武聖,風系武聖是最擅長速度的基礎領域,風系神通同樣是最擅長速度的,在速度上比咱們佔一些優勢本就不算什麼。」但隨著洪素素的驚訝聲,洪道圖卻很不爽的嘀咕一聲,看向江守的視線都怪怪的。

他剛才何嘗沒有試探江守斤兩的心思?他甚至還想及早把江守甩開,好證明一下自己的先見之明,結果好像自己丟人了。

但江守畢竟是風系武聖,他洪道圖卻是金水基礎領域、洪素素是水木基礎領域,速度上被比下去不算什麼。

「好了,速度也是優勢。」洪素素卻無語的白了洪道圖一眼,她們兩個的領域是不佔優勢,但要知道兩人可是兩種基礎領域大成、武聖四重的存在,江守只是風系領域剛成型,武聖一重……

「永生草就在前面的大山中,咱們商量一下等下怎麼辦吧,我和道圖去吸引那群雲衣大妖,江守你負責抓緊機會採摘永生草?」 片刻后,江守三人商定好行動方式,洪道圖和洪素素兩人就直奔著前方連綿群山飛掠而下,不過他們的目標並不是那大山,而是群山之上晴朗天空中的一片雲宮。

說是雲宮,其實就是一片連綿白雲飄蕩在天際,長有數十里,寬十數里,猛一看去那就是再自然不過的雲朵飄蕩在天地間隨風舞動。

但那就是雲衣大妖的居所!

雲衣大妖本就是雲朵成妖,它們一般也都喜歡居住在雲團中休養生息,而這樣的雲宮卻是在天際飄到哪是哪,方位變幻不定。

那雲宮最初也並不是在這一帶,洪氏兄妹是在發現山脈中的永生草時,剛破解一部分永生草附近的殘存禁制,就被天際飄來的雲衣大妖團體發現,而後爆發一場大戰,兩人不敵而敗逃。

他們說害怕現在返回據點尋找幫手,再回來時已經太晚,怕的就是被雲衣大妖破壞到永生草,雲衣大妖哪怕是雲團成妖,對各種天材地寶也有需求,永生草附近的殘破禁制哪怕還沒被全部破解,但既然已經被雲衣大妖發現,那些大妖也肯定不會輕易離去。而十幾個雲衣大妖,有黑雲、有白雲、有紅雲等等,色澤並不一樣, 溫室玫瑰 。領域之力好像也只是小成或大成的基礎領域。

但那些雲團還在飛射中,六七個雲團就噗噗衝撞在一起,快速扭曲堆積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彩色雲團。堆積后的雲團雖然從駁雜色澤還能分辨出是多個雲妖融合,但其氣機卻驟然暴增。幾乎媲美武聖五重,領域之力足以讓擁有三系領域的江守都為之心驚。

這一片堆積后更快速撲向洪道圖,另一個方向六七團也是噗噗融匯,形成另一個龐大雲團撲向洪素素。

「森羅劍訣!」

「九節劍!」

…………


洪道圖和洪素素則一分為二,一人從左一人從右,都是御劍飛刺,不過兩人的劍訣卻截然不同,洪道圖的劍訣一劍劍刺出。虛空就仿若多出了數十道交錯切割的金色閃電對著一大團雲妖絞殺而下,形若漁網似的金光殺機四溢,而洪素素的九節劍卻是一劍劍刺出,點點綠芒猶如密集暴雨一樣撲入另一團雲妖之中。不過面對兩人的攻殺,那些雲衣大妖的應對也極為奇特,洪道圖面對的雲團是嗖的一聲凝縮,從原本長寬都十多里的龐大雲團,直接凝縮成一根長十多里,寬只有拳頭大的棍狀物,然後輕鬆穿透電網。

洪素素麵對的雲團卻是呼嘯著在體內散開無數密密麻麻的雲洞。任由那些暴雨似的劍光穿透雲團,那些雲洞才又重新癒合。

這就是雲衣大妖最難纏的地方,面對形狀可以千變萬化的雲妖。你一劍刺出,劍光落處對方肉身軀體突然向左右倒流,任由你長劍穿在虛空,根本傷不到對方分毫,等劍光抽回時再重新癒合,你做的就是無用功。

它們這種也只是肉身變換形狀,並不是可以無限分裂無限重組,和星隕大妖那種肉身一息炸裂成毫不相連的百千碎石后再堆積癒合相差還是很大的。

雲衣大妖一旦被人從中一刀斬成兩段,變成毫不相連的雲團。也是重傷,遠比不上星隕大妖那種一刀斬斷一塊碎石。馬上又能癒合的能力。

這也不出奇,雲的形狀本就隨意變換不定。雲團成妖后也繼承雲的一部分特性,但因為沒有生命領域之類,它們只能變換肉身形態,卻無法做到被徹底切割撕裂后還能癒合的能力,星隕大妖那種山妖則不同,一座山本就是無數石塊不規則堆積而成,碎石堆的多了就成山,再加上生命領域的癒合之力,才形成了那種詭詐神通。

對付星隕大妖,你就是不斷打碎它,讓他生命力在破碎癒合中快速崩塌流逝,才能消滅,而雲衣大妖你就是要速度超過它的變幻能力,讓它在肉身凝聚或變幻前就一擊重創。

洪氏兄妹殺上去之後,似乎也知道他們不擅長速度,沒辦法做到以速破敵,所以一旦出手就是密集連綿的範圍性殺招,一人操控森羅劍訣對付一團雲妖,一人就是九節劍誅殺另一團,在左右方向攻殺中,幾個呼吸兩人就佯裝不支,一左一右向兩側撤退。

那兩團雲衣大妖也快速追殺而上,這些大妖雖然是雲團成妖,其實心性極為兇狠狡詐,短短几十個呼吸,雙方就兩追兩逃快速向左右天際隱沒。

「江守,你要快,雲衣大妖既然發現了永生草,這對它們也是有效的,那種至寶它們也不會輕易放棄,就算妖獸靈智低下,一開始感應不到我們誘敵之計,但慢了肯定會出亂子!」

江守運轉無定身,藉助風之力遮掩身影隱沒在虛空,正在思索什麼時候動手時,耳中則響起洪素素的低呼。

隨著傳音,江守的身子也驟然一閃到了一片青山低空,放目向下看去時,江守立刻發現一座龐大山谷邊緣,有著破損的陣力翻滾,那迷濛朦朧的陣力迷霧下,隱約可感知到磅礴的生機在翻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