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們叫什麼名字來著?」夏紫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除了一些在逸王府出現得比較多的人以外。

其他人,她還真的不知道名字。

「公主叫我小六,他是我兄弟小五,裡面躺著的是我兄弟小七」男子摸摸腦袋,看著夏紫涵說道。

「你們怎麼會取這麼奇怪的名字,看樣子你們並不是親兄弟」君卿若疑惑的看著兩人。

重生之必然幸福 而且,名字也太隨意了點吧。

男子點點頭,「我們的確不是親兄弟,但是我們是兄弟,比親兄弟還親,我們是孤兒,遇到主人,也就是逸王之後,我們才有現在的生活」。

說起這話,兩人眼中對夏逸風的感動是滿滿的。

由此可見,兩人是多麼的忠誠於夏逸風。

「你們是怎麼受傷的?」夏紫涵不解的看著這三人,他們的修為應該不算弱,能夠跟著皇叔進秘境然後平安歸來,這點修為肯定不會弱。

「我們得到消息,接應主人的時候受傷的,但是,卻沒有成功,主人的去向也不知道,唉,我只能每天去城門處逛,看看有沒有消息」。

夏紫涵若有所思,怪不得他們才會在城門口遇到。

想了想,夏紫涵拿出一瓶丹藥,「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皇叔我也會找,你們好好養傷,有消息我會派人通知你們」。

總裁,我已婚! 兩人點點頭,為今之計,也只能這樣了。

之後,夏紫涵和雪蘿玥離開了這裡。

走在喧鬧的街道上,夏紫涵一臉鬱鬱寡歡。

雪蘿玥和君卿若對視一眼,都從中看出了丹藥,這種時候,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她。

「紫涵,要不然,去皇宮看看吧,不是說姨母也受傷了么,咱們回去看看」雪蘿玥看了看夏紫涵,提議道。

夏紫涵眼神一亮,緊接著變得黯淡,「現在不能去,萬一我要是也被軟禁起來,誰去救二哥和皇叔還有母妃」。

雪蘿玥頷首,看來,夏紫涵成長了不少,也知道小心行事。

只不過,城門口那事一鬧,恐怕誰都知道她回來了,出來找她恐怕是遲早的事情。

「要不,咱們去吃點東西吧,剩下的事情,我們再慢慢的考慮」君卿若提議到,從她們來到這裡開始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有吃,好餓。

經君卿若這麼一說,夏紫涵也覺得餓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不吃飽,怎麼有力氣做事,「走吧,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酒樓,咱們去嘗嘗」。

夏紫涵說完直接帶頭走在前面。

很快,她帶著雪蘿玥等人來到一個高大的酒樓面前,回頭看著雪蘿玥和君卿若「走吧,就是這裡」。

雪蘿玥一愣,剛想要拉住夏紫涵。

「哎喲」。

「哎喲」兩道吃疼的聲音響起。

「對不起」對方是一個女子,抱歉的低著頭,不好意思的對著夏紫涵道歉。

「咦?雪姐姐,是你,你來玖藍國啦?」女子歡快的跑到雪蘿玥的面前,一臉的開心。

雪蘿玥愣了一下,「子雨,你怎麼在這?」。 好巧,沒想到與夏紫涵相撞的人是穆子雨,雪蘿玥這才記起來,穆子云之前告訴她,穆家在玖藍國,沒想到會在玖藍國的國都遇到。

穆子雨看到雪蘿玥顯然很開心,「我,我來買葯啊」說完眸光閃了一下,「那個,雪姐姐,我……」。

雪蘿玥笑笑,「沒關係,是幫你父親買葯的吧,我理解,對了,能不能讓我看看你買的什麼葯呢?」。

雪蘿玥像是隨口一說,事實上她已經聞到了藥味。

這不是一般人服用的葯,像是中毒,療傷用的葯,藥量巨大,所以才會用紙包著。

否則,買一瓶丹藥就能夠解決的事情,不會買這種葯。

更何況,穆家身為生意世家,不至於缺錢到這種地步。

穆子雨臉色有些為難,「雪姐姐,我……」。

就在這個時候,附近走來一對侍衛模樣的人,「仔細檢查,若是發現什麼可疑的人,立即抓起來」。

穆子雨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對了,之前不是說幫你們問煉藥師的事情么,我現在有消息了,不請我去你們家坐坐?」雪蘿玥淺笑的看著穆子雨。

穆子雨眼神一亮,「真的?太好了,雪姐姐,你跟我來」說著招呼雪蘿玥一行人跟著她。

繞進幾個歪歪扭扭的衚衕,又回到了鬧市之中,穆子雨隨後買了一隻燒雞和一些饅頭,這才帶著雪蘿玥一行人向目的地走去。

這一次,很快就來到一座府邸門前,上面寫著穆府,門邊站著一位老頭模樣的人。

「小姐,你回來了,這是?」看著雪蘿玥一行人,老頭眼中閃過警惕,緊接著恢復平靜。

「王伯不用擔心,她就是哥哥之前提的雪姐姐,這次是帶好消息來找我們的,沒事」穆子雨很有禮貌的對著老頭說道。

顯然,這老頭雖然是個守門的人,但是穆家好像對他很尊敬一樣。

「抱歉,老朽剛剛失禮了,請進」老頭對著雪蘿玥的方向充滿歉意的說道,緊接著打開門。

「沒關係的,王伯您忙,我們進去了」說著,雪蘿玥等人就在穆子雨的帶領之下進了穆府。

隨後,王伯將門關上,又靜靜的坐在門邊的小凳子上。

「大哥二哥,你們看,我把誰帶回啦」穆子雨一進屋,就大呼小叫起來。

很快,兩邊的房間i分別走出兩個人,一個是雪蘿玥很熟悉的穆子云,另外一個則是穆子風。

穆子云看著雪蘿玥,眼中閃過欣喜之色,但是看到雪蘿玥身後的夏紫涵時,微微一愣,顯然,穆子風也見到了。

「參見公主,不知公主駕臨寒舍,有失遠迎,還請見諒」穆子云和穆子風顯然是認得出夏紫涵的。

當然,穆子雨也知道,只不過相撞的時候是低著頭,後來顧著和雪蘿玥說話,沒有注意到身邊的人。

「請公主恕罪,子雨剛剛不是有意冒犯的」說著,穆子雨就要跪下,但是卻被夏紫涵給拉住。

「行了行了,我今天是跟著師傅來的,你們起來吧,不必多禮」夏紫涵撇撇嘴,她就知道回來會有一大堆的禮儀,飯都煩死了。 隨後,穆子風和穆子雨站了起來。

「雪姑娘,公主,裡面請」穆子云急忙讓開一步,將眾人往客廳裡面請。

客廳里,眾人分成兩邊坐著,黑衣則是站在雪蘿玥的身後,將保鏢的職責表現得很明確。

「這位公子,你可以坐著的,旁邊還有位置」穆子風蹙了一下眉頭,禮貌的對著黑衣說道。

自從上次看到雪蘿玥的行為,他不會再小看任何雪蘿玥身邊的人。

黑衣看都不看穆子風一眼,「不必了」。

雪蘿玥嘴角抽搐,「黑衣,你找個地兒坐著,站住我身後,怪不習慣的」。

黑衣頓了一下,這才找了個位置坐下。

這下,終於沒有奇怪的氣氛。

「對了,聽子雨說,雪姑娘你找到了煉藥師,他會幫忙我們的煉製丹藥么?」穆子云忐忑的看著雪蘿玥說道。

雪蘿玥點點頭,「星河學院的夜老,你們應該聽過吧,他能夠幫你們煉製丹藥,但是,這人要你們自己去請」。

煉藥師是她幫忙找了,但是請夜老要他們自己親自上門去,這樣才顯得有誠意。

在加上,夜老乃學院的煉藥師,不會有那麼多時間等著,而且,自然是需要尊敬和面子的。

穆家三兄妹頓時喜在臉上,不知道要怎麼表達。

星河學院的煉藥師啊,這可比藍家家主之類的人更加有把握了,而且星河學院的人,他們還是比較信得過的。

「雪姑娘,謝謝你,謝謝」穆子云和穆子風站起身來,恭謹的對著雪蘿玥鞠了躬。

他們的父親有救了,真好。

「對了,你們誰受傷了,居然要買這麼多藥材」雪蘿玥指著穆子雨手邊的那一大包葯。

穆子雨一愣,「糟糕,應該熬藥了,不然就麻煩了」說著抓起藥材就往外跑。

雪蘿玥一愣,穆子云和穆子風則是無奈的搖頭,「小妹前幾天救了一個人,身受重傷,還中了毒,沒有辦法,只能買葯回來醫治」。

穆子風略帶無奈的說道,語氣里並沒有責備穆子雨隨便救人的意思。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據我所知,這這藥材的功效還比不上丹藥,為什麼你們不買丹藥,我不信穆家連這點錢都沒有」。

聽完雪蘿玥的話,穆子風有些尷尬,「這個……」.

穆子云看了雪蘿玥一眼,餘光是不是掃向夏紫涵。

「看我做什麼?」夏紫涵奇怪的看著穆子云,難道她的臉上有髒東西,想著,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

「呃,沒有,公主不要誤會」穆子云有些尷尬的說道,視線別向其他方向。

雪蘿玥想到了什麼,「你們忘了我是煉藥師么,我去看看說不定能夠幫上忙」。

話都說到這份上,穆子云和穆子風不知道怎麼說。

想了一下,穆子風看了一眼雪蘿玥,「這樣吧,那人住的小屋實在很小,勞煩雪姑娘一人前去,公主金枝玉葉,就先在這休息吧」。

夏紫涵剛想要拒絕。

「好,我去,紫涵,你們在這等著,我很快便回來」說著雪蘿玥跟在穆子風的身後離開。

黑衣眸光閃了閃,趁著穆子云不注意,人也消失在客廳里。 之後,穆子風將雪蘿玥帶到後院。

這裡有點像柴房和廚房類的院子,院子里穆子雨正在灰頭土臉的生活,熬藥。

看到雪蘿玥來,穆子雨調皮的一笑,「雪姐姐,你來了,對了,大哥,你怎麼也來了?」。

穆子風點點頭,「怎麼樣,他有沒有好點?」。

穆子雨撅了一下嘴巴,「還是那樣,他不允許我去藥鋪買丹藥,就憑這些葯,怎麼能有效嘛」。

看來,穆子雨也是知道這藥材的效果不大,所以很鬱悶。

隨後,穆子風轉過頭來,看著雪蘿玥,「雪姑娘,你是我們穆家的恩人,裡面的那個人也是,所以,我希望你能救他,而且還要麻煩你不要將他在這裡的消息透漏出去」。

穆子風的臉色帶著凝重,真誠,以及認真。

雪蘿玥點點頭,或許,他已經猜到這裡面的人是誰了,「好,我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帶我進去吧」。

隨後,留下穆子雨一個人在院子里,雪蘿玥跟著穆子風進入那個不怎麼起眼的房間。

總裁的重生嬌妻 一進入房間,雪蘿玥就看到了,裡面只有一張床,簡陋無比,地上一雙質地精良的鞋子,顯然,是有錢人家才穿得起的。

那人靜靜的躺著,像是睡著了一般,氣息紊亂。

穆子風站在原地,雪蘿玥走向床頭方向。

忽然,床上的人一下子驚坐起來,抬手就向雪蘿玥的脖頸攻擊而去。

對上雪蘿玥眼睛的剎那,男子一愣,手錯開,掀起的掌風擊在牆上,落下一點灰塵。

「喲,不是身受重傷還中毒了,還能動武,看來紫涵的擔憂是不需要了」雪蘿玥似笑非笑的看直眼前的男子。

男子一愣,「你怎麼在這,難道,紫涵這丫頭也在這?」。

穆子風剛想要解釋他帶雪蘿玥來的目的,在聽到這話,他更加迷茫,「逸王,雪姑娘,你們認識?」。

隨後想到外面的夏紫涵,也明白過來,他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

「在這呢,穆公子,你可以把六公主喊過來了,沒事」雪蘿玥扔了一瓶丹藥給夏逸風隨後對著穆子風說道。

穆子風看了一眼夏逸風。

「去吧」穆子風這才走出去,看得雪蘿玥很是無語,這身份不同,說話的效果就是不一樣。

也對,穆子風是皇族,他們身為玖藍國的子民,聽他的很正常。

很快,夏紫涵就跟了過來,而這個時候,外面的穆子雨想起雪蘿玥煉藥師的身份。

既然雪姐姐是煉藥師,說不定就不需要熬藥了,就要起身進來,但是卻被夏紫涵等人先擠進來,只得等在外面。

「皇叔,是你么皇叔,你沒事,太好了!」夏紫涵眼中閃過淚花,一下子撲向夏逸風的懷抱。

穆子云和穆子風面面相覷,他們還以為外面傳言的是假的,皇帝的親閨女怎麼肯能向著自己的叔叔。

沒想到,傳言是真的,是他們不相信。

夏逸風輕輕的拍了拍夏紫涵的背,「沒事,皇叔怎麼會有事,就是受了點傷,你師傅的丹藥已經治好了」。

說著看著夏紫涵,臉上露出開懷的笑容。 夏紫涵破涕為笑,「那當然,我師傅的丹藥當然是最好的」語氣里慢慢的驕傲。

夏逸風無奈的搖頭,「你這丫頭」。

「對了皇叔,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六他們說的是真的么?父皇真的這麼不明事理?」夏紫涵皺著眉頭看著自家皇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