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同時出現的還一位女性貴族將領以及他的親兵,她自稱瑞納.肯納,哈倫斯領的男爵、衛隊長。

移民們對於這位貴族和他的騎兵戰士出現,顯然很高興,因為這能給他們帶來一種安全感,所以,路過的移民紛紛對這瑞納一行人脫毛行禮。

埃里克的雙手在久違的大戰後微微的顫抖著,他為了掩飾自己的窘迫,便拉著艾爾解釋道:「是濃煙讓這位瑞納男爵決定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我們當時正在與獸人戰鬥…」

說道這裡,埃里克有些難過,他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十多年的農莊生活早已讓他變得容易多愁善感,他看著艾爾,「你那些農莊的守衛死了大半,這是我的錯,等我找到火油趕到倉庫的時候,獸人已經佔領了那裡,他們抓了民兵隊長,那個該死的軟蛋,他屈服在獸人的斧頭之下,是他帶的路…」

「我很抱歉,艾爾,我只帶回來兩個人,其他八人因為我的輕敵而死去,他們還那麼的年輕,我…」

「你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平民!」瑞納打斷了埃里克接下來的話,她脫下頭盔,露出臉上那那道猙獰的傷疤,「你很勇敢,但缺少一點頭腦。」

埃里克回頭看到瑞納臉上的傷疤,眉頭輕微的一皺,他有輕微的強迫症,他感覺瑞納臉上的那道傷疤,就如同在純白的牛奶中掉進了一顆老鼠屎一般讓人難受。

「平民,這樣盯著一位女士看是很沒有禮貌的事情。」瑞納冰冷的語氣讓埃里克回過神。

「非常抱歉!」埃里克躬身行禮,「還有,尊敬的男爵,我可不是平民,我是一位騎士,而且是一位正式騎士,我在王都的騎士殿堂里接受過先王的洗禮!」

瑞納一怔,上下打量著埃里克。

「在碧恩領的防線上怎麼沒有看到你戰鬥的英姿?我的騎士大人!」瑞納身後的士兵顯然對於埃里克的身份有些質疑,「我看到的只是一個農夫,雖然你剛剛的做法很勇敢,但不可否認你就是農夫!」

「你…」

「瑞納男爵!」是艾爾的聲音,他記住了瑞納的名字,他出言打斷埃里克的話,「您應該阻止你士兵的無禮行為,侮辱一位正式騎士是很糟糕的事情!」

瑞納無所謂的聳聳肩,「他只是在闡述一件事實,如果你們要把這當成一件侮辱,我也沒辦法,還有,我的這名士兵在前一段時間的戰鬥至少斬殺三名獸人戰士…」

「可你們還是丟掉了碧恩城!」艾爾回應道。

「碧恩城沒有丟!」瑞納冷冷的看著艾爾,頓了頓問道:「你又是誰,你知道打斷一個貴族說話也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我叫艾爾.科文斯,如果你知道人類王國的歷史,科文斯家族的歷史你一定很熟悉吧,雖然我現在只有一個男爵的頭銜,但你不能質疑我的權利!」艾爾迎上瑞納的目光。

艾爾說話之後出現了短暫的沉默,之後便是一陣哄堂大笑,就連立足在遠處看熱鬧的移民都在跟著嘲笑。

一個老兵笑道:「瞧瞧我看到了什麼,一個自稱是正式騎士,一個自稱科文斯家族的後代,但是,我看到的是卻是在獸人一個斥候小隊下逃跑的兩個農夫而已!」

瑞納微笑的看著怒氣沖沖的埃里克,還有正在壓抑怒火的艾爾,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制止她士兵們的嘲笑。

「我現在要趕往素水河前線營地,那裡在幾天後將會有一場大戰,如果你們還有那怕一丁點貴族該有的尊嚴,那就證明給我的士兵們看。」

「好!」埃里克想都不想的答應下來,艾爾攔都不攔不住。

埃里克說罷,就轉頭看向自己的好友。

艾爾在他好友的目光中沉默了十幾秒,最終暗自嘆息一聲,「如果這是你最終目的,那麼,你成功了,尊敬的男爵大人,我會為您效力,但只限於這場戰爭,按照我的身份我有權要求特定的職位!」

當艾爾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沒有注意,他身後年老而古板的管家臉上露出了一絲久違的笑容。

「你需要什麼職位?」

艾爾拍了拍自己已經有些發福的肚子,「如果讓我衝鋒殺敵,那還不如殺了我,如果你們後勤處還缺人的話,我樂意效勞!」

——————

炎炎夏日,科溫德領緊挨著素水河的賽侖平原草地上,一直龐大的軍隊正沿著河邊安營紮寨。他們的前線哨塔已經修到下游十里開外,斥候更是遠赴五十裡外去偵察敵情,營地內的巡邏隊伍從不間歇。

營地後方的官道上,勞工以及農夫把整車整車的物資往軍營里運送,整個運送隊伍甚至比軍營中的士兵還要多出幾倍。

格雷領著他的親衛隊在一處小山坳上俯視著他的營地,兩個小時前才與部隊匯合的瑞納男爵領著她新的副官站在的格雷的身邊。

「看來,這將是一場硬仗,這種地形就算依靠素水河也防不住。」格雷眺望彎彎繞繞看不見盡頭的素水河,馬鞭在虛空中勾畫著。

「我們現在不能夠想著防守,我的大人…」瑞納聲音還是那麼好聽,她的金髮在微風吹動中猶如根根金絲一般美麗,「如果我們採取防守,獸人睡覺都會笑醒的,他們身後四萬大軍隨時可能突破碧恩城的防線!」

格雷收回眺望遠處的目光,他看向瑞納,看向這位最開始就跟隨他的封臣說道:「連你也在質疑我的勇氣嗎?瑞納男爵。」 瑞納與格雷對視,她說,「您是在懷疑我的忠誠嗎?子爵大人。」

「我不懷疑任何人的忠誠。」格雷認真的看了一眼瑞納,然後轉頭眺望遠處的營地,「同樣的,我也不會絕對相信一個人,我懷疑一切也相信一切,男爵。」

「這是您的權利,我的大人!」

「你越來越像一個貴族了,瑞納男爵!」格雷咧嘴一笑,「這是好事!」他用皮質的手套輕輕的拍打著劍柄,發出輕微的脆耳響動,突然話鋒一轉問道:「你覺得那位杜魯男爵能夠信任嗎?我是說,在這場與獸人的戰鬥中,杜魯男爵是否能夠信任!」

瑞納對格雷跳轉性的談話方式早已習慣,但她對格雷問的問題有些疑惑,她並沒有馬上回答,沉默幾秒鐘后她如此說道:「我的大人,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而格雷對於瑞納的回答,卻好似沒有聽到一般,他收回目光,眺望著素水河遠處一排排拔地而起的箭塔…

他在思考問題。

幾分鐘后,格雷突然打馬向著前方走出一段距離,在那裡,他同樣極目遠眺,好似換個地方可以看得更遠一點。

瑞納連忙跟上,在格雷的身旁止住戰馬。

而他的隨從則被格雷的親兵隊長塔奇亞男爵攔在原地。

「如果我們在這場會戰中失敗,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格雷的語氣好似在自言自語,又好似在詢問瑞納。

「當然知道,南境將無力再抵抗獸人!」瑞納順著格雷的目光眺望,「所以,我們不能失敗!」

「你的信心讓我倍感欣慰,男爵!」格雷說道,「指揮官保持必要的信心對於戰爭來說是好事,但我想獸人指揮官比你我更有信心!因為,據可靠的消息,獸人已經增兵南境,我感覺有一隻大手在操控著這一切…」

格雷附身趴在馬鞍上,這樣可以緩解鎧甲在他身上擠壓的重量,他問道:「對於前段時間發生在塞卡城的刺殺事件,你有什麼看法?」

瑞納對此不敢隨意發表意見,她想要說點什麼,但張口之後發現還是表示沉默為好。

所以,她沉默著。

格雷斜眼看了瑞納一眼,然後繼續說:「贊巴騎士找到一點線索,你有興趣知道嗎?」

「什麼線索?」瑞納下意識問道,但問過之後她就有些後悔,她不喜歡參與那些鬥爭,從來都不喜歡。

但格雷明顯不想讓瑞納置身事外,他聽到瑞納的發問之後,臉色露出一絲笑意,然後又變得格外的慎重,他說道:「有一些證據表明,那次刺殺事件是一些能夠決定南境命運的大貴族策劃的,這無疑讓人心驚!」

這個情報是格雷從三叉鎮出發前夕,維克帶著那名格雷在塞卡城市政廳接見過的維斯送來的。

自格雷遇刺那天起,維斯在地窖里等待整整三天,等一切好似都風平浪靜之後,他才帶著那個叫凱蒂的女人以及他那位年輕的手下走出來。

維斯本打算讓他的手下亞特帶著地窖里的一些金幣離開,但亞特固執的說道:「我要證明我的忠誠,老大,我發過誓!」

維斯對此沉默不語,一天後他在贊巴騎士那裡得到新的身份后就答應了。

他需要人手,而且亞特看上去還算忠誠,畢竟,整整半個地窖的金幣,不是什麼人都能受得住誘惑的。

贊巴很清楚維斯為什麼會等這麼久才出現,但他並沒有意見,反而有些欣賞,而且維斯還給他帶來一整車的金幣,他知道,現在整個南境正在為對獸人作戰的資金犯愁。

沒有人能夠扛得住警衛處的審訊,贊巴在這幾年裡招募不少這方面的能手,他們經驗豐富,會想盡辦法逼出你害怕的東西,然後用它來折磨你,一步步瓦解你的意志。

想象一下吧,當你最恐懼的事情或者東西,每時每刻都出現在你的身邊或者發生在你的眼前,你能忍受那樣的日子嗎?別忘了,還有非人的折磨在摧毀著你的意志!

當恐懼無法驅散之時,凱蒂很快就開口了。

贊巴按照凱蒂和布德.愛威爾的供述以及塞卡城城市警衛的口供,很快就查到有用的線索,然後根據這些線索查下去很順利的就查到這些貴族的頭上。

這些人並沒有刻意隱瞞,或許是他們自認為計劃完美無缺不可能失敗,也或許他們根本不怕格雷查到他們的頭上。

但不管怎麼樣,這就是事實!

令人心驚的事實。

贊巴知道這個事情不是他能夠做主的,便讓維克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前線口述案件的調查結果。

「最關鍵的問題不是這些貴族,而是這些貴族背後的人,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說道這裡,格雷轉頭看著瑞納,他用審視的眼神看著這個從一開始就跟隨他的封臣。

「什麼共同點?」瑞納毫不畏懼的與格雷對視。

「他們是艾拉家族在南境最核心的勢力!」

「艾拉家族?霍科群島的艾拉家族?」瑞納聽到格雷的話卻是驚呼一聲,「您是說這件事情跟阿克公爵的親姐姐,也就是德魯尼大公的妻子:德魯尼夫人有關係?」

「如果情報沒有問題的話,那就是這樣!」

「這怎麼可能?難道是大公的意思?他感覺到您有威脅?」

格雷語氣非常的認真,「不可能是大公的意思,他們在北境戰事比我們這邊還要艱難,他需要我,至少目前他需要我!」

瑞納心臟不由自主的跳的更快了,她想了想說道:「這其中或許有人在搞鬼,或者說您的某些決斷傷害到這些人的利益,但這應該與公爵夫人沒有關係的,我實在想不出她有什麼理由要您的命!」

「或許是吧?但我現在沒有時間去確認這個問題。」格雷盯著瑞納,「瑞納,如果這場會戰失敗,你應該知道等待我的將是什麼吧?」

「大人!無論成敗,我都將與您同往!」瑞納的語氣猶如莊嚴的誓言。

「不,我不需要!」格雷目光銳利的瞪著瑞納,「如果這場會戰失敗,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逃回哈倫斯城,不要否決我的話,這是命令,那裡需要你,瑞納男爵!」

「我…」瑞納不知道說什麼,她從來沒有想過失敗后的情況。

「呵呵!」格雷輕笑,他看著下方營地中忙碌的士兵們說道:「獸人已經增兵,如果這場會戰失敗,他們或許會繼續深入南境,在這方面我已經讓凱斯子爵準備後手,如果我戰死,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幹掉他,他比獸人更危險!」

瑞納眼中一片迷茫,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記住我的話。」格雷語氣加重。

「是的!大人!」瑞納點頭。感冒了,而且這兩天手上事情多,做完事實在沒有心情碼子,而且也沒精神。

今天晚上早點睡,希望明天早上起來有個好身體!

好久沒有9點就躺下睡覺了!!

《從騎士到國王》感冒了 格雷的語氣平淡,感覺好像在與相識多年的朋友聊天一般。

但是,他那如交代後事一般的談話內容,卻讓瑞娜怎麼也輕鬆不起來。

瑞娜側臉看著格雷,格雷臉上的一絲無奈被她捕捉到。

她突然陷入回憶…

在那個暴風雨的夜晚里,瑞娜第一次見到格雷,那時,格雷臉上掛著和此時一樣的無奈之色,不過,當時的她只認為那是格雷的虛偽。

瑞娜端坐在馬背上一動也不敢動,她怕她身體一動,就會暴露她緊張,她被動的回應格雷的要求、或者說命令,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授予這樣的重任,在她的潛意識裡,她應該會比格雷更早的死去。

她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也害怕那一天的到來。在碧恩城與獸人大戰的時候,她幻想過無數個自己戰死沙場的畫面。

在格雷沉默的時候,瑞娜說道:「大人,我們會勝利的。」

她神情認真而嚴謹。

格雷臉上帶著微笑,「你認為我失去信心了嗎?不是的,男爵!我從來不曾對勝利失去信心,也不曾放棄過對勝利的追求,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帶領那些信任我的士兵贏得這場會戰的勝利。」

他撫摸著佩劍劍柄頂端雕刻的家族圖案,「但是,這場戰爭不是前幾年我們經歷的戰爭,那時候就算失敗,也不要緊的,我們有的是退路,而且性質也不一樣!現在,整個人類王國都陷入了戰爭的泥潭,就連霍科群島也不例外。」

格雷今天很健談,他低語著:「恩…怎麼說呢?」

他在組織語言,瑞娜則在思考著格雷剛剛的話。

幾十秒后,格雷繼續說道:「現在各處戰場都處於對峙狀態,短時間內都沒有辦法徹底擊敗另外一方,但這樣的對峙不可能長久的,現在,我們唯一能夠期望的,是駐紮在克溫鎮的勞博特國王以及他麾下中央國王最精銳的十幾萬大軍,我相信,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克溫鎮外面十萬獸人大軍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我的猜想是,最多再過半個月到一個月的時間,克溫鎮那邊的決戰就會打響,而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不希望發生意外,這也是我前段時間作戰命令的最核心的內容!」

瑞娜聽得一愣,她完全沒有想到那些方面去,她只是絞盡腦汁防禦獸人在南境的肆虐。

「所以,你明白了吧,我們這場會戰失敗,可不光是南境的問題!」格雷目光閃動,「我知道,很多人都在質疑我,他們認為我沒有跟獸人決戰的勇氣。」

「大人,既然是這樣,那您還是決定在這裡與獸人決戰?」瑞娜語氣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我別無選擇,男爵!」格雷望著西邊湛藍的天空,「如果獸人突破科溫德領,他們就可以直接從色庫領進入艾吉薩領,你應該知道,現在那兩個領地的防守情況,獸人絕對可以在三天之內橫掃一切。」

「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了嗎?按照獸人的行軍速度,最多半個月,南境的獸人遠征軍就可以跟克溫鎮外的十萬獸人軍隊夾擊克溫鎮的勞博特國王?」

瑞娜臉色一變,心臟猛然一跳,「西境應該會阻止獸人的吧?」

「不要小看矮人,男爵!你認為他們真的會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如果沒有西境八萬大軍虎視眈眈,他們重裝步兵早就加入到這場戰爭中來了。」格雷呵呵一笑,「難道你沒有發現,獸人士兵的一些兵器,甚至比我們士兵的更加堅韌鋒利嗎?」

瑞娜滿臉的震驚,問道:「您是說矮人在資助獸人部族?」

「資助倒是不可能,只能說是交易,地精在幫助獸人,矮人也在幫助獸人,這是明面上的事情,以西境米拉克大公的睿智,這些會不知道嗎?但他們還在交易,這就說明他們的交易連米克拉大公都沒辦法阻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的士兵駐紮在駱丹山脈的山腳,防止獸人大軍的偷襲!」

格雷的大部分情報,都是索爾通過秘法會的手段幫他打聽的,他現在告訴瑞娜,就是讓對方知道現在所面臨的是什麼樣的境地。

瑞娜在消化格雷所說的消息,格雷突然問道:「杜魯男爵跟你一起撤離碧恩城的吧?他不是回到艾吉薩領了?」

「是的,他說他會召集一些人手,在必要的時候增援我們!」瑞娜下意識的回答。

格雷輕笑,「他是一個聰明人,他不會來了,不要指望他的增援,不過有他防守艾吉薩領,我也放心不少,而且,我已經放埃米回去,現在的色庫領的人民需要他們的繼承人來帶領他們。」

「你現在應該明白我的處境了吧?」格雷眼中中充滿著無奈。

拐個陰司生猴子 瑞娜點頭,「我想我明白了!」

她是真的明白了。

這場會戰,無論失敗還是勝利,格雷都不能後退一步。

他的命運已經跟這場會戰連在一起。

勝利固然是好的,但如果失敗,獸人打通南境與克溫鎮的通道。

而同時,大半個南境又可以作為獸人的中轉點和補給基地,到那個時候地精方面一定會加大對獸人部族的支持力度,說不定現在幫助格雷的地精也會臨陣倒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