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飛,我們都飛了這麼久了,可是…」唐嫣剛剛開口準備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體內的靈魂印記突然暴動了起來,能引起靈魂印記如此動靜的,便只有敵侵了。

「有敵人?」

「就在前方!」

「六人小隊!兩個戰聖,四個巔峰戰尊!」

劍五緊緊皺著眉頭說道,這話一出,眾人的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雖然他們在人數上有優勢,但在個體實力之上卻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來了!」

胤古抬頭一望,接著在距離眾人不遠的地方,突然閃現出六道人影來。

「哈哈!沒想到我們才進入蒼月森林半月時間,就能遇到一隊肥羊,真是不錯啊!」

一個滿臉橫肉的大胖子盯著燕飛等人喝道,看著燕飛等人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群等待著被屠宰的羔羊一般。

「大哥,這裡距離天沙城很近,未免夜長夢多,我們趕緊動手吧!」

「老六說的不錯,速戰速決!」

大胖子聞言,點了點頭,沖著身旁的幾人吩咐道:「老二!對面的聖階強者交給我,你帶領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一起對付剩下的人,他們人數佔優,我們不能跟他們單對單的較量!」

一個略廋的男子聞言後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劍五等人也抱團在一起商量著什麼。

「對面那個胖子的實力最強,約莫有著一星巔峰的樣子,一會兒這個傢伙交給我,至於剩下的,你們分!」劍五倒也乾脆,一口便將最難啃的骨頭給攬了下來,當然了,若是他能將胖子擊殺,他的靈魂印記將會得到一個大的提升,將來換取的積分自然也就越多!

「另外一個聖階強者交給我吧!剩下的四個巔峰戰尊,就交給你們了!」燕飛淡淡一笑道,劍五都攬下一個聖階強者了,他倒是不好落後。

對於劍五給燕飛的選擇,眾人都默默點了點頭,他們對自身實力都很清楚,放著他們去對付戰聖強者,簡直跟送死無異,這個時候可不是逞能的時候。

「記著!這是生死戰鬥,別留手!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你!」劍五鄭重地提醒了一句,接著便轉身朝著前方看了去。

「動手!」胖子冷喝一聲,接著六道流光便急速朝著燕飛等人奔襲而來。

劍五隨手一招,一柄光劍便出現在了他的雙手上,接著毫不遲疑地便迎沖了上去。

「死胖子,你我之斗還是在天空進行吧!」劍五光劍一劃,一股劍氣震蕩而出,直直逼退了胖子等人。

「哼!你以為我怕你不成?」胖子冷冷一喝,接著兩道光芒便直朝著高空飛去。

「二哥,對面只有一個聖階強者,現在被大哥牽制,這些傢伙還不是被我屠戮的份兒?嘎嘎!殺!」

胖子跟劍五飛去高空迎戰的一瞬間,剩下五人氣勢更勝一籌,橫衝直撞的便奔襲了過來。

「大家小心!」燕飛沖著唐嫣看了看,接著率先便迎了上去。

「橫江飛渡!」

燕飛的身子剛一俯衝出去,手中血浪尺便橫拉的一擊施展了出去。下一刻,一抹金光橫掃開來,一道半弧的震蕩波以燕飛為中心飛射而出。

「砰」的一聲巨響,原本急速衝擊而來五人瞬間便同燕飛施展的攻擊撞擊在了一起。

「噗噗!」

「噗噗!」

「噗噗!」

「噗噗!」

除廋弱男子外,其餘四人盡皆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直噴不止,這一幕可著實將眾人給震驚了住!

「這?這小子怎麼這麼強?」廋弱男子愣愣地盯著燕飛看著,能一招將四個巔峰戰尊打的噴血倒飛,那怕是他,也要精心積蓄才可能做到,可眼前這個青年竟顯得如此隨意,似乎剛剛那一擊只是他隨手而為一樣。

「別傻著了,你的對手是我!」燕飛沖著廋弱男子詭異一笑,接著血浪尺臨空一點,一記豎劈就直直落了下去。

廋弱男子見此,哪裡還敢靜待在原地?身子一晃,便朝著一個方向奔逃的而去。燕飛冷冷一笑,直接便追了上去,臨走時,還朝著一臉震驚地唐嫣等人拋了一個笑臉!

其實以燕飛現在的實力,全力爆發之下,完全可以瞬間將那四個巔峰戰尊給擊殺掉,但他並沒有如此做,不然也不會不將嗜血焰等火召喚出來了。

相反的,燕飛剛剛出手,看似將那幾人打的倒飛吐血,實則是留了一手,那幾人頂多就是受傷罷了,他如此做,無非是想唐嫣等人在對付那幾人的實力輕鬆一點罷了。

「大家還愣著幹嘛?趁他病,要他命啊!」白槿瞬間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后,便直朝著最近一個敵人襲擊了去。

被白槿如此一喝,眾人盡皆清醒過來,各種武器紛紛閃現在手上,一道道凌厲地攻擊更是毫不客氣朝著那幾人招架了去。

與此同時,天際之上,轟震不斷,炸裂之聲更是不絕於耳,看樣子,劍五跟那胖子也是激戰到了一起。

「砰!砰!砰!」

地面之上,唐嫣等人對剩下的四人圍剿進攻,原本已經受傷不輕的四人,此時竟然只能勉強低檔得住,這樣下去,他們結果便可想而知了。

此時,燕飛跟廋弱男子雙雙佇立在半空,不遠處的一方天地上下,轟烈之聲不斷傳盪開來。

廋弱男子盯著燕飛說道:「閣下的偽裝功夫倒是不弱,竟然連我都看走了眼!」

「什麼偽裝不偽裝的?少廢話!」燕飛冷哼一聲,身子一動,執拿著血浪尺便朝著廋弱男子奔襲了去。

廋弱男子惡狠狠地盯著俯衝而來的燕飛,心中暗罵不已:「這傢伙真是個瘋子,話都不說完就動手!晦氣,真他ma晦氣,遇到第一波敵人就如此難纏!也不知道老三他們四個能不能抵得住!」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想其他的?」

就在廋弱男子愣神的片刻,燕飛已經棲身到了其身旁,血浪尺高舉到頭頂,磅礴戰氣狂涌而入,接著劈天一砍,一道金溝劃破蒼穹,直奔廋弱男子襲去。

「恩?」

廋弱男子冷眼望著這一切,但卻沒有絲毫慌張之意,接著只見這男子隨手一動,一面銀光閃閃的盾牌便將其整個人都包裹了住。

「嘭!!」一聲巨響傳開,廋弱男子慢慢從銀色盾牌之後探出了身子來,他望著已經退身到不遠處的燕飛,冷冷笑了笑。 「威力倒是不小,倒想要對付我卻還差了那麼一點點!」廋弱男子陰冷著說道。

「恩?」燕飛直直看著廋弱男子手上的那一面銀光盾牌,他自信剛剛自己那一擊,即便是戰聖強者,也斷然不可能如此輕鬆接下,而廋弱男子之所以能這般輕描淡寫地便抵禦住,唯一的解釋便是他手中的那一面銀光盾牌了。

「剛剛那一擊我幾乎是調動了體內所有金屬性戰氣,以金屬性戰氣的銳利攻擊,竟然沒能破開那銀光盾牌,看來這應該是一件寶器了!」

燕飛心中暗暗思量著,目光則是死死盯著廋弱男子看著。

「我接了你一擊,接下來也該你嘗嘗我的厲害了吧!」廋弱男子冷冷一笑,一手拿著銀光盾牌,另一隻手挽動了兩下,接著一柄銀光寒槍顯現了出來。

看見這銀光寒槍的第一眼,燕飛便肯定了下來,廋弱男子前後拿出的銀光盾牌跟寒槍,鐵定是一個套裝,兩者的氣息無比的相似,只是側重點略顯相悖而已。


「引魂槍!給我殺!」

廋弱男子狂喝一聲,接著手中的銀光寒槍被他如扔標槍一樣給扔了出去。

一道銀虹貫穿天際,直奔燕飛而來。

燕飛凝眼看著這一幕,心中鎮定無比。

「哼!我倒要看看,究竟誰的攻擊更為凌厲?」燕飛冷哼一聲,接著心念傳遞到了萬骷項鏈中,嗜血焰三火與燕飛心意相通,瞬間就明白了燕飛的意思。

一股股磅礴異火之力紛紛注入到了血浪尺中,原本金光閃閃的血浪尺瞬間便換了彩頭,搖身一變為一柄血色滔天的凶尺。

「嗜血囚天尺!」燕飛大喝一聲,揮舞著手中的血浪尺朝著身前隨意的那麼一拉,接著一豎,十字攻擊瞬間成形,直撲那弧線襲來銀光!

「砰!砰!砰!」

一道道炸裂聲從天際傳開,銀光與血芒相交之後,瞬間便淹沒在了無盡的血色海洋中,血色攻擊順利而進,凶威更勝之前,直奔廋弱男子而去。

「這?怎麼可能?我的引魂槍怎麼不見了?」廋弱男子就如同見鬼了一般直盯著半空看著,嘴上則是嘀嘀咕咕個不停。

燕飛冷冷一笑,幻舞月影尺身法戰技在這時被他施展到了極致。金隨血芒之後,無數幻影憑空閃現在了半空。

「這身法?」廋弱男子張著的嘴就沒合攏過,他心中納悶不已,「自己今天究竟遇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啊?」

引魂槍下落不明,血芒攻擊接踵而至,無數幻影更是鋪天蓋地襲擾而動,廋弱男子已經陷入到了全面被壓制的境地中。

「守魂盾!給我變!變!」

眼看血芒攻擊即將擊中廋弱男子,那銀光之盾卻是突然一展,接著整個銀光之盾快速伸展開來,只消片刻,便將廋弱男子包裹在了裡面。與此同時,幻影跟血芒的攻擊同時擊中了變形后的銀光之盾。

「砰!砰!砰!」


一道道迅猛的攻擊不斷擊打在了變成了圓球狀的銀光之盾上,在各種攻擊的襲擊下,銀球在天空被來來回回的擊飛著。

「噗嗤!噗嗤…」

躲在銀球中的廋弱男子更是不斷噴吐出一口口鮮血,暗罵道:「靠!真是死變態!有守魂盾百分之六十的卸力作用,我竟然還被擊打得受傷吐血!這傢伙的攻擊怎麼如此強悍?他不不過一個剛剛進階尊者境界的戰修者吧?」

一道道攻擊依舊源源不斷地襲擊在銀球之上,現如今廋弱男子已經別無選擇,只能被動地躲在銀球中挨打!

「哎……我可是一個堂堂正正的聖階的強者啊!竟然如此簡單的就被這傢伙給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最重要的是,這傢伙的實力似乎才剛剛進階到尊者境界,這事要是傳了出去,我吳老二的一世英明恐怕便會毀於一旦了!」

廋弱男子長長悲嘆著,面對著一波波的攻擊,他除了硬抗下去外,便再無其他辦法!要是一直被這樣擊打下去,他會活生生被打死的!

「怎麼辦?怎麼辦?」廋弱男子的心中一遍遍那吶喊著,他不能這般被動地挨打下去,這樣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條。

就在廋弱男子不知所措的時候,外面的攻擊突然停頓了下來。

「恩?停下來了?」

「難道是這個傢伙體力不支了?」

一把抹去嘴角的鮮血,廋弱男子暗暗猜測到,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輕易放開守魂盾。

時間悄悄流逝,轉眼間便過去了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對於廋弱男子來講,無疑是一次煎熬。他躲在守魂盾中又不敢出去,這樣憋屈窩囊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大哥還沒解決掉那傢伙嗎?老三他們呢?」

廋弱男子的臉上顯現出一抹焦急來,他躲在守魂盾中,對於外界的事情可是茫然不知。

「難道大哥他們都輸了?不可能,大哥可是一隻腳都跨入到了二星戰聖的地步,怎會如此輕易輸掉!」想到這裡,廋弱男子略一狠心之下,頓時對守魂盾傳遞出了一個緩緩散開的命令。

一點點亮光慢慢映照在廋弱男子的眼眸中,外界似乎只有風的掠動,除此外,便再無其他。

廋弱男子眼見沒什麼危險,加快了守魂盾擴展速度,可當他能看清外界事物的一刻,他卻是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地無以復加。

「這???」

只見廋弱男子此時佇立在半空,而在他周圍,則是被無數幻影所襲擾,那密密麻麻的幻影數之不盡,從各個方位,死死將廋弱男子包裹了住!

「我還以為你要一直躲在那烏龜殼中不出來呢?不過現在,你出來不出來,都只有一個結果,那便是死!」

「死死死……」

無數幻影隨之開口,迴音撩動之下,竟將廋弱男子深深震撼了住。

「守魂盾!快!快!把我包起來,包起來!」

廋弱男子清醒的一瞬間便傳遞給了銀光盾牌如此心念,接著銀光盾牌迅速伸展開來。

周遭無數的幻影同時裂開了嘴,略帶嘲諷的一同笑了笑之後,便如同一枚枚導彈一樣擊向新形成的銀光球!

「砰!砰!砰!砰!砰!砰……」



「噗!噗!噗!噗……」

無窮無盡的幻影再次對銀光球發起了浩蕩攻擊,而身處在銀光球內部的廋弱男子,則是在震動中,不斷地噴洒著他的熱血! 一道接著一道的幻影鋪天蓋地而來,直擊的那銀光球在半空來回晃蕩!

「咻咻咻…」燕飛躲身在無數幻影之中,此時已經近身到銀光球身邊。

血浪尺兀的一側,耀眼的血光迸發出濃烈至極的殺意,燕飛狂喝一聲,尺舉過頂,猛地一擊便轟在了銀光球上!

「砰」的一聲巨響,光球直直朝著遠處飛去,躲在裡面的廋弱男子「噗嗤」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來,剛剛這一擊比之前任何一擊都要猛烈地多。廋弱男子也不笨,知道剛剛給予守魂盾那一擊的定是燕飛的本體,橫眉一動,廋弱男子頃刻間便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守魂鎧!」

隨著廋弱男子一聲大喝,銀光球瞬間便消失不見了蹤影,廋弱男子剛從守魂盾中顯現出來,一道道幻影便緊隨而至。

「哼!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老子今天非把你大卸八塊不成!」

廋弱男子氣急敗壞地大吼道,接著其身體表層突然閃現出無數銀色光點來,這些光點快速翻動著,只消片刻,便在廋弱男子的體外匯聚成了一件泛動著銀光的靚麗鎧甲!


此時,半空中剩下的幻影已經為數不多了,燕飛本體佇立在距離廋弱男子的不遠處,默默地注視著。

「咻!咻!咻!」剩餘的幻影再次飛沖向廋弱男子。

望著再次襲來的幻影,廋弱男子怒喝一聲,雙手肆意揮動之下,竟是硬生生將剩餘的幻影盡數擊潰。

此時,廋弱男子惡毒地盯著遠處的燕飛看著,此時的他,要不是有銀光鎧甲防護著身子,他那血淋淋的模樣可就要展露在燕飛的眼前了。

「恩?」燕飛略顯震驚地望著廋弱男子,這傢伙先是朝自己投射來一柄銀光寒槍,未遂之後又採取銀光球防禦,現在體外又出現一套銀光鎧甲,只是略微一猜,燕飛便肯定了下來,這廋弱男子定是有著一套完整寶器!

「小子!你很好,能把我吳老二逼到這個份上,你也算是厲害了!不過今日這份恥辱,當以你的身亡來洗刷,你惹了老子,只能死!!!」

廋弱男子狂吼了起來,此時的他已經徹徹底底瘋狂了,被一個剛剛踏入尊者境界的小傢伙打成如此模樣,他那顆聖階強者的自尊心更是受到了莫大的觸動!

聽到廋弱男子這話,燕飛絲毫不在意,不以為然地說道:「你身上這一套寶器倒是不錯,你死之後,我會收下它們!」

「什麼?」廋弱男子略作驚愣,眼前這小子剛剛這話,其意思不就是要殺人奪寶嗎?

「啊!啊!啊!好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惦記老子的滅魂套裝,你找死!」廋弱男子一邊狂吼著,腳下就如踩著颶風一般,直奔燕飛襲來,而在其周圍則是被無數戰氣繚繞,看這傢伙的模樣,竟是要拚命的節奏!

燕飛冷冷看著這一幕,心念一動,接著十指飛速跳動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