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遙望去,清晰可見八團光芒衝天而起,如同八輪耀眼的太陽般旋轉不停,鎮壓虛空,

一道道神力呼嘯,一枚枚符文閃爍,相互撞擊在一起,清晰可見,一縷縷乳白色氣流在撞擊中滋生而出,隱隱傳來一道道開天闢地的氣機,神秘莫測,其中,更有一條真龍呼嘯,一張圖卷翻天,隱隱然流轉出至尊的無上威壓,可怕絕倫,

「只需要阻止你們一刻鐘,足以讓我掃平整個古城,」李昊一聲冷笑,看也不看一眼,一轉身朝著古城飛去,

天火古城,此刻冷冷清清,

幾乎所有的修者都跑到了郊外,參與那場圍追堵截,甚至,所有的聖地門派幾乎大空,只留有少量的弟子駐守在內,很是稀鬆,

中心城鎮,寬大街道,

李昊果斷來到道一聖地的駐地前,徑直朝著內部走去,

這時一處古樸的殿宇,佔地足有百畝地大小,很是奢華,此刻,只有寥寥幾名玄關境的弟子看守在此,對於李昊來說,簡直就是大門敞開,任憑作為,

輕易將將幾名弟子鎮壓,李昊直接搜魂,朝著其門派的寶庫走去,

道一聖地在此駐紮數百年,積累的財富和資源數不勝數,以前,這裡都有其門內的長老鎮守,幾乎沒有人敢於來此撒野,不過,此刻的長老已經被仙寶仙經迷了心智,正在郊外拼殺,根本想不到李昊竟然會調虎離山,

「轟,轟,轟,」

李昊五指緊握,白皙的手掌中閃爍著絢爛的星華,一拳一拳擊打在大門上,

星辰閃爍,星河橫天,足足十八拳轟下,堅固的大門終於破裂,徹底被恐怖的力量砸成粉末,

「法寶,材料,靈草靈藥,該死的聖地,果然富得嚇人,」

大門打開的瞬間,耀眼的光芒此起彼伏,幾乎將眼睛都給晃瞎,數百年的積累,整個地宮中到處都堆積滿了各種各樣的寶物,簡直讓人瘋狂,

「收利息了,」李昊哈哈大笑,手掌在丹田一抹,頓時一顆圓潤珠子出現,

巴掌大小的金丹閃爍著絢爛霞光,內部清晰可見一方小世界的模樣,栩栩如生,

輕輕一甩,金丹滴溜溜旋轉著飛上虛空,猛然一震,散發出一股吞天之力,

千萬道瑞彩橫空,億萬道祥光籠罩,可怕的拉扯力四處飛濺,輕易將整個地宮籠罩起來,

只是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整個地宮就徹底變得空曠了,

李昊可謂是竭心儘力,連一塊廢鐵都沒有留下,盡數掃蕩一空,

幻滅宮,玄月殿,天玄門,妙理派…

一個個門派被闖入,一個個門派被搜刮,所有收集的法寶材料盡數被掃除一空,


太微門,玄藏宮,太玄門,文始派…

一個個聖地仙門被打碎,所有能夠發光的東西全部都掠走,

整個天火古城,每一個門派都被徹底梨了一遍,連一棵草根都沒有被留下,可謂是乾乾淨淨,

李昊行走在街道上,臉上綻放出笑意,心滿意足,在他身後,一條修長的星光鎖鏈閃閃爍爍,再次栓滿了百十名修者,一臉蒼白的跟隨著他的腳步,

「這些聖地仙門真不愧是歷史悠久,就連收集的各種資源都無比的濃厚,以後若是窮了,就直接來此搜刮一番,足夠我修行所用了,」李昊哈哈大笑,手掌一甩,再次將鎖鏈橫空,

「叫,給我大聲叫,誰敢偷懶,直接打死,」 天火古城,郊外,

「轟隆隆,」

整片荒野都在劇烈的顫抖,甚至天宇都爆裂了,出現一座巨大的黑洞,連綿數百米,

大片大片的虛空炸碎,以黑洞為中心,散發出無盡的毀滅氣息,吞噬周圍的一切,

茫茫神力噴勃而出,燦燦神輝肆意流轉,簡直如同一輪太陽在爆炸,可怕至極,

大地在開裂,以小山為源頭,向著四面八方快速蔓延,山石崩裂,化作漫天塵土,沸沸揚揚,清晰可見一條條深不見底的大裂縫在起伏,竟然流淌出滾燙的熔岩,將大地燒灼城一片虛無,

「該死的小賊,竟然敢如此作為,」謝天從小山中沖了過來,渾身衣袍破破爛爛,很是狼狽,在他身後,原本跟隨著將近百名弟子,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不到十個,其餘的全部都隕落在了那片山體中,

「無上至尊,果然可怕至極,簡直有通天之能,讓人畏懼,」姬宇也從小山中衝出,一臉的狼狽說道,

他們幾人自恃強大的實力,硬闖入李昊早已經布下的縛龍陣中,本以為水到渠成,卻不想竟然被其中所漂浮的兩縷至尊之息壓制的渾身顫抖,若不是他們本身實力強大無比,那縷至尊之息又只有髮絲那麼一絲絲,恐怕就要同其他人那般被鎮壓到死了,

「這個李昊,果然得到了至尊的傳承,否則,怎麼可能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壓,」小山徹底崩潰,莫玄一臉凝重的出現,眸光閃爍著一抹精光,肅然道,

「這裡,是那個小賊故意布下的絕地,目的應該只是為了禁錮我等,」

「既然如此,那小賊到底去了那裡,」文始派的長老臉色蒼白,默默思索道,

「該死的,天火城,」謝天驚呼一聲,不敢怠慢,身形一閃,朝著天火城衝去,

幾位長老同時想到了什麼,頓時臉色大變,快速消失不見,

天火古城,中心城池,

此刻,百十名各個門派的弟子都被剝光了衣服,廢掉了修為,盡數被銀色鎖鏈捆綁著,遙遙漂浮在虛空中,

更加惹人驚嘆的是,他們一個個大聲的嘶吼不停,即使聲音沙啞到說不出話來,依舊不敢停下哪怕一刻,

「李昊,你這個賤人,竟敢如此侮辱我聖地,」謝雲從天邊飛來,遠遠便聽到一聲聲難聽的呼喊聲,待來到城池中,看到一個個光溜溜的身體,頓時氣得渾身發抖,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

然而,等到這些人將各自弟子解救下來,回到各自的駐地,看到空空蕩蕩一片的寶庫,更是神色猙獰,險些暈死過去,

天火古城,桃溪古城,雲軒古城,映日古城……

消息傳遞的飛快,短短三天的時間,便在一座又一座古城之間傳盪,清晰的被所有人得知,

但是,這幾天的時間內,再次有三座古城遭到同樣的待遇,被李昊奪掠一空,

直到第四日,終於有門派的長老設計,在門派的寶庫內將李昊逮個正著,然而,那個小門派的長老只是剛剛進階到接洽境,修為尚且不穩固,不但沒有捕獲李昊,反而大意之下被李昊利用強大的戰力和恐怖的法寶生生砸成了肉醬,再次席捲一空,

如此,五天之後,整個窮原上的古城盡數沸騰了,再沒有哪個門派敢出門尋找李昊的蹤跡,更有甚至,他們從各自的門派內再度調集了大量的高手駐紮,生怕李昊突然闖入,將門派駐地給洗劫一空,

「聽說了嗎,已經有一大半的門派從洞明派撤離了,」

「甚至,那些仙門聖地之間也發生了衝突,已經有一半不再同道一聖地交好,」

「短短几天的時間,數個古城被搶奪,這些門派的臉面硬生生被削了個乾淨,」

青田古城,一處酒樓中,大量的修者匯聚在一起,小聲的議論著,

「據說,如今各個聖地對李昊的通緝已經漲到了三十萬斤靈石,」

「切,現在已經能夠確定,李昊身上確實擁有著仙寶和仙經甚至有至尊的傳承烙印,三十萬斤靈石,還不夠這些東西的一個零頭,」

「再者說了,連續席捲了四座古城,光這筆掠來的財富,就抵得上數十萬斤靈石了,」

人們議論紛紛,不斷的傳遞著各種消息,顯得很是熱鬧,

「不知道門派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到什麼損傷,」李昊化身為一個中男人,靜靜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悠閑的品著美酒,很是愜意,

「嘿嘿,要說這場震動那些聖地仙門失了臉面的話,洞明派可算是出盡了風頭,」


一些個修者手舞足蹈,終於談及到了洞明派,

「這個門派雖然也很強大,但是同那些聖地想比,總歸是差了許多,但是如今可不一樣了,他們培養出了一個李昊,將整個窮原鬧得沸沸揚揚,甚至能夠敢那些聖地仙門叫板,大大提升了他們的威望,」

「據說,現在每日都有許多的修者前往洞明派,希望能夠拜入山門中,學的驚世秘法,」

眾多修者搖頭晃腦,提及這個門派,都不停的唏噓,

整個窮原震動,數十個門派跳腳,竟然都只是為了一個區區玄關境七重天的青年,著實讓人驚掉了眼球,如此修為的修者,在炎洲這片區域中,沒有百萬也有數十萬,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擁有如此大的名氣,

單身匹馬對抗聖地仙門,光想想就讓無數人激動到顫抖,而且,他不但沒有隕落,反而還乾淨利索的做到了,大大削落了那些大門派的臉面,將他們從雲端徹底揪了下來,

如今,談及李昊,所有人都翹起大拇指,不得不從心底的驚艷,

這樣一個青年,天資本就卓越,再加上有仙經仙寶的輔助,若是真的能夠安然成長下去,恐怕真的能夠成為眾聖地的噩夢,讓他們坐立不安,

窮原,洞明派,

方圓數萬里的巨大綠洲生機勃勃,不斷有流泉擊打在青石上,彈奏出一曲曲悠揚的樂章,

放眼望去,三十六座山巒起起伏伏,如同一條條游龍蜿蜒,說不出的大氣恢弘,

龍虎山之巔,一個青年佇立在雲端之上,遙遙望著不遠處的殘雲,默默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咳咳,」

一聲輕咳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凝思,隨之一個老人從殿宇中走出,緩緩來到他的背後,

這是一個蒼老的人影,頭髮花白,身軀略微佝僂,有種淡淡的暮氣繚繞,然而,奇特的是,他的身上繚繞著一種淡淡的威勢,不強盛,不傲然,卻讓人絲毫不敢直視,

「掌教…」

青年轉身,露出一張如玉的臉龐,氣勢出塵而超然,赫然是祝敖,

而他對面的老人,竟然就是洞明派的掌教真人,祝元正,這個原本健壯如龍的老人,竟然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足以讓人想象當初扛了多大的壓力,

「怎麼,還在擔心李昊,」祝元正點了點頭,瞭望著遠處的雲捲雲舒,輕聲道,

「如今,大量的門派都撤離了,看上去似乎洞明派危機已解,但是,如此一來,他們將會有更多的力量去尋找李昊,我怕……」

祝敖點點頭,不安道,

「在此之前,你有沒有想過,他能夠以一己之力撼動整個炎洲的數十個門派,」祝元正輕輕揮手,一陣仙風吹過,撫亂了天邊的雲霧,輕聲問道,

「……」

「我想,剛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個笑話,沒有人會去相信,」

「但是,如今呢,每一個人再談論到李昊,都如同在說一個傳說,一個現實存在的神話,」

高高山巔,濃郁的霧氣升騰而起,反射著太陽的光芒,絢爛如同仙境,

充沛的霧氣交織纏繞,無論風浪如何肆虐,總會再度匯聚在一起,重新凝結成一片,頑強,不屈,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總會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祝敖伸手,觸摸到冰冰涼涼的雲霧,輕聲呢喃道,

「不可思議的不是能力,而是一顆心,」

「只要有一顆勇於向前的心,有一顆頑強而不饒的心,我想,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祝元正輕笑,身上的氣勢淡淡然然,竟然整個身形都彷彿融進了天地之中,有種明明存在,卻難以觸摸的矛盾感,


「……」

「一顆證道的心,嗎,」祝敖低頭,眼眸中陡然射出一抹耀人的精芒,閃閃爍爍,充滿了堅定,

「時間,快到了,到時候,整個炎洲的目光將會都匯聚在這裡,以後,當家做主的將會是你們這一代,不要讓我失望了,」

祝元正沖著祝敖點了點頭,整個身體徹底的溶於天地之間,緩緩消失不見,

「李昊的事情,你自不必擔心,」

「沒有哪一個父母,會輕易的捨棄自己的孩子,況且,還是這麼一名優秀的孩子,」

「哈哈哈,」

清澈的笑聲,剎那間傳遍整個綠洲,清晰的響徹在每一個人耳邊,

與此同時,整個綠洲突然被一股強烈的生機所籠罩,輕易可見勃勃生機繚繞,無盡精氣橫空,不斷滋潤著每一棵植物,促使著它們快速的生長,

這一天,窮原震動,炎洲震動,所有人都被一股恐怖的威壓所籠罩,所有修者都認不出生出一股跪拜之意,

洞明派,掌教真人,祝元正,

在這一日,順利邁入仙神境,成為一名至高無上的仙神境強者,威壓炎洲,

同一日,仙神祝元正自封龍虎上人,昭告炎洲:「若是有人膽敢以高境界強行打壓洞明派弟子,整個洞明派將會動用所有底蘊,與其拚死一戰,」

庇護帖一經發出,所有的門派都沉默了,

一名仙神境的強者,幾乎已經是現世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存在,這樣一名無上的強者,若是真的發起瘋來,足以將整片窮原徹底毀滅,

沒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門派敢頂著這樣一枚炸彈肆意行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仙神境高手的威壓之中的時候,一個傳說中的龐然大物,正在緩緩的蘇醒… 永寧古城,歷經六千年歲月的洗刷,整個古城池都有一種獨特的氣息繚繞,很是寧靜安詳,行走在古樸的青石街道上,感受著那種烙印在每一個角落中的厚重,整個心神都不自禁的沉浸入那種滄桑之中,讓人變得祥和空靈,

這是一座古老的城池,在整個窮原上足以排的進前三,久經歲月的洗禮,十分繁盛,

據說,在窮原尚且沒有變得如此荒蕪的時候,這裡曾經是整片地域的中心地帶,極盡繁榮昌盛,甚至有傳聞,這裡曾經出現過一個絕世大教,統御炎洲億萬生靈,無比輝煌,

然而,歲月不饒人,所有的一切都在歷史前進的步伐中消散了,

李昊這次變幻成一個俊朗的青年,身著一襲白色長袍,漫步在古舊的街道上,很有一種貴公子的氣派,他行走在街道上,仔細觀察著這座古老的城鎮,感受到一股歲月的沉重感,

這是時間的沉澱,是歲月的積累,即使過去了數千年,繁華不在,輝煌散盡,依舊流淌著一股難得的厚重,

手掌撫摸在粗糙而殘破的磚牆上,似乎尚且能夠感受到無盡歲月之前的那種榮耀,讓人心身不由隨之悸動,

古城很繁華,凡人修者共居,路上車水馬龍,雖然熱鬧,但並不喧囂,讓人感覺到一股暖意在心間流淌,街道上,尚且有著繁衍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古木,枝杈蒼勁有力,綿延入天宇中,狀若虯龍起舞,讓人感嘆,

李昊漫步在古街上,隨著川流不息的人群,閑庭漫步,自從被妖師附身起來,他每一日幾乎都處在緊張的狀態下,除了修行便是爭鬥,幾乎沒有一天寧日,

如今,他難得的放鬆下心態,拋棄了一切困惑和不滿,徹底融入這種平靜的生活中,心中竟然有了一絲空靈之感,

來來往往的行人,清脆悅耳的叫賣,絲毫不能夠影響到他,反而帶給他一種難得的親切感,心中陡然懷念起曾經在皇嶺鎮的青澀歲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