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以後有的是機會,那剛才那姑娘我就直接領回去了,然後我會儘快的把機器人給你送來的。」

「嗯,你領回去吧,你那邊送機器人的事兒不著急,反正我這邊也不太缺人,什麼時候有時間你送過來就行。」一加客氣的說道。

「你放心,既然我今天從你這邊把人領走,那我今天也一定會把我那邊的機器人給你送來,這是規矩,絕對不會拖到明天。」凈意鄭重其事的說道。

「你不用這麼認真的兄弟,這種事情沒有那麼嚴肅的。」一加輕鬆的說道。

「不,規矩就是規矩,我說一會兒給你送來就一定會給你送來。」凈意嚴肅的說道。

「沒想到你這麼認真啊!」一加微笑著說道。

「該認真的事情必須認真,這就是規矩,沒有規矩的話,遊戲就沒法玩兒了。」凈意依舊嚴肅的說道。

「那好吧,那就隨你。」一加回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人我現在就領走了,你還有沒有什麼要交代的?」凈意問道。

「嗯,你領走吧,沒有什麼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她也已經知道了,你直接把她領走就可以了。」一加答道。

「好,那咱們後會有期,還是那句話,下次我請你!」凈意微笑著說道。

「好,沒問題!」一加微笑著答道。

於是凈意帶著那姑娘離開了一家餐廳。

不知為什麼凈意對這姑娘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這感覺就好像他們老早之前就認識一樣,像是帶著某種莫名其妙的熟識,這種感覺相當微妙,微妙到無法言說!

突然,走在凈意旁邊的這個小姑娘竟然笑了起來!

雖然這笑聲非常清澈,但還是不禁嚇了凈意一大跳,畢竟這種事情可是凈意所萬萬沒有想到的,甚至有些詭異!

「你笑什麼?」凈意疑惑的問道。

「哎呀,真是造化弄人啊!」小姑娘不禁感嘆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凈意眉頭一皺,頗感好奇!

「這要真說起來也是一言難盡啊!」小姑娘再次感嘆了一聲!

這小姑娘越說凈意越感到疑惑了,甚至疑惑都不知道該問些什麼了!

於是乎索性拐了個彎兒,問了個問題:「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小姑娘眉毛一挑,問道:「你問的是什麼時候的名字?」

這話簡直再一次震驚了凈意,他感覺這小姑娘簡直不是凡人,奇葩的莫名其妙,不過這種微妙的感覺卻似乎讓人感覺很上癮,畢竟沒有人喜歡平庸的東西和平庸的人,有魔性的人也是有魅力的!

但是不管怎麼說,大家還終歸要面對現實,而對凈意來說,他終究要發掘問題的答案,於是他只好問道:「你有幾個名字?」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說道:「這輩子當然只有一個,叫做平玄姬,至於其他世嗎?那則各有各的名字!」

「其他世?」凈意聽后大吃一驚,這答案顯然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當然了,你我能夠今生相見,不正是因為前世有緣嗎?」平玄姬平靜的說道。

凈意被震驚的眨了眨眼睛什麼都說不出來!

這時平玄姬用神秘的目光瞅了一眼凈意,然後說道:「我還以為你帶我走,是因為你看出了我們前世的緣分,而現在看來你也沒有看出來呀,也就是說,你對我的回憶還停留在潛意識中,不過這已經不錯了,至少你的潛意識裡還有我,也就是說,還沒有糟糕到將我完全遺忘的地步!」

平玄姬越說凈意越蒙圈,越感到不可思議!

良久,凈意眨了眨眼睛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咱們前世就認識?」

「今生能認識的前世都已經認識過了,正所謂若無前緣,怎會遇見?」平玄姬平靜的說道。

「那你的意思說你還記得我們前世是什麼緣分?」凈意輕聲的問道。

「當然,我還記得,但遺憾的是你貌似已經不記得了,這就不好玩了,這豈不是從兩情相悅變成一廂情願了嗎?」平玄姬用微妙的口氣說道。

「雖然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但是你可以說出來提醒一下我啊,或許你說完了,我就想起來了呢,你可以做個拋磚引玉嘛!」凈意眨了眨眼睛說道。

「那好吧,我就來一個小提示,前一世你是我老婆,你還有印象嗎?」平玄姬眨了眨眼睛問道。

「什麼?我是你老婆?」凈意聽后瞪大了眼睛,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平玄姬失望的說道。

「你確定你沒說錯嗎,是你是我老婆吧?」凈意疑惑的問道。

「上輩子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好不好?誰是誰老婆?」平玄姬底氣十足的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嗎?」凈意貌似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啦,但是如果你想不起來,自然是很難相信了,但是這也不能怪我呀,只能怪你自己了,誰讓你自己想不起來了呢!」平玄姬嘴一撇說道。

凈意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那如果說上輩子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是你老婆,那這輩子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你說咱們應該是什麼關係呢?」凈意用微妙的語氣問道。

「這件事兒嘛,就得咱們兩個商量著來了。」平玄姬也用微妙的語氣答道。

「可是你怎麼能證明我前世是你老婆呢?」凈意還是不太相信。

「既然你想不起來那就算了,我無需向你證明,也沒什麼法子向你證明,你若實在想不起來的話,就當我們是這輩子剛剛認識的好了,以前沒有什麼關係,沒有什麼淵源,也沒有什麼緣分,完全是剛認識的,這樣不也很好嗎?」平玄姬語氣微妙的說道。

「別別,我不是這個意思,既然你這麼說了,我相信你肯定不會騙我,我相信你說的一定是真的,我想不起來是我的問題,這不能怪你,沒事兒別著急,你再容我想想,也許什麼時候就突然一下子全都回憶起來了呢!」凈意說道。

「對了,你為什麼要將我從一加那裡換走?」平玄姬問道。

「嗯,這個嘛,我看到你的時候確實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那感覺很微妙,就好像我們前世就曾經認識一樣,所以在你將菜單遞給我轉身走了之後,我不禁回頭瞅了你一眼,然後是一加說的,他說在生意世界交換服務員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還說如果我中意於你的話,就可以將你換走。」凈意如實答道。

「那你是用什麼作為條件來和他交換的我呢?」平玄姬問道。

凈意眨眨眼睛說道:「為了交換你,我當然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價,一加說了,交換你可以,但是得捨得出血才行,所以為了交換你我可是下了血本兒了!」

平玄姬聽后微微一笑,很是高興的樣子。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對了,我聽一加說,你也是剛剛被交換到這裡的,那你以前是在哪裡了?」凈意問道。

「我以前也是在一家飯店工作,是一家狗肉館,但是後來我吃素了,所以就不想在狗肉館工作了,於是和老闆說明后,就被交換到了一家餐廳,其實我最想到一家素食館工作,但遺憾的是,這裡貌似沒有特別純正的素食館,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辦法,能找到一家不是純做葷菜的飯店就已經不錯了。」平玄姬平靜的說道。

「你也是吃素的?」凈意聽后頗為驚訝。

「怎麼你也吃素?」平玄姬聽了凈意的話,也是一副吃驚的樣子。

凈意點點頭道:「沒錯我也吃素,而且我身邊也有很多吃素的朋友,看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對了,看在上輩子你是我老婆的份上,我願意為你開一家素餐館,而且這個素餐館兒就交給你打理,你就是掌柜的,怎麼樣?」

「不是上輩子我是你老婆,是上輩子你是我老婆!」平玄姬說道。

「哎呀,誰是誰老婆都已經無所謂了,反正你我是夫妻嘛,其他的都是次要,不是嗎?」凈意說道。

「也對,你說你要給我開一家素餐館?真的假的?」平玄姬激動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看在你我前世是夫妻的份上,我怎麼會騙你呢?你覺得這個提議怎麼樣?」凈意問道。

「如果是真的,那當然非常好啦,小女子感激不盡,你們做大老闆的就是好啊,想開個什麼就能開個什麼!」平玄姬感嘆道!

「哎,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哪裡是想開什麼就開什麼?若不是為了你,我會隨隨便便開一個店嗎?」凈意說道。

「你要這麼說的話,那我還真是受寵若驚,我可得好好謝謝你呀!」平玄姬微笑著說道。

「哎,謝什麼,你我是什麼關係?還用談謝嗎?」凈意大氣的說道!

「我們的關係再深,那也是前世的事情了,這輩子不是才剛剛認識嗎,所以謝還是要謝的。」平玄姬平靜的說道。 「不,不能這麼說,從前世到今生,一直都是延續的,其實從來都沒有斷開過,所以說相續才是實相,斷開只是個假象而已,因此就不能說今世才剛剛認識,其實我們從來就沒有不認識過,我現在不僅回憶起了我們前世是夫妻關係,還回憶起了前世的前世你是我妹妹,再前一世,我是你妹妹,而再往前數無數世,我們一直都是非常親密的關係,這種關係從來就沒有斷開過,一直延續至今,而且以後還會一直延續下去,所以應該珍惜,這緣分來之不易!」凈意平靜的說道。

「你回憶起來了?」平玄姬吃驚的問道。

「沒錯,我回憶起來了。」凈意點點頭,肯定的說道。

「你竟然一下子把前世的記憶全都喚醒了?」平玄姬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沒錯,你之前給我插上了電,現在電流已經融會貫通,將前世的一切都串聯在一起,顯現在我面前,所以說拋磚引玉還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有時候拋了磚,確實能引出玉來,因此我也悟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永遠不要吝嗇剛開始的那一塊磚,這塊磚也許並不值錢,但是卻能引出值錢的東西來,這就是施小得大的道理,施小得大,即是賺錢的買賣!」凈意深沉的說道。

「你怎麼了?我怎麼感到你有些異樣呢?」平玄姬眉頭微皺,疑惑的問道。

「有異樣是正常的,你發現了現在的我與之前的我之間存在異樣,那說明我還活著,如果沒有異樣的話,也許說明我已經死了。」凈意深沉的說道。

「你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奇怪呢?」平玄姬疑惑的問道。

「我不是因為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而感到非常高興嗎?人生能有幾次遇到如此高興的事情呢,又有幾次能夠遇見緣分如此深重的老友呢?當然也許說是至親更為合適!」凈意深沉的說道。

「你真的全都想起來了?」凈意此時奇怪的有些讓平玄姬難以接受!

但是此刻的凈意什麼都沒有說,而是直接走到了平玄姬面前,緊緊的抱住了她,像是抱住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

到了這時候,平玄姬也不再說話,而是同樣緊緊的抱住了凈意,兩人的默契在此刻達到了巔峰!

突然,凈意鬆開了平玄姬,然後眉頭微皺的瞅著她!

「你怎麼了?」平玄姬疑惑的問道。

「我好像發現了一個問題!」凈意深沉的說道!

「問題?什麼問題?」平玄姬好奇的問道!

「我發現在我們前世的經歷之中,我們永遠都是異性,都是一男一女,從來沒有性別相同過!」凈意眉頭微皺,語氣微妙的說道!

「哈哈,這有什麼奇怪的?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能世世相見,如果我們變成了同性的,那麼根據同性排斥的原理,也許以後就沒有機會再見面了呢!」平玄姬微笑著說道。

「哈哈,你說的也有道理,這個貌似沒有什麼邏輯的解釋貌似還挺有邏輯的!」凈意笑著說道。

「邏輯其實並不重要,因為有很多事情不是邏輯所能解釋得了的,所以很多事情我們必須學會用超越邏輯的方式來解釋、思維和理解。」平玄姬深沉的說道。

「嗯,有道理。」凈意點點頭說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對了,你剛才不是說咱們這輩子的關係要商量著來嗎?那我們不如現在就商量商量好了!」凈意用微妙的語氣說道。

平玄姬微微一笑,說道:「好啊,那咱倆誰的年齡大一點呢?」

「我!」凈意肯定的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平玄姬疑惑的問道。

「如果一個東西是白的,那你就要堅信它是白的,而如果一個東西是黑的,你若能堅信它是白的,那黑的也會變成白的,由此看來,只要你能夠堅信,那麼一切終將都是白的,或者說一切都終將變成你所相信的樣子!」凈意深沉的說道。

「你這句毫無邏輯的話,貌似還挺有邏輯的!」平玄姬也深沉的回道!

「然後呢?」凈意問道。

「如果你能確定你比我大的話,那我就能確定我比你小,如此的話,我們最基本的關係也就建立了,你是哥哥,我是妹妹,至於其他的關係嘛,則可以繼續培養和轉化。」平玄姬神秘的說道。

凈意眨了眨眼睛說道:「很好,妹妹,那我們先回家,先兌現我對你的諾言,給你開一家素餐館!」

這時,平玄姬鄭重其事的說道:「可是,哥,在這物慾橫流的生意世界,你說素餐館會賺錢嗎?」

凈意微笑著說道:「其實我並不指望它賺錢,它賺不賺錢都無所謂,只要我想,我甚至可以把它建立成全部免費的形式,就像一家公益餐廳一樣!」

平玄姬聽后眼睛一亮,吃驚的說道:「真的嗎,哥,沒想到你的魄力這麼大!」

「既然話已經說到了這裡,那咱們就這麼辦,我將為你開一家完全免費的素食餐館,由此來鼓勵大家素食,其實做生意嘛,有些生意需要賺錢,有些生意可以平進平出,不需要它賺錢,還有些生意,甚至我們可以讓它賠錢,總之整體不虧就可以了,就好像在一個家庭中一樣,男人需要賺錢,女人不需要她賺錢,而養育一個孩子就像是賠錢一樣,所以我們並不指望每一個部分都賺錢,也不需要那麼大的野心,我們的野心僅僅是只要不賠就可以了!」凈意平靜的說道。

「哈哈,哥,你的這個想法非常有意思,貌似非常高大上啊!」平玄姬微笑著說道。

「我們並不需要高大上的野心,只要不低小下就可以了,這是我剛剛有的一點點感悟。」凈意心平氣和的說道。

「剛剛有的,為什麼?」平玄姬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在見到你之後才有了這樣一個想法,或許是你影響了我吧?」凈意眨了眨眼睛用微妙的語氣說道。 「我影響的你?為什麼?」平玄姬感到頗為不可思議!

「或許是由於我們至深的緣分的關係,而喚醒了我過去生之中的一些習氣,我想也許是這樣吧!」凈意平靜的說道。

凈意說到做到,真的為平玄姬開了一家素食館。

「雖然說我們並不指望著這個素食館賺錢,但是既然我們做了這個項目,就應該把它做得有聲有色才行,所以即使是做一個素食館,也要做出特色做出品質做出創意來,因此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不一樣的東西,應該做一些具有原創性的素食,而且要讓這些素食好吃,好吃到比其他的肉食更好吃,更能吸引人,這樣我們這個項目才能成功,你說呢?」凈意問平玄姬道。

平玄姬點點頭說道:「你說的很對,但是你所說的創新素菜具體需要怎麼做呢,這恐怕也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

「當然不簡單,簡單的事情還需要我們去做嗎?所以說重要的不是簡單不簡單,這不是問題,問題是它是否有意義,是否有價值,是否值得去做!這些才是最核心的東西,只要這些都滿足了,那麼我們不在乎它簡單與否。所以說,既然我們認可了這件事情的價值和意義,我們就要著手去做,至於說他不簡單嘛,這並不是壞事,不簡單,其實是一道門檻,直接就將很多人攔在了外面,這意味著我們一旦將這件事情做成,那麼連競爭者都不會有很多!」凈意深沉的說道。

「一件不賺錢的生意,又會有誰和我們競爭呢!」平玄姬笑著說道。

「雖然說我們沒打算賺錢,但是不代表這件事情不會賺錢,有時候你奔著賺錢的目標去使勁,結果發現並沒有賺到錢,或者說並沒有賺到多少錢,但是你想去做一個免費的項目,沒打算用它去賺錢,或許反而有意料之外的收穫,這就是不可思議法則,以前我們常常用到過這個法則,以後也依然會常常用到它,因為這是個偉大的法則。偉大的法則,因為難信,意味著它有天然的技術門檻,其實更確切的說,這不是術的門檻,而是道的門檻,道的門檻是高於術的門檻的!」凈意深沉的說道。

「好像很深刻的樣子!」平玄姬微笑著說道!

「你沒想明白一件事情,就會覺得他深刻,如果想明白了,也就不覺得那麼深刻了。」凈意平靜的說道。

「那我們該怎麼做呢,你現在有什麼好的辦法嗎,還是說你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我,讓我去想辦法?」平玄姬問道。

「嗯,我現在其實有一個辦法,當然,如果你有更好的辦法,那就更好嘍!」凈意眉毛一挑說道。

「哦,你已經有辦法了?什麼辦法?」平玄姬好奇的問道。

「我有一家屬於自己的實驗室,我可以把這個任務交給他們去研究一下,至於能不能有好的結果,這個不一定,但是起碼咱們先有這麼一個方向。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