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三個快字,代表了聖祖迫切無比的心情,也意味著這樣的攻擊已經有了成效!

收到聖祖的命令。負責控制空間壁壘薄弱點,轟擊禁制的珩峒老祖也是興奮了起來,他大聲的咆哮道:「全力攻擊!」

「是!」包括岡底斯老祖在內,五十多個實力強勁的惡鬼精神一振,較之剛才更是密集了幾分的攻擊源源不斷的襲向了虛空當中。被珩峒老祖控制起來的圓圈,轟鳴的爆炸聲越發的緊湊了……

「不好!」王明等人憑空出現在距離馬德拉群島大約三百公里的海面上,一聽到馬德拉群島方向傳來的猛烈爆炸聲以及那恍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呼嘯聲,陰土鬼修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他壯著膽子拉住了正準備再次向前撲上去的王明,急聲道:「主子,他們已經開始攻擊封印空間了!」

「這又怎樣?」被陰土鬼修一把拉住,王明的臉色微微一冷,回過頭去望向了陰土鬼修。

「主子您有所不知,聖祖所在的封印空間非常的狹隘,自然,封印空間的壁壘也是十分的薄弱,如果沒有那神秘存在留下的禁制,別說是囚禁聖祖,就算是囚禁其餘兩個老祖當中的任何一個,都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陰土鬼修滿臉憂慮的勸諫道:「現在他們已經開始攻擊,而我們卻對他們的進展一無所知,這麼冒冒失失的闖進去,怕是……」

「那按照你的意思呢?」王明強行壓下心頭的怒意,一邊回頭望向馬德拉群島所在的方向,一邊卻是低沉的問道。

「屬下的意思是,閣主您應該先仔細的觀察一下,確定了他們的進度后,再……呃……」話說了一半,陰土鬼修就不敢再接著往下說了。

不僅王明用冰冷的眼眸注視著他,就連王長發他們也都是用那冷冰冰的眼神怒視著他。

王明輕輕的一擺手,陰沉道:「從今天開始,你最好不要再讓我聽到任何類似的話語!否則的話……哼!」

冷哼之後,王明憑空消失。

「懦夫。」王長發淡淡的丟下了兩個字的評價,跟了上去。

「廢物。」白蛇滿臉的不屑。

「蠢貨。」劉萬宗老氣橫秋,還帶著些許的不齒。

「白痴。」趙玲輕哼了一聲。

……

「我……」數十人逐一給出了評價,陰土鬼修張了張嘴巴,卻彷彿有一根魚刺卡在了喉嚨,根本就說不出來任何的話語……

他下意識的望向了身旁的陰火鬼修……

「我……贊同他們。」陰火鬼修躊躇了片刻,輕嘆了口氣,徹底將陰土鬼修打下了深淵……

按理來說,陰火鬼修和陰土鬼修應該是同一陣線的戰友。面對王長發這些正統王明屬下的排斥,他們應該共同抵禦才對。但是現在,陰火鬼修卻贊同了他們的鄙夷,這不由得讓陰土鬼修有些失神。

真的錯了嗎?他不知道。他的性格就是比較保守的那種,凡事沒有太高的把握,他根本就沒那個膽量去做!這一次若非有王明的強制命令,就按照他自己的意願的話,那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死活都不可能想到要先發制人……這就是性格的缺陷。

而從王明現在的表現和態度看,他似乎已經慢慢適應了一個強者所需要有的某些精氣神,特別是那種……冒險精神!

陰火鬼修也跟著離開了,只留下陰土鬼修一個人懸停在半空當中變換著臉色。大約二十多秒鐘的時間后,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氣。卻不動怒,只是苦笑著自語道:「一群瘋子……」

是的,這是一群瘋子!但他卻不得不陪著他們一起瘋。

「裂開四分之一了,全力攻擊,快!」維護著紅色圓圈的珩峒老祖一直和封印空間當中的聖祖保持著聯繫。對於封印空間當中所發生的一切幾乎已經到了第一時間就能知曉的程度。

他大聲的催促著,言辭之間難掩亢奮。因為他知道,封印空間禁制的,是一塊巨大的岩石,而現在這塊巨大的岩石已經難以遏制的出現了裂縫,並且已經達到了四分之一的程度!

就如同一顆完整的核桃被人反覆敲擊之後,表面出現了許許多多的裂縫。這不是說要把整個核桃都敲的布滿裂縫才能將它破開,事實上只需要有一定的裂縫出現,破壞了它錶殼的原有結構,就能輕而易舉的將其擊碎。

對付那塊巨大的岩石,道理也是這樣,現在已經有四分之一的面積出現了裂縫。或許只要再來那麼一下,整塊岩石就會隨之土崩瓦解!

一旦這塊維持禁制的岩石崩潰,那麼,單憑一個封印空間的壁壘,根本不可能阻止聖祖回歸祖星!

在這樣的動力下。珩峒老祖的情緒波動漸漸的變大了,他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都給我加把勁,等聖祖降臨之後,整個祖星都是我們的!」

「那或許永遠都不可能。」就在珩峒老祖大聲咆哮催促的時候,狂風大作的馬德拉群島上空,也就是珩峒老祖這些惡鬼的頭頂上方,突然之間響起了一名年輕男子清冷的聲音。

「誰?!」營救計劃已經進入到關鍵步驟,眼看著那塊岩石就要被徹底擊碎了,卻突然間出現了這樣不和諧的聲音……珩峒老祖渾身一震,凌厲的目光立刻投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動手!」然而,心急火燎趕過來的王明,在這種節骨眼上又怎麼會和這珩峒老祖多說什麼廢話呢?一見到下方的鬼修們正在齊力轟擊由珩峒老祖維持的紅色圓圈,再加上珩峒老祖先前那難掩亢奮的情緒……

王明幾乎在電光石火之間就已經做出了準確的判斷!聖祖的營救計劃似乎已經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否則的話,這珩峒老祖的情緒又怎麼會變得這般亢奮呢?

你越是想得到的,老子就越不讓你得到!心裡頭懷揣著這樣一份念頭,王明立刻就進入戰鬥狀態。

左手一指下方的眾多鬼修,王明冷喝道:「隨我殺!」

「殺!」這些跟隨王明徵戰許久,經歷過鐵血磨礪的強者可不知道害怕為何物,一聽到王明的命令,立刻就祭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領,跟隨在王明的身後發出了一陣震天的喊殺聲,朝著下方猛撲了下去!

王明並不認得什麼岡底斯老祖或者珩峒老祖,他只知道,那個正在維持著紅色圓圈的鬼修,興許就是一個了不得的關鍵人物,只要將他拿下,雖不一定說就能阻止聖祖踏足祖星,但至少也能將這個時間無限期推延!對於王明來說,他現在最缺的可不就是發展成長的時間嗎?

所以,他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把自己的目光牢牢鎖定在了珩峒老祖的身上,這裡雖然是世俗界,但對他的壓制卻小上不上。

「天雷令,給我轟!」整個人如猛虎下山一般撲去的同時,王明還調動靈體施展了一道天雷!

「轟隆隆……」天空之中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滾雷聲,正在維持紅色圓圈的珩峒老祖不由臉色大變,怒道:「趁人之危的小人,你……該死!」 「繼續維持,那小子交給我來對付!」一見王明發動了神雷術,岡底斯老祖卻是再也穩不住了,立刻跳出來朝著珩峒老祖交待了一聲,繼而抬手指向王明,怒喝道:「兀那小子,本尊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長了三頭六臂,本尊今日……」

「轟隆隆……」岡底斯老祖的怒喝還沒來得及完全出口,早已經蓄力完畢的天雷就已經吞吐著電芒,悍然出動了!

這是一道粗壯的幾乎有些不像話的紫金色天雷,夾帶著浩然的天地之威,狠狠的劈向了岡底斯老祖,以及被他護在身下的珩峒老祖。

一見到這道駭人的天雷,再注意到就緊跟在天雷後面往下撲來的王明,岡底斯老祖收斂了先前的叫囂,面色凝重的抬起雙手,只聽到一陣『嘭嘭嘭』的聲響,數十道直徑足有上百米,幾乎已經凝如實質的防護罩便一層層的出現在了天雷的必經之路上。

「轟隆隆……」說時遲那時快,岡底斯老祖剛剛一口氣布下四十多道防護罩,那道粗壯的天雷就已經當頭劈下!只見到一陣耀眼的紫金色光芒轟然炸開,甚至連王明都難免出現了一陣短暫的失明。

「哈哈哈……」布下的四十多道防護罩僅僅被擊碎了不到二十層,那道聲勢驚人的紫金色天雷就已經因為能量耗盡而煙消雲散了。穩穩噹噹懸浮在防護罩下方的岡底斯老祖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我當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原來也不過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而已!」

「尊者威武!」那五十多個原先被天雷嚇到的鬼修們隨即回過神來,眼看著王明最拿手的天雷都無法撼動岡底斯老祖,立刻就發出了一陣震天的歡呼聲,氣勢大振。

而王明呢?對於天雷被岡底斯老祖完全硬接下的結果雖然比較意外,但也沒有到無法接受的程度。這是他第一次對陣老祖級別的鬼修,心裡頭早就做好了應對突變的準備。

聽到岡底斯老祖得意的大笑聲,一擊未中的王明卻是毫不氣餒,繼續保持著往下撲殺的姿態。左手再次抬起……

「天雷令!」威嚴如悶雷般的聲音在所有鬼物的耳邊轟然炸響,王明的嘴角微微掀起,露出了一抹戲謔的詭笑:「天雷!天雷!天雷!」

「轟隆隆……」整片天空都被一前一後出現的四道粗壯天雷染成了紫金色,天地之間。似乎都在這一刻瀰漫起了一種讓人絕望的恐怖氣息。

「四……四道?!」岡底斯老祖著實被嚇了一大跳,甚至連布下防護罩的念頭的都沒有了,當下鬼叫了一聲,喊道:「老子玩不起了,珩峒老鬼,你也趕緊閃開啊!」

話音未落,他自己倒是已經憑空消失在了原先懸停的位置,遠遠的躲開了當頭落下的那四道足以讓他重傷的粗壯天雷,眼睜睜看著第一道天雷勢如破竹的擊碎了他所布下的一層層防護罩,直奔珩峒老祖而去!

這時候。珩峒老祖卻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當中……

如果他現在選擇躲開,那麼,先前的所有努力都將在頃刻間化為烏有,聖祖離開封印空間降臨祖星的美夢自然也會隨之破碎。

並且,那枚巨大岩石可不是普通的岩石。一旦他這邊停止了攻擊,結束了裡應外合的局面,單憑聖祖自己,絕對不是這塊岩石的對手!

只需要兩到三天的時間,這塊岩石上出現的裂縫就會自動修復……

而如果不選擇躲開,就算岡底斯老祖布下的防護罩能夠消磨掉其中的一道天雷,可其餘的三道天雷呢?

如此威勢的天雷。別說是他老祖初階的珩峒老祖,就算是巔峰級存在的聖祖,也只能選擇暫避鋒芒!

退一步無法救出聖祖,但能護住自身不受威脅。

進一步雖有希望堅持到聖祖離開封印空間,卻是要付出輕則重傷,重則喪命的慘痛代價!

兩者之間的衡量標準很難界定。但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鬼,自然也有鬼的生存之道。

想到這裡,珩峒老祖如釋重負的長嘆了口氣……

「王明,本尊誓要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狹隘的封印空間當中,察覺到外界變故的聖祖暴躁的咆哮了起來,雙目瞪圓並且隱隱閃現出嗜血的紅光,尖厲的怒吼回蕩在天地之間!

此時的聖祖就像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犯被關押在牢獄當中,辛辛苦苦準備了不知道多少年,就在眼看要成功越獄的時候,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將他一棍打回了牢獄之中……

這種在即將看到逃生希望,卻又在最關鍵時候遭到外界破壞導致功敗垂成的打擊,對於一心想要逃離封印空間返回祖星的聖祖而言,簡直就是無法忍受的折磨。

失去了外界的配合,單憑他一個人,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阻止岩石的自我修復,快則兩天,慢則三天,這塊已經出現裂縫,眼看就要土崩瓦解的巨大岩石就會完成修復,恢復如初。

也就是說,王明這般急匆匆殺上門來的舉動,卻是暫時斷絕了聖祖逃離封印空間的希望,他又怎能不恨他,又怎能不想殺了他呢?

這種恨已經深入靈魂,這種怒已經填滿全身!從半空之中緩緩的降落到炎熱的地面上,聖祖彎腰,一拳轟在了幾乎已經被燒融的地面上,歇斯底里的吼道:「此仇不報,本尊誓不成神!」

對於封印空間當中發生的狀況,處於外界的王明自然是毫不知情,他只知道,自己接連五道天雷已經成功阻止了這些惡鬼繼續轟擊封印空間的禁制,雖然不知道還能拖延多少時間,但至少已經讓聖祖滾回了封印空間,至少短時間內應該不至於再出什麼變故了。

這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值得高興的好消息,當然,有好消息的同時,往往也都伴隨著一些不是那麼讓人開心的壞消息,就比如……

「王明,你這個混賬東西!」生死之間選擇了自己逃生。片刻間躲過王明神雷轟擊的珩峒老祖氣的臉色發青,遠遠的和岡底斯老祖並肩而立,怒視著王明低沉的吼道:「今天,本尊便要結果了你!」

開始的時候。因為要維持那圓圈的穩定,珩峒老祖無法分神應對王明的強勢來襲,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王明肆無忌憚的撲下來而不能有絲毫的反擊舉動。

但是,現在王明雖然打斷了他們的營救計劃,導致聖祖再一次陷在封印空間當中無法脫身,可同時,王明也是將他從泥潭當中拯救了出來,不需要再關注封印空間后,他就能全身心的對付王明了!

相同的情況不僅出現在珩峒老祖的身上,也同樣出現在在場所有鬼修老祖的身上!打斷了他們的營救。卻也讓他們能夠集中精力應對王明的襲擊。

總的來說,王明打斷他們的營救,也確實是有好有壞,至於到底是賺了還是賠了,恐怕也只有他這個當事人自己心裡能夠清楚的了。

聽到珩峒老祖的低沉怒吼。王明卻是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似地……探究的目光落到珩峒老祖以及他身後的眾多鬼修身上,一番短暫的思索之後,王明突然間渾身一震,是了!

不論是老祖也好,鬼聖也罷,都不可能擁有揮之不盡的能量供他們打鬥。在王明率隊趕來之前,他們明顯已經持續了許久的攻擊,就算達不到耗干他們全部實力的程度,怕也讓他們損失不小!

這會兒,珩峒老祖看上去是聲色俱厲,但實際上卻應該是外強中乾!他光是站在那裡大呼小叫。這不擺明了是……

「想要拖延時間恢復實力?」一想通了這層,王明立刻就露出了濃濃的笑意,望著珩峒老祖輕笑道:「你真當別人都是傻瓜不成?」

「壞了……」一聽到王明的笑聲,珩峒老祖的心裡頭就不由的一顫,大叫了一聲『壞了』!王明猜得沒錯。之前的營救行動已經消耗了他們十之五六的實力,現在的他們,實力甚至不足全盛時期的一半!

原本開口叫罵,是為了吸引王明的注意力,盡量拖延時間好恢復自己這邊的實力。卻沒想到,他這番刻意的叫罵非但沒有起到預想中的效果,反而是成了曝光他們目前狀態的催化劑。

看到對方微微變色的神情,王明就知道自己猜對!所謂趁你病要你命,既然老天爺都站在我這邊……

「跟我殺!」知道了鬼修一方陣營的狀況,王明哪裡可能還會有心慈手軟的念頭?當即一振右臂,暴喝道:「滅了他們!」

「殺!」早已經站在王明身後摩拳擦掌蓄勢待發的贔屓等人立刻精神一振,齊齊發出了一聲長嘯,跟隨在王明的身後撲向了前方已經緊張萬分的珩峒老祖、岡底斯老祖以及他們二人手下的那些鬼修!

「混蛋,我們跟你們拼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王明趁火打劫,脾氣本就暴躁的岡底斯老祖再也無法忍受這種憋悶的氣氛,剎那間身子居然暴漲到了四米多高,怒吼著迎向了王明!

岡底斯老祖四米多高的靈體真身,魁梧無比的身材,根本不會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有開山裂地的力量。

迎上去僅僅一小段距離,岡底斯老祖的雙手之間就已經憑空幻化出了一柄長達一米五,通體漆黑的九環大砍刀,怒聲道:「今日本尊便要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絕對的力量!」

「呼……」長達一米五的九環大砍刀在岡底斯老祖的手裡就像是一根毫無重量的鴻毛被他舞的上下翻飛,但那舞動之時所發出的呼呼聲響,卻是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特別是在這一陣陣刀刃破空的聲響當中,似乎還隱隱夾帶著一陣陣讓人頭疼欲裂的鬼哭狼嚎!

一見到岡底斯老祖掏出的武器,緊跟在王明身後的陰火鬼修立刻神情大變,朝著王明提醒道:「主子小心!他手裡的大刀應該是生生融進了不知多少靈體強者的兇器,破壞力十分驚人!」

「哦?」聽到身後傳來的陰火鬼修的聲音,王明心中一動,翻手之間居然也將手中的九州鼎化作了和那岡底斯老祖手中大刀完全一樣的九環大砍刀,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和岡底斯老祖近在咫尺了!

「你這叛徒倒是識貨,只是。本尊的九環索命刀卻不是數百隻鬼帝湊合而成的,而是整整三百六十隻准聖以上強者!」岡底斯老祖沖著陰火鬼修嗤笑一聲,緊接著便望向了王明,高高的舉起手中的九環索命刀。獰笑一聲:「混蛋,你可以去死了!」

「哼,誰死還不一定呢!」王明毫不示弱,同樣舉起了由九州鼎幻化而成的九環大砍刀,劈向了岡底斯老祖!

「轟隆隆……」刀鋒相觸,發出來的聲音卻並不是金屬相撞的聲響,而是一陣如同大爆炸一般的轟鳴聲!

在這陣轟鳴聲中,因為沒有接觸過九州鼎所以岡底斯老祖驚聲道:「你這是什麼武器?!」

「專門克制你那兇器的寶貝!」王明冷然笑道:「今天,你便將小命留在這裡吧!」

說罷,原本被大爆炸掀飛出去上百米的王明。再一次提著銀色的九環大砍刀撲向了滿臉震驚的岡底斯老祖,眉宇間殺機稟然!這一次王明是完全憑藉自身力量和老祖級彆強者征戰,連九州鼎的殺氣都沒有激發出來,只是當做普通武器來拼殺。

「該死的,本尊跟你拼了!」眼看著王明再一次撲了上來。岡底斯老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短暫的吃驚過後,他再次發出了一聲怒吼,提起似乎有些躁動起來的九環索命刀,迎上了王明!

與此同時,撲上去的贔屓等人也已經和珩峒老祖以及那五十多個鬼聖戰成了一團,各自施展出看家本領。招招狠辣的就像是要把對手撕成碎片一般!

五顏六色的璀璨光亮在漆黑的夜空當中不斷的迸發出來,兩個陣營的人已經殺紅了眼。

岡底斯老祖纏住了王明,有了珩峒老祖坐鎮的惡鬼一方竟然慢慢的佔據了上風,隱隱將贔屓等人的衝殺壓了下去!

「轟隆隆……」就在這群毆白熱化的時候,不遠處漸漸熟悉了用大刀砍殺的王明終於找准機會,一刀劈在了岡底斯老祖那九環索命刀的刀背上。夾帶著浩然正氣的銀色大砍刀立刻就將九環索命刀劈成了兩截,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失去了武器的岡底斯老祖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就已經被王明反手用大刀的刀背狠狠的一拍,慘叫著倒飛了出去……

「混蛋!」注意到岡底斯老祖的落敗,又見到王明似乎是想撲上去來個斬盡殺絕。明白唇亡齒寒道理的珩峒老祖立刻怒吼一聲,抽身跳出了群毆的圈子,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撲向王明!

可偏偏就是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了一名男子陰測測的喊話:「尊者,我來助你!」

男子的喊話聲剛剛響起,一道漆黑的流光便已經破空而至。

「融僢鬼聖!」一見到這道流光,珩峒老祖的臉色便是微微一喜,在這種情況下,己方增加任何實力都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更何況還是一個實力幾乎維持在巔峰狀態的聖級惡鬼?

那道漆黑的流光出現在距離珩峒老祖不足五米的位置,砰的一聲化作漫天的煙霧,並在下一秒鐘顯露出了身披黑色長袍的靈體真身!

「融僢鬼聖?」不同於珩峒老祖略有些喜色的表現,王明一見到這融僢鬼聖,心裡頭便是微微一震,這……這怎麼可能?!

珩峒老祖不知道融僢鬼聖的情況,王明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深陷刑部的針芒刑區,在他離開刑部之前甚至還將他的靈魂之核強行掏出懸挂在了離地四五米的位置。

再加上刑部內的結界以及眾多鐵衛乃至紫霄閣二統領聖級強者坐鎮,加上諸多大陣防禦,別說是融僢鬼聖一個小小的高階鬼聖,便是珩峒老祖這樣的初階老祖,一旦陷入刑部當中,恐怕也不是這麼容易出來的!

心裡頭掠過了一抹驚疑之色,但王明卻明白現在還不是深究原因的時候,雖然他很想知道,融僢鬼聖到底是怎樣逃離刑部的?

對方的實力又有所增加,贔屓等人即便有兩件至寶防護現在也陷入了苦戰當中,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的話,時間拖得越久,對王明這邊的威脅也就越大!

想到這裡,王明立刻收回了落在融僢鬼聖身上的目光,不再有絲毫的遲疑,舉起手中的九環大砍刀,便直接撲向了氣息略顯虛弱的岡底斯老祖!

在這種時候,殺掉一個就是削弱了對方一份實力,更何況這岡底斯老祖明顯是這群惡鬼當中類似領頭羊的角色,如果將他斬殺,好處自然不言而喻。

動手很匆忙,因為王明知道,珩峒老祖絕對不會讓他這麼輕易的就將岡底斯老祖斬殺,本來多一個攔路的珩峒老祖就已經讓他有些皺眉了,現在卻又多了個實力幾乎保持在巔峰狀態的鬼修。 如此一來,王明想要斬殺岡底斯老祖的難度自然是再次增加,但不管最後能不能成功,這樣好的機會,王明卻是不願輕易放棄!

「呼……」純銀色的九環大砍刀被王明猛的舉過了頭頂,夾帶著一陣陣讓人心驚的破空聲,襲向臉色巨變的岡底斯老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