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姬,你留下來照顧她,我們去攻城!”

“相公,你休息一下……”

“不要叫我相公!”印陽臉色一變。“我活不久的,我們就此結束了!”

印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與宣妙決一死戰,生命力必然會消耗巨甚,他不想再維持這段感情了,不然留下的只能是遺憾。

“相公……”

星雲走到馬前,身後傳來雪姬悲傷的聲音,星雲頓了一下,便翻身上馬。

“攻取營州城!”

“是!”

“龍天傷!”

“末將在!”

龍天傷已經回來,毫無意外的帶回了一大堆頭顱,印陽也失去了祭旗的興趣,因爲他要全力出手了。

“去找趙樂宏,讓他帶所有人撤出去,與耶律德光合兵一處,直線搶城,我們要在一半個月之內將東北控制在手裏!”

一品天下 “是!”

龍天傷翻身上馬,直衝了出去。

“半個月?直線距離也有兩千裏,半個月的時間怎麼可能奪得下來?”

印陽的命令一下,一些廂主軍主頓時議論了起來。

“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是怎麼攻城的!”

印陽徹底怒了,他將心中所有的情感爆發了出來,因爲這是最後的爆發了,他又何必再畏首畏尾?

“攻城!”印陽不知從哪裏抽出一柄鋼刀,直指營州城!

十里的距離眨眼即過,印陽,他們靠近了北城門,印陽停了下來。

“花風帶五萬兵馬,即刻前往南城門,等我軍令!”

“是!”

“第五施琅,帶五萬兵馬前往東城門,待我發號施令!”

“末將接令!”

“李誥,領五萬兵馬前往西城門,原地待命!所有軍隊無須攜帶攻城器械!”

“末將領命!”

三人帶着十五萬大軍,很快就散了開去,印陽看着天色等待,感覺花風應該到達南城門之後,便再次下令:“準備攻城!”

“殺!殺!殺!”

三軍大喝,結陣城前,城中的守軍雖然失去了將領,但是並沒有投降的打算。

“拋棄所有的攻城器械,輕裝進城!”

“這……”

剩下的五萬兵馬,將領都是印陽陌生的面孔,他們對於印陽的命令感覺莫名其妙,不使用器械攻城,與自殺何異?

“聽我號令!違令者斬!”

印陽一怒,他們遠不如自己帶的第一支軍隊,無論什麼命令都毫不遲疑的遵從,可是那卻變成了別人的了。

衆將遲疑,是因爲印陽是外人,但是現在卻是他們的主將,所以印陽第二句話說完之後,也就沒有人遲疑了,畢敬剛纔李誥也是空手前往西門。

印陽神色凝重,騎馬一步步的上前,來到弓箭的攻擊範圍之內,可是卻沒有射擊。星雲也不開口,直接騰空而起。

“陰陽兩儀,風雨雷電訣!”

印陽也不勸降,直接催動了風雨雷電訣,兩邊的軍隊見印陽騰空而起,都是有些驚訝,但是想不通印陽在幹什麼。

轟隆隆!

晴朗的天空突然風雷滾滾,烏雲密佈,電閃雷鳴,霎那間大雨傾盆而下。

十里之外的山上,雪姬與臉色蒼白的唐瑤坐在山峯上,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唐瑤姐姐,我們回去吧,這裏風大,對你傷勢……”

“我要看着他!”

兩人的眼色都很沉痛,那一場暴雨下來了,只是那一片空間,除了印陽還有誰?

印陽飄身長空,心念控制,大雨傾盆而下,箭雨飄泊,城頭上慘叫連連。雖然有了必死的決心,印陽也不可能過分的消耗,不然在戰勝宣妙之前出事,死的就沒有價值了。

印陽幻化出四條水龍,火龍……

心念控制,同時攻向四座城門,城門應聲而破,星雲在天空上幻化出四個打字,即便遠在十里外的雪姬與唐瑤也看的清晰。

“全軍攻城!”

“殺呀!”

將士們再無疑慮了,全力的攻城,城內的守軍已經被嚇壞了,幾乎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四面軍隊便攻入了城池之中,守軍原本就沒有將領,此時便紛紛棄械投降!

“一個不留,全部殺了!”

印陽冷厲的下達了對待俘虜的兵令! “軍師,他們都是主動投降的,你神通一出,他們不戰而降,如果我們將他們殺了,下一座城池還有誰願意投降?”

“不戰而降,如果都不戰而降,兵不血刃的攻城掠地,還要這麼兵幹什麼?”印陽臉色一冷。“我們孤軍深入,不能放了他們,我們的兵力也不足收降他們,留着只能是禍害。”

“軍師,以前你不也是憑藉聲威,收服了大量的兵馬嗎?”第五施琅開口,花風卻老實的待在一旁,對自己手下的人吩咐道:“殺吧!”

“我以前收服的人,並不是我的人!”印陽望了望西南方向。“依靠這些虛無的東西收服不料人心,一旦遇見更強大的存在,他們會義無反顧的反戈!”

“李誥!”印陽見花風已經執行了命令,便轉過身來看向毒王李誥!“製作十萬只木板,寫上水中有毒,勸河兩岸的百姓不要食用河水,然後留上你的大名!”

“真要下毒啊?”李誥神色一變,如果真的下毒的話,恐怕會傷及無辜!

“你不下毒,他們肯定能夠試出來的,下吧!”星雲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先放木牌,然後下毒,不用太多,維持十里左右的範圍,然後跟着木牌流到海里去,什麼都沒了!”

重生之嫡女傾城 “明白了!”李誥興奮的一笑,便帶着人離開了,他帶着五萬人馬,這點小事一會功夫就能完成!

“來人,去山上將雪將軍接來吧,派一輛馬車去!”

“是!”

印陽沒有進城,就停在原地坐下,撿起一塊石頭,大概的勾勒出一幅陰陽兩極圖!

“陰陽兩極盤,既然被宣妙奪去了,自然無法再拿回來了,另一面會在什麼地方呢?”

印陽記得,在蜀山的時候,唐虞長老說過,現在的陰陽兩極盤只是一個仿製品,真品卻流失在外,不知身在何處。

“花風,第五施琅!”

“末將在!”

花風與第五施琅都是舊部,在宣妙叛變的時候,能夠倒戈相助,印陽十分的信任二人。

“我有件事要徵詢一下你們的意見!”印陽沒有下令,示意兩人坐到了身邊。

“軍師有事交待就是,談什麼商量?”第五施琅有些奇怪,印陽一直都是令行禁止,雷厲風行,此時卻顯得有些不夠乾脆。

“我有件事需要你們去辦,十分的危險,而且也沒有明確的目標!”

“何事?”

“我需要知道另一面陰陽兩極盤的下落,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走一趟,遍跡天下的去尋找!”

印陽頓了一下,又道:“陰陽兩極盤是否真的存在,我也不確定,所以我不會命令你們,你們考慮一下吧!”

“軍師放心,末將一定帶着陰陽兩極盤迴來,最不濟也會有準確的消息!”

花風一聽,遲疑了一下,便起身抱拳,第五施琅也點了點頭,兩人同時騎到馬上。“軍師保重!”

兩人離去,印陽看着兩人的背影,充滿了感激。“保重吧,兄弟!”

不多時,一輛馬車緩緩行來,印陽遲疑了一下,便道:“送她們進城吧,留五千士兵在此!”

“是!”

帶隊的將領回應一聲,便驅馬前行,雪姬一把掀開了車帳,跳下了馬車。“你要把我們留在這裏?”

“唐瑤有傷在身,不能遠行!”

“那我呢?”

“唐瑤需要人照顧!”

“你可以找個人來照顧她,我能夠上陣殺敵!”雪姬不願留下,她想要跟隨在印陽身邊。

“我不需要人上陣殺敵,我自己可以!”印陽看向身邊的那名廂主,示意了一下。“請雪將軍進城,做不到我要你腦袋!”

“雪將軍……”那名廂主爲難的來到雪姬身前,他自然是不敢動粗,也只能哀求的看着她。

印陽的命令,讓雪姬不敢不進城,她無法因爲一己情緒,害他人性命,更何況還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你說過,你不會傷害任何人……”雪姬雙眼溼潤,兩道淚痕滑落!

“我反悔了!”印陽背過身去,他實在無法面對雪姬,看着雪姬痛苦的神情,他心碎無比。

“不曾忘記那個冬天,我第一次吻你的臉,烈酒再昂貴,只換來廉價的沉醉,每一滴眼淚,都遙贈你的美……”雪姬慘笑一笑,淚水撲朔,舉步維艱的向城中走去。

唐瑤的聲音也從馬車中響起,帶着哭腔:“再經不起雨打風吹,不再奢望一絲安慰,不擦乾眼淚,因爲我愛你不後悔,帶着狼狽的美,再爲你心碎一回……”

這種歌曲的詞調,女人一般不會喜歡,雪姬是從他那裏聽到的,只是不知道唐瑤怎麼學會的。印陽第一次聽女人唱這首歌,卻發現聽得如此傷人心扉,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一柄帶着倒刺的匕首,插在他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來回的抽拉,痛不欲生。

一曲罷,一曲又起:“就算過去幾世紀。我愛的人還是你。就在冰雪覆蓋的夢裏。我牽掛的依然是你。就算沉睡幾世紀。我愛的人還是你。就在千百年後的甦醒。我的淚化作滿天的雨……”

馬車已經進城了,印陽卻運起了陰陽二氣,他要聽清雪姬與唐瑤的聲音,即便再痛苦,也不願意錯過,權當是對自己的懲罰了!

“子時過,真心獻上,單騎奉月光;欲觀花,午時的香,卻芬芳帶傷;記相傳,跋涉萬水,流連的過往;怎奈作,一滴苦水,在枕邊流淌。葬愛化成蝶,相見斷橋邊,亦真亦幻的情節,夢迴子時曰……”

雪姬與唐瑤似乎無始無終,印陽緊閉雙目,強忍着眼淚。

回憶起過往的一幕一幕……

“相公,你唱的這些曲子雪兒都記下了,如果有一天相公不要雪兒了,雪兒會一首首的唱還給相公!”

“相公永遠都不會離開雪兒,我知道被人離棄的痛苦,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人。”

“要不這樣!”唐瑤站了起來,來到印陽的身前,道:“你幫我找到羅盤,我們再在一起,我答應你,以後絕不會再提分手了!”

…………

不知過了多久,印陽聽到了腳步聲,知道是李誥回來了。

“命令全軍,出發!”印陽恢復了一下心情。“到鞍山與灸浩石浩匯合,劍指奉天府!”

感覺到雪姬站在城頭上觀看,印陽頭也不回,騎馬遠去!

丟掉了所有的輜重,印陽帶着近二十萬大軍急行軍,用了一夜的時間,趕到了鞍山,灸浩石浩已經將鞍山攻下了,損失也算慘重,只剩下三萬多兵馬了。

據石浩所說,鞍山似乎早有準備,他們本來只准備拖住奉天方向的援軍,但是鞍山的將領主動挑戰,他們不得不迎戰。

印陽得知之後,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沒有放在心上,對石浩道:“你帶着蜀山弟子,回頭與其他人匯合,乘船會蜀山去吧!”

“軍師,這……”

“去吧!”印陽嘆了一口氣。“如果日後還有機會,我會去蜀山拜會,另外囑咐唐長老,小心宣妙!”

“既然軍師心意已決,我們兄弟就此別過了!”

印陽點了點頭,轉向伊娃:“我的實力你已經見到了,可以安心的離開了!”

“我不走,我要看着你爲我丈夫報仇!”

“要麼走,要麼死,自己選擇吧!”印陽不打算多說,伊娃在身邊,幫不到什麼忙了,他不想帶個累贅。

“殺了我,我也不走!”

“好!李誥,下毒,然後送她離開!”

李誥聽令來到伊娃身邊,揮手一拂,飄起一片煙霧,伊娃感覺眼前一花,便搖搖欲墜,下一刻便倒在了李誥的懷裏。

李誥叫來兩人,吩咐道:“將她送到俄國邊境!要保證她的安全!”

“好了,可以前進了……”

印陽下令行軍,當天趕到了本溪,毫無意外的攻破了城池,稍微休整了一下,第二天奪下了奉天府,第三天下鐵嶺,第五天奪通化,第六天領白山……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印陽只讓士兵很少的休息,擁有足夠的體力就行,一直在長途奔襲,所過之處,敵軍無一活口。

印陽的鐵血政策,刺激效果很明顯,而且先前讓李誥下毒,更是弄得人心惶惶,很多地方出現了逃兵,就向遼源,城中居然沒有一兵一卒存在,全部落荒而逃。

過了遼源,四平幾乎也是同樣的情景,兩地的軍隊全部都退守到了喜都府【長春】。

即便喜都府城堅兵廣,可是也阻擋不了印陽的腳步,只是多Lang費了一些陰陽二氣,便奪取了耶律飛雲的腹地京府!

取下喜都,龍天傷便返回了,趙樂宏已經與耶律德光合兵,拿下了冰城【哈爾濱】,印陽恍若未聞,毅然下令繼續開拔!

第十五天,印陽率軍打到了最東邊的延邊,取下了長白山一帶,就此才命令軍隊休整,自己獨身離開了軍營,來到了長白山下!

故地重遊,印陽心情平靜,徑直來到張老漢的家裏,竟然發現張老漢的房屋已經不在,附近的居民也都消失了,全都被大火焚燬!印陽連忙上了長白山,在山邊發現了一具具的屍體! 印陽一一查看,並沒有張老漢,印陽慢慢的向山上尋去。

不多時,印陽尋到了天池邊,竟發現不少的軍人,竟然是海外倭寇,說着一口難聽的語言,而且張老漢也在其中斟茶遞水。

印陽眼色冷厲,陰陽兩極功催動,無聲無息的將倭寇的血液控制,聚上頭頂,令他們爆首而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