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嫣然盡量用最大的聲音喊道:「先安靜一下好嗎?」

「幾位姑娘也肯定是想來解決問題的,這樣我們到裡面說,如果真是產品的問題,我們一定給您一個合理的解釋和賠償。」

幾個本來就是來鬧事的,怎麼可能同意林嫣然的說法。

真進了她們公司,那自己還腦給誰看。

「你剛才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你說我們誣陷你嗎?」

「對呀,我們臉都成這樣了,說剛才的話有良心嗎?」

「是不是想著進去了,沒人看了,你們就得逞了。」

「不可能,天理昭昭,我們姐妹一定要給世人看看你們公司的德行。」

「對,我們不可能進去。」

五個人一人一句話,根本不給林嫣然開口的機會。

還一直鼓動群眾,利用大家的力量幫她們維權。

「沒想到呀,這麼大一個公司竟然做這種事。」

「是呀是呀,當時聽說開業的時候可熱鬧了呢。」

「開業的時候我看了,好多大佬,豪車。」

「嘖嘖,這有錢人就是互相勾結,然後欺騙我們消費者。」

「沒有天理了,你們公司今天必須給這幾個姑娘一個說法。」

……

人群越來越控制不住,甚至有人指著林嫣然的臉罵。

林嫣然覺得一瞬間就要堅持不住了,她極力忍住才沒哭出來。

可是不管她說什麼都沒用,所有的聲音就淹沒在了人海里。

就在這時候,韓風回來了。

他上前攔住林嫣然,憤怒不已。

用平時練兵時的氣勢說道:「都給我閉嘴!」

一聲令下,四周所有的聲音都安靜下來了。

就在韓風帶著林博士要當面拆穿這幾個人假象的時候,他收到了一條簡訊。

簡訊內容是讓他應下這個事情,不然女兒不保,還帶有糯糯被綁架的圖片。

韓風只好無奈先承認,林嫣然大吃一驚。

韓風瘋了嗎?他為什麼要承認。

來不及解釋了,韓風讓售後經理解決這件事。

回到辦公室就跟林嫣然說明了情況,林嫣然整個人都傻掉了。

兩人只好去到糯糯被綁架的位置,看著糯糯被折磨的全是傷痕。

韓風徹底怒了,但糯糯還在他們手裡他也無可奈何。

「韓風,你們宣布公司破產,不然我就把這小丫頭片子搞死。」林如風說道。

林嫣然趕緊給公司打電話,讓財務進行破產清算。

「林如風,你先把糯糯放下。」林嫣然著急的說道。

林如風抱著糯糯,糯糯的脖子上放這一把刀。

這個場面看的林嫣然十分揪心。

「我放了她,你當我傻?」林如風說道。

他自己又打不過韓風,放了這小丫頭片子自己還有活路。

「那你把刀放下,你抱著糯糯好不好。」韓風拿出跟敵人談判的標準,來安撫林如風。

「你們往後退。」說著鋒利的刀劍劃破了糯糯的皮膚,糯糯整個人哭鬧不止。

林嫣然看到這個場景徹底暈死過去,韓風把她放在地上,想進一步跟林如風談判。

誰知道林嫣然一個衝動,直接沖向了林如風。

林如風並沒有真的殺過人,看著林嫣然衝過來,很是害怕。

刀鋒對準了林嫣然,一個衝動下,林嫣然就此喪命。

「林如風,我跟你拼了。」此時的韓風已經不能用暴怒來形容的,他心愛的女人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你還想要你女兒就別衝動。」林如風有些害怕的說道。

韓風看著林如風的刀又對象了糯糯,強行制止住衝動。

林如風也很害怕,因為林嫣然沒了,無論如何韓風都不會放過自己。

看著林如風有些走神,韓風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慌亂之下,林如風又失手了,這下糯糯也沒有了。

「啊!」韓風憤怒的大吼,隨後吐出一口鮮血,過重的悲傷和怒火,讓他心神受挫。

韓風一下子沖了上去,一腳把林如風地倒在地,騎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毆打。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如風徹底沒有了反抗。

韓風看著地上的林嫣然和糯糯,他先是給東明俊發了一條信息。

隨後他吻了吻糯糯和林嫣然,安靜的躺在打她們身邊,向自己開了最後一槍「奶奶!他們做的都是體力活,你一點油水都不放,他們吃不好,能有力氣幹活嗎?」金有根忍着怒氣,說道。

「怎麼就沒油水了?這不都是肉嗎?你看看!你看看!」金老太在鹹肉燒肉裏面翻了半天找出了兩三塊肉!

「肉雖少了一點,但那也是肉,怎麼能說沒有油水呢?」金老太嘟囔道。

「這

《農家嬌娘》第137章都是戲精 我從未見過高台上的母親,與生俱來的颯氣讓整個戰魂軍匍匐腳下,似乎,她就是那個天選之人。

明明我沒有見過阿娘離開閨中的模樣,可是腦海里卻閃現出一番景象,就好像我見過阿娘指點江山的樣子,可是明明我的記憶並未出現過斷層。

阿娘嘴裡念著我聽不懂的咒語,定魂湖上,一顆靈魂破湖而出,投向遠方,我知道,儀式成功了,新的戰魂軍,出生了。

難怪我從未成功過,我以為是我法力不濟,原來一切的儀式皆是表像,真正重要的是這個法印,這是一個佛家法印。我不曾知道,這輩子化身為妖的母親,如何有祭祀的記憶,還如何修的如此高深的佛法?

沈家一年一度的祭祀是否只是保護母親的障眼法?我不曾知道,母親有復活魂魄的能力。不過,這是我的阿爹阿娘,我不會深究,因為我相信我的家人。

儀式很快就結束了,阿爹的這一魂,是相當厲害的,以前,我的擔心,也許是多餘的。我從空間中,拿出結魄燈,將一魂兩魄打入他的體內,我知道,阿娘會幫他的。阿娘,很厲害,阿爹他,一定能挺過去,承受住這還魂苦。

我設下結界,等待父魂歸。

師傅「主上,黃泉殿下來了」

「護法,我去迎他」

「阿洛,我在這裡」我看見阿洛焦急的表情,我跑了過去,他也很自然張開雙手,我問道「想我了?」

洛「想」

「我也想,阿洛,你看,我的衣服好看么?」

洛「好看」

「阿娘做的」

洛「我的也是」

「呀,你看這花紋,情侶裝哦」

洛「是啊,岳母有心了」

「你倒是很有策略,先將我母親搞定了」

洛「不敢,搞定你才是關鍵」

「哼,快給我梳個好看的髮髻,我要成為今晚最美的女人」

洛「好」

「楊柳,你幹嘛去」

楊「去找其他人啊,難道在這裡看你們秀恩愛」

「別去了,他們也在秀,跟我們回去,我阿娘給你也做了衣裳」

楊「真的」

「當然」

楊「好,走」

我們來到天山的藏衣閣,這裡,我們每人都有一個專屬的衣櫃。

楊「哇,好漂亮」

「喜歡么?」

楊「喜歡,我去換上」

「去吧」

好險,幸虧通知浩然將衣服拿了過來,我還挺有先見之明的。

我坐到梳妝台前,將牛角梳遞給阿洛「快給我梳妝」

洛「遵命」

「阿洛,我一直沒有問你,這樣複雜的髮髻,你到底和誰學的」

洛「你猜」

「我阿娘」

洛「是,也不是」

「總不能是我阿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