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她不要悲傷,她現在只要想辦法讓席景練厭倦了自己,就可以回去自己的生活重新開始,到那時,她會忘掉秦昊,忘掉席景練,忘掉這裏的一切。

“我的新房有那麼吸引人麼?你竟然要睡到現在,呵,難不成你是喜歡上了這裏?不過很抱歉,這裏是我未來新娘的地盤,昨天讓你破例留宿已經是我的底線,你最好不要打什麼主意。”

身後冰冷的聲音響起,雲芷憂下意識的回過頭,看着席景練有些不好的臉色,有些心驚,可是聽到席景練傷人的話,她又有些莫名的悲傷,心裏堵堵的,說不出的感覺。

“席總言重了,這麼高貴的地方,我不會有什麼非分之想。”

淡淡的接下這句話,雲芷憂失落的垂下了眼瞼?,再次陷入了自己沉思之中。

“哼,最好是這樣,洗乾淨點,準備離開。”

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席景練冷硬的轉身離開了房間,不過這也好,讓雲芷憂微微輕鬆了很多,經過昨天一晚上的時間,她已經足夠懼怕這個男人了,他的手段,就算她沒有領教到十分,也領教到了七分,事實證明,這位總裁還處在不可逆階段,不是思想不可逆,而是思想和行爲都不可逆。

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服,雲芷憂緩慢的轉身進了浴室,雖然她想快些,儘量不讓席景練生氣,可是身體的不適,已經不足以支撐她再快一步了。

脫下衣服,雲芷憂率先洗了個澡,這才準備給自己上個妝,席景練說要收拾的乾淨點,但她今天的樣子若是不化妝,註定是乾淨不了了。

擦乾頭髮,雲芷憂走到鏡子前,看着鏡子的里人,自己都嚇了一跳,那裏面,還是她麼? 此刻,鏡子裏的人一臉憔悴,慘白的臉頰沒有一點血色,大大的黑眼圈,紅腫的眼睛,眼皮上方還有輕輕的淤痕,也許是席景練昨天激動的動作造成的,還好,只是有點淡淡的疼痛。

還好這是個高級的地方,什麼都有準備,雲芷憂取了兩袋冰塊,小心翼翼的爲自己冰敷起來,希望可以起一些效果。

十五分鐘過去了,雲芷憂拿着冰袋的手都凍僵了,這纔將冰袋拿了下來,勞動總是不白費的,不僅黑眼圈淡了幾分,就連席景練造成的淤青也淡了幾分,相信再來點粉底就可以完全擋住了。

看着自己的狀態稍好了幾分,雲芷憂總算放心了一些,最少席景練可以滿意,不用發火了,她現在沒有經歷再去做其他的事情,她所能做的就是順從,讓自己好受些。

爲自己化了一個淡淡的妝容,遮住了那些瑕疵,雲芷憂這才轉身出了浴室,坐在了客廳裏,靜靜的等着席景練回來。

十分鐘……半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時間一點點的流失,席景練還是沒有一絲影子,直到雲芷憂忍不住睡了過去,窗外才想起汽車引擎的聲音。

房門輕輕的轉動,席景練一身疲憊的從外面的走了進來,看到客廳沙發上熟睡的雲芷憂,微微一愣,這纔想起自己的話。

靜靜的在雲芷憂對面坐下,席景練細細的打量起眼前的人,其實這這女人還不錯,有着一張標誌的美人臉,嬌好的身材,只是遇人不淑,沒找到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好男人。

“嗯唔……”

許是本能的感受到了火熱的視線,雲芷憂微微一動,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有些不安的蜷了蜷身體,腦袋一歪,再次睡了過去。

看着雲芷憂雙手環胸,極其沒有安全感的睡覺姿勢時,席景練眸色一怔,心中的某個心絃彷彿被觸動了一般,散發着蘇蘇麻麻的感覺,可是隻是一瞬間便消失不見,讓人有些不明所以,根本就抓不住,或許可以說,根本就沒機會抓,它就率先消失了。

擡眼看了看空調的溫度,席景練下意識的將空調調高了幾度,並沒有去打擾雲芷憂,而是坐在雲芷憂對面看起了報紙。

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雲芷憂便緩緩的醒了過來,許是心中藏着事情,她根本就睡不安穩,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得罪了席景練。

腦袋一轉,雲芷憂看着自己對面正專注着看報紙的男人,眼眸不由的瞪了起來。

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居然不知道。

不敢打擾席景練,雲芷憂只好小心翼翼的坐了起來,緊張的坐在席景練對面,等待對方發話,或是等待對方率先注意到自己。

可是……這個小心願,她恐怕是保留不住了。

“咕咕咕……咕咕咕……”

不爭氣的肚子不合時宜的響起,卻是成功的吸引了席景練的注意力,放下報紙,席景練盯着對面一臉窘迫的女人,嘴角不由的扯出了一絲笑意,但是隨即便被他掩飾過去,恢復了平靜。 “雲芷憂,你可真厲害,等我居然能睡着,故意讓我餓肚子?”

悠悠的吐出一句話,席景練又變回了一臉的嚴肅,不過此時,嚴肅的同時又夾雜了一絲冰冷似真似假。

“我……對不起席總,是我疏忽了。”

其實雲芷憂本想說,我又沒讓你等我,你可以自己去吃飯啊。而且,餓肚子的好像是她吧?可是想想,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她今後不僅是老闆還是僱主的人,她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走。”

扔下報紙,席景練整了整自己的西裝,率先出了房門,身後的雲芷憂只能一臉幽怨的跟了上去,捂着自己餓的發疼的肚子,雲芷憂微微的撇了撇嘴,跟着這種虐待員工的老闆,她還不知道要短命多久呢。

不知道雲芷憂睡了多久,再一出別墅的門,外面已經黑成一片,唯有教堂門口的十字架還亮着白色的燈光。看着四周黑漆漆的樣子,雲芷憂一陣害怕,下意識的向前跑了兩步,以至於不離席景練太遠。

大唐昏君 剛要開車的席景練看到雲芷憂這小動作,嘴角一挑,開車門的動作不由的慢了幾分,直到雲芷憂走到跟前,他才坐進了車裏。

“最好不要讓我再等你。”

生硬的關上車門,席景練還不忘冷冷的丟下一個催促劑,讓雲芷憂快些上車,剛準備開門的雲芷憂聽到這話,雙手一怔,但是隨即反應過來,快速度上了席景練的車,做出了一副乖巧的樣子。

席景練開車的速度很快,甚至比秦昊快上一倍,所以兩人到達市區的時候沒有浪費多長時間。

車裏的氣氛有些緊張,席景練沒有開口說話,雲芷憂更不會傻到主動去開口,雲芷憂只是安靜的坐着,將視線投向了窗外,一進入市區,各種美食店不斷的在眼前飄過,看的雲芷憂不斷的吞口水,她想跟席景練提要求過去吃飯,可是到最後她實在是沒有勇氣。再看席景練一臉嚴肅的問題,她想,他應該也沒有那個意思。

女配她成了大佬 不知道穿過了幾條街,車子又開向了別墅區,雲芷憂想,這一定是去席景練所住的地方吧。

大概十五分鐘的時間,席景練的車終於停了下來,面前是一座古典的小別墅,確切來說,裏面融入了古堡的概念,整體開來像是一座古堡別墅。

別墅外觀優美,裝飾華而不奢,別墅門前有一個小花園,裏面是絢麗的薰衣草,花園中間是一座噴泉,此刻正不斷的流着水,不禁的,雲芷憂看的有些呆。

“你要我請你下車麼?”

在雲芷憂正準備對這別墅進行一番誇讚的時候,不合時宜的聲音再次響起,凍得雲芷憂一哆嗦,趕忙開門下車。

十一月的天氣可真冷,一下車,雲芷憂便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涼,凍得她忍不住蜷縮在一起,她想快點進屋,可是主人貌似沒有這個意思,她也只會憋屈的呆在一邊。偷偷的瞄了一眼席景練,看到對方開車去了車庫,她才放下心來,停好車應該就進屋了吧? 停好車子,席景練看都沒看雲芷憂一眼,只是一臉不爽的自己進了別墅,身後,雲芷憂鬱悶的看了看席景練,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她可不想在外面被凍死,席景練又不讓她走,也沒說讓她進,可是她還餓着肚子呢,席景練就不餓麼?

一進別墅便是客廳,不禁的,雲芷憂看着這個客廳又忍不住驚訝了一把,倒不是因爲客廳太大了,而是它的裝飾。

客廳的裝飾若是非要來形容的話,就是奢華。靠右的方向有一旋轉的樓梯直通樓上,統統用金黃色鋪成,而客廳中其他擺設,也是由香檳色和金色構成,顯得客廳內富麗堂皇,但是客廳的棚頂掛着一個大大的水晶燈,又爲客廳增添了聖潔,讓客廳顯得奢而不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設計思維。

“咕咕咕……”

剛想再繼續的打量一下這裏的裝飾,可是不爭氣的肚子再次響了起來,雲芷憂面上一囧,下意識的捂住了肚子,四周看了看,沒有發現席景練的身影,雲芷憂這才放心了些。

這房子好怪啊,居然沒有一絲人氣?這麼大的房子,竟然只有席景練一個人住?不過想想席景練剛剛自己停車的樣子,這裏應該是沒有任何保姆或是看門的大叔吧?

許久沒有吃飯,雲芷憂胃部一陣陣的抽痛,四周看了看,席景練貌似還沒有要出現的意思,實在忍不住,雲芷憂自己摸索到了廚房。

看到冰箱,雲芷憂一陣親切趕忙跑了過去,打開冰箱,並沒有讓雲芷憂失望,一股股新鮮蔬菜的味道撲鼻而來,雲芷憂直覺的很親切。

想不到這個大總裁準備的還挺齊全的,不過她現在太餓了,最好是有素食。

在冰箱裏翻了翻,雲芷憂沒有找到方便麪,卻找到了蔬菜麪條,就是市面上用蔬菜汁和麪直接壓好的麪條,雖然煮的慢了些,但是還是不錯的。

拿了一些麪條,加了一個蛋、一些菠菜,一個西紅柿,雲芷憂便美滋滋開始準備起自己的晚餐來。

做慣了家務,簡簡單單的一頓飯對雲芷憂來說只要十五分鐘的時間便可以搞定,所以很快,雲挽傾的麪條便出鍋了,雲芷憂吃飯比較講究,喜歡視覺衝擊,所以她很會搭配。

淡綠色的麪條打底,幾片菠菜葉襯托,一顆蛋煎成了金黃色,再加上兩片西紅柿,花花綠綠的感覺雖然有些俗,但是讓人很有食慾。

“嘶…….”

吞了吞口水,雲芷憂剛準備坐下來享用,小腹便傳來了一陣陣的不適感,哎,人有三急,真是隨時都急。

無奈的嘆了口氣,雲芷憂只好放下面條先去解決人生一急。好在別墅裏每間房都有廁所,讓雲芷憂沒有那麼着急。

大概五分鐘的時間,雲芷憂終於從廁所滾了出來,剛一出房門,雲芷憂便看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優雅的吃着什麼,定睛一看,雲芷憂有種想吶喊的衝動,那……那不是她的麪條麼? “席……席總,那是……”

急忙跑過去,雲芷憂試圖解救自己的麪條,可是貌似已經晚了,沒等雲芷憂把話說完,席景練已經優雅的放下了碗筷,再看碗底,已經空空如也,連一口湯都沒剩。

“味道一般。”

低聲點評了一句,席景練再也沒出聲,而是拿起了一旁的報紙,低低的看了起來。

聽着席景練最後的那句話,雲芷憂心中一陣惡寒,味道一般你竟然都吃光了。

щшш⊕ttκΛ n⊕CO

委屈的撇撇嘴,雲芷憂沒敢說什麼,只能任勞任怨的拿起碗,自己跑去廚房再下一碗麪,反正冰箱裏還好多食材,她肯定能吃飽,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只是可憐了她的小肚子了。

因爲太着急,雲芷優沒等面熟透就直接吃了起來,不過味道還不錯,硬硬的,卻也很有口感,在廚房偷偷的把面吃完,雲芷優才收拾好一切,走向了客廳。

看着席景練仍舊保持剛剛的動作,雲芷憂沒有說些什麼,而是自覺的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雲芷憂慢慢向後靠了幾分,許是剛剛吃的太急了,面又沒有熟透,讓她有些不舒服,輕輕的推了推,雲芷憂儘量讓自己待得舒服些,以前也有過這種情況,估計待會就好了。

歪着腦袋,雲芷憂只當這是正常現象,一股睏意襲來,雲芷憂只覺得眼皮有些重,腦袋一歪,竟然睡了過去。

一旁看報紙的席景練斜眼瞥了眼雲芷憂貪睡的樣子,嘴角不覺的挑了挑,但只一會便恢復平靜,再次低下頭看起了手中的報紙。

再次醒來的時候,雲芷憂只知道她聽到了一個極其冰冷的聲音,還有渾身的抽痛,便再也沒了感覺。

“雲芷憂,你給我起來。”

聽到這句話,睡夢中的雲芷憂猛地打了一個冷戰,下意識的想要醒來,可是渾身的不適,讓她難以睜開眼睛。

腹部一陣陣絞痛,讓雲芷憂忍不住縮成一團,渾身發冷,雲芷憂忍不住哆嗦起來。

席景練看着雲芷憂這副樣子,心中微微有些觸動,想要捕捉,卻已消失不見,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時間,席景練直接將雲芷憂攬在懷裏,向車庫的方向走去。

迷迷糊糊間,雲芷憂只覺得自己掉入了一個暖爐,不禁的,雲芷憂下意識的向席景練的懷裏鑽了鑽,直到感覺自己更暖和了,這才安分了些。

感受到雲芷憂的變化,席景練彷彿很受用一般,動作更輕柔了幾分,不過雲芷憂的情況不容耽誤,小心翼翼的將雲芷憂放在了車上,席景練便加速前進,開往了距離別墅區最近的醫院。

上流社會的高級醫院,都是上好的醫生在值班,所以雲芷憂點很好,一進醫院便遇到了這方面的權威。

經過檢查,倒是沒什麼大問題,只是因爲很久沒有進食,又吃了生硬的東西,導致胃粘膜受傷,有輕微胃穿孔的現象,不過他們來的及時,只要吊水消炎,回去吃點消炎藥就好了。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醫生說吊水消炎的時候,雲芷憂已經醒了,一聽自己要吊水,又龜縮的鑽進被子裝睡了,現在這個情況,席景練肯定不能讓她回去,倒不是因爲這樣顯得席景練不關心她,是因爲這樣會博了席景練的面子。

可是……她雲芷憂從小到大什麼都行,就是暈針,反正都要暈,她乾脆不要醒過來好了。

顫顫巍巍的瞪着醫生來扎針,雲芷憂身體有些小哆嗦,但是她努力的控制,儘量不讓席景練看出什麼破綻,丟了自己的臉。

試問,一個在商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人,又怎麼會缺少洞察一切的觀察力呢,鑑於雲芷憂不斷顫抖的睫毛,席景練早就看到了,只是一直沒出聲,是爲了減少麻煩,他最討厭女生大吵大鬧的了。

醫生準備好一切,席景練卻沒有呆在身邊,不知道是怕雲芷憂忍不住吵鬧影響自己,還是要給雲芷憂一個空間,他竟然直接跑了出去,不過這也讓雲芷憂很放心,至少她可以很自然的暈針了。

等到雲芷憂吊完水,時間已經很晚了,據云芷憂目測,已經將近凌晨,而事實也正是如此,擡頭正巧看到醫院的掛鐘,已經是23:35,小心翼翼的擡頭看了眼席景練,雲芷憂心中有些愧疚,大總裁明天還要上班,如今還在陪她,不會耽誤他的隨眠吧?

“走吧。”

有些聞不慣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席景練吸了吸鼻子,生硬的丟下一句話,便徑自進了電梯,看着那高大的身影,雲芷憂努努嘴,只能默默的跟上,她是生病了,可是她還能指望他大總裁扶她不成?

一出醫院的大門,一陣冷風立刻吹了過來,雲芷優下意識的縮了縮,緊了緊身上的衣服,雲芷憂向旁邊挪了挪,沒有看到席景練的身影,應該去取車了。

四周看了看,周圍的霓虹不斷的閃爍着,順着霓虹遊走,雲芷優突然看到了什麼,不禁的,雲芷憂眸色一怔,整個人都僵直了起來。

停在不遠處馬路上的黑色轎車,是那麼熟悉,她還記得,那是她和秦昊一起選的。

下意識的向前走了兩步,雲芷憂眸中再次充滿了淚光。

“唔……唔,秦昊,快點…….”

離得越近,車子裏的響動也慢慢的傳了出來,聽着那女人的嚶嚀聲,雲芷憂的心更涼了一半,再看那不時晃動的車身,透過那微開的車窗,還可以看到裏面人影的晃動。

再也忍不住,雲芷憂捂着嘴輕聲的哭了起來,秦昊,呵,真好,在她離婚的第一天,在她被賣的第一天,不僅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還玩這種刺激的遊戲。

呵,真的好諷刺。

呆呆的望着不斷晃動的車身,眼前已經一片模糊,想要離開,可是腳像是灌了鉛一樣,挪動不了分毫。

“走。”

這時,雲芷憂耳邊響起了那個冰冷的聲音,隨之,雲芷憂只覺得一股巨大的衝力將她拉了起來,此時,她也不顧的反抗,而是本能的跟着席景練走了起來。 雲芷憂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喜歡那冷冰冰的聲音,像是要解救自己一般,把她帶離了苦海。

坐進車裏,雲芷憂緩緩回神,可是眼淚卻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心死了,可是悲傷卻留下了,就這一次,就這一次好了,這次之後,她就徹底的對秦昊死心了,雲芷憂暗暗的告訴自己,這是她最後一次爲秦昊傷心了,那麼賤的一個男人,爲她掉一滴眼淚都不值得,今天這眼淚,是她爲自己留的,爲自己已經逝去的青春。

悲傷之中,雲芷憂絲毫沒有注意,車裏的溫度正在急速下降,甚至連開大的空調都擋不住。

瞥着雲芷憂的模樣,席景練只覺得自己肺部極度膨脹,男人的自尊自傲再次被觸及,讓他整個人再次被怒氣包圍,面容也冷了下來,若不是他正在開車,估計雲芷憂現在已經被他壓在身下了。

走了一路,雲芷憂哭了一路,席景練也心煩了一路,不知道爲何,席景練一見雲芷憂那個樣子,心裏就頗爲難受,從沒有過的感覺,說不出的異樣,讓他有些無措,可是一想到雲芷憂爲何哭泣,他又忍不住心煩,忍不住生氣。

十五分鐘後,車子發出一陣急剎車的聲音,已經停了下來,再一看,兩人已經來到了別墅區,雲芷憂依舊呆愣的坐在座位上,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處境。

“下來。”

冷冷的說了一句,席景練一臉怒氣的打開車門,大手一伸,直接將裏面的人扯了出來。

力道之大,讓雲芷憂沒有注意,腳下一拌直接趴在了地上。

“啊……痛。”

猛地一撞,雲芷憂只覺得自己渾身都痛,尤其是剛剛恢復一些的胃部,經過劇烈的撞擊竟然痙攣的抽痛起來。

冰冷的地板不斷的散發着冷氣,侵入雲芷憂的身體,不禁的,雲芷憂打了一個寒顫,這纔回想過來自己到了哪裏,不禁的,雲芷憂想到自己剛剛的表現,心裏微微發涼,偷偷的瞥了眼席景練的反應,看到席景練發黑的臉色,雲芷憂覺得世界瞬間黑暗了。

完了,她惹了不該惹的人。

“呵呵,席總,我……哎!”

沒等雲芷憂說完,席景練漠然的白了雲芷憂一眼,猛地轉身進了別墅,再也沒看回過半分頭。

直到席景練的背影消失,雲芷憂才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揉了揉自己發疼的胃部,緊了緊衣服,這才慢吞吞的走進了別墅。

剛進屋,她便看到席景練依舊坐在了沙發上,像是在等着她,不禁的,雲芷憂像是看到了希望,她的第一感覺便是,這是機會,可以解釋的機會。

“席總,我……”

WWW⊙ TTKдN⊙ C〇

“唔……嗚嗚……”雲芷憂剛到身邊,還沒說完一句話,那邊席景練便站了起來。

攬過雲芷憂的肩膀,狠狠的吻了下去,沒有溫柔,席景練甚至比之前吻得更加用力,像是發泄,又像是在索取。

雲芷憂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吻吻得迷迷糊糊,有些沉迷,但是嘴脣上傳來的刺痛,還不時地提醒着她,席景練已經生氣了。 獨佳閃婚 雖然只是一天的相處,但是席景練的脾氣,雲芷憂已經摸透了八分,剛剛她的表現,已經觸怒了席景練男人的尊嚴,所以他現在要懲罰她,她也無話可說,更不敢反抗,也可以說她根本反抗不了。

這一吻持續了十分鐘,可席景練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雲芷憂已經被吻得暈頭轉向,雙腿發軟,只能靠在席景練身上才勉強支撐。

不知又過了多久,兩人口齒之間已經傳來淡淡的血腥味,席景練這才緩緩放開雲芷憂。

看着眼前的雲芷憂,席景練有絲錯愕,輕輕舔了舔嘴脣,席景練像是意識到什麼,猛地推開雲芷憂,獨自走上了樓。

被強吻,被推開,只在一時之間,雲芷憂有些反應不過來,那邊席景練的冰冷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席家沒有你睡的地方,你只能留在客廳,記住,別弄髒了我的地方。哼!”

冷冷的留下一句話,席景練大搖大擺的消失在樓梯口,不知是掩飾自己的尷尬,還是不想看到雲芷憂,席景練走的極快,讓雲芷憂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木木的,雲芷憂看着空蕩蕩的樓梯口,空蕩蕩的客廳,無奈的嘆了口氣,攏了攏身上的衣服,雲芷憂緩緩的坐在了沙發上,撫了撫自己因爲撞擊還在不斷抽搐的胃,雲芷憂只能小心翼翼的走到廚房爲自己燒了點熱水,但願這能緩解自己的痛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