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念舒點點頭:「我確實要去趟城守府了,作為容城的城主,既然我已經知道城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就不能袖手旁觀,這樣吧,成文你隨我去城守府,成武你留在這兒照顧旭哥哥,順便幫我關注一下有沒有一個衣衫襤褸但是每天都會來買酒喝的老頭,發現的話也不要打草驚蛇,等我回來再做打算。」

成文成武巴不得靖瑤郡主去住城守府,對於她這一決定自然毫無異議,幾人商議好具體事宜,便開始分頭行動起來。

求收藏、求評論、求票票、求花花、求鑽鑽,一切求……

額,這樣是不是顯得泡泡太「無齒」了?

捂臉飄過…。 章節名:第二十五章女童失蹤案(上)

劉城守已在容城做了八年的城守,因為政績優良,上面已經準備將他從五品的城守提升到四品的城令,雖說還是呆在容城這個地方,但是五品到四品的意義可是大不相同,這意味著他妻子的丈夫人數又可減少一人,由三人變成兩人,終於可以把丁老三那個只知道討好妻子、爭寵獻媚的小人給趕出去了!

眼看著多年心愿即將達成,偏偏在這樣緊要的關頭出了個女童失蹤案!

女童是什麼?女童那就是千金不換的寶貝啊!但是,現在在他的轄區內居然接二連三的丟失女童!

現在已經不是能不能陞官趕走丁老三的問題了,而是他這頂烏紗帽還保不保的住了!

劉城守已經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短短几個月,頭髮就白了一大片,他再找不出綁架女童的歹徒,也只好上報朝廷,請皇上派人來了,可是這樣的話,他一家老小的性命也不知還在不在了。

劉城守今日照例在大廳里等著消息。前兩天,吳捕快總算在女童消失的窗檯邊發現了幾個像梅花一樣的小小爪印,現在已經尋著爪印追蹤而去。如果明天之前還是抓不到那伙歹徒,算日子就又該失蹤一個女童了。

廳里伺候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劉城守眉頭皺的能夾死一隻蒼蠅,圍著桌子團團轉,不時問問近身親隨:「怎麼還沒有人回來報告?」

親隨也不知該如何回答,犯難道:「城守大人,這小人也不知道,不如大人再耐心候上一候,相信肯定不一會兒就會有消息的。」

正在這時,一名守門的家丁沖了進來:「報,報告大人……」

「快說,是不是吳捕快有消息了?」劉城守迫不及待地問道。

「不,不是,是有人求見大人,這是他們的名帖。」家丁將名帖遞上,卻被劉城守一把揮到了地上。

「都什麼時候了,本大人哪有心思見什麼客!快去打發了他們!」劉城守本就心情煩躁,這下把火氣一下子全發在這冒冒失失地家丁身上。

家丁拾起地上的名帖,卻還是沒有離開,吞吞吐吐地道:「大人,這來的人您最好見一下……。」

「不見!不見!天皇老子,本大人都不見!」劉城守看著這不識趣地家丁,真想一巴掌扇他臉上。

「哦。好吧,那我就去回了城主大人,說您不肯見她……。」家丁訕訕然地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你說誰?」劉城守將聲音猛然拔高:「你再說一遍,是誰求見?」

「我們容城的城主大人,皇上親封的靖瑤郡主啊!」家丁轉過身來,一臉奇怪的看著劉城守。

這下,劉城守毫不猶豫一個大嘴巴子抽到了家丁的臉上:「你個混賬東西!郡主大人在門外你都不早說!」

家丁捂著被抽的紅腫起來的臉,看著急急忙忙跑出大廳的劉城守,委屈地說道:「可您沒給小的說的機會啊……」

當劉城守跑到城守府門口時,一眼就看見一個小小的漂亮女童和一個面目嚴肅的青年男子站在門口。

他趕緊整了整身上的官服,緊趕幾步,到了白念舒面前就是長揖到地:「不知靖瑤郡主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城守大人多禮了,本郡主是微服而來,原本就不想驚動任何人,如今來城守府只是有一事相詢,我們進去詳說可好?」

「下官糊塗了,郡主,裡面請!」劉城守馬上恭敬的在前方為白念舒領路。

進了大廳,劉城守臉上堆滿笑容問道:「不知郡主來此是有何事,下官或許能盡點綿薄之力。」

「本郡主來此是為求醫而來,但是在城裡卻聽到一些傳聞,特地來向城守大人詢問一二。」

「哦?什麼傳聞?」劉城守內心開始打鼓,不會是……。

從白念舒口中果然吐出了他最不想聽到的話:「城守大人,最近容城內是不是在頻繁的丟失女童?」

劉城守抹了把額頭上冒出的冷汗,結結巴巴地回答道:「額,恩,恩,是,是的。」

白念舒也不停頓,直接繼續問了下去:「那現在可有抓到兇徒?」

劉城守的冷汗冒得更急,後背上也汗濕了一大塊,不會這事已經傳到皇上的耳朵里了吧,這小郡主是來問罪的?

越想越覺著大事不妙,「撲通」一聲猛地跪了下來:「下官無能,求郡主饒命啊!」說完,連連叩首不止。

白念舒被他突然一跪,也嚇了一跳,看來事情比她想象中還要更為嚴重,不然這一方城守也不會慌亂到如此模樣。

劉城守哭喪著臉抬起頭來:「靖瑤郡主啊,到現在為止,已經整整消失了三十個女童了,三十個啊,要是這些女童有什麼不測,那就意味著我們容城未來將有幾百個男子討不到老婆啊,下官,下官……」劉城守說著說著,眼裡竟真的流出淚水來。

「城守大人快別這樣了,您先起來,我來就是為了和您一起想辦法抓住歹徒,救出那些女童的。」

白念舒一邊說,一邊向成文使眼色,成文馬上上前一步,扶起了跪在地上不肯起來劉城守。

劉城守在成文的攙扶下,這才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多謝郡主,其實這兩天事情已經有了進展了,容下官向郡主細細稟告……」

白念舒聽完之後,若有所思:「奇怪的梅花形爪印?」

這時,外面又跑進來一個家丁:「大人,大大事不好啦!」

劉城守怒道:「慌慌張張做什麼,沒看到靖瑤郡主在此嗎?」

家丁臉色雪白,腿也直打哆嗦:「城守大大人,吳吳捕快他他……。」

家丁咽了好幾口吐沫也沒把話說清楚,這可讓劉城守急壞了:「你快說,吳捕快他怎麼了?到底抓沒抓到人?」

家丁沒有再說話,但是白念舒與劉城守都明白了,跟在家丁後面,一具蓋著白布的屍體被抬了進來。

劉城守有些舉步維艱,但還是硬著頭皮揭開了蓋在屍體臉上的白布,只看了一眼,劉城守就衝到一邊嘔吐不止。

昔日下屬的熟悉模樣早已不在,那血肉模糊的五官還依稀可以辨認清楚,但那在身上扭曲蠕動的蛆蟲卻讓人看了一陣陣的犯噁心。

劉城守一邊吐一邊還不忘吩咐下人:「快,快把人抬下去。」

白念舒也沒有阻攔,而是對劉城守說:「城守大人,念舒有個建議,不知可行不可行?」

劉城守好容易剋制住反胃的感覺,接過旁邊人遞來的巾布,擦了擦嘴角,這才轉頭對白念舒說道:「靖瑤郡主,您但說無妨。」

白念舒看了看左右,卻沒有說話的意圖。

劉城守也是在官場上混跡了一輩子的人,最基本的察言觀色的本事也是不俗,馬上清了清嗓子,對著周圍的人說道:「都下去吧。」

待所有人都退下去之後,白念舒這才正色的看向劉城守:「城守大人,既然這伙歹徒專門沖著女童下手,我們不如將計就計,找一個女童深入敵穴,給大人指明方向,這樣大人就可帶人將這夥人一舉成擒了,也可救出那些被擄走的女童,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劉城守欲言又止:「這個法子下官也曾想到過,不過,誰又捨得將自家女兒送出來做誘餌?況且女童一般都是在家人千嬌萬寵下長大的,不諳世事的居多,如何在短期內找到一個年齡幼小,不致引起歹徒懷疑,又聰明伶俐可擔大任的女童?這簡直比抓到歹徒還要難辦,完全的不切實際啊。」

白念舒微微一笑:「既然本郡主能夠提出這樣的建議,那麼就已經想好了適合人選去完成這件事。」

「哦?不知靖瑤郡主心內的人選是誰?」劉城守疑惑的問道。

侍立一旁的成文已經想到了小郡主要說的是誰,大驚失色喊道:「郡主,不可!」

與此同時,白念舒慢慢吐出三個字:「就是我!」 章節名:第二十五章女童失蹤案(中)

聽到白念舒心中的最佳人選竟然是自己,劉城守一下子就被嚇壞了:「靖瑤郡主,您可是千金貴體,怎麼能以身犯險呢?若是您出了什麼事,下官就是有一萬個腦袋也不夠掉啊!」


一旁的成文更是直接跪了下來:「請小郡主三思!」

白念舒好笑的看著這兩個被自己的話嚇到六神無主的人:「劉城守、成侍衛,你們不必如此。||本郡主自然是有萬全的把握才會如此說。」

劉城守用袍袖擦了擦不知何時又冒出的冷汗,抖著聲音問道:「靖瑤郡主,您有何把握,要知道,這伙歹人手段兇殘,連下官手下最得力的吳捕快都遭了他們的毒手啊!」


白念舒並不回答,而是打了一個響指,一簇小小的火苗就燃燒在她的指尖,這一幕直把劉城守和成文看得目瞪口呆,半天都回不過來神。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劉城守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這這靖靖瑤郡主,您您是修修道中人?」

白念舒點點頭:「這下,劉城守和成侍衛都該放心了吧?況且本郡主現在還不到兩歲,就外表而言,這幫歹徒決計對我提不起防備之心,所以,本郡主是執行這個計劃的最佳人選。」

「可是……」成文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劉城守一下子打斷了。

「靖瑤郡主您真是容城的大恩人啊,下官代表容城的所有百姓謝謝您的大恩大德!」劉城守眼含熱淚,激動的不能自已。

白念舒淡淡一笑:「既然容城是本郡主的封地,本郡主自然不能袖手旁觀,為了容城的百姓獻點綿薄之力,根本不足掛齒。」

「不過」白念舒補充道:「這個計劃就我們三人知道,千萬不能走漏了風聲,不然很可能這些歹徒會逃之夭夭,那樣的話,那些女童可能永遠也救不回來了。」

劉城守鄭重地表示:「下官明白,現在就去布置人手,但是小郡主,您怎樣才能引誘那些歹徒下手呢?」

白念舒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計,你就等消息吧。」

說完之後,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反而直接對成文說道:「我們回客棧吧,今晚應該就會有動靜了。」

說完,白念舒領先轉頭離去,空留下一頭霧水的劉城守。

入夜之後,天氣還是微微發涼,就如同現在成武的心情一樣。

成文與小郡主回到悅來客棧,可是把成文疑惑壞了,但是去問哥哥為什麼他們不住城守府,他卻只是搖頭不肯說,成武只好悶悶地去打水,準備幫南宮旭初洗漱一下。


哪知一出房門,便看見一個黑影在天字一號房門前一閃而過,成武馬上提起滿心的警惕,追了上去,可是還沒上前兩步,就被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的另一個黑影打暈了過去。

前面那個黑影停頓一下,對著後面那個黑影點點頭,後面那個黑影便將成武拖到旁邊的一間空房中,並將房門關緊。


前面那個黑影見後面的黑影料理好了成武,便朝著天字一號房內輕輕吹入了迷煙,等了一會兒,便悄悄潛入進去。

白念舒早已察覺到屋外有人,但她還是故作不知,還特意將房間的蠟燭熄掉,暗暗等待歹徒的到來,果然,沒多時,一陣香味飄來,她趕緊屏住呼吸,假裝成睡著了的模樣。

黑影進了房間就直奔白念舒的床邊,仔細聽了聽她均勻的呼吸,便連同被子帶人一同扛上了肩膀,又悄悄的推門出去,與外面的黑影匯合。

外面的黑影早已駕著馬車等在了悅來客棧的門外,見第一個黑影已然得手,也不由得面露喜色,壓抑不住的說道:「今晚一共抓了兩個上好的貨色,看來回去以後教主定會重重的獎賞咱們!」

「噓,別做聲,快走。」第一個黑影顯然很是謹慎,並不願多話,只一味的催促著第二個黑影駕車離開。

第一個黑影將白念舒往車廂里一扔,也坐上了駕車位,揮動馬鞭趕著馬兒離開了悅來客棧。

白念舒被一扔進車廂,就不再裝睡,卻不期然撞入了一雙媚態橫生的大眼睛,正定定地盯著她看。

她直起身子才看清了大眼睛的主人,好一個傾國傾城的小姑娘,不過七八歲的年紀卻妖若罌粟,燦若星辰,若是再大點,那還了得,定會將天下間所有的男人統統迷死!

而且她敢打賭,等這個小姑娘長大了,就算是她在滿周歲時見過的那個什麼含夕閣閣主的容貌也比不上這個小姑娘的十分之一。

她也算是看過不少的美人了,不管是她的四位爹爹還是後來說來陪伴她的三位玩伴,單論相貌而言,還真沒有一個比得上這個小姑娘的。

這個絕色的小姑娘只是盯著白念舒卻並不說話,白念舒被她看得心裡有些發毛,壓低了聲音輕輕地問她:「你是哪家的女兒?怎麼被抓來的?」

絕色小姑娘的聲音出人意料的並不帶著孩童特有的清脆,反而微微沙啞,配上她的容貌,差點沖昏了白念舒的頭腦。白念舒心裡默默嘲笑自己:原來自己並不是對美貌完全不動容,這要看美貌的程度是不是足以打動自己。

但是接下來,小姑娘的話卻讓白念舒立時清醒起來:「你是火系的修道者?哪個門派的?」

「這個小姑娘不是普通人!」這是白念舒的腦海中浮現的第一想法。

火靈的聲音也同時從心底傳來:「不要招惹她,她很強,現在的我也不是她的對手!」

白念舒警惕的看著她:「你到底是誰?」

絕色小姑娘唇邊勾起一抹淡淡的淺笑,讓人彷彿一下子看到花都盛放開來:「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是你的敵人,不用這麼緊張,我和你一樣,只是想來弄清楚女童們失蹤的原因。」

白念舒並沒有輕易的相信她的話:「那你怎樣才能證明自己的話是真的?」

絕色小姑娘出其不意的突然握住了白念舒的小手,帶著她的手按上了自己的頸項。

白念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摸到了一個小小的凸起,猛地睜大了眼睛:「你是你是男的!」

親們,又一男主登場,撒花……。

有願意客串的親可以在書評區里踴躍報名啊!

泡泡在書評區里等著大家O(∩_∩)O~ 章節名:第二十五章女童失蹤案(下)

絕色小姑娘,哦,不,一個比女孩還漂亮的男孩兒。這驚人的事實將白念舒驚呆了去。

這個絕色的小男孩邪邪一笑:「要不要我把衣服脫了,給你驗明一下正身?」

白念舒慌亂的擺了擺手:「不用了,我相信你是男的,但是這與你到底是何人有什麼關係?」

絕色小男孩無奈的撫了撫額:「你真是冥頑不靈啊!那好,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宸南,是為了追查噬火獸而來的。」

「噬火獸?」白念舒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樣的東西,驚訝地看向身旁的葉宸南。

「不錯,前兩天我聽說容城丟失了不少女童,卻在現場發現了噬火獸的足跡。噬火獸是一種奇特的火系妖獸,它們以火焰為食,它們吞噬了越高級的火焰,自身的修為也就越高,兩千年前還曾有一隻噬火獸的修為達到了大乘期,這是一種潛力無限的妖獸。」

白念舒聯想起,先前劉城守曾經說過,發現了像梅花一樣的小小爪印,對他的話不由信了一半,但還是問道「哦?按你的說法這種妖獸是靠吞噬火焰而進化,那它又怎麼會與女童失蹤案牽扯上關係?」

葉宸南苦笑了一聲:「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所以你就男扮女裝混進來打探一番?」白念舒斜了他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不過就你這模樣,就算穿男裝恐怕也沒幾人相信你是男的。」

「你!算了,不和你這小丫頭一般計較。」葉宸南被她說得有幾分惱羞成怒,卻還是撇了撇嘴,做出寬宏大量的樣子。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白念舒看著這個長相有點禍國殃民的男孩,決定徵求一下他的意見。

「還是按原計劃行動,先跟去他們的老巢,探探情況再決定下一步怎麼做。」葉宸南沒有半點遲疑,迷人的聲音聽得白念舒都有點面紅耳熱。

馬車停了下來,葉宸南馬上低聲喝道:「快,裝昏迷。」說完就緊閉雙眼,放緩呼吸,好像從未醒來過一樣。

白念舒的反應也不慢,迅速躺倒,同樣裝作陷入沉睡的模樣。

外面駕車的兩個黑影,相繼爬上車廂,一人抱一個,將葉宸南與白念舒都帶出了馬車。

第二個黑影看著懷裡葉宸南絕色的模樣,控制不住的在他嫩滑的臉蛋上摸了一把,略顯尖利的聲音響起:「老二,你看這個小丫頭長得真是美翻了,要是再大點,嘿嘿,可惜啊,這麼漂亮的人兒卻活不長了。」

「行了吧,老四,你也別廢話了,這次我們帶回了兩個天仙似得小姑娘,教主會重重獎賞你的,到時候別說一個美人兒,十個美人兒也是任你挑啊,別動歪腦筋了,壞了教主的事兒,我們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