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間,逆天童已然站在皇甫仁和的面前,俯下身體,冷著臉,看著身受重傷的皇甫仁和,嘴角漏出一絲陰鷙。

「我見過你!」皇甫仁和,嘴角溢出一絲鮮血,緩緩道:「小時候,在地宮之中,我見過你!」

聽到這話,逆天童,瞳孔之中一陣顫抖,漏出一絲殺氣。

「魂滅!」

豎起劍指,泛著黑暗死氣,直接插入到皇甫仁和的身體之中,那來自九幽陰暗的死氣,瞬間將皇甫仁和凍結住。

「第六把劍!」

逆天童撿起天陽劍,轉過頭,冷聲道:「藏了這麼久,還不出來?」

鬼麗邁著步子,走了出來,看著地面上皇甫仁和,陰笑道:「好俊俏的公子,只是可惜,現在卻成了一座冰人,還差誰?」

「還差你老情人那一把劍!」逆天童轉過頭,看著鬼麗,嘴角微微一笑,調侃道:「聖女,那把劍,你要是捨不得動手,我來幫你!」

聽到這話,鬼麗的瞳孔瞬間泛起一道藍色光波,朝著逆天童襲擊而來,冷聲道「逆天童,這件事你最好別插手,他是我的獵物!」

逆天童聳了聳肩膀,搖了搖頭,笑道:「我無所謂,但是,那傢伙比較難纏,你說不定會吃虧!」

山谷之中,蕭天打了個噴嚏,喃喃自語:「是誰在罵我?」

(本章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須彌後山,迷霧之林,樹木從生,百草豐茂,靈氣充沛,常年都是白色迷霧,若不是熟路之人,一旦進入,很容易迷失方向。

蕭天行走在樹叢之中,忽然感到一陣心悸。

「呼!」

一道寒風吹來,長袍隨風而揚。

蕭天抽出長劍,滿臉謹慎,環顧四周暗自警戒。

「呼!」

又是一道寒風吹來,樹林之中瞬間,瀰漫著一層白茫茫的霧氣,空氣中帶著一股清香。

小道前方,出現一位妙麗女子,穿著一層薄薄粉色輕紗,約隱約現,皮膚潔白,芊芊小腿宛如白玉,雙眸泛著春水,嫵媚至極。

「好美!」

蕭天,眼中一愣,看著那妙麗女子,一陣獃滯。

女子宛然一笑,朱唇微張,悄舌輕調,舌尖吐出一團酥氣,調戲道:「相公,奴家在此等候你,已經許久了,可願與奴家共赴魚水之歡?」

嗅到空氣之中的香氣,蕭天身體感到一陣酥麻,下身瞬間堅挺起來,仿若焚身一般。

在某一瞬間,蕭天有一股想要答應的衝動,畢竟,對於絕色美女的勾引,沒人能夠抵抗的住。【愛↑去△小↓說△網Qu】

深深吸了口氣,蕭天晃了晃腦袋,咽了咽吐沫,一陣口乾舌燥,心中一陣嘀咕。

「荒郊野嶺,遇上美女,不是鬼就是妖,你不是聶小倩,我也不是寧采臣!」

就在這時,那名女子,眼中一陣詫異,著小腳,朝著蕭天邁著步伐,慢慢走了過來。

空氣之中,那一股攝人心魄的香味,越來越濃。

「相公,為什麼不理奴家?可是,嫌棄奴家長得不好看?」女子慢慢靠近蕭天,瞳孔之中泛起天藍之色。

蕭天身體一愣,腦海之中瞬間一陣空白,感覺像是墜入無盡深淵一般。

就在這時,識海之中,傳來一道咒語之聲。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凈,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晃了晃腦袋,蕭天回過神來,看著女子,嘴角微微一笑,暗中嘀咕,若不是我經歷過心魔劫,又懂得凈心咒,很有可能栽在這裡,既然你用幻術對付我,好,今天老子就陪你玩玩!

妖艷女子,靠在蕭天的胸口,抬起頭看著蕭天,俏嘴微啟,舍頭微露,哈出一團酥氣。柔聲道:「相公,你說我美不美?」

那聲音,讓人骨頭髮酥,那香味,讓人心神顫抖,那眼神,讓人神魂顛倒!

蕭天,故作木訥的點了點頭,回答道:「你很漂亮!」

妖艷女子,宛然一笑,慢慢扯開輕紗,漏出那雪白的胸脯,抓住蕭天的手,柔聲問道:「相公,你想不想摸一下?」

饒是心神清醒的蕭天,也感到一股灼熱的,下意識輕輕攀上那一座傲人的山峰,暗道「原來只是分身幻術,不知道,本尊在哪?」

妖艷女子,靠近蕭天,輕輕吻上臉頰,柔聲道:「公子,你可願把天陽劍交給我?」

聽到這話,蕭天眼角微微抽動,腦海之中飛速旋轉,「這群人,把注意打在天陽劍上,到底有何目的?」

一個巴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在妖艷女子臉上。

「啪~!」

鮮紅的五指手印在嬌嫩的臉上,顯的格外刺目。

「傻、比!」

妖艷女子,眼中滿是驚訝,盯著蕭天,疑問道:「你竟然沒種我的幻術?」

蕭天嘴角不屑的笑了笑,抓著女子的手臂,冷聲道:「讓你本尊出來吧,區區一分身,就想對我使用幻術?」

豎起劍指,一道劍氣直接射穿女子的胸口,分身煙消雲散。

叢林之中,樹梢之上,鬼麗看著剛剛發生的狀況,眼中滿是驚訝「他竟然能夠逃開,我的幻術,蕭天啊蕭天,你到底是什麼人?」

鬼麗宛然一笑,眼眸若水,腳尖輕點,飄了出來,身後的白色長袍隨風而揚。

看到鬼麗,蕭天一陣愣神,想起了三年前在平安鎮調戲的女子,嘴角微微一笑,笑道:「娘子,真的是你,剛剛我還納悶,那個女子為何叫我相公?現在,總算明白了,對了,平安鎮那一夜,我可還有許多想做還沒做的事,你怎麼就走了呢?」

鬼麗,輕輕眨著眼眸,嘴角上揚,慢慢靠近蕭天,柔聲道:「相公,哪裡可還想,做你想做的事呢?」

嗅到空中那一抹清香,蕭天身體感到一陣酥麻,暗中警戒,「這小妮子,太嫵媚了,這勾引人的招數,層出不窮,自己的當心一點,別陰溝裡翻船!」

「相公,你怕奴家吃了你?」鬼麗輕啟嘴唇,皎潔的瞳孔,再次變成藍色。

蕭天嘴角漏出一絲冷笑,暗道:「看來,她的幻術,就是靠瞳孔才能施展,只要不看她的瞳孔,就沒事了!」

邁著步子,蕭天走到鬼麗身邊,抬起她的下巴,壞笑道:「我是怕你被我吃了!」

蕭天張開嘴巴,毫不猶豫吻上,那嬌滴滴的紅唇。

鬼麗眼中一陣驚駭,身體一陣顫抖,回應著蕭天。

「原來還是個雛?」蕭天心中一陣冷笑,小舌頭,打開那一道關口,用力的擠了進去。

良久,唇分。

鬼麗,摸著自己秀髮,柔聲道:「相公,你可不可以,把天陽劍借我,我用了之後就還給你?」

「你要天陽劍幹嘛?」蕭天轉了轉眼珠,疑惑的看著鬼麗,詢問道。

「哎呀!」鬼麗拉著蕭天的衣袖,撒嬌道:「這是人家門派的機密,不能告訴你,你給我吧,好不好?」

「不借!」蕭天搖了搖頭,拒絕道。

「真的不借嘛?」鬼麗,撅著嘴,看著蕭天眼中滿是幽怨。

「不借!」蕭天搖了搖頭,說道:「你都不告訴我,你要劍幹嘛,我怎麼可能借你?」

鬼麗靠在蕭天的胸口,柔聲道:「相公,你剛剛已經被我下了毒,再過一會,你就會凍成冰塊,我還是會把劍拿走的?」

「什麼,這小妮子竟然下了毒?」蕭天眼中滿是驚駭,盯著鬼麗,丹田之中,一道寒氣擴散出來,身體一陣僵硬,猶如冰錐一樣,一動不動。

(本章完)(.)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鬼麗站在蕭天面前,眯著眼睛,握著拳頭,冷聲道:「混賬小子,你欺負姑奶奶的賬,我還沒算,今天,我要你好看!」

「刺啦~!」

蕭天的衣服,被鬼麗瞬間解開,赤身裸體的站在地面之中。

看到蕭天的身軀,以及那尺寸,鬼麗眼中出現一絲含羞之色。

「我說過,我會千百倍還給你,不如,讓你在這數萬人面前赤身裸體呆上三天,異界我心頭之恨!」

撿起天陽劍,鬼麗轉身離開,直奔須彌山。

就在這時,胖子邁著步伐,急速走了過來,看著蕭天的赤身躶體模樣,先是一愣,忍不住一陣大笑。

「卧、槽,老二,你到底對那妖女做了什麼?她會這麼報復你?」

胖子晃了晃腦袋,默念咒語,對著蕭天射出一道靈氣。

在靈氣的滋潤下,那凍僵的身體,瞬間恢復過來。

蕭天晃了晃腦袋,感覺到身體一陣涼快,瞬間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賤女人,待會,老子要他好看!」

胖子似笑非笑的看著蕭天,轉動眼眼珠,滿是八卦的味道。

「怎麼樣?他們中計了嗎?」蕭天穿上衣服,看著胖子,疑惑道。

「老三已經將他們全都救了出來,一切都如你所料!」胖子看著蕭天說道。

蕭天看著須彌山,臉上滿是自信,朗聲道:「魚已經上鉤,通知大師兄他們,準備收網!」

在進入須彌靈界之前,蕭天便推測出,浮屠殿很有可能藉此機會,對七峰劍派發難。

從上空長老那裡得知,玄老、冥老二位尊者,已經率領大部浮屠殿玄者,在暗中潛伏,甚至連逆天童都已經隱藏在劍派之中,準備對七峰劍派內外夾擊。

但是,他們卻遲遲沒有發動攻擊,這點,引起了蕭天懷疑!從種種跡象上表明,浮屠殿攻擊七峰劍派,可能另有目的。

果不其然,在論劍大會召開的前一天晚上,諸葛長空受到了間諜傳來的消息,浮屠殿重重布局,就是為了打開在須彌靈界封印,找到裡面的東西,那件東西關係浮屠殿千年大計,而那封印,必須要七劍才能打開。

至於封印在哪?裡面有什麼東西?由於年代久遠,就連上空長老,都不曾知曉。

所以,蕭天暗中布局,將計就計,為了查清真相,蕭天讓七劍各自製作一柄假劍,打算跟蹤浮屠殿的人,追蹤到封印的位置,甚至可以打開封印,將裡面的東西,直接摧毀!

須彌山之中,逆天童背著七柄長劍,站在洞穴之中,看著鬼麗,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山洞之中,一位白髮老者,身穿黑色長袍,胸前掛著金色骷髏,手拿一根拐杖,顫顫微微,走了出來。

「聖女,聖子,我已經為你探好了路,請隨我來!」天幕長老,朝著洞穴之中,急速飛去。

左曲右彎,經過一條有一條地道,在一個空闊之地,停了下來。

山洞之內,龍吟之聲響起,響徹山巔。

黃金翼龍,從洞穴之內躥了出來,昂著頭,高傲的看著三人,像是看螻蟻一樣!。

縱觀其全身,約摸十多米,剛好能容納在山洞之中,渾身上下都是鱗片,在山洞之中,泛著盈盈金光,更加顯得神聖。

腳下四隻龍爪,猶如兩柄利劍,看上去,讓人一陣膽寒。

「小爬蟲,你天幕爺爺在此!」天幕長老,舉起拐杖,輕輕一跺地,山洞之中一陣晃動,無數石塊,從天而降,將黃金翼龍埋藏其中。

「聖女,聖子,前面有一條黃金翼龍,我待會將他引出去,你們從左邊的道路,往前走,便能到達最深沉,快!」

逆天童和鬼麗,相視一眼,點了點頭,朝著洞穴,跑了進去。

「吼!」

一陣聲龍吟響起。

石塊迸裂,黃金翼龍站了起來,晃了晃頭,看著天幕,眼中漏出一股殺氣。

「吼!」

一聲怒吼,黃金翼龍,長大大口,直接噴出一團火焰。那團火焰,如同火海一般,焚燒著洞穴的一切,熱浪滔天。

天幕長老見狀,拿出胸前的骷髏頭,默念咒語。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詭異的綠色屏障,泛著幽幽火光,扛住了翼龍的火海攻擊!

於此同時,天幕長老,豎起劍指,朝著黃金翼龍斬殺過去!

「哄!」

一聲炸響,劍氣沒能突破翼龍的表皮,就直接炸開,而這一擊,也徹底激怒了黃金翼龍。

天幕長老,嘴角微微一下,轉身,朝著洞穴之外,逃了過去!

龍族,原本就是魔獸之中的貴族,而黃金翼龍,更是龍族之中的貴族,之前被一尊者徹底俘虜,已經刺傷它的自尊心,現如今,又被一凡人如此侮辱,黃金翼龍瞬間暴怒,朝著天幕猛的追了出去。

洞穴之中,金身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看著翼龍離開的方向,笑了笑,轉過身,向左邊的洞穴之中,追了過去。

從蕭天進入靈界,那一刻,就已經讓金身緊緊跟著逆天童!

逆天童和鬼麗,擺脫黃金翼龍,來到一處絕壁,便停了下來。

「難道,這就是盡頭?」金身隱藏在石頭之後,眼中泛起了疑惑。

就在這時,鬼麗往牆壁上,一個凹槽,輕輕一擰,一塊石門,瞬間被擰開,出現一個深不見的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