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吧,我已經發到我們公司羣裏了,並且命令每個主管都加以保存。”

“額……我要是三個時辰內,回不到凡間,這錄音就會被宮總判聽到。”

地曹的臉上抽了抽,“砰”的一聲把手機又扔在了桌子上。

“靠,你咋這麼雞賊呢?跟我還來這一套。”地曹不爽道。

姜超點了點頭。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誒?這什麼肉,挺好吃的啊。”

左邊的女子笑道:“老爺,這是六翼雉雞,肉質很嫩的哦。”

右邊的女子趕緊拍了她一下。

“胡說什麼呢?這就是金雞山上的野雞。”

姜超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看向地曹道:“這算不算異獸?”

地曹點了點頭。

“算。”

“你們怎麼能用異獸做菜呢?這是違反地府規定的呀。”地曹說道。

右邊的女子趕緊解釋道:“兩位老爺,她是新來的,不懂事,剛纔也是胡說的,兩位千萬不要當真。”

姜超兩指一揮,右邊的女子便被定住了。

“說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左邊的女子有些緊張,還有些害怕。

“老爺,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剛纔什麼也沒說!”

本章完 姜超指了指自己的手機說道:“我剛纔都給錄下來了,你就不要胡說了,別讓我生氣了,好嗎?”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 左邊的女子不認識姜超,卻認識地曹。

連地曹對姜超都這麼無可奈何,想必姜超也是個達官顯貴。

“老爺,這,這的確是六翼雉雞,還有,這個是飛天神象,這個是奔雷勁馬……”

姜超他們的談話,之所以不需要忌諱她們,那是因爲她們陪完酒後,會喝下特質的孟婆湯。

地曹皺眉道:“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們這兒從什麼時候開始用異獸的肉了?”

左女搖了搖頭。

“老爺,我剛纔沒多久,是乾隆年間來到地府的,那個時候這裏就已經使用異獸做菜了。”

那這異獸肉,豈不是最少對外銷售了兩百多年?

誰都知道,羅酆山是集中飼養異獸的地方,除了這裏,任何地方都是沒有異獸的。

本身異獸就相當於凡間的保護動物,並且部分異獸也具有一定的攻擊性。

所以地府對這個的把控是相當嚴格的。

起初姜超聯想到了羅浮山上,因爲之前杜子仁不是弄了幾十頭過來,嚇唬遊客的嗎?

但如今按照這女鬼的說法,問題只能是出在羅酆山上了。

“你怎麼看?”姜超問道。

地曹搖了搖腦袋。

“跟我有什麼關係?這也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啊。”

姜超知道,他就是這麼個人。

解開右女的定身術後,姜超便當做什麼都不在乎似的。

“行了,地曹大人說的也很清楚了,他不管這事兒,你們也不要有心理負擔。”

兩人也是鬆了口氣。

畢竟她們也陪不少大人物吃過飯,聽到過很多消息,但都會忘記。

這次也是一樣,她們不會留下半點的記憶。

所以也就沒有了麻煩。

兩人繼續服侍起姜超,姜超也匆匆忙忙地吃完了這頓飯。

出了迎春樓後,姜超讓地曹送他去總判殿。

地曹笑道:“怎麼?你要跟宮總判彙報情況了?”

“和你沒有關係。”姜超淡淡道。

總判殿內,宮三元剛審完一件案子,這會兒正在休息,卻看到姜超走了進來。

“小超,你怎麼來了?”宮三元問道。

於是,姜超便把在迎春樓中看到的事情和宮三元說了。

“師父,還記得我們之前和宣傳司見面的時候嗎?就是讓朱蕾去的那趟。”

“當時他張口閉口就是榮華富貴,我認爲,他和這事兒也脫離不了干係。”

畢竟宣傳司是和北帝一條心的,他區區一個四品官員,哪兒來這麼大的口氣?

宮三元聽聞後也是十分憤怒。

“混賬東西!你他媽去迎春樓居然不帶着我!?”

實在過分。

老子從你五歲大的時候把你養到現在,如今你現在出息了,有本事了,出去花天酒地竟然不帶上師父了!

姜超無語道:“你腦子被門擠過了嗎?”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你說!那裏的姑娘到底好不好看?!”宮三元喋喋不休道。

他來地府這麼長時間了都沒去玩過一趟,下面有不少陰官卻是邀請過他。

但這能去嗎?

一旦去了,弄不好就是一根小辮子被人抓在手上,到時候就被動了。

讓他自己去吧……

又捨不得那倆逼錢兒。

誰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呀?

去迎春樓搞上一趟,動輒就是幾千功德點。

這特麼可不是鬧着玩的事情。

姜超點頭稱讚道:“別提多好看了,還有制服吶,一個個那小身段兒,和凡間的女人完全沒得比。”

宮三元聽得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

“你別胡說嗷!爲師有空一定會去看一看的!”

姜超淡淡道:“那你能不能先說說正事兒?”

我特麼刻意提前結束,來跟你反映這個情況,你卻跟我滿嘴跑火車。

“能說什麼呀?這還用問麼?肯定是北帝楊雲的生意唄,除了他,還能有誰?”

“杜子仁這數千年來,光是收保護費就不知道收了多少,北帝當然也會有自己的生財之道了。”

姜超問道:“那麼這事兒你管不管?”

“怎麼管?”宮三元反問道。

姜超一愣。

“什麼怎麼管?直接衝到他們廚房搜啊,那些肉如此鮮美,一定是現殺的。”

“況且迎春樓又不是地府官方單位,只不過是民營企業罷了,有什麼不能查的?”

就是,打個比方,如果宮三元想要搜查地曹殿,那麼肯定是要經過秦廣王審批同意的。

不然就算是宮三元,也沒有這麼大的權力。

可迎春樓不一樣啊,那特麼就是一個窯子罷了,想查的話,沒什麼不行的。

宮三元搖了搖頭道:“哪裏這麼簡單?之前崔判官在位的時候,將迎春樓納入了地府扶持企業。”

“甚至在他們酒店大門口,還掛着那窯子老闆和秦廣王的合照,這個地方,裏面玄機大了。”

姜超沒想到,居然連地府也搞這一套。

“那又怎麼了?楊雲和杜子仁是穿一條褲子的,他現在有了問題,難道還不能查了嗎?”

我這又不是栽贓陷害,就是實打實的調查案件罷了,有何不可?

宮三元又是搖頭。

“小超,這其中涉及到的人和事實在是太廣了,之前秦廣王說過,不要再有意外了。”

“這麼短的時間內,那麼多官員下馬,如果現在徹查此事,楊雲和那個宣傳司也保不住了吧?”

“到時候啊,就算天庭沒有震怒,秦廣王也得廢了我,他上次可不是開玩笑的。”

姜超才管不了那麼多。

“他腦子有問題是嗎?明知楊雲有問題,還不能查了?”

宮三元揮了揮手。

“行了,這事就莫要再提了,況且杜子仁已經是過去式了,只要楊雲不和武則天結盟,那就沒事。”

羅浮山,羅浮殿內。

武則天坐在曾經杜子仁的位子上,看着面前的楊雲。

“北帝來此,有何貴幹啊?”

楊雲是個高大威猛地壯漢。

“聽說你想殺了姜超?”

武則天莞爾一笑道:“北帝何出此言呢?話可不好亂講,人家可是宮總判的關門弟子呢。”

楊雲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莫要多說,只要你從了我,我就幫你,如何?”

本章完 武則天臉上微微一笑。

“虧我們子仁在的時候,你還和他稱兄道弟的,如今他這一走,你就說這話,合適嗎?”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楊雲露出一抹邪笑道:“那個蠢貨自尋死路,你就別那他和我相提並論了。”

“那就,讓我考慮考慮吧……”

說着,武則天微微岔開了腿。

其中的風光若隱若現。

楊雲吞了吞口水,直接上前抱起了武則天。

“還考慮個什麼呢美人?”

武則天也不反抗,勾着楊雲的脖子道:“那你以後可要好好對我哦。”

“哈哈哈!那是自然!”

一陣翻雲覆雨後,武則天依偎在楊雲懷中道:“說說,你怎麼想起來對付姜超了?難道只是爲了得到我?”

“姜超發現了迎春樓中的祕密,我必殺之。”

武則天眉頭皺了起來。

“也就是說,我就算不答應你,你也會找姜超的麻煩?”

媽的,白挨炮了。

楊雲大笑道:“沒錯,我知道你和姜超也有過節,所以就來找你了,我都惦記你幾百年了,今天終於能如願了。”

武則天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這種事情她可不在乎。

雖然以她今時今日的地位,不需要再依附任何一個男人,但只要能加速達到自己的目的。

也不是不可以。

誰還沒個需求了?

正好楊雲也挺猛。

算是互惠互利吧。

“那……再來一次?”武則天舔了舔嘴脣問道。

楊雲沒有二話,直接翻上身去橫衝直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