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重若輕,不過是借力打力罷了,儘管威力驚人,但卻終究不過是俗技!”熊淍一邊感受着周身靜的極致,一邊不知所云的喃喃私語。

而一旁的夏芸也已經爬了起來,她很欣慰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儘管只剩下最後半天時間,他的男人也沒有放棄,或許也只正因爲熊淍的決心,才讓夏芸義無返顧的愛上了他。

此刻的靜,仿若天人合一,靜到極致,這是領悟的時刻,頓悟劍道的時刻。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正午時分,那家東城客棧裏,依舊是角落裏的那張四方桌,帝魂與慕千尋相對而坐,在中間的桌子上幾個精美的小菜正散發着一陣陣誘人的香氣,上面一隻通體的小狐狸不斷在裏面翻撿着,不時用那隻雪白的小爪子自其中撿起一塊甘美的肉片塞入口中,美美的吃着!

而在一旁慕千尋同樣低着頭,一張小臉上滿是認真之色,她手中那一雙筷子也是在其中不斷翻動着,竟似是在和小狐狸搶食吃一般。而那每當小狐狸看到小狐狸那美美之色,她的小臉便是皺緊幾分,而每當自其中撿出一塊肉片,惹得小狐狸‘吱吱’輕叫,她的大眼睛便是可愛的彎成一道月牙兒,然後又將手中的肉片喂入小狐狸口中。


帝魂坐在一旁滿眼笑意的看着她們玩鬧,午時的客棧裏客人很少,一共也零零散散的三兩桌而已,倒也不怕引起別人注意,而此時帝魂的心情很好,因爲姜皇后的那塊符節他很輕鬆在那那座森嚴的帝宮中佈下了一座七星殺陣,這也是他目前的修爲能夠佈置的最高等的殺陣了,帝魂相信有着這座殺陣幫助,絕對能夠將假帝辛擊殺,而且這次假帝辛頒佈的誥令也再次堅定了帝魂必殺的決心。

他現在在等,等一個能夠和假帝辛單獨對決的時機,帝宮守衛森嚴,而且更是佈滿了通天門徒,一旦動靜太大到時候別說想殺掉假帝辛,就是自己想走都難。

而這個最佳的時機就在今晚,據說爲了安撫災民的怒火,在一衆大臣的建議下今晚帝辛徹夜在女媧宮中誦經爲災民祈福,而到時候陪在身邊的將只有九尾天狐一人而已,這無疑是最佳的時機。

帝魂小心的摩挲着手中的雕像,在這東城區域他早已佈下了許多困陣,原是準備一旦失敗用來拖住對方腳步的,如今看來卻是應該用不上了。

這時,眼見帝魂又是取出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雕像,慕千尋也不再和小狐狸玩鬧了,不知爲何,再次看到這座雕像的時候,她已經不再如之前一般彆扭,反而有種淡淡的異樣感覺,讓她不自覺間有着一縷紅暈爬上臉頰。她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只是覺得這樣挺好!

帝魂輕輕笑着卻是不言不語,他知道這只是一個小女孩那種懵懂的情絲,況且雖然她的確與她一模一樣,但是終究不是那個她,帝魂對眼前這個慕千尋倒是沒有一點別樣的心思,經過之前街道上那一番心境變幻,他現在只是將她當做一個可愛的小妹妹一般來看待。

“您好,客官,是要打尖還是住店呢!”

店裏的夥計見到門口有客人到來頓時忙招呼起來,只是這個客人似乎沒有搭理他的意思,他只是站在門口直直的在大堂中掃視着,片刻後便是將視線定格在角落裏的兩人一狐身上,隨之而來一股無形的殺意一放即收。待看到引起帝魂的注意後,他更是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怪人!”,夥計揮了揮手中的布巾,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那人的殺意僅僅只是針對帝魂一人的,其他人都是感覺不到的,而這邊帝魂在回過身的瞬間那臉上淡淡的笑意便是徹底僵在臉上,隨即便是一陣難以置信的狂喜,那結實的身影、憨厚的臉孔,他實在他過熟悉了,那分明是林焱無疑,只是不知道他爲何出現在這裏。

只是這邊帝魂還未回過神來,那邊林焱便是一轉身消失在門前,當下帝魂想也不想,身影一閃間便是出現在門前的街道上,然而林焱走的很快,僅僅這片刻功夫,便是已經走到了街道的盡頭,他回首看了一眼帝魂,隨即便是快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帝魂眉頭微鎖,站在來往的人潮中,他沒有繼續去追,因爲消失的不僅僅是林焱的身影,還有那道屬於他的氣息,這一切就像幻影一般,只是卻又那般真實。

然而僅僅片刻間,帝魂便是臉色陡然一變,身形一閃間快速衝回客棧中,然而原先那個角落空蕩蕩的又哪裏還有慕千尋和小狐狸的身影。

這一刻,帝魂只覺心境再次有崩開的趨勢,他怒了,這是有人在故意針對他,而且不似之前的那些善意,這是在惡意的要挾。

帝魂目光一掃,在桌上有幾個用茶水寫的字跡,“三更、雲夢山!”。

清冷的房間中,一盞油燈燃起昏黃的光輝,帝魂獨自一人坐在那張四方桌前,一雙漆黑的眼眸出神的望着搖曳的火光,不知道爲何,明明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他,這一刻覺得心中有些空。

此時,假帝辛應該已經在那座女媧宮中了,他也應該在那裏的,只是他沒有去,他怕時間趕不急,怕錯過了時間,她們會受到什麼傷害。

爲什麼會這樣呢?帝魂不解,他也不明白,這一晚,他沒有下去吃飯,因爲他不想面對空蕩蕩的桌子。

………

同時,位於朝歌城西北方不過十數裏的雲夢山上巔,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和一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並肩而立,迎面而來劇烈山峯卷的兩人衣角獵獵作響。他們目視遠方,遙遙的那座百年古城在黑夜中燭火點點,猶如夜空中的星辰一般,夢幻而美麗。

“師兄,你覺得他會來麼?”,忽而呼嘯的山風中,一道渾厚的嗓音清晰的響起。

“呵呵,放心吧,他會來的!”,白髮老者仰望無垠星空,聲音中不無感慨的說道。

“唉,我真是不明白,他們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爲什麼會被這些脆弱的感情所牽絆?”

那魁梧的中年男子回首望去,在那後方慕千尋和小狐狸猶如失去靈魂一般無神的站在那裏,任由寒風吹動衣袂飄飛卻動也不動,而在另一側身形同樣健碩的林焱亦是目無表情的立身後方猶如最堅實的守衛一般。

白髮老者沒有說話,只是望着星空陣陣出神,他們無法出手左右一位帝君,但是卻能夠控制他在意的人,老者如嬰兒般紅潤的臉孔上有着幾許莫名之意。

他們真的會在時間中消亡麼?就在若干年以後,作爲擁有的盤古大神一縷精氣的他們、作爲三清之一高高在上俯瞰衆生的他們,真的會老死在時間長河之中麼?那輪迴而來白髮蒼蒼猶如垂暮老者一般二人真的就是若干年以後的他們麼?

通天不懂,他原始同樣也不明白,大道的推演並沒有告訴他們這些,這世間總還是有着許多他們也不明白的東西,比如說眼前這脆弱的情感。

遠遠的,在那點點燈火的朝歌城中有一道金芒飛射而來,原始知道,那是他來了!破道子,這次又會怎樣選擇呢?而那兩個被他們趕走的垂暮老者又是否會出現呢?


“呵呵,真是有意思的一天!”

原始輕輕一笑,揮手間指尖星辰流轉,側目而視山河倒流,他喜歡這種掌控天地站在巔峯讓衆生仰望的感覺,或許若干年以後會老去,只是眼前這場封神遊戲還要繼續,這天下間的願力依然不能放棄。 天穹之上掛著火熱的炎陽,散發著炙熱的光,彷彿要將人烤成肉。

金沙灘上,兩條**著的身影渾身都是汗水,正在大戰一頭布滿青se鱗甲的海怪,讓這個地方海水翻騰,金沙飄蕩,青se的玄光和刺目的劍氣在激蕩。

「轟……」

林泉和唐佑都已經達到入微七重天,雖然海怪堪比入微八重天的修者,但是他們這段時間也不是在白白受罪,在姜小凡和雪白妖獸兩個變態的訓練下,身體各方面的潛能都超過了同階修者。

姜小凡斜躺在一邊,看著兩人的表現,滿意的點了點頭,握著左手中的靈冰果,愜意的吭哧一口,頓時渾身冰涼,真是舒坦啊。

「轟……」

突然,距離他不遠處的海域震動,高達十米的水浪衝起,在那倒流而回的水瀑中,兩隻妖紅的眸子浮現,瀰漫著嗜血的煞氣,盯住了姜小凡。

這是一頭生有八隻觸手的妖靈,姜小凡第一眼看到還以是魚怪呢。

「小白,幹掉它!」

姜小凡斜視這頭剛露面的小海怪,長的很醜陋,眸子很兇戾,但是實力卻不怎麼樣,僅僅堪比入微八重天,比林泉兩人正在激戰的那頭要稍稍強大那麼一絲。

雪白妖獸低聲的吼了一下,同樣握著一顆靈冰果,毛茸茸的雪白爪子扯了扯姜小凡,而後又指了指朝著他們移動過來的醜陋海怪,腦袋都不帶抬一下的。

「我#¥%……」

姜小凡頓時就有一種想噴血的衝動,尼瑪,誰見過這樣的保鏢,平ri里好吃好喝的養著,現在遇上一頭小海怪,竟然讓老闆自己去動手,真他媽沒天理啊!

於是,姜大帥哥十分不情願的起身,走了幾步后,抬腿就是一腳,將興沖沖奔過來覓食的海怪給踹飛了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林泉和唐佑那片戰場上。

「小弟們加油,幹掉它們后,老大我給你們放長假。」

姜小凡沖著那個方向揮了揮手,讓林泉兩人直接流下了冷汗,差點就想撒丫子逃跑了,只是一頭八重天的妖怪已經夠他們受的了,現在居然又送來了一頭。

不過很顯然,逃跑這個想法非常的不現實,因另外一個方向,姜小凡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只要兩人敢有退避的動作,他直接就是一道劍氣招呼過去。

「拼了!」

兩人大吼,他們每人都對上了一頭海怪,以入微七重天硬撼入微八重天。

真正的生死戰,沒有討巧,沒有退讓,兩人的潛能在爆發。

「轟……」

這一站持續了足足六個時辰,兩人終於渾身疲憊的躺在了金沙灘上,神力近乎枯竭,大口的踹著粗氣,在他們旁邊躺著兩具龐大的海怪,已經沒有了生機。

接二連三的水浪衝起,這片海域近乎沸騰,七八頭妖靈從海中沖了出來,最低都在入微七重天,甚至其中有覺塵境的存在,它們被濃重的血腥味吸引了過來。

「哧哧哧……」

數十道璀璨的劍氣橫空而過,姜小凡斜躺在遠方,右手中還有銀se的劍芒在吞吐,前方衝出水面的海怪慘叫連連,全部倒了下去,血水染紅了大片的海水。

林泉和唐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擦了擦額上的冷汗,剛才那一幕還真是將他們嚇壞了,如果姜小凡不出手,他們就只能躺著等死了。

兩人掙扎著爬了起來,感覺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了,費力的挪到姜小凡和雪白妖獸旁邊,凄凄慘慘的望著他們,然後姜大帥哥善心大發,每人賞了一顆靈冰果。

「呼……」

咬著冰涼的靈果,兩人頓時升起一種錯覺,彷彿瞬間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只是這樣的感覺太少了,也太短了,因姜小凡不會給他們過多的時間休憩,三個時辰后,痛苦的磨礪再次開啟,這片金沙灘又一次成真正的生死戰場。

這些天來,兩人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血戰,附近的海域近乎被徹底染紅,他們身上漸漸有了一股殺氣,神力慢慢變得沉穩,道基漸漸變得穩固。

「啊!」

第七天,在一聲巨大的吼嘯中,颶風飄蕩,林泉赤手空拳砸飛了一頭強大的的海怪,他在這一刻邁入入微八重天,神力磅礴,戰力在剎那間升數倍。

姜小凡眼中閃動jing芒,對於這個結果,他很滿意,右手輕撫,一道銀se的光幕憑空而現,將林泉從那片戰場中橫移了出去,只剩下唐佑一個人。


「去那邊感悟,鞏固現有的修!」

他對著林泉傳音,而後望向唐佑,唐佑身上的神力在跳動,那是將要突破的徵兆,他直接打過去一道神識烙印,將自己目前的一些戰鬥經驗送出。

當第二天的黎明到來,晨曦照向大地,這片赤金se的沙灘迎來第二次狂風駭浪,在姜小凡送出去的戰鬥經驗幫助下,唐佑終於第二個晉陞入微八重天。

「很好!」

姜小凡非常滿意,如今距離三個月還有足足二十天,修行的效果已經超出了他預期的結果,現在,他有足夠的把握讓兩人在這二十天內同時晉陞覺塵境界。

林泉和唐佑自然也非常的激動,自從被逐出丹庭后,他們的修一直停滯不前,但是自從姜小凡來到無峰后,兩人的修就開始節節攀升,短短兩個多月,竟然從入微五重天邁入到了入微八重天,這在以前,他們想都不敢。

但是現在,他們卻真實的達到了,而且讓他們覺得更加瘋狂的是,姜小凡明確的告訴他們,在這二十天里,他要將兩人的修升到覺塵境界。

「老大太神了!」

兩人雙眼放光,差點流口水,他們絕對相信姜小凡的話,這是一種徹徹底底的的崇拜,就算姜小凡現在說世界要毀滅了,兩人估計也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就在第二天,一行人返回皇天門,姜小凡再次去了丹庭,領取了這兩個月的二十枚金丹,再加上他空間戒指中所儲備的,總共有四十八枚金丹。

夜晚時分,無峰之巔,史上最奢侈的修鍊方法開始了,四十八枚金丹閃爍著燦燦的jing光,看得林泉和唐佑一陣咋舌,身軀都在顫抖,這些可都是金丹啊。

他們曾經在丹庭守丹十年,但是卻也從未見過這麼多的金丹,然而現在,這麼多的金丹擺在他們眼前,且是要給他們用來升修的,這簡直太瘋狂了。

「嗷嗷……」

雪白妖獸低吼,眼中滿是小星星,若非被姜小凡死死的抱住,估計這些金丹就要遭禍害了,這可是一頭吃貨,它才不會管這些金丹到底有多珍貴,在它眼中,這就是用來當飯吃的。

「小白乖,以後再給你吃!」

姜小凡不得不安撫雪白妖獸,最後在一聲不滿的哼哼聲中,雪白妖獸直接趴回無峰zhongyang的大殿睡覺去了,因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吃金丹,那真的很難受。

「老……老大,這,這……這真的是給我們吃的嗎?」

兩人話說都有些發顫,這可是四十八枚金丹啊,不是元丹,更不是辟穀丹,是只有核心弟子以上修者才能夠得到的東西,然而現在,姜小凡卻要以這四十八枚金丹來升他們的修,這簡直奢侈的要早天打雷劈。

「廢話,難道你們以這是用來當點心吃的嗎?!」姜小凡點頭,而後惡狠狠的威脅道:「要是你們吞了這些金丹后沒有邁入覺塵境,老子活剝了你們!」

兩人當即縮了縮脖子,不過片刻,他們的神se就變得嚴肅起來,他們很清楚這些金丹的價值,就算是一個小門派也拿不出來,他們絕對不能浪費。

因也不是第一次靠這種方法升修了,兩人都不再需要姜小凡的神力引導,他們盤膝而坐,一邊吞食金丹,一邊運轉皇天門玉清心法,衝擊入微九重天。

金丹中蘊含有非常jing純的靈氣,最適合修鍊,但凡修者都知道。

然而這種奢侈到逆天的修鍊方法,又豈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先不說能不能拿得出這麼多的金丹,就算能夠拿的出來,也不會有人選擇這般修鍊,因真的太浪費了,在這偌大的紫微,估計也就姜小凡會這麼做。

「轟……」

燦爛的神光在閃爍,滂湃的靈氣在這方空間瀰漫,在十八顆金丹后,林泉和唐佑雙雙晉陞,達到入微九重天,激動的兩人心臟差點跳出來。

「再來!」

姜小凡道,只差一步了,只要林泉和唐佑邁入覺塵境界,他就可以將上古煉丹術傳給他們,門派煉丹的事就可以交給他們去做。

而因吞噬金丹晉陞修所留下的弊端,也會在煉製丹藥的過程中慢慢消失,這就是他的三月計劃,近乎完美,如果不出意外,絕對可行。

餘下的金丹在不斷的減少,但是這一次,入微九重天通往覺塵境界的壁壘真的太堅固了,眼看著四十八枚金丹就要耗光,但是兩人卻始終停留在入微九重天。

「老大,我們……」

兩人十分愧疚的望著姜小凡,四十八枚金丹已經徹底消耗掉了,但是他們卻沒有邁入覺塵境界,堪堪停滯在入微九重天巔峰,距離覺塵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不要停,繼續運轉玉清心法!」

妖孽公子縱橫都市 ,他的右手中神光不斷閃動,在yin川穀得到的寶葯被他取了出來,直接震碎,化作一團團濃郁的靈力,將臨泉和唐佑包裹在其中。

「這……」

兩人有些驚訝,但是卻不敢怠慢,他們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臉se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玉清心法瘋狂運轉起來,吸收瀰漫在四周的寶葯之光。

在那座陵寢中得到的寶葯雖然都已經風化,其中的靈氣流逝了很多,但是卻依舊還是有幫助的,姜小凡足足粉碎了三十多株寶葯,最後更是震碎了兩株仙藥,毫不保留的將這些靈力打入林泉和唐佑身邊,讓他們煉化。

「轟……」

「轟……」

終於,五個時辰后,兩道璀璨的神光衝天而起,強橫的神力席捲四面八方,帶起一股股小型的颶風,林泉和唐佑渾身流轉異彩,在姜小凡不顧錢的支持下,四十八枚金丹,三十株寶葯,兩株仙藥,終於讓他們在最奢侈的陣容下晉陞到了覺塵境界。 夜幕下,那道金色光影猶如一道劃破天際的流星,飛速而來,眨眼間便是遙遙在望。

“他來了!”,通天教主粗狂的臉上不解之色一閃而過。

“是啊,他來了!”,原始紅潤的臉孔上亦是閃過深深的感慨,他們高高在上,天地之大予取予求,卻是無法理解這卑微的情感。不過轉瞬原始的臉上又有了一絲笑意,“不過,他來了就好!”

是的,帝魂來了就好,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想要操控帝魂什麼,因爲帝魂有紫薇星守護,想要操控會有太大的因果,很肯能引發某種難以控制的變數。

他們想要的只有一點,那就是讓這場安排好的封神遊戲按照他們設定好的路線走完,這就夠了,而帝魂這個意外闖入之人只需安安靜靜的待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就好。

猛烈的山風洶涌而來,身後山林草木劇烈的搖動着,發出一陣陣莎莎聲響,在這黑夜裏,天地似乎都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金色光影來的很快,轉瞬便到了眼前,然而這一刻,原始的臉色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終於看清了來人,那並非是破道子,而是一位垂垂老矣的老者,他赫然正是那個帝魂在黑獄下面見到的那個輪迴而來的通天教主。

山風中,原始上人一頭花白的長髮肆意飛舞,他眸中滿是冷厲之色,一伸手攔住想要衝上去的通天師弟,看着那個滿頭花髮、雙眸昏黃的垂暮老者,他冷冷的聲音緩緩在山巔響起。

“你們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冷冽的山巔上,一股無形的殺機瀰漫開來,朗朗夜空中似風雲聚會,隱隱有悶雷之聲傳出。

在月餘前就是這個自稱通天的老人和另一個自稱原始的擅自闖入崑崙,他們在崑崙山中肆意談笑風聲,這是何等的侮辱,而在見到他以後,他們更是猶如見鬼了一般。在一番交談之後,他們自稱輪迴而來,是另一個時間點的通天教主和原始上人,然後就在他爲之驚異分神的時候,他們趁他不備便是飛快的逃走了。

之後他也曾仔細推演天道,然而展現在他面前的卻是一片迷霧,他們的一切都模糊難辨難以看清,雖然原始也曾猜到他們或許會出現,然而當他們真正再次出現的時候,卻依舊不免有些驚訝。

只是看着眼前這身形乾癟的垂暮老者,再看看他身後身寬體闊的通天師弟,這真的會是另一個時間點的通天教主麼?他很難相信。

這時,在他們身後山林上空,空間一陣扭曲波動間又是一道身影出現,他和麪前的老人一模一樣,身形乾癟、滿頭花髮,那就是另一個時間點上的他麼?原始上人深深的懷疑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