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蘇墨蹙緊眉頭軟弱地進行抗議,抗議無效。

「我要……」丁競元包著蘇墨的手握著自己,又把蘇墨秀氣的那根也一起包到手裡來,兩gen疊在一起,互相ding蹭,丁競元舔著蘇墨的脖頸,氣喘吁吁地調笑,「對個火。」蘇墨比他矮一頭,那根筆直地斜向上翹著,而丁競元為了把兩根握到一起。必然要把自己的丁丁往下面掰,偶爾兩個傢伙頭頂著頭的時候,可不就像是兩根煙在對火一樣了么。

丁競元手上花樣百出地伺候著,嘴上從蘇墨的嘴巴下巴一路親到脖子胸口,咬住兩顆敏感的豆子狠吸,彷彿要吸出奶來。然後又一路順著肚子親到了下面,丁競元沒有多想,自然而然地跪了下去,一口將蘇墨秀氣的那根寶貝含進了嘴裡,大力地吞吐起來。蘇墨靠在牆上,吃驚地低下腦袋去看,雨簾底下,丁競元屈膝跪在他腳下,在吃自己的那個。他萬萬沒有想到丁競元會為他做到這一步。在他看來,一個男人將另一個男人的東西吃進嘴裡甚至帶了點侮辱的味道。蘇墨此時被眼前的這一幕激得血都燒起來了,便再也忍不住嘴裡壓抑的呻¥吟了。

丁競元以前放蕩不羈,交過不少漂亮的朋友,但是在床上,從來都是別人上趕來子來伺候他,那些但凡被丁競元狠干過的小零,即使當時在床上哭得可憐兮兮地一勁求饒,但是下次見了還是願意跟丁競元走。只不過丁競元對他們喜新厭舊只談錢從不談感情。至於給人口,那更是不可能的事。能讓丁競元心甘情願跪在腳邊伺候的如今這世上除了蘇墨,只有蘇墨,不會有別人。

即使丁競元的口技生澀,但是第一回被人口的蘇墨更是不堪一擊,很快便忍不住了。

蘇墨急著要把自己從丁競元嘴裡拿出來,兩手往下去揪他的腦袋,喘息著命令:「你鬆開……我要出來了……忍不住了……混蛋……嗯——嗯——」

丁競元完全不為所動,反而更加賣力,蘇墨兩聲長yinshe在了他嘴裡。丁競元含了一嘴的jing液立即站了起來,抱住了貼牆靠著還沒回過神來的蘇墨,扳起他的臉貼上去就吻。嘴裡的東西淌了蘇墨一嘴一臉。

等蘇墨意識到丁競元到底在幹什麼的時候,想掙扎已經晚了,被丁競元鉗子一樣結實的手臂箍得完全是動彈不得。他第一次嘗到了自己的味道,用這麼一種讓人羞臊的方式,也只有丁競元能幹出這種事來。蘇墨在溫熱的水流中和結實如牆的懷抱里暈暈地這麼想著:丁競元可真是個變態,一個強壯的性感至極的變態。

最後,丁競元將渾身發軟的蘇墨翻過去趴在牆上,兩手把他的腰身提起來,將自己的丁丁插#進他雙腿間,前後ting動著,將就著she了。蘇墨後面沒好呢,動不得。只能暫時忍了。

She了以後,丁競元喘息著,抱著人不動。

「喜歡我么?」丁競元貼著蘇墨耳邊問,他自己認為這是明知故問。

「……」蘇墨滾燙的臉貼在冰涼的瓷磚上,半閉著眼睛不回答。

「我愛你。寶貝。」丁競元嘴唇觸著他面頰上的酒窩又開始舔吸。

「……」蘇墨徹底閉上了眼睛。

兩個人在花灑底下這麼前後相疊抱著站了很久。

丁競元赤身裸#體地到廚房倒水,到陽台上找換洗衣服,以及在卧室里走來走去。

「你耍什麼流氓?!!怎麼不穿衣服?!你、你、你到底怎麼進來的?」蘇墨套著睡衣躺在床上已經是準備睡覺了,此時門一開驚得他一下就坐了起來,更可怕的是,丁競元竟然是裸著的。雖然之前在浴室里已經這樣這樣那樣那樣了,但是此時看到他□的,還是臉上一個勁地發燙。


丁競元習慣裸睡,在以後的好多年裡,蘇墨才慢慢適應了他這一惡習。而丁競元自從某一天知道了蘇墨對他的人魚線完全沒辦法免疫以後,更是變本加厲地創造了很多變態的方法充分利用了自己那兩條V線來讓蘇墨臉紅心跳。

此時的丁競元得意地一晃手裡的一根精巧的銀色小棍,「這是萬能開鎖鑰匙。」他都給他口過了,還敢讓他睡外面沙發,真是欠收拾。丁競元將鑰匙往床頭柜上一扔,一個餓虎撲羊撲上了床,在蘇墨一聲驚呼里,將人摟到了懷裡,雙手插#進睡褲里,頭拱進上衣里,各種親不夠摸不夠,還專門咯吱蘇墨身上的痒痒肉。

可憐蘇墨一邊提心弔膽地被他壓在身下,一邊被撓著笑得眼淚嘩啦的。最後實在是笑得沒辦法了,只能揪著丁競元的耳朵大聲求饒。丁競元趁機說要睡床上,蘇墨只得忍笑點頭。

這一夜,又是丁競元抱著壓著騎著蘇墨,而蘇墨醒了以後將他推開,踹開,蹬開。各種循環。

凌晨五點多,蘇墨再次被丁競元的大腿壓醒了,自己被他整個摟在懷裡騎著。他迷糊地伸手往下摸,自己的寶貝也正被丁競元握在手裡。他一抬腿把丁競元的大腿頂到一邊去了。壓得他腰都麻了。又把丁競元的手也拿開。丁競元被他弄這兩下子也有些醒了,在被子摸著抓到了蘇墨的手,直往他自己腿間去,蘇墨不願意,亂掙。於是丁競元退而求其次,握著蘇墨的手按在自己腰上。接觸到丁競元腰身那條深深的V線,蘇墨終於老實了,緊緊貼著,摩挲了幾下,安心地睡了。

作者有話要說:周末再多碼點吧。但願不會鎖。 第四十三章

七十四

禮拜天,蘇正跟著女朋友去看丈母娘了,直接從賓館走的,陪丈母娘吃飯聊天。下午的時候,丁競元安排的司機開一輛漂亮的銀色城市越野到小區樓下等著接人,周母下樓送女兒自然是看到了。裝作是隨口問的樣子問准女婿這誰的車,聽說是他哥哥的好朋友的,便哦哦著點了點頭。那車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便宜貨,周母便對這個蘇墨的朋友有了點好奇——蘇墨有了這種朋友,是不是發財了,自己的准女婿蘇正會不會跟著沾光啊。到了晚上給女兒打電話的時候,說來說去,最後從蘇正說到了他哥哥蘇墨的這個好朋友身上。

周惠:「蘇墨哥的很好的一個朋友。」

周母:「我猜也是,要不然也不會派車了,還找過來專門等著。」

周惠:「嗯,他姓丁,和蘇墨哥感情特好,家裡面做生意的,很有錢的,昨天接我們開的不是下午的那輛車。」

周母:「是嗎?」

周惠:「丁哥說了以後有錢都存到蘇正這邊,算蘇正的業務。」

周母:「哎呀……」

周惠自己在電話這邊竊笑,接著胡謅:「還說要把他朋友也介紹給蘇正呢。有了大客戶就有業績,有業績加工資升職這些都不成問題。媽,你放心吧,將來蘇正肯定有前途。他們銀行里都配車的,以後蘇正升上去了直接配車都不用買了。」

周母:「哎呀,那太好了。」

周惠見母親高興了,便趁機又說道:「其實下午我面試的時候,表現的不好,我都沒好意思跟你講……」

周母:「沒事,工作再慢慢找吧,不著急。」


周惠了解自己母親的,一直對蘇正不是特別滿意,嫌他父母小氣不願意拿錢出來給自己兒子買新房,戀愛談好多年了,畢業了也該將結婚事宜提上日程了。蘇家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她自己離過婚的,認定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經常和女兒說的一句話就是夜長夢多,是一心想讓周惠到烏市去的,一方面也是可以以後陪在她身邊。周惠此時便咧嘴一笑,甜甜地答應了一聲。

周惠這是緩兵之計,先穩住自己老媽。至於幾年以後蘇正升職不升職的,反正到時候他們已經結婚了,老媽也就沒奈何了。不過幸運的是,好運很快就來了。一月份的時候考試成績出來了,她剛剛好是踩著線過的。本次烏市招錄二十個人,有一百多人面試競爭。周惠當天面試成績優異,後來進了專業對口的教育局財務處,這是當年那一批人里進的最好的部門了。

至於周惠這件事情裡面丁競元出了多少力,花了多少心思,他也從來沒有在蘇墨面前邀過功。而蘇墨當時知道弟妹錄取的時候已經辭職了,心情苦悶。當時沒有問丁競元,後來兩個人真正在一起生活了,蘇墨也就再沒提起這個事。那時候的他已經覺得有些事情沒有必要刻意去問,因為彼此為對方做什麼都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七十五


知道弟弟早上不過來了,會直接從賓館去看丈母娘,蘇墨於是放心地睡到了早上八點。也實在是昨天夜裡被丁競元纏得沒有睡好。

背後赤#裸的人緊緊貼著單手摟著自己還在睡,丁競元身上火力旺,蘇墨就覺得被子里熱乎乎的,身上也暖地他發懶,眯著眼睛真不想起來了。但是他現在有一件必須要去做的事情:上大號。

蘇墨已經接連著兩三天沒有上大號了。翻身下床,進了浴室,把門鎖上,先用手摸了一下後面,已經差不多消腫了,雖然走路的時候還是有點怪怪的,不過比起前兩天的慘狀已經算是基本恢復了。蘇墨生平第一次,小心翼翼地坐到了馬桶上,準備上大號。

正當他即將上好尚未上好的當口,外面小客廳里響起了腳步聲,直奔頭對著洗手間就來了,是丁競元起來了。

「開門。」明知道裡頭有人,丁競元還敲門。

「你等下行不行,我還沒好呢。」蘇墨坐在馬桶上,尷尬地不得了。越是急,越是出不來。

「我等不了了,急得不行。」丁競元還有點沒睡醒的樣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寶貝,硬得翹起來了。

「急我也沒好呢。」蘇墨緊皺眉頭,話剛說完,就聽到丁競元走開了。好像是往廚房去了。

丁競元到了廚房,快速到處掃了一眼,在尿在大海碗里還是尿在玻璃杯子里還是乾脆直接尿在洗碗槽里仔細權衡了一下,最後三者都放棄了,因為怕蘇墨會大發雷霆直接把他攆出去。

最後丁競元是在陽台上找到地方的,陽台上蘇墨養了兩盆仙人掌,都養了好幾年了,中間換過盆,從小盆換成現在這種比較大的盆。冬天蘇墨基本好多天才澆一點水,盆里的土看著就有點干。

「我來給你們施點肥,」丁競元扶著自己的丁丁對準了一盆一盆都給澆了不少,還澆得挺平均的,兩邊一樣多。

冬天的早上,赤身裸¥體在陽台上放完水的丁競元舒爽得打了個寒戰,翻身回到卧室又鑽進被窩裡打算再迷糊一下。而蘇墨養了三年多的兩盆仙人掌在頑強地撐了一個禮拜以後都被一泡含有大量尿素和氯化鈉的液體活活燒死了。

不過當時在洗手間的蘇墨並不知道這一切,他還在擔心丁競元會不會用那個可惡的萬能鑰匙來強行開他的門。

十分鐘以後,蘇墨從洗手間回到卧室,丁競元已經抱著被子坐了起來。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


「後面不疼了吧?」半響,丁競元笑了。

「……」蘇墨覺得他這話問得簡直是太別有用心了。

「我帶你出去吃早點怎麼樣?」丁競元大方地把被子一掀,抬腿下了床,抬腿伸胳膊不急不慢地穿衣服。

蘇墨早把臉瞥到一邊去了,不要臉的丁競元,睡覺不穿衣服就算了,穿衣服也不知道要避人。

「你剛才不是很急的嗎?」

「解決了。」

「怎麼解決的?」

「自己猜。」

丁競元笑得賊兮兮的,蘇墨便覺得有問題,趁機抬腿就出去了,外面找了一圈也沒發現任何問題,不由非常奇怪。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和基友聊天寫得太晚了,比較少orz。。。 第四十四章

七十六

丁競元一邊穿衣服一邊腦子裡籌劃著要帶蘇墨到哪家酒店吃早餐,是吃西餐還是吃中餐,還沒想好呢,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頓時眉頭一蹙,是父親丁溪川。

「爸爸。」丁競元聲音低沉平淡,幾乎不帶什麼感□彩。

「我和你媽媽現在在寧城呢,晚上你也過來吧,溫家老爺子宴客,你過來跟他們這邊年輕一輩的都熟悉熟悉。」丁溪川說話是徵求意見的口氣,對於他這個小兒子再公司里的一舉一動,他都十分清楚,那些跟在丁競元身邊的高參們都會如實向他彙報。丁溪川知道丁競元不是那種好相與的孩子。他們父子兩的感情要慢慢培養,誰讓他當初娶了個悍婦呢沒能把丁競元早點認祖歸宗,誰讓大兒子歹命去了呢,誰讓他欠了丁競元二十幾年的父愛呢。


「……哦,好,知道了。」丁競元猶豫了一下,有點不樂意。他還打算今天哄著蘇墨出去約會呢。要是把人伺候高興了,說不準晚上就大發慈悲地讓他予取予求了,蘇墨後面這不是好了么,他整晚上地抱著人睡覺,千辛萬苦的這都忍了一兩天了。

跟父親說完了,丁競元立馬給自己司機打了電話,要他吃過了午飯就過來等著。

廚房裡,蘇墨已經開始做早飯了,不知道是在做的什麼東西滿屋子都香得不得了。丁競元順著香氣一路聞著進了廚房。

「不是說了今天帶你出去吃的嗎?」丁競元從後面一把摟住了蘇墨的腰。偏了臉探下去就要親。

「你給我放開!滾邊兒上去!」蘇墨鍋里煎的是小黃魚,此時非常不耐煩地用胳膊肘往後給了丁競元一下子。

「真香。」丁競元沖蘇墨臉頰上硬是親了一口,一語帶雙關。不知道說的是人還是魚。

「沒你的份,你現在就可以滾了。」蘇墨臉上綳著絕對是個生氣的模樣。

丁競元摟緊了手裡的腰身,下面貼著蘇墨翹翹的屁股也是緊緊的,一抬眼瞟見了邊上奶鍋里的四個白水煮蛋,心裡頓時就是一陣甜蜜,明明就是已經做了他的份的。嘴硬的東西。那天晚上被他擺弄得小可憐一樣地哭哭啼啼地求饒,怎麼說怎麼好,說來說去他就是欠自己那樣狠狠弄他。把他操老實了,他就能聽話了。

「我可捨不得滾。」丁競元笑著,兩隻大手開始不老實地試圖往蘇墨的衣服里鑽。

「你一大早耍什麼流氓?!」蘇墨這下真急了,鍋里的一堆小黃魚還在油里煎著呢,必須要不停地翻動,他一邊翻魚還得一邊防狼,要忙不過來了。丁競元不為所動,還想繼續耍流氓,蘇墨眉頭倒豎立即丟了鏟子,扭著身子就要給他一巴掌,被丁競元一把抓住,捉到嘴邊親一口,陪著笑臉投降了事。

煎成金黃色噴香可口的小魚乾,軟糯的小米粥,白水煮蛋,還嗆了一小盤土豆絲,加上一屜子蔥油花捲,最簡單不過的一頓早點,丁競元吃得無比滿足,他的蘇墨真能幹,做出來的飯真香,又是吃到撐了,丁競元把餐桌上所有吃的都掃到肚子里了。

希望以後每一天都能有蘇墨這樣陪著,都能吃到蘇墨做的早餐,中餐還有晚餐。

七十七

九點鐘,蘇墨在浴室里洗衣服,屋子裡是洗衣機的嗡嗡的震動聲,丁競元在卧室里鋪新床單,換新被罩。

九點半,蘇墨收拾陽台上的那兩個大儲物箱,丁競元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玩蘇墨的電腦,各種辦法在登陸蘇墨的Q,想搞清楚那個李明先和自己寶貝到底聊過些什麼。最後丁競元聯繫了尹特助,要到了長江集團總部信息科最高級別工程師的電話,他躺在沙發上壓低了聲音向對方報了一串數字:

「我現在就要知道密碼。」

「呃……」對方明顯是有些為難,「丁總,我能不能問下,這是您的什麼人的Q號?」做他們這一行的是很有節操的,也不能不管是誰的東西就隨便破解人家的密碼吧?

「這是我老婆的。」丁競元頓都沒打。

「哦,好的。」那頭的工程師聽了這話便連忙答應了,雖然知道他們長江的這個小少爺並沒有結婚,但是並不妨礙一個年輕的有錢的少爺有「老婆」。

十分鐘以後,蘇墨在陽台上晾衣服,丁競元已經看完了李明先和蘇墨所有的聊天記錄,包括兩個人一年前的各種關於房子關於生活關於愛情等等的對話。

丁競元坐在沙發上不言不語,然後一腳將蘇墨的筆記本蹬到了地上。得虧鋪了毯子,又比較厚,否則非把電腦摔壞了不可。

丁競元自然不知道那時候蘇墨還不清楚對面那個和他聊天的人是男的。他只要一想到李明先這個男人和蘇墨曾經那麼親密,那麼能談得來,一談就是幾個小時,甚至聊到深更半夜的,他就極度嫉妒,這個人覬覦蘇墨,曾經甚至已經非常接近他自己的目標了,如果不是蘇墨心底深處裝著一個自己他說不定就得逞了。實在可惡到讓他無法忍!

蘇墨晾好了衣服,經過客廳看都不看丁競元一眼,直接進了卧室,把床上的兩件大衣服掛到衣櫃里,丁競元買了太多,衣櫃里真的要裝不下了。

「你以後不要再給我買這些東西了。」蘇墨知道丁競元跟進來了,頭也不回地跟他說。身後的人沒搭腔。他轉過身來,聽見沒有幾個字還未出口,瞬間被丁競元撲進了衣櫃里。

丁競元把人按進衣服堆里,下面貼著頂著壓著,沒頭沒腦地一陣狠親狠頂。蘇墨剛開始還大聲唔唔著亂扭亂掙,後面便被親老實了,也實在是只要落在了丁競元手裡了就不可能讓他掙開。

蘇墨害怕被丁競元這樣擺弄身體,可是一旦被吸住了嘴唇,被兩隻控制欲十足的大手伸進衣服里上下撫摸,被丁競元熱烈的氣息這樣強勢地包圍了,心裡邊不由自主地立即就會升起一把火,迅速地把全身都烤熱了烤軟了。

「蘇墨,我現在想要。」丁競元一手已經插#進睡褲里,嘴上舔著蘇墨的耳朵喘息。

「我不要……」蘇墨躺在黑暗的衣櫃里,靠在一堆衣服上,身上已經捂出汗了,兩手握在丁競元那隻在他下面作亂的手的手脖子上,掙扎著要把它拿出來。

「我想干#你。」徹底佔有這是一種最好的證明。

「……嗯……我後面還疼呢……我不要……」

「騙我!」

「我不……」

「答應我吧……」

「嗯嗯……」

……

兩個人在衣櫃里抱了半天,蘇墨哼哼唧唧地到底沒答應。丁競元把手伸到他後面摸了一下確實還有點沒好的樣子,把人壓在身底下親夠了蹭夠了摸夠本了,多少也算是過了乾癮解了心裡那股怨氣了。

「你起來,壓死我了。」丁競元下面一直硬著,頂得蘇墨心慌。

「我下午去寧城,你和我一塊去吧。」丁競元把頭歪在蘇墨耳邊,不時伸嘴去吻他的酒窩。

「……你去幹什麼?」半響蘇墨才問出來,這算是主動關心丁競元了。

「凌江一汽的溫老爺子給自家孫媳婦辦生日宴會,沒明著講。」如今汽配這個圈子裡的人,就算已經不知道凌江一汽溫長慶的大名了,但是現董事長溫邢遠的名字絕對是如雷貫耳的。

「為什麼不明著講?」

「他家孫媳婦是個男的。這早不是什麼秘密了。溫邢遠下跪求婚那天我也在現場,親眼看見的。」

「……」蘇墨倒真有點吃驚,「那……他們邀請你了?」

「長江集團的丁溪川,」丁競元把頭抬起來,眼睛在黑暗裡奇亮無比,對準了蘇墨的眼睛,鼻尖貼上去,「我是他小兒子。」

蘇墨聽了這話徹底驚呆了。早料到了丁競元背景不一般,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不一般法。丁家的長子已經沒了,也就是說,以後整個長江集團都是他的。

忽然覺得自己和丁競元很遙遠。如果以前也有這種感覺的話,現在簡直就是強烈這麼覺得。

「不是有意要瞞你。我是他的私生子,這沒什麼好值得說的。」

「你跟我去吧,介紹你跟溫邢遠的林寶貝認識。他確實是個寶貝,長得比女孩子還漂亮。」丁競元親一口蘇墨的嘴巴,「但是在我眼裡寶貝你永遠都是最美的。」

七十八

蘇墨當然沒有跟著丁競元去。

丁競元午飯以後就離開了。先回了別墅,然後一路趕去了寧城。

晚上的宴會就設在溫家的老宅里,請的自然都是相熟的人。丁競元去的時候,各種豪車已經停了滿院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