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天雲村本為一個上古運朝的國王後代建立的。當時的天雲村所屬乃天雲國。王國之主的氏族姓氏就是雲!

天雲國乃是以武立國,注重後代孩童的武力培養。

這個傳統一直流傳著,所以天雲村內的老幼婦孺都非常堅強,除了在絕望之時的哀嚎外。

只是時代輪轉,以前強盛的天雲國逐漸沒落,直到只剩下這個天雲村傳承。

然而,就算再沒落,爛船也有三斤釘,天雲村從先祖,一直流傳有三樣巨寶!

一卷【王國之章】、一策【天雲榜】以及一枚等階為完整離魂的【水神神魂】!

這三樣東西,就是天雲村的催命符!也是一切的源頭。

水神神魂,肯定不是凡物,之前于禁東奔西跑,甚至還承了林牧一個人情,擊敗黑蛟龍,這才獲得一個殘缺的水神神魂,如今這個,等階竟然是完整離魂,建立的水神廟宇肯定加成更多,更強悍!

至於那一策【天雲榜】,林牧也能猜測出其功能,如同大漢皇朝的赤龍榜一樣,都是天地龍臣榜,冊封群臣,君臣享運。只不過天雲榜乃一王國(郡國)的等級,沒有赤龍榜那麼強悍。

至於提到的這一卷【王國之章】,林牧也知曉皮毛。

神州中,有幾樣運朝重寶:【九大神令】、【仙國之章】、【帝國之章】、【皇國之章】、【王國之章】……

其中的王國之章,想必就是雲武口中的【王國之章】。

林牧聽到雲武的話語,感覺真的是遇到大機緣,可惜這個機緣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沒錯,會稽郡太守許詔,就是獲得天雲村內完整離魂的【水神神魂】與那一卷【王國之章】,才能有信心自立為王,建立正統的南昭國。

雲武緩緩道來個中緣由:雲武乃是正統的天雲國遺脈,其父母早亡,只剩下雲武和他哥哥,還有就是身為天雲村村長的爺爺,三人相依為命。

從小到大,雲武與其哥哥雲麒,都夢想著,恢復先祖榮耀,把雲氏族的榮光繼續照耀在神州大地上。

雲武的爺爺,對於兩個孫子的夢想,也一直支持著,不辭勞苦,把天雲國最後的底蘊都耗費在他們二人身上。

最後,雲武專精於武道和戰場之道,而其哥哥雲麒,卻文武兼備,謀略同樣不缺。

雲麒成年後,就獨自出去遊學,想要行萬里路,增強自己的見識與眼界。

然而,在遊學中,雲麒遇到了許詔,或者說是許詔得高人指點,特意『遇到』雲麒。

對於許詔這老謀深算之人,入世尚淺的雲麒被他忽悠得找不著北,歸附於他,甚至還把天雲國的兩樣巨寶貢獻出來,以助其成事。

至此,許詔就得到建立南昭國最重要的兩件物品【王國之章】與【水神神魂】。

然而,雲麒也不是傻子,並不是隨便就能忽悠的,許詔所畫的大餅,無非就是自立為王,堅守根據地,然後勵精圖治,俯瞰天下眾地,緩緩圖之,最後若能成事,就封其為一郡國之主,恢復先祖榮耀!

他謀略頗高,也知道萬事留有一絲底線,就沒有把那個天雲榜貢獻出來。

只是許詔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知道雲麒肯定有保留,在起事後,面對外部巨大壓力下,許詔行險,瞞著雲麒,暗地裡指揮部下劫掠了天雲村,想要把其底蘊都劫掠過來,然後毀屍滅跡,造成是賊匪所為!

這些都是雲武的爺爺講給雲武聽的。所謂旁觀者清,局外者明,身在當局的雲麒,已經被榮耀二字沖昏了頭腦。而其爺爺,一直防備著野心勃勃,城府深沉的許詔。

……

與此同時,在悍匪臨時營地,中央大營中,一個頗為威武不凡的魁梧大漢坐在大營上座,肅穆莊重。如果李典在此定會認出,此人正是許詔麾下,聚攏會稽郡賊匪為士兵的嚴白虎!

「混賬,贗品!你們得到的是贗品!難道你們沒有把我的話記在心中嗎? 腹黑總裁私寵甜妻 難道你們沒有眼去看一下嗎?」嚴白虎把一策如捲軸般的書卷扔在一位玄階武將身上,怒罵道。 嚴白虎怒罵座下的三位玄階武將,這卷所謂的國榜一看就是假的,沒有絲毫的出凡之處。

在他們出動之前,嚴白虎就嚴令其言詞,讓他們一定要把真正的【國榜】帶回來,並且要把天雲村所有的村民如計劃那樣幹掉。

他們計劃把天雲村的壯勇幹掉,然後偽裝成凶匪劫掠村莊,把一些婦孺劫掠到隱秘之處在處決

「老大,我們當時遇到的情況也是非常緊急,那位武將非常強悍,一個衝鋒,就把我們擊退,還順手幹掉十來個精銳,我們無奈,就敗退回來,所以就沒有時間看……」一位武將頷首低聲說道。

他們當時突襲天雲村祖祠,把那捲擺放在祠堂中央最顯眼之處的所謂的贗品拿到,之後被天雲村的壯勇就趕到,他們就與天雲村村民戰鬥起來,根本沒有時間觀看是否是贗品。

「哼……」嚴白虎雙眼冒著凶光盯著三人,輕哼一聲。

這一聲輕哼,讓三人渾身一顫,心下有些驚悚,這位老大可是非常兇悍殘暴的,這次的計劃就是他制定的。

「你們和我詳細說說那兩位武將的情況,還有那百位精銳的情況。」嚴白虎眼中凶光收斂起來,輕聲問道。

之後,三人就把各自遇到的武將士兵說了一遍。

嚴白虎面無表情聽著,心中思忖著。

「看來這兩位突然出現的武將實力應該是玄階和地階,不過應該不高。」嚴白虎輕聲說道,同時雙手一握雙拳,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

在聽到雲武把個中緣由說了一遍后,林牧與李典對視一眼,有所意會。

原來雲麒出世,在許詔麾下做事,可惜,許詔這個主公想要的是更多,不會輕易放手的,雲麒跟錯主公了!

就是李典,也能從雲武所說的信息中猜測出來,許詔並不是真正想要恢復天雲國的榮耀,只是利用雲麒而已,目前還不能撕破臉面,就只能暗中行動,扮作賊匪滅村而已。

若是換作林牧,如果雲麒能被他招募,肯定不會為了一張天地龍臣榜就把之前那兩份巨寶的功勞徹底忘卻,甚至為了私利,還滅人全族!

此等惡行,是一個主公會做的嗎?

其實林牧也明白,雲武把這些說給他知道,也是想要讓林牧繼續守護一下天雲村,因為真正的天雲榜還在村子中,那些悍匪不會輕易放手的,許詔不會放手的。對於他們這些霸主來說,既然已經開始了,就一定會貫徹下去,不會手軟的。

林牧和李典都知道雲武的意思,也沒有拆穿,其中林牧是因為天雲村的重寶他也想得到,而李典,則是單純想要幫助這些無助的婦孺而已。

那些賊匪肯定在發現天雲榜是贗品,就會繼續攻擊村莊,完成既定的目標!

林牧在心中輕輕一嘆:「看來今天晚上還不能安生了!」

李典,眉頭緊皺,神色有些慶幸,想不到許詔竟是這樣的主公,幸好當時沒有答應他,效忠於他,在他手下做事,對於手下的貢獻視而不見,甚至還貪得無厭,想要掃蕩天雲村,把其中所有的秘密都開啟!

若是大事已成,說不定就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局!

這樣的主公,如何能讓手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如何能走得更遠,李典此時對於許詔的印象已經從一位雄心壯志想要改變千萬百姓命運的英雄,慢慢轉變為一位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的奸雄!

旁邊的林牧看到李典的神色變化,知道他已經受影響,對於許詔的諾言也不在是那麼堅定了!

林牧心中也感慨,這許詔,真是自己的福星,不管是剛開始收服的那個青龍寨、氣運金餅、柳風、何淵、王升等,還是李典、天雲村……好像都是與許詔有關係,而慢慢地,他們都轉變為自己的底蘊。

林牧相信這次能偶遇,參與到天雲村的巨變中,又是一次巨大的機緣!

林牧輕輕摩挲著應龍龍褚製作的七星鎮魂佩飾,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三龍氣運,神色慨然。

「既然你們知道許詔會攻擊你們,為什麼不遷移呢?為什麼不與你哥哥雲麒商量呢?」旁邊的李典輕聲問道。

「唉,哥哥早已迷失在無盡的榮耀中,目前他已經成為一城之主,掌握無數人生死大權,早已沉迷大幹一番事業的幻想中。我和爺爺的規勸話語,他早已不聽。當時我們也如他一樣,在心中也抱有一絲幻想的,以為這個許詔若是成事,應該會遵守承諾。想不到,如今……造成如此慘禍!唉……」雲武神情凄然,為村子,為他哥哥,也為那個受重傷昏迷躺在祠堂的爺爺。

確實,若不是抱有對許詔的幻想,他們怎麼會縱容雲麒把那兩樣重寶帶出村子呢!

「如今我們已認識到其狼子野心,必定會讓哥哥走出那榮耀的幻海中,清醒過來,重新開始的。」雲武沉聲說道。

「今晚,可能那些賊匪還會回來,甚至可能比之前準備得更充分,更強悍,我們村子危在旦夕,想要向遠在他方的哥哥求助已是不可能,不知道將軍大人是否能再次伸出援手,救我們於患難之間?」雲武神情急切,又要想跪拜在地,乞求林牧。

這次,早有準備的林牧,可不會讓這英武漢子行此大禮,一個健步就攙扶到他。

「雲武,你無需再行此大禮,既然我們已經參與其中,就定會為助你們,讓你哥哥徹底認識到許詔此人的城府與算計!」

林牧也想了很多關於雲麒的。相助於天雲村,一為正義之舉,二為結下一個善緣,讓在遠方的一城之主雲麒欠下一個巨大的人情,到時候,這個人情也許能發揮關鍵性作用。

「今晚,那些賊子若是再來,必定讓他們埋骨於此!」林牧斬釘截鐵說道。

「多謝將軍,多謝將軍!」雲武也是沒有辦法,若是沒有林牧他們出現,天雲村必定會成為歷史,而他的哥哥,也許會繼續沉浸在那榮耀之中,為許詔繼續效力;或者,也許許詔為了解除後患,暗地裡把他給處決也是有可能,不管如何,雲麒都是命運多舛。

雲武把這些辛密徹底講出來,也是想要留住林牧等精悍之士,守護這快要破碎的村莊。

「既然如此,那麼為了應付今晚可能的襲擊,雲武,你下去組織有武力的村民,讓他們拿著武器,穿著甲渭,隨時準備作戰。」林牧囑咐雲武道。

既然要幫忙,就需要按照林牧的想法和指揮來進行,他可不會讓雲武等村民指揮作戰,這不是把自己與親衛隊的命運交給他人嘛。林牧可不會這麼做。

雲武明白林牧的意思,心中大定,同時對於林牧的指揮,他都接受。

「曼成,今晚,會有一場大戰,你休息好。之前你去打探的情況,讓我已經有十分把握知道他們今晚會來。」

賊匪在附近就鑄成營地,想必反應過來的可能性非常大,趁著村莊還沒有徹底恢復過來進行襲擊,是最好的選擇。至於今晚的來人,林牧也不知道,不過心中卻有一個猜測。

「主公,敵人已經知道我們的實力,想必會有所針對,我們需要奇招,而這個奇招,就是主公你!」李典望著林牧輕聲說道。

林牧知道李典的意思,想要讓他使用底牌!

目前能讓林牧成為奇招的,無非就是之前獲得【二流歷史武將魂符】,只有這個才能讓林牧的實力驟然提升數個檔次,面對玄階武將都不虛!

本來這個【二流歷史武將魂符】,林牧是不準備自己使用的,因為他擁有太龍造化典、獨耀龍神槍等底牌,可越階而戰,若是再使用此魂符,也就只能錦上添花而已,不是雪中送炭。 若是讓柳風、何淵等人使用,想必能達到一個質變的結果,高端戰力又增加一分,對領地軍事力量有巨大提升。

可如今,事急從權,林牧也想要自己使用此魂符,增加一份實力,來應付接下來的大戰!

「好,那我就使用這個歷史魂符,讓我成為破局的關鍵!」林牧沉聲到。

「曼成,你去囑咐親衛隊,安排一下巡邏,隨時防備敵人襲擊,若是我完成了融合,到時候我們再決定是否主動出擊!」林牧輕聲囑咐道。

「好!」李典轉身離開,讓林牧一人在木房中。

林牧拿出那個閃耀神秘光芒的魂符,用力一捏,魂符驟然化作無數光芒符文,漸漸把林牧籠罩起來。

林牧感受到一股如天地恆古意志降臨而出現的威壓籠罩於他,心中敬畏不由自主誕生,彷彿有一種亘古的意志在影響著他。

林牧緊守心神,意志堅定,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牧的耳邊才緩緩傳來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使用的二流歷史武將魂符需滿足以下條件才可賜福融合成功:1、修為達到高級武將;2、武力值達到85點;3、資質達到7階以上。4、命格宿入變天或者中央。」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由於你所學功法為始典,歷史武將魂符條件已滿足!魂符使用成功!始典功法之效作用於天地魂符,系統只承認一次,請玩家注意!」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使用二流歷史武將魂符成功,成功成為神州二流歷史武將!」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獲得【武魂之力】。」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獲得【內德之力】。」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獲得【氣運之力】。」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獲得二流歷史武將稱號!」

「原來使用魂符還有這麼多要求!怪不得以前那麼多玩家獲得魂符后一直使用不了!我的武力應該沒有達到85點,就因為學習了太龍造化典就能忽略這個坑?可惜的是只能發揮一次,頗為無奈!看來以後自己的基本屬性要增強咯!」林牧想起前世的信息,心中瞭然。

前世林牧獲得的歷史武將魂符非常少,就算能擊殺一兩位歷史武將,那也是在公會齊心協力之下幹掉的,也排不到他使用,所有就不怎麼知道使用條件這麼苛刻。

武力、修為、資質、命格,四個重要的潛力指標,都是限制玩家成為歷史武將的天埑!

不說高級武將的修為、命格、資質等更為苛刻的要求,就說這85點的武力值,85,這個數字對於普遍玩家來說,就難如登青天!

武力值,平時林牧沒有怎麼注意,是因為目前來說,對林牧的提升非常小,他的等級提升較慢,獲得的本源屬性也較少,武力值提升一直緩慢,與太龍造化典提升的戰力相比,目前武力值對戰力提升一直不顯,發揮作用甚少,可這並不是說武力值不重要。

武力值,是桎梏一個人物登上歷史名將舞台的重要標誌,也是一個武將最明顯的實力表現!

對於很多玩家來說,武力值就是最大的追求!

但對經歷甚多的林牧來說,武將,有兩樣東西對己身非常重要:功法與武力值。

功法與武力值都是一個人的底蘊,和神兵利器、寶鎧神驅等外部的底蘊不同,它們是一個人的本質,不可更換!

林牧之前注重的是功法的提升,武力值暫時放在一旁的。

但是相思不相負 「看來武力值的提升也刻不容緩,二流歷史武將魂符的使用條件都要求這麼高,若是一流呢?傳奇?史詩?」林牧捫心自問。

「叮!」

「——系統提示,由於你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獲得歷史武將稱號的玩家,系統特獎勵你:國家傳奇度+3、天階女媧寶箱一個、基本屬性+3。」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由於你獲得一項世界成就,系統需要進行世界公告,是否隱藏姓名?」

「不隱藏!」林牧輕輕一笑,略帶張揚說道。

「叮!」

「——世界公告:華夏區玩家林牧,成功融合二流歷史武將魂符,獲得【二流歷史武將】稱號,成為世界第一個獲得歷史武將稱號的玩家,系統特獎勵其:國家傳奇度+3、天階女媧寶箱一個、基本屬性+3。」

「……」

「……」

一連三遍世界公告驟然響起,林牧的大名又一次響徹在神話世界的玩家耳中!

玩家們都群情涌動:

「這個林牧好猛!不單隻招募一個傳奇歷史武將,還自己成為了歷史武將,雖然是二流,可那也代表他登上神話世界歷史武將的舞台,佔據一席之地,以後若是順風順水發展,說不定都能成為傳奇歷史武將呢!」

「林牧是誰?難道是我八大姨家十四歲的那小子?」

「這個林牧究竟是誰啊?有玩家猜測是真龍村的領主,可真龍村的建立者一直隱藏姓名,而這個林牧卻如此高調,不符合啊!綠林戰玄榜上又沒有這個玩家出現,神豪領主榜上也沒有,怎麼就突然冒出來呢?」

……

「又是收服傳奇武將,又是當歷史武將,有沒有這麼猛,難道他是女媧財團的神秘太子?」

……

林牧不管其他玩家反映如何,現在他要看看自己目前的變化!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的國家傳奇度達到6點,每天增加聲望6000點!」

「每天增加的聲望額度又提升!不錯!」目前對於聲望的提升,林牧真是越來越滿意,道九印每天增加2000點,國家傳奇度每天增加6000點,二流歷史武將中的氣運之力,又增加2000點,這樣每天一共增加1萬點!太牛掰!

若是在前世,聲望每天這麼增加,不得爽死!如今的林牧,更看重的是自己身上那三龍之運!對於聲望,若是能積攢就積攢,反正它也是福源的一種!

看了眼屬性中的聲望:298500,都快30萬聲望了!

林牧心中微動:「快了,快了,只有攥夠50萬聲望,就可以購買袁志那個『道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