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為了避免有一些不開眼的傢伙去sao擾謝莉爾,邵成傑吩咐侍候謝莉爾的那名成員要寸步不離,誰要是敢sao擾謝莉爾,就放出話,待會出來后他親自動手收拾他們。

對於內部某些喜歡沾花惹草的人來說,謝莉爾無疑擁有著恐怖的魔力,就連他們這群迎接葉鈞的核心成員,都是一陣sao動。

沒辦法,謝莉爾不僅擁有著歐美最純正的血統,還有著魔鬼般的身段,最關鍵,就是那股讓他們這個年紀都會瘋狂的氣質。這種氣質,對任何血氣方剛的男人來說,無疑都是致命的。

「葉少,接下來咱們是不是又要大幹一場了?」剛坐下,就有一個成員大笑道。

見眾人都望了過來,葉鈞不僅愕然,嘀咕道:「怎麼?你們想痛打落水狗?」

「葉少,你可是我們心目中真正牛逼的偉人,要麼不出手,要麼一出手就直接讓張嫻暮虧了幾個億,我靠,我聽說,張嫻暮在會議室里說出這個數目的時候,整桌人臉都綠了!」

「是呀,我也聽說了,太解氣了!」

「葉少,你可得教教我們接下來怎麼讓他們臉綠,一聽說他們那裡負責統計財務的四眼聽到這個數字后整個人嚇趴下,緊接著趴地上抽搐吐白沫,我就笑得一晚上在床上抽筋。」

「是呀,我也聽說了,還有一個傢伙聽到這事後,當場就嚇昏過去。」

「不會,統計財務的那四眼也就罷了,那傢伙激動個什麼勁?」

「難道你不知道嗎?那傢伙被張嫻暮委任跟銀行,以及那幾個有錢的大老闆借錢貸款!你以為他們燕京黨裡面都有錢呀?你以為他們能跟咱們比呀?幾個億甭說他們,咱們聽著都肉疼,但咱們有錢不奇怪,若是他們有錢,就等著去京紀委報道!」

「哈哈,這種事不錯,那要不咱們就去京紀委投匿名信,再給他們澆澆火怎麼樣?」

「好主意!」



「好了好了!」葉鈞聽著這些人開懷大笑的議論似乎越來越過分,只能微笑著打斷,「既然大家都琢磨著給他們好看,那就不能讓大家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葉少,你有計劃了?」邵成傑一說,眾人都死死盯著葉鈞,滿臉興奮。

「計劃談不上,不過確實有那麼一點想法。」葉鈞頓了頓,笑道:「你們也知道,張嫻暮這人很謹慎,也很無賴,最關鍵的,這傢伙不按常理出牌,很難對付。他這次吃了虧,想來肯定會發現一味模仿咱們,會讓他們不小心掉陷阱裡面,那麼以張嫻暮的個xing,八成就會不斷省思,不斷拔出隱患。所以,現在不出手,那麼我以往所布下的后招,可就當真功虧一簣了。」

「葉少,快說,到底是什麼法子?」一人激動道。

「言家這枚棋遲遲沒有動,現在正好下手了,張嫻暮不是邀請言溪溪成為榮譽顧問了嗎?那麼,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咱們現在就該跟言家老爺子好好坐下來喝杯茶了。」

葉鈞一句話,讓在場人眼中一亮,每個人似乎都清楚葉鈞在預謀著什麼,頓時一個個嘿嘿嘿滿臉賤笑。


言家從頭到尾都是葉鈞當初有預謀的棋子,真正知道這個計劃的人,只有言家老爺子跟言溪溪的父親。除此之外,言家其他人都不知情,都以為言家早已脫離了天海黨,正式投入燕京黨的懷抱。

當然,這件事至始至終言溪溪都不清楚,包括許多很可能參與進來的言家人。

他們都被蒙在鼓裡,初衷也是為了保密,擔心言溪溪不夠投入,或者言家人不夠謹慎,從而讓調查他們的張嫻暮等人挖掘出貓膩,意識到這是陷阱。

現在,這枚棋子終於可以動用了,當仔仔細細預謀了幾個小時后,葉鈞才站起身,緩緩道:「該幹嘛就幹嘛去,記得,事情要做得滴水不漏,要讓張嫻暮主動靠過來,言家老爺子會鼓動言溪溪去誘導張嫻暮,咱們等著收成就好。」

說完,葉鈞打算離開會議室,可沒走幾步,就轉過身,笑道:「對了,忘記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你們都準備好錢,我跟一個財團約定好,將在內地大幹一場,只要你們敢往裡面投資,就只賺不虧,名額有限,自己斟酌。」

原本喧雜的氣氛頓時冷清下來,好一會,不知是誰大呼一聲,再次人聲鼎沸,儘管葉鈞早已離開,但對於葉鈞說到的投資,就連邵成傑都露出灼熱之se。

「忙完了?」謝莉爾冷冷的望了眼葉鈞,那名自始自終都陪在謝莉爾身邊的成員很識趣的離開了。

「忙完了,剛才處理了一下這段時間積下來的公務,真不好意思。」葉鈞搓了搓手,尷尬道。

對於謝莉爾這種冷冰冰的態度,葉鈞已經習以為常,畢竟剛開始謝莉爾的熱情洋溢葉鈞就覺得很奇怪,但意識到這完全是謝莉爾的偽裝,是打算在坎貝爾眼皮底下矇混過關后,他就沒有任何的感想,還認為這是理所當然。

畢竟,在葉鈞心目中,謝莉爾就是這種xing格的人,也本該對著他冷冰冰,而不是跟個熱戀的情人一般不停勾引著他。


「別說這些廢話,咱們談公務。」謝莉爾將一份文件擺在葉鈞身前,「相信養父已經跟你說過了較為詳細的計劃,我再補充一些,生意儘可能避免跟你那些對頭碰撞,儘管你很誠實,跟養父提前預jing,但是,我清楚他的為人,他不希望公事跟私事攪在一起。」

「我可以答應你。」葉鈞點頭道。

「還有一點,來之前我做過研究,發現你目前掌握的公司,你都處在非管理的狀態,而我又對京華這邊的環境不熟悉,暫時無法融入這個氛圍。所以,要麼你親自管理,要麼就物se一名懂行懂規的人履行你的職責。」

「這方面你不需要擔心。」葉鈞無所謂的笑了笑,「晚上吃飯的時候,會有一位股東過來,這位股東在管理上一定能讓你滿意。」 ()葉鈞口中的股東自然是夏師師,對於能夠賺錢的好事,夏師師自然是來者不拒,尤其這次的合作方來頭極大,不僅夏師師,就連夏家所有人,都一致拍板同意。

所以,當葉鈞提出邀請后,夏師師當即同意,兩人也是一拍即合。

謝莉爾並不僅僅擁有著葉鈞幫手的身份,又或者屬於葉鈞的禁臠,實際上,還是坎貝爾的一雙眼睛,更是艾爾沙文家族在京華的代理人。

初見夏師師,謝莉爾就收起了眸子中那微乎其微的懷疑,成功人士的那種氣質,她見過很多很多,夏師師能讓她初見就感受到一股較為濃郁的成功氣質,這足以打消謝莉爾的懷疑。

相談甚歡,夏師師驚訝於謝莉爾的華文水準,而謝莉爾也驚訝於夏師師對京華極為獨到的看法。

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內地的許多商人,都不一定有夏師師摸得那麼透,這要歸咎於夏師師是港城人,對於內地市場的研究花費了巨大的jing力,而往往許多內地的企業家卻忽略了這方面的細節,他們不是外來者,天生就擁有了主戰場的優勢。可是,就是這份該死的優勢,讓他們不願意甚至沒考慮過深度鑽研內地的消費市場

一來二往,葉鈞直接成了擺設,不過也樂得這兩個滋味各異的女人相互切磋,無事一身輕,這才是他目前需要的。

因為葉鈞有預感,接下來,很可能他會忙得稀里糊塗。



言家。

言溪溪聆聽著老爺子的誘導,一聽說要前往北方說服張嫻暮攙和進來,她自然樂意。

這陣子跟張嫻暮也見過好幾次,每次都是找許多借口前往北方,言家人都看出言溪溪的心思,除了老爺子跟老頭子沒有表態,也不願多說外,其他人倒是時不時拿她跟張嫻暮開玩笑,每次都能把言溪溪說到臉紅。

這次很反常,老爺子竟然主動提出這麼一件事,而且老頭子也沒有多說,甚至還採取鼓勵的態度,這讓言溪溪稍稍有些意外,但沒有多想。

她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排斥的可能xing,能夠給葉鈞的基金會搗亂,這絕對是激動人心的事情,作為已經將葉鈞詛咒了無數個夜晚的言溪溪,巴不得多來幾件,把葉鈞搞得雞飛狗跳。

而第二天,從言溪溪嘴裡得知了這件事的張嫻暮,原本還有些猶豫,可言溪溪還真就將言家老爺子那些論調全部搬了出來,仔細想想,張嫻暮也覺得葉鈞忽然玩這麼一手,完全是打算絕地反擊,而且他考慮了一個下午,也沒有分析了任何弊端。

所以,張嫻暮同意了。

燕京黨剛剛完成了一場磋商會議,天海黨這邊就開始行動了。

就在當天,天海黨青少派一群人就安排人在各大媒體上鼓吹這次要攜手葉鈞的基金會,打著年關將至的口號,正式開展全國將至,要探望那些五保戶、孤寡老人、貧困山區的孩子等等,而讓業內人士有些意外的是,一直對葉鈞的事情極為積極的港城時尚周刊,竟然很奇怪的沒有任何的表態,依然跟往常一樣。

不過,這種事也只是業內少許人士想想,尋常老百姓可不會多想什麼。

面對社會的高度重視,以張嫻暮為首的燕京黨青少派,還暗暗竊笑,還覺得他們事先得到先機。

所以,張嫻暮吩咐楊天賜,很坦然的讓他給邵成傑打電話,揚言當初的協議寫得一清二楚,這次的全國xing慰問,必須讓他們一塊參與進來,並隱隱露出獠牙,想要將北方那一塊全部劃到燕京黨那邊。

邵成傑表面上沒有立即給出回復,只是推說要開會商量一下,但肚子里,卻差點笑得抽筋。

這個名可不是誰都能往上沾邊的,葉鈞得知燕京黨青少派的態度后,當即就召集內部的人開會,這次的會議相當公開,沒有任何的隱瞞。

會議上,在有心人的鼓動下,幾乎大半都惡狠狠咒罵張嫻暮等人的無恥,甚至一部分還脹紅臉,死也不跟燕京黨合作。

整場會議,葉鈞都沒有任何的表態,只是捂著額頭喝著水,一副頭疼的樣子。

最後,這場會議足足持續了三個小時依然沒有定論,甚至一些似乎有意讓燕京黨佔便宜的那伙人,險些跟拒絕的這一方產生火拚!

而且最讓人意外的事,這次會議竟然是青少派全體成員參與,就連那些家世背景跟燕京黨都有著千絲萬縷的成員,也得以到會場聆聽。

「知道了,好好乾。」楊天賜掛斷電話,然後就將從同宗的族弟聽來的消息都告訴了一旁的張嫻暮。

張嫻暮並不意外,微笑道:「看來現在葉鈞也很頭探,之前我還沒底,現在倒是心安了。唯一讓我疑惑的是,為何這次葉鈞沒有一口拒絕,這似乎不像是他的風格呀。莫非,轉xing了?」

「張少,會不會是這次的動靜太大,而且涉及到北方,他知道如果想要過來,沒有我們的允許,會很難辦?」楊天賜笑道。

「這應該只是其一,我想最大的原因,還是這次的動靜實在太大,搞得已經舉國皆知,相信葉鈞也清楚那份協議明著還是奏效的,他吃不準老爺子們的態度。」

張嫻暮頓了頓,幸災樂禍道:「幸虧言家人站在我們這一邊,否則,被打個措手不及,該頭疼的就不是葉鈞,而是咱們了。」

「言家這棋子埋得很好,張少,那言小姐對你…」

「別說她,我心裡有數。」

張嫻暮擺擺手,似乎對言溪溪沒有太多的興趣,平靜道:「以後關於她的事,私底下別說。」

「知道了。」

張嫻暮首次表露態度,讓楊天賜也稍稍明白了一點底,看來,這位在燕京乃至北方牛氣哄哄的翹楚人物,勢必要讓言溪溪明白何謂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只不過,張嫻暮有了想法,言溪溪卻不懂,此刻還在想著張嫻暮的樣子,還有跟她的點點滴滴,嘴角也流露出一絲傻傻的笑容。 ()準備不足?

物資採購不夠及時?

對於外界第二天的非議,燕京黨授意隸屬於他們的基金會如此對外宣稱。

這倒是暫時xing壓下了一些不好的苗頭,不過,這原本應該受到照顧的五保戶這些人,心裏面多少有些想法,從電視上看著南方那些人都獲得了極好的慰問禮品,似乎還從幾個老朋友口中得知南方那些窮人都分別獲得了幾百塊的紅包,他們就有那麼一丁點彆扭,不過心裏面更期待了。

至於農村那些窮苦孩子跟老人,倒是毫不知情,他們也每天過著同樣的ri子,所以燕京黨方面的壓力還不算大。

「現在,估摸著張嫻暮那些人都有掌自個嘴的想法了。」

「就是,沒本事幹嘛剛開始非得跑出去大肆宣傳,還特么專程跑到那些市裡面的五保戶家庭、養老院跟福利社去大肆吹噓,看,現在遭報應了。」

「嘿嘿,他們也想學咱們裝逼,我們是有實力的,說到做到,這就牛逼。他們那群傢伙一點實力都沒有,昨天也就罷了,今天到現在還沒動靜,估計真傻逼了。」

「看樣子,張嫻暮那傢伙應該很頭疼。」



現在,邵成傑這夥人除了忙裡忙外,還專門盯著北方的動靜,每個人都坐等著看燕京黨的笑話,幸虧葉鈞跟劉懿文這些人三令五申不允許他們跑出去刺激燕京黨,否則,恐怕早就有刺頭跑去逞英雄了。

其實燕京黨那些人也挺鬱悶,原本以為天海黨這邊會趁機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可沒想到憂心忡忡等到天黑,都沒發現報刊雜誌有任何不好的苗頭,一個個都是暗暗鬆了口氣。

「什麼?又是採購出現問題?我說這群人到底有沒有這份心呀!」

「就是,你看看南方那些跟咱們一樣過苦ri子的家庭,不是穿上新衣服了,就是吃上大魚大肉,我聽說,他們家裡面的孩子幾乎都得到了學費的贊助。」

「可不是?罷了,原本咱們也能跟南方人一樣,可聽說有一個基金會主動攬過南方那個基金會的活,要我說,咱們還是多等等,反正是人家幫咱們,又不是欠咱們的。」

「我總覺得,咱們這邊的那個基金會,不怎麼靠譜。」



風言風語不斷傳遞著,連續五天,天海黨這邊在龐大的物力以及人力上,都已經把南方走了三分之二,剩餘的幾乎都是較為偏遠的山區,而這些地方才是真正的出發地,不僅路難走,要照顧的家庭也多。

不過,每個人都幹勁十足,看著燕京黨那邊的基金會越來越被社會質疑,邵成傑等人笑得合不攏嘴,儘管每個人似乎都挨狠狠宰了一刀,起初還覺得肉疼,現在卻覺得太值了!

畢竟捐出幾十萬上百萬的人比比皆是,加上南方有錢人較多,尤其是天海市,愣是在一天不到的時間內折騰出三個億的捐贈,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劉懿文的運作下不斷攀高。

而且,為了打響名氣,提高社會正面形象,在物資採購上,因為各大代理商跟批發商都已經跟葉鈞的基金會合作過很多次,自然無條件信任,所以提貨的時候幾乎是剛放下電話,緊接著他們就開始進行倉庫調貨給送到指定地點。

這五天已經花了快十四個億,要幫助的困難家庭跟孤寡老人以及孩子數量太多,尤其是為了給燕京黨好看,在明面上給他們製造壓力,讓兩極徹底分化,所以出手很大方,根本就不像是去慰問的,倒像是去扶貧的。

所以,花費確實大了些,但燕京黨那邊獲悉這個數字,同時還認為可能會持續拔高,幾乎每個人臉都綠了,即便是鎮定如張嫻暮,也很難再維持以往的從容。


當然,這都不是關鍵的,比誰有錢,燕京黨上下都不覺得能跟天海黨相比較,他們一開始的作戰方針很明確,那就是比誠意!比良心!

可是,一拖再拖,每天幾乎都是這出毛病那出毛病的借口,這誠意,這良心,幾乎都拿去喂狗了。


這也不能怪他們,事到如今,燕京黨上上下下,只要腦子不笨的,都已經揣摩到了葉鈞等人的險惡用心!可吃了這麼大虧,搞得名譽掃地,還不能怪到葉鈞等人頭上,這才是他們真正無法忍受的。

「干!當初就不應該把這基金會跟國家扯在一起!」

「沒錯!這群傢伙起初還很熱心,一聽說要拿出那麼多錢,整天都拖著!」

「現在社會很多人都在譴責咱們,就連那些五保戶都對記者聲討咱們要是沒實力,就別占著茅坑不拉屎!」

「這世道變了,咱們好心捐錢給他們,還得受他們的氣,這什麼世道?」

「得了,現在捐給誰了?我如果是他們,一樣會這麼說的。」



張嫻暮也是頭疼不已,每天都為這件事煩躁不安,他相信,如果這兩天還不能拿出一個讓他們信服的行動出來,恐怕燕京黨那家基金會可真就得關門大吉了。

現在就已經有本土的五保戶家庭到基金會那邊轉溜了,得到的信息是這些人儘管都沒怎麼鬧,可看著總部關著門,一個個都滿臉失望的搖頭離去,顯然一個個都沒什麼信心。

當然,這還不是最壞的,真正讓他氣吐血的無疑是天海黨那邊的態度,他們這邊越倒霉,天海黨那邊就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幹勁十足,據說還打算聯合南方所有企業家一同協力合作,一想到這事,張嫻暮就頭疼不已。

他們這邊死氣沉沉,而南方那邊熱火朝天,張嫻暮吃不準現在葉鈞怎麼想的,但天海黨那邊沒有落井下石的平靜,讓張嫻暮相當不安,而且這股不安似乎有著不斷壯大的趨勢。

不行!

張嫻暮冷著張臉,他再也坐不住了,花了一些時間,徑直來到幾個部門,這些部門都握著關於資金分配的決定權,只要他們點頭,就能把資金給弄出來。

可是,得知張嫻暮來了,不是推說請假離開了,就是跑外面應酬了,又或者生病了之類的,最可氣的就是張嫻暮見到其中一個傢伙明明在辦公室看報紙,可一看見他進門,立馬就說忙著去開會。

當場,張嫻暮就氣笑了,當下放出話,說如果他們幾個下午不來總部裡面開會,那麼就捅到國務院去!

或許是害怕張嫻暮年少輕狂,真來這麼一招,下午這些部門的人倒是都到場了,不過每個人都心不在焉。

「這次邀請各位過來,就是為了做最後的決定。」張嫻暮沒有廢話,直切主題。

「小張呀,我待會還有事,要不咱們明天再找時間商量,怎麼樣?」

其中一個男人忙站起身,一副要走人的樣子,見張嫻暮似乎不悅,笑道:「真急,要不,明天你到我辦公室跟我說說,好不好?」

這人一開腔,在場其他人頓時聲se各異,什麼亂七八糟的借口都有,就差沒說自個兒子閨女失蹤了。

反正就一個意思,那就是走人!

張嫻暮冷冷看著這些人,他這一刻忽然羨慕起葉鈞來了,同時,也為將各種計劃與國家有關部門合作的做法感到後悔。

張嫻暮算是看明白了,這些人哪是來幫忙的?簡直就丫的是來添亂的!有好處的時候一個個擠破腦袋往裡鑽,可出了事,一個個巴不得開溜,這一刻,張嫻暮差點有罵娘的衝動。

「各位領導都是大忙人,我也不想耽擱各位的時間,我就說一句話,張叔叔,你不著急?」張嫻暮盯著那個站起身的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