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畫面展開放着的是三戰時候火影高層四人組坐在一間房屋裏面。】

【他們問的是三戰後的事情的處理,依舊偉大的三代目火影勇敢的站了出來,說自己願意承擔所有責任,並且在三人震驚的目光下宣佈他要辭去三代目火影的職位。】

毫無疑問是關於水門的!

7017k 第89章他畢竟是我哥

既然被看穿了,李橋也沒強求,只是嘆了口氣,感慨一聲人心不古,連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

他看了會兒電視,每當春節時,很多電視台就會弄新春節目,這時候的新春節目,還是挺有意思的。

「李橋,我爸給我弄了兩張周杰倫演唱會的門票,就在今年六月底。」劉子瑜看著李橋,突然說道。

李橋微微一滯,周杰倫的演唱會啊,他記憶猶新,正是在周杰倫的演唱會前,劉大強破產自殺。

今年六月底,看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我子瑜姐果然還是在乎我的,你等著我,這一次我一定能趕到。」李橋笑道。

「這一次?」劉子瑜有些疑惑。

李橋仍舊笑著,沒有說話,只是心裡不停盤算著,該怎麼做,要怎麼做。

「對,無論你會不會喜歡我,這一次的演唱會我一定會陪你去。」

劉子瑜不知道該怎麼搪塞李橋,她和李橋從小玩到大,一直拿李橋當朋友。

突然某一天,這個朋友說想和她做戀人,她就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是進一步嗎?還是退一步?

似乎,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當普通朋友了。

拜訪場面當然是一團和氣,李富和劉大強喝酒,李橋和劉子瑜探討周杰倫的演唱會,李橋其實也挺喜歡周杰倫的歌,和劉子瑜話題也不少。

下午,李橋一家還留下吃了頓飯,直到太陽快落山,才匆忙走了。

李橋回頭看了劉子瑜一眼,出聲說道,「子瑜姐,這身衣服不適合你,本來就不大,現在頂多一對B。」

劉子瑜沒聽懂,什麼一對B?她低頭看了看,秒懂。

春節過後,李橋又開始忙碌起了事業,美味外賣已經在梅城宣傳的相當到位了,每天大約能達到一千單的銷量,銷量還在持續增長中。

與此同時,李橋也在想辦法得到馮保國的一舉一動,只不過和馮保國關係親密的人還是太少,李橋只能斷斷續續得到一些無關緊要的消息,比如說,工地開工后,馮保國出現在工地上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馮有才的生活也越過越好,這段時間,馮有才的生活看似沒什麼變動,但馮有才認識的一個朋友突然變大方了,有幾次還問馮有才要不要借錢。

對這種好事,向來貪財的馮有才自然不會放過,借到的就算賺到的,至於還錢,管他呢,還錢的時候自己才是大爺。

一來二去,馮有才借了三萬塊出頭了,現在這年頭,一個工地上的人,拼死拼活干兩年,餐餐饅頭鹹菜,也不一定能存下兩萬塊錢。

不過,馮有才還是一點不慌,孩子上幼兒園,找最好的,借錢!老婆要做美容,一個療程五千,沒問題,咱借錢,做!

只不過,馮有才每次借錢,必定要打欠條,而這些欠條,在不知不覺間都到了李橋手裡。

「李橋,你都借出去三四萬了,我姑父說了,馮有才這人就是個無底洞,借給他的錢很少有要來的。」陳秋博很不理解李橋的行為,勸道。

李橋撓了撓頭,三萬六千元,不少了,梅城一般家庭能動用的存款一般也就這個數,很多家庭連三萬塊的存款都沒有。

「不借了。」李橋笑道,該到了收網的時候,都二月中旬了,時間不等人啊。

「你讓你姑父幫我把馮有才叫出來,隨便找個地方見面,順便替我謝謝你姑父,他這份情,我記下了。」李橋又說道,最終他以一個人情和三萬六千元的代價釣到了馮有才,之後談條件,應該會簡單很多。

「好,真不明白你,花這麼多錢在一個鐵公雞身上做什麼。」陳秋博有些無奈,他給他姑父打了個電話,將李橋的請求複述了一遍。

見面時間訂在了23號下午,李橋把馮有才所有的欠條都複印了幾份,做事,小心才能使得萬年船。

李橋特地在盛月餐廳頂樓找了一個隔音效果好,以這個包間的奢華程度,一頓飯也許就能吃掉普通工人兩三個月的存款。

李橋也換了一身正裝,拿上了一些必要證件,為今天做足了準備。

下午六點,馮有才才騎著摩托車趕來,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上了頂樓。

看著頂樓那頗為復古的裝修,馮有才頗為詫異,向一旁的服務員問道,「在這裡吃一頓飯不便宜吧?」

「是的,頂樓的飯菜全都出自知名大廚之手,消費自然要比盛月餐廳別的地方貴一些。」

服務員將馮有才帶到一個房間外,鞠躬道,「先生,祝您用餐愉快。」

馮有才被這種服務弄得渾身不舒服,他走進了房間,看到一個早在房間里等著的年輕人,氣勢不凡,光是看著就讓他覺得低人一等。

「小李?」馮有才詫異道。

李橋微微點了點頭,「坐吧。」

馮有才誠惶誠恐坐下,這才帶著些許緊張問道,「小李,你是個大老闆?」

李橋旋即又點了點頭,臉色嚴肅起來,「馮叔,我今天找你來有點事想和你商量。」

「咱們倆有什麼商量的?」馮有才自嘲道,「我就是工地上一個幹活的,普通家庭,本本分分。」

李橋輕笑,你可不普通,我之後的行動,可基本全仰仗你了。

「當然有事可以商量,比如說,我想知道馮保國的一舉一動,我希望你能告訴我。」李橋居高臨下俯視馮有才,輕聲道。

馮有才嚇了一跳,情緒激動起來,「你想對付馮保國?我告訴你,想讓我出賣他不可能,他畢竟是我哥!」

李橋搖了搖頭,果然,馮有才這人雖然是鐵公雞,但他身上,有著一些常人沒有的閃光點。

「我對付他幹什麼,我只是一個送外賣的,他是干建築的,我們沒什麼仇怨。

我只是想知道他每天都幹了什麼,你只要幫我監視好他就行,畢竟,我不希望他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

「姓李的,我告訴你,不可能!」馮有才將筷子摔在桌子上,轉身就想走。

但馮有才剛轉過身,就有兩人擋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人拿出一張複印紙給馮有才看,上面印著的全是他的借條,總借款高達三萬六千元。

李橋輕哼了一聲,不緊不慢道,「馮有才,截止到今天為止,你一共借了我三萬六千元,咱們今天要是談不妥,你就等著法院的傳票!」。 「黃天化,修為九品武聖境上品,戰力185,身懷神虎血脈之力,手中銀錘可引天雷。」

「神侯朱無視,修為半步武神,掌握吸星大法和金剛不壞神功,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陳碩真,修為八品武聖境巔峰,劍道巔峰,擅長暗器和毒氣。」

楚帝將三人的信息查看結束,抬首向前方執劍而立的冷淼看去,此時,他完全將黃天化的叫囂無視,凝神視線停留在朱無視身上。

顯然。

兩人都是超級強者,能夠感受到彼此身上散發的氣息,冷淼第一時間就發現朱無視才是楚帝身邊最強大的存在。

「原來是有幫手,難怪有恃無恐,本尊還是小覷楚帝了。」

「必須有幫手,吾楚的底蘊是你們永遠想不到的,若非朕身受重傷,何須他們出手,朕定當親自於你一戰!」

「神侯,此人交給你處置,你們兩人隨朕入城!」

楚帝擔心獸皇城安危,留下鐵膽神侯迎戰冷淼,他帶着黃天化,陳碩真繼續趕路,爭取儘快返回。

「陛下可先行一步,屬下稍後就到!」

朱無視瞥了眼冷淼,面沉如水,雖然對方和自己修為不相伯仲,可他有十足的把握將冷淼斬殺。

因為吸星大法和金剛不壞神功可以讓他立於不敗之地,冷淼根本不可能傷到他分毫。

楚帝沒有絲毫遲疑,帶着黃天化,陳碩真向陽化城內飛馳而去,冷淼試圖想要追擊,眼前朱無視攔下他的去路。

不多時。

城外傳來金戈相撞的聲音,轟轟隆隆驚天動地,楚帝聽到巨響聲,並未回首,一人一騎橫穿長街,消失在陽化城內。

……………

一晃三天時間過去,楚帝三人披星戴月,晝夜兼程,終於趕到了陽龍城,到了這裏距離獸皇城就只剩下五日的路程。

黃天化,陳碩真兩人緊隨楚帝入城,他們決定在此歇歇腳,順便等候朱無視到來,三天時間過去,楚帝相信鐵膽神侯很快就要追上來。

陽龍城處於楚國中央地帶,不受邊關戰火的摧殘,獸皇城的硝煙也瀰漫不到這裏,所以城內景象一片繁榮,熱鬧無比。

來往行人如織,車水馬龍,楚帝三人來到一家酒樓外,將胯下坐騎交給小廝,起身闊步向前走去。

之所以選擇這家酒樓,是因為此地乃天門之地,可以在此獲得關於獸皇城的消息。

飛仙酒樓內,楚帝並未表明身份,可掌柜的已經發現他的到來,親自上前引路,恭敬無比,帶着三人向樓上廂房走去。

少時。

進入樓上雅間,楚帝端坐於木案前,示意黃天化和陳碩真落座后,掌柜的行驟然跪地,稟拳施禮。

「屬下拜見龍尊!」

「平身!」

「朕且問你,可有獸皇城方向傳來的消息!」

楚帝神情凝重,出言詢問,掌柜的輕輕頷首,道:「回龍尊,十日前門主傳令,各地分閣閣主全部趕往獸皇城,之後就再無消息傳來,也就今日開始有從獸皇城方向入城的百姓,在酒樓中提到隻言片語。」

「他們提到獸皇城遭受到敵軍猛攻,說是敵軍傳令十日內必須攻下城池,眼下各地的守軍都朝着獸皇城靠攏。」

聞聲。

楚帝臉上擔憂之色消散,十日內攻下獸皇城,表面他們現在尚且與楚軍在對峙狀態,至少暫時城池並未大礙。

至於十日之後,楚帝有信心讓獸皇城平安無事,將噬天帝國神秘軍團戮殺於城下,讓他們有來無回。

「碩真,你帶着掌柜的一起前往城門口等候,一旦神侯到來,我們即刻出發。」

陳碩真躬身領命,帶着掌故的離開雅間,黃天化側目看了楚帝一眼,騰起身影,道:「陛下長途奔襲數日,稍作休息,末將在門外鎮守!」

不等楚帝出言,黃天化已經推門離開,房間內只剩下楚帝一人,心神一動,開始查看體內的傷勢。

因為體內擁有不死本源,三天時間過去,遭受重創的經脈已經恢復了七八分,一身修為也暫時穩定了。

不過楚帝心裏非常清楚,就算傷勢痊癒,遇上邪鬼子,冷淼這樣的強者,他依舊沒有全力一戰的把握。

眼下必須在最短時間內獲得龍血,可是系統中都沒有龍血可以兌換,一切都要依靠機緣去獲得。

天地之大,神龍精血是可遇不可求之物,一時半會楚帝也是一籌莫展,不知前往何處尋找,只有等到化解獸皇城危局后,在想辦法尋找。

楚帝神識從體內退出,瞳眸突然收縮,面露警惕之色,因為他感受到幾股熟悉的氣息,正向飛仙酒樓靠近。

少時。

一道粗狂的聲音傳來,楚帝聞聲便知是焱妃身邊的勝七,沒想到他們竟衝出乾坤大陣,一路緊追到陽龍城。

「楚帝,給你三息時間,要是不現身受死,此城百姓將全部為你殞命!」

雄渾有力的聲音傳遍虛空,清晰的傳入城內百姓耳中,一時間,酒樓中客人和長街上百姓,皆是倉皇而逃,徹底遠離飛仙酒樓。

唰~

楚帝身影一閃,出現在長街之上,只剩下三樓窗戶在輕輕擺動,焱妃帶領一眾強者見楚帝現身,面露戲謔之色,玉臂揮動,兩側強者暴掠向前,向楚帝襲殺過去。

「陰陽家,墓王閣,墨家,你們可真是陰魂不散,看來不將性命留在吾楚之地,你很不樂意。」

「如此,朕成全你們!」

楚帝體內真龍之氣運轉,剛欲出手一戰,黃天化出現在他身邊,手握兩柄巨錘,沖着楚帝淡然一笑,砰的一聲,身影好似猛虎下山,狂奔向前迎上揮劍而來的強者。

「陛下無需出手,這些人末將揮錘轟殺之!」

黃天化聲音乾淨利落,兩柄巨錘虎虎生風,動如雷霆,快似閃電,兩名陰陽家強者揮劍與之相撞,一個照面而已,兩人皆命喪巨錘之下。

鮮血飈濺狂飆,殘肢斷臂橫飛,黃天化趨勢不減,氣貫長虹向前,迎面而來的強者,無一合之敵。

所過之處,皆是亡魂。

黃天化巨錘直指在焱妃身上,獰笑一聲道:「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

「還有誰,一起上!」 黃昏里,草丘與天空一線,紅日緩慢沉沒之時,一輛四驅麵包車突然從赤紅的夕陽裡面跳出來,奔向看似近在咫尺,實則卻在千里之外的擎天塔。

車上坐著的,正是尖峰戰隊一行人。

他們在辣椒林耽擱了一天,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將丟失的時間補回來。

一路上,馬曉麗將車開的飛快,若非這是一輛系統出品的稀有級麵包車,質量杠杠的,怕是早就經不住折騰,半路拋錨了。

不久之後。

餘暉落盡,天空拉上一層夜幕,飛馳的麵包車,速度逐漸降了下來。

馬曉麗打開兩個大車燈,邊開邊說道:「小閑,你猜我們今晚會遇到什麼?」

「我希望什麼都不要遇到……」

潘閑搖頭一笑。

耽擱一個白天,肯定有不少戰隊走在前頭,今晚再耽擱一下,那就徹底落後了。

坐在潘閑身邊的小狐狸菲兒,起身揉了揉屁股蛋子,扭頭說道:「大人,草地凹凸不平,開車太顛了。我的屁股都坐疼了,能不能送我會寵物空間歇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