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懸停在一座別墅區。

準確來說,是別墅區里,一塊和元寶很像的山前。

這元寶山,完美符合陳偉對於選址的要求。

只需要將那些枯木雜草全部燒光,騰出場地。

這種事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簡直不要太輕鬆。

有很多種方法可以玩火。

例如火刀,高溫噴火槍,燃燒瓶……

【這是在做什麼?】

【山上一把火,山下派出所】

【不知道,看不懂他的操作,燒山幹什麼?】

【會不會是為了逼出藏在山裏面的怪物?】

【其他求生者對怪物都是避之不及,好傢夥,到他這,反過來追着人家喊打喊殺,做個人吧!】

【沙雕,共情什麼不行,你去共情喪屍怪物?是病趕快治,不要拖延時間】

大火燃燒的功夫,陳偉也沒閑着。

【正在打開黑鐵寶箱中……】

【打開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大米x20袋,大瓶飲用水x50,萬用子彈x500,系統背包格子x10……】

【正在打開黑鐵寶箱中……】

【正在打開青銅寶箱中……】

瘋狂開寶箱。

尤其是黑鐵寶箱,再這樣下去,系統背包空間都要不夠裝了。

萬幸,黑鐵寶箱可以開出系統背包格子,擴充儲存空間。

這一口氣,陳偉直接開了兩千個黑鐵寶箱,一百個青銅寶箱。

得到機械生命體·成長人偶兩個。

「靠!一百個青銅寶箱才出兩個成長人偶,這幾率真是越來越小了。」陳偉忍不住抱怨。

想要在末世活得舒服,安逸,將藍星打造成自己的勢力地盤,成長人偶這類機械生命體,絕對是必不可少的。

包括之前的戰錘號,和火炮號。

不需要休息時間,二四十小時源源不斷在外面替自己屠殺喪屍怪物,獲取寶箱獎勵。

環視四周。

一眼範圍內,陳偉並沒有看到可以拿來給成長人偶擊殺,獲取升級經驗的喪屍怪物。

轟隆隆!

突然一聲巨響,吸引去陳偉的注意力。

趕忙振動翅膀,動身,飛過去。

【塌方了嗎?】

【山體承受不住高溫,崩塌了】

【空心的,難怪會崩塌】

【看起來有點像古墓啊,會不會是古墓入口?】

【哪來那麼多古墓,想多了】

【誒,這可不是什麼想太多,江城放在古代,那都是重要城池,出過不少王侯將相,一年最多的時候,能發現一百多個墓葬】

【對對對,我二大爺做工地的時候,就挖出過一個八百年前的古墓,聽說好像是什麼公主】

【古墓里肯定少不了屍體,你們說,它們會因為感染喪屍病毒,活過來嗎?】

【那到底算殭屍?還是算喪屍?】

【不如叫喪僵吧?哈哈哈】

眾人爭論不休時,陳偉已是順着那個坍塌的洞,鑽進去。

洞口很深,即使節目組再怎麼調整攝像頭角度,都沒有辦法拍攝到內部的情況,只能看見山壁。

陳偉這邊,則在夜視眼的幫助下,行動自如。

雙腳落地。

着實被眼前的一幕狠狠驚艷到。

這裏空間巨大,周圍是一根根負責頂「天」的巨大石柱,雕刻有猛獸圖騰,面前則是一堵幾十米高的石門。

上面刻畫着一個個小人,從出生開始記錄,習文,習武……帶兵打仗,上陣殺敵,大敗敵軍,受帝王器重,各種封賞……

用幾十幅圖畫,便刻畫出一個人,不,應該說是一位將軍的完整一生。

「這元寶山內,竟然是一座將軍墓。」陳偉感嘆道。

可惜,亂世之下,將軍陪葬品又值得起幾個錢?根本不值錢,不如一粒米貴。

看着眼前的石門,陳偉腦海中也不禁產生,直播間觀眾提起過的那個猜想,「古代死屍遇到喪屍病毒,保存完整的話,有沒有可能性會復活?」

若真能復活,那成長人偶的經驗值不就有了嘛。

陳偉上前幾步,決定破壞石門,進去探探情況。 安洛塵:??

什麼小黃?

思索間,就聽到蘇南卿開了口:「哦。」

手機里又放出了語音:「但是我喜歡粉色!我要把它染成粉色哦~」

「隨你。」

蘇南卿說出這兩個字,才看到了安洛塵,當下微微一愣。

面前的男生鬆鬆散散的站在那兒,兩隻手插進了褲兜里,看不出身上怎麼樣,但是他臉上有傷。

嘴角青了一塊,鼻子上還貼了一個創可貼。

這幅樣子更為少年增加了幾分狂野不羈的感覺,只是他此刻的眼神有幾分不善。

蘇南卿關了手機,以為是自己攔住了他上樓的路,這人才這個眼神的,於是讓了路。

安洛塵見她往邊上靠了靠,這才坡著腳上樓,經過她身邊的時候,蘇南卿忽然開了口:「你這腳還沒好?」

她記得上次安洛塵回家時,腳就出問題了吧?

這人是個賽車手,腳和手同樣關鍵,這樣子能開跑車?

正在想著,卻見少年兇巴巴的看過來,眼神裡帶著怒意:「要你管?」

蘇南卿:?

安洛塵是真有點生氣。

雖然在洪爺那裡,幫她把事情扛下來了,可到底是個少年,心中還有怨氣,他忍不住開口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話能給別人帶來多少麻煩?」

蘇南卿:??

她剛睡醒,還睡眼朦朧,完全不知道安洛塵這是幾個意思。但這少年似乎也不是隨便亂對人發脾氣的性格,於是她遲疑的詢問:「怎麼了?」

安洛塵想到那一堆破事,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沒什麼,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留下這話,他上了樓。

蘇南卿:「……」

嘖。

破小孩,估計在外面受委屈了,回來發泄吧?

她下樓倒了杯水,拿著水杯上樓,剛到了樓上,就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她接聽,對面傳來了薏米媽媽的聲音:「小果媽媽,我告訴你,這次我跟你沒完!」

蘇南卿:?

薏米媽媽的聲音里夾雜著哭腔:「我兒子被你嚇得又吐了,吃了安神葯才睡著,我給你說,哪怕安洛塵幫你擋了這次的事兒,如果我兒子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

留下這話,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蘇南卿眯起了眼睛。

安洛塵幫她擋了這次的事兒……是擋了什麼事兒?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又吐了……

看來情況很不好!

向來不多管閑事的人,只這麼想了想,就躺在了床上,可心神到底是有些不安的。

過了一會兒,霍小實洗完澡出了門,他上了床后,遲疑的開了口:「媽媽,你說小薏米會好嗎?」

蘇南卿一愣,詢問:「你跟他關係很好?」

霍小實點頭:「他很喜歡小果,有一次吃飯時,我沒搶到蘋果,他搶了兩個,分給了我一個。」

蘇南卿閉上了眼睛:「嗯,快點睡吧。」

霍小實閉上了眼睛。

十分鐘后,蘇南卿忽然睜開了雙眼,她抓了抓頭髮,然後就不耐煩的坐了起來:「小實,小薏米今晚不太好,我去看看。」

霍小實點了點頭。

蘇南卿拿起手機,直接黑進了金色日漫幼兒園系統,找到了小薏米的居住地,然後就起身穿了一身黑色衣服,出了門。

她開著那輛黑色大G,行走在寂靜的路上時,還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這次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多管閑事。

其實之前多次提醒,她已經盡到了身為醫生的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