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過去,伸手彈了彈,東西竟然會動,還叫著奇怪的聲音,兩隻大大的眼睛骨碌骨碌轉個不停。

「哈哈,是不是很好玩,那可是最近很受寵的星級電玩寶貝。」

江緋色無語,被這聲清脆聲音又嚇了一大跳,她回過頭看到辦公室門正被推開,沈生心情特別好的走了進來,笑得鬼畜無害,眼眸里是發現新大陸般的光彩。

職業西裝換成了灰色大衣,圍脖上系著藍白的條紋圍巾,看起來陽光明朗,也是才到公司的樣子。

「一大早的,玩這種把戲你幼稚不幼稚,你進來做什麼。」江緋色直起身子,心情特別壓抑的問沈生。

沈生對她的質問沒有半點意外,他自然而然的踏進辦公室里來,一邊關上門一邊脫掉大一,還像是抱怨的指責她:「大早上的,你心裡有什麼沒有辦法解開的茅盾也不用發泄到我身上啊,對不對。」

江緋色冷臉。

「不要這麼凶了,還是以前的江緋色可愛好玩,生氣也是軟萌軟萌的,可逗人好玩了。」沈生無比遺憾的數落,特別懷念的樣子。

「識相點就不要招惹我,在我沒喊保安或者報警叔叔之前,麻利給我滾下去你辦公室里上班。」江緋色怕看到沈生就會想起別的事情。

在他面前,她總是不能太淡定與完美的假裝演戲。

沈生笑呵呵的看著她,低聲安撫:「哎呀,你不要這樣,好歹你現在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總裁,天大的事情也淡定,淡定啊!」

簡直是比穆夜池還要更可惡。

口氣惡劣,還特別自然,想說什麼說什麼嗎,想做什麼做什麼,他更是很不客氣的把辦公桌上江緋色買來當早餐的很噁心的蔓越莓餅乾享受的送入他嘴裡,吃得特別香。

江緋色咬牙切齒,拿著文件的手氣得直顫抖,紅腫的雙眸此刻異常清醒,真是氣得恨不得一巴掌把沈生這種冤家拍死。

「給我立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忍無可忍,在沈生拿起她牛奶的那一瞬間,江緋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從牙縫裡把他名字擠出來,眼光此刻恨不得要把他給殺了,都不用遮掩了。

沈生清澈乾淨的眼睛咕嚕嚕一轉,直直看著江緋色,還很委屈的問她:「怎麼了啊,你是不是想說你想我想得臉紅脖子粗了?」

卧槽!

江緋色心底的難過都TM見鬼去了,她現在只想把沈生弄死。

「你怎麼不去死?這麼不要臉活著簡直太對不起你的臉了——」

「啊……我活得好好的,開開心心的,我為什麼想不開要去死。」沈生特別不能同意的搖頭晃腦,一副童真模樣。

江緋色鬱悶,把手上的文件狠狠砸向沈生,氣洶洶像要把他給提起仍下幾十層高的樓下,「不要跟我說話,今天都不要,對,也不要讓我看見,趕緊出去!」

「怎麼了啊,人家打是親,罵是愛,你這麼用力砸我一定是愛我愛的死去活來,咦咦咦,別啊別啊,幣別在打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沈生吃完最後一口草莓蛋糕,邊意猶未盡的咂咂嘴巴邊狼狽的躲著江緋色手裡的文件夾。

江緋色一口老血,「立馬給我滾出去!」

沈生聽話,只是他走到門邊就不走了。

江緋色冷颼颼的目光看著他。

沈生嘿嘿一笑,小心翼翼的討好說道:「一大早的你吃這麼乾的餅乾不好,我已經讓人給你送過來愛心暖胃粥了,一會兒就到,你別跟我生氣了。」

江緋色:「……」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乾脆不搭理沈生,低頭整理東西。

沈生靠過來近了一點,問她:「你在忙什麼,一大早的,昨天我下班之前把東西都整理好了,我們這個公司也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事情和項目,除掉你親自接的那個聖誕公益廣告。還有,你去談的那件事人家怎麼回復你了呀?」

江緋色停頓了一下,繼續,沒有回應。

「好吧,工作的事情看來談不成什麼好的結果。那你們……是不是談了私事?」沈生很好奇。

「你很喜歡去偷窺別人的隱私嗎?」

沈生搖頭,「不是很喜歡,因為是你的隱私啊。」

說得這麼關心她。

江緋色也不知道沈生問這個幹什麼,但她知道沈生很多明白她身份已經被穆夜池識破了,不然他幹嘛這麼拐彎抹角的說他們是不是談私事。

不是江緋色,她幹嘛跟穆夜池有私事。

江緋色也不想假裝去掩飾,特別累。

已經裝來裝去,騙來騙去這麼久,她忽然急切的想把所有的事情都擺出來透徹,然後正面對就是。

「你說得對,說私事。」

「那……」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參與了背後操控的事情。」江緋色還以為她會很生氣的大吼,把心裡壓了太久的答案脫口而出。

但結果她只是平淡的,冷靜的跟沈生說了這麼一句話。

「恩,我理解的是你想說的意思嗎?」 重生之庶女心計 沈生揚眉,疑惑的反問她。

「如果你要否認,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沈生還是否認的說道:「你錯了,我不是幕後人,我只是比較習慣隱藏在暗處,把關心的,關切的人的事情和秘密去探索清楚。」

「你恨我?還是恨你哥?從頭到尾把我們當成玩具的耍得團團轉,然後設置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陷阱讓我們奮不顧身跳下去,把對方傷得體無完膚,這是你想要的結果吧? 默默承婚 你現在眼睜睜看我們兩垂死掙扎,你是不是很開心?」

江緋色冷冷看著他。

她只是覺得累了。

穆夜池無辜,但的確做了讓她不知道怎麼原諒他的事,所以她選擇了這樣。

「好象你知道了所有的事,對嗎?這麼肯定。」沈生回望她,反倒是在像她徵求。

江緋色抓著他的毛線衣領,面無表情的冷笑,「你可以出去了,順便把你帶來的鬼玩意也帶出去,我可不知道玩意裡面還藏著什麼陷阱。」

「別呀!」沈生不怕死的伸出手,覆上她拽著自己衣服領子的小手,在江緋色脾氣快爆發時識相的鬆開,笑得一臉明媚。

「還不滾?」

江緋色坐回座位,拿著桌子上的杯子,喝一大口

濃香的咖啡才碰到唇邊,滾燙得不像話。

「不要著急啊,看你把自己嚇到了吧。」

江緋色皺眉,拿起手機,按下鍵,她趕不走就不信這麼多保鏢趕不走他。

「別趕我走,不好奇我怎麼這麼死皮賴臉嗎?」

江緋色按下報警鍵的手,把電話掛好。

她縴手抵著下巴,一肚子的火和莫名衝動煩躁瞬間平息了下來。

一大早的,看到沈生,她竟然這麼莽撞失了理智。

難道是一夜未眠,引發的後遺症嗎,脾氣暴躁,心緒不寧,無法安心?

「說!」她揉揉靜下來后逐漸發疼的額頭,盯著沈生。

「你啊,是被心裡有太多事弄得六神無主,才會這樣煩躁。」沈生擔心的說。

「不用你這麼好心,有事你說,羅羅嗦嗦的別跟我假惺惺做好人。」這個公司,看來真的只是KING的臨時轉站點,現在李豐凡和顏夫人出事,不要也罷。

沈生今天這樣,也足矣知道KING跟他聯繫了。

沈生收起笑容,表情漫漫沉澱下來,有一種無法被人動搖的沉穩。

他清澈的眼眸依然清澈,只是那眸光已經變得有些陌生。

把別人心思看透,把自己控制自如的沈生,讓人無法看清。

江緋色輕輕擰著眉,「說重點,我不想浪費時間自作多情。」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沈生想了一會兒,才說道:「沒有什麼重點,我不是幕後之人,但我不否認我跟你現在的救命恩人認識,並且答應他跟你在蘇城為他做事,關照你與在必要時候拯救你脫離危險。」

「不用在隱瞞,也不用找借口和理由,我就想問問你,到底恨我什麼,你說你恨你哥哥,我可以理解是覺得你哥哥奪走了你的母愛和你本該一家三口的家庭,你有你的立場和角度去恨他這個無辜的哥哥,我呢?你是不是因為我母親跟你父親合作恨我?這理由真荒謬,是你父親主動找上我母親吧?」

江緋色抿了口茶,才把憋著的悶氣大口呼出來,一鼓作氣把話坦白。

「你是在問我為什麼這麼做的目的嗎?」

沈生不應答她的話,但也不去否定她的答案,他只是側著臉反問她。

「如果你真是穆夜池弟弟,你的目的不用猜測也很明顯,我不認為你還有別的理由。現在這樣的結局,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嗎?我和你哥哥的確很痛苦,整個人心活生生被撕裂成兩半那樣鮮血淋漓,滿意了吧?我問你滿意了沒有?站在一胖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冷眼旁觀我們痛不欲生,你是不是覺得報復成功,目的達到,想脫離罪名,把自己當成無辜者?」

江緋色諷刺的笑,笑得身子抖個不停。

「我明白你在說什麼,而你最想表達的,是你承認你還愛他,對嗎?」

江緋色對沈生這種轉移話題的關注點佩服得五體投地,就是不願意承認被她戳穿的事實,不承認他心懷不軌,還是把自己擺在最無辜的受害者位置。

「我沒有說錯吧?」沈生看著她,又道:「我沒想要逃避問題,我說我不是幕後人就不是,我也沒有說我是個好人,我清白乾凈,我是無辜之人,但我說的你還愛他,沒有在轉移還踢。」

江緋色笑,聽到沈生的話她就不在多說什麼了,「對,你說的對,如你所願,我還是愛他,卻不得不強迫自己不可以愛上他,不可以愛上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你知道那種掙扎有多痛苦,那種愛有多麼脆弱和折磨嗎?輕輕一碰就支離破碎,愛而不敢愛,不愛身心萬箭穿心。」

「所以你即使知道他說的話和事是真的,你也要傷害他,讓他絕望退卻,是嗎?」沈生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江緋色,聲音務必肯定的問她。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註定不能有結果的愛,倒不如一刀兩斷來得好,也如你們背後算計一切的人,讓你們滿意讓你們算計成功,我承認我輸了。」

江緋色有些挫敗的跌回椅子,滿身的疲憊洶湧襲來,頭又沉又痛,她真想就這樣暈倒過去一睡不醒該多好。

真相永遠都是最殘忍的,不管是好的壞的,只要是被隱瞞的真相,都不是好事,永遠那麼現實骨感。

「既然決定好不要他的愛,放棄他,你又為什麼徹夜未眠,獨自舔著滿身傷痕纍纍?你就是無法放下,對嗎?」

江緋色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嘴角下垂,有些蒼白無力,「這不是你和他們想要的結果嗎?還有什麼陰謀詭計你就使出來吧,我也沒有承受不住的。」反正從來也沒有承受住什麼,無所謂了。

她知道讓她不得安生也只是他們算計的一部分,他們想要的還有她母親的遺產,想讓母親再次身敗名裂,想讓身為母親女兒的這輩子都沒有辦法活得舒坦。

「你還真以為,我是什麼幕後人啊。」沈生呵呵笑了兩聲,大手往口袋裡拿東西。

江緋色冷笑看他,不想說話,眼神薄涼。

沈生拿出類似錄音的小型機器,按下開關。

他們剛才說的話,她承認的,她坦白的,所有聲音緩慢而清晰在辦公室內飄蕩。

「這樣做有什麼意義,能達到你們什麼目的了嗎?」江緋色無所謂的冷笑者問沈生,對他錄音的事也覺得很麻木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證明你對穆夜池的感覺罷了。還有,順便告訴你,即使我是真的做過什麼,我真不是幕後人,如我真是,那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局面。」

江緋色憤怒撲過來搶錄音器,沈生卻大笑著跳開,收藏起來,備份好。

就算手中的錄音器被搶到也沒關係,他還有備份。

「還給我!你t的到底想做什麼,又意思嗎!」江緋色搶不到,拳頭直接掃向沈生的臉。

她知道搶到手也沒有什麼意義,乾脆直接打一頓,能解多少氣就算多少!

「果然有兩下子,不過今天我沒興趣跟你在這裡開打。」沈生身子敏捷一閃,人已經翻過沙發,立在門邊朝,還十分惡劣的她綻開一抹天真無邪微笑。

「混蛋!給我滾回來,有種明目張胆來明的,總是躲在別人背後出陰招,你算什麼男人。」

沈生笑,對她眨眼。

江緋色臉色一沉。

「你這是想要用這段錄音去給他下陷阱?那正好,正好如我的意。」

「是嗎?」沈生笑笑。

「隨你。」江緋色深呼吸,放棄了跟沈生玩這種把戲。

沈生咋咋嘴角,表示非常遺憾。

「出去!」他要過來,江緋色頭都不抬,直接叫他滾。

沈生遺憾的撇嘴嘆氣一聲,走出門外。

就在離開之前,他忽然站在門邊朝裡面的江緋色說:「我以前是恨死了你們,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不會把你們之間的事情費這麼大的腦子搞出亂七八糟,我只是覺得心有不甘,又無法下手做什麼二苦惱,所有願意答應那些人做些無傷大雅的小手段,其實我們都有錯,都看不清局勢,其實你大可以不用恨他,他真沒有對你做過什麼,他會承認,只是想讓你又理由對他發泄怒火,你也許能理解他,卻無法放過自己點頭承認,我不插手你跟他的事,但我會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走了,你冷靜的思考吧。」

沈生在江緋色憤怒的聲音里快速把門關得緊。

江緋色打開門時,看到沈生已經進了電梯。

沈生離開的午後,陰霾散去,天空露出了久違的晴朗。

江緋色佇立在散著陽光的落地窗前許久,才收回情緒,倚在暖暖的玻璃窗上,凝望著那一片碧藍。

要不要去看看他,要不要……打個電話給他?

他這樣驕傲的男人,被這樣肯定重傷,一定不會在主動返回。

她的不信任,對他的傷害一定重到讓他崩潰。

江緋色煩躁的把一頭長發散開,抓了又抓,抓得頭皮都發疼疼,也沒有想出更好的辦法。

兀自沉思了很久,江緋色是被叩門聲驚醒回神。

她迅速調整好心態。

king要的這個公司應該呆不久了,她私事有多複雜,她也應該為林薇這些員工的後路想想,不能被king一聲撤退就悄悄走得乾淨,讓這些人待在莫名其妙的絕望中,深陷水深火熱無法理解。

「進來!」

江緋色坐回位置上,低下頭,佯裝在看文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