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聘婷黛眉微蹙,皎潔的目光中閃過一抹精光。

“欲擒故縱?”盧聘婷開口輕聲呢喃,陳思雪卻狠狠的點了點頭。

很快,盧聘婷慢慢的收回了視線,將目光放到了剛纔羅成坐着的那個位置。

自己並不是經常來這裏,能上樓梯的只有這一個樓梯,也就說明了羅成是筆她們先來到這裏的。

想到這裏,盧聘婷心裏面換出現了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很是難受。

不過此時的羅成卻並不清楚盧聘婷心中所想,也根本沒有興趣繼續留在這裏。

他還沒有想好具體對付盧家的辦法,之所以會來到這裏也只是因爲現在沒有什麼頭緒而已,想要看看盧聘婷的身上有沒有什麼出路。

可是真的見到了盧聘婷,羅成又開始有些厭惡那種見不得人的手段了。

走出餐廳之後,羅成直接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向着別墅的位置趕去,然而羅成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剛坐在出租車離開的時候,他剛纔跟盧聘婷親暱的照片與視頻已經進入了各個班級的羣當中。

不過片刻的時間,羅成便已經成爲了旌城大學的風雲人物,所有人都在尋找着他的信息。

唯獨在餐廳裏面的許青和一衆小弟剛剛在地上艱難的掙扎了起來,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哥,我被人打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清冷的聲音:“告訴你不要惹是生非,自己的事情自己去擦屁股!”

嘟嘟嘟!

聽着電話裏面的盲音,許青臉上更是露出了森然的怒火,隨後再次撥打了一個電話:“華哥,我需要幫助……”

此時的羅成卻已經進入了市中心的位置,距離別墅也只有幾公里的距離,然而就在這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羅成接通了電話,馮騫那恭敬的聲音便已經響起:“稟龍尊,出事了!”

“說。”

“雅緻集團受到了攻擊,所有的進貨渠道都已經被人徹底封死,現在工程沒有辦法實施,曲小姐和慕小姐都十萬火急。”

聽到了馮騫的話,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笑容,輕聲呢喃:“誰做的?”

馮騫恭敬開口:“事情剛剛發生,源頭還在查,不過大半應該是朱氏集團下手的。”

羅成:“知道了。”

說完之後,羅成直接掛斷了電話。

輕輕靠在出租車的椅子上面慢慢思索,朱家的動作還是在意料之中,不過進貨的問題倒是讓羅成較爲頭疼。

如果在市外運輸的話倒是輕而易舉,可是這樣一來運費的成本實在是太高了,就算是有錢羅成也不能這麼敗家。

趙天龍?

腦海中出現了這個名字,羅成嘴角的笑容也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隨後直接給馮騫發了一個短信:“趙強的位置。”

沒過多久,手機便發出了一陣震動。

羅成嘴角的笑容更加濃郁,對着出租車司機輕聲說道:“師傅,魅力酒吧。”

現在是中午的時間,一般的酒吧還沒有開門,不過這個酒吧不同,因爲這個酒吧都是趙氏集團的企業,自然是趙強說了算的。

上次在羅成手中吃了大虧,還被自己的跟班教訓了一頓,趙強心中自然極爲不爽,計劃着出來發泄一下之後再回去好好教訓羅成,所以老早的就讓酒吧開了業,他也在舞池中央瘋狂的扭動着自己的身軀。

身上的名牌服飾和名錶在酒吧霓虹燈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刺眼,周圍也有不少穿着暴露的女人湊了過來。

只可惜堅持了曲筱雅和慕詩涵之後,趙強對這些胭脂俗粉已經沒有什麼興趣。

“媽的!早晚將那個小子給做了!到時候再把那兩個美女給弄到牀上來!”似乎是想到了美好的畫面,趙強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口中的那個小子此時已經來到了酒吧的門口…… 羅成目光緩緩掃動,很快便集中到了舞臺中間那道搖晃的身影上。

現在這個時間酒吧裏面也並沒有多少人,趙強的身影格外吸睛。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輕笑,緩緩走到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着。

雖然羅成不知道趙天龍爲什麼上次會拒絕了自己的請求,但是他可以肯定趙天龍對跟自己合作可能是有着慾望的。

如此一來,事情也就沒有那麼困難了,現在只是缺了一個契機而已,對於羅成和趙天龍來說,趙強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想到這裏,羅成嘴角緩緩勾勒出一抹微妙的弧度,平淡的目光放到了趙強那拼命扭動的身影上。

沒過多久,趙強便已經累了,在吧檯拿了一杯雞尾酒走到一旁翹起了二郎腿靜靜的喝了起來,然而還沒過多久,他卻猛然注意到了坐在不遠處的羅成身上。

爲了事情順利進行,羅成裝作並沒有看到的樣子。

趙強再次確認的看了一眼,當確定是羅成之後眼神裏面瞬間露出了一抹震怒的光芒。

“小子,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沒想到這麼快就自己送上門來了!”很快,趙強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眼神閃爍間直接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說了幾句之後便直接掛斷了。

雖然趙強並不知道上次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跟羅成肯定是脫不了關係的。

想到這裏,趙強嘴角也慢慢露出了一抹冷笑,看向羅成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嘲諷和不屑。

沒過多久,酒吧裏面再次進來了幾個身強體壯的男子,身上的腱子肉更是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趙強眉頭一挑,目光緩緩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輕輕勾手,趙強的身旁立馬走出來一個女人快步的向着羅成的位置走去,嘴角也勾勒出一抹醉人的笑意,眼神裏面卻滿是嘲諷。

羅成自然早就發現了羅成的動作,看到那個女人走過來的時候便已經明白了趙強的意圖,不過最佳還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不這樣的話,他還真的沒有什麼理由將趙天龍給弄來,趙強倒是讓他找到了藉口。


很快,那個濃妝豔抹的女子已經一臉媚意的走到了羅成的身前,盡情的擺動自己的身姿,極力的想要吸引羅成的注意。

羅成目不斜視,靜靜的等着女人靠過來。

看到羅成看都沒看自己一眼,女人臉上明顯的露出了一絲怒火,隨後故意湊到了羅成的身邊,直接遮擋住了羅成的視線。

羅成嘴角慢慢勾勒出一絲弧度,靜靜的觀看女人的表演。

“呀!”

下一刻,女人那妖嬈的驚叫聲響起,故意裝作腳下一崴直接向着羅成身上的位置跌了下去。

後面的趙強見狀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郁,只要羅成碰這個女人一下,他們的計劃就開始實施!

然而就在女人要倒下去的那一刻,趙強卻猛然發現女人的身體竟然在半空中停滯了下來……

什麼情況?

趙強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目光也連忙向着女人的位置看去。

那個女人也懵了, 不解的看着羅成,目光緩緩挪動這才注意到羅成那翹起的二郎腿竟然頂在了自己腰部的位置,倒下去的身影也就這麼被止住了……

擡頭看去,正好對上了羅成那清冷的目光,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羅成腳下輕輕用力直接將女人的身體給推了起來。

女人身體一陣晃動,站穩身體之後這才慢慢的反應了過來,牙齒緊咬着嘴脣,看向羅成的目光再次多出了一絲怒火。

這樣一個窮小子竟然還看不起她?

想到這裏,女人心裏面也更加憤怒了起來,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妖豔的笑容,對着羅成輕聲說道:“謝謝帥哥啊,要不是你我可就丟人了呢。”

羅成緩緩擡頭,靜靜的看着女人的表演。

看到羅成並沒有理會自己,女人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尷尬的表情,眼底深處的怒火也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可是想到後面的趙強,還是強忍着心裏面的憤怒,對着羅成擠出了一絲輕笑,直接挪動身姿坐在了羅成旁邊的位置,手輕輕搭在羅成的肩膀輕聲說道:“這位帥哥很高冷嘛!有沒有興趣讓妹妹陪你喝一杯啊?”

羅成輕輕搖頭:“沒有。”

他自然知道這個女人是趙強派過來的,她的任務肯定是要完成的,可羅成並不想讓她那麼順利。

女人一怔,深吸了一口氣,嘴角還是帶着那一抹笑容,手也慢慢順着羅成的肩膀慢慢向着胸膛的位置滑動,臉上表情更加嫵媚,柔聲說道:“帥哥來這裏難道不是發泄的嘛?現在可是有了發泄的事情,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羅成目不斜視,嘴角慢慢勾勒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輕聲呢喃:“你還不配。”

聽到羅成的話,女人再也忍受不住,怒目而視,一股滔天的怒火瞬間瀰漫開來,直接站起身來對着羅成便是一聲歷喝:“你個窮屌絲,我不配?你特麼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了啊?要不是……”

話還沒等說完,女人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神中閃過一抹慌亂下意識看向了趙強的位置。

趙強的臉色也果然陰沉了起來,畢竟上次的事情他已經吃虧了,如果直接報復的話肯定會有人說他度量下的,本來想讓這個女人配合他演一場仙人跳,可是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蠢!

不過說什麼現在也晚了,最終只好面色不善的走了過去,陰沉的目光狠狠的盯在羅成的身上。

那個女人見狀連忙退到了一旁,謹慎的看了一眼趙強,這纔將無比憤怒的目光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如果不是羅成這麼冷壯她的任務怎麼可能會失敗!

趙強狠狠的瞪了女人一眼,這纔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嘴角慢慢露出了一絲冷笑:“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遇到了。”

羅成擡頭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輕笑,輕聲呢喃道:“是啊,強少恢復能力果然不錯。”

放在平時,羅成自然沒有興趣跟這樣一個人鬥嘴,不過今天不同,羅成就是要惹事。

趙強聞言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自然知道羅成說的是那天被打的事情,眼神微眯,手中拳頭也忍不住開始暗自緊握。

不過最後嘴角還是擠出了一絲笑意,裝作不在乎的樣子輕聲說道:“小子,不用得意,上次的事情不過只是個意外而已。”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是麼?”

趙強眼神裏面閃過一絲怒意,對着羅成輕聲喝道:“你有什麼可裝的?告訴你,這裏是我的地盤!”

本來趙強也不知道用什麼由頭去挑釁羅成,現在羅成這麼說了他自然不會放過。

羅成輕輕的撇了趙強一眼,輕聲說道:“你的地盤就不會捱打了麼?”

趙強手中拳頭瞬間緊握,直接對着遠處用了一個眼神。

隨後站在門口那幾個身強體壯的男子便直接走了過來,將羅成徹徹底底的圍住。


本來他們身材就非常高大,加上羅成坐在椅子上,幾人抱着肩膀展露着自己那爆炸般的肌肉,一臉不屑的俯視着中間的羅成。

很快,站在羅成前面的兩個人分開,趙強在兩個人剛纔的位置緩緩走了過來,嘴角帶着一絲冷笑,饒有興致的打量着羅成:“現在你說是誰要捱打呢?”

羅成平淡的看了趙強一眼, 再次開口:“打我的話,代價可是很大的。” 事情已經按照羅成所想的進行下去了,接下來就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了。

趙強聞言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對羅成的嘲諷,嘲笑道:“代價?那你告訴我能有什麼代價呢?”

羅成嘴巴微張:“你付不起的代價。”

趙強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可沒過多久便已經收斂了起來,臉色也變的陰狠,厲聲喝道:“小子,如果你不來的話可能還會晚幾天捱打, 既然你自己找上門來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羅成再次看了趙強一眼,輕輕開口:“後果自負。”

趙強頓時勃然大怒,對着羅成便是一聲怒吼:“還特麼在裝!給我打!”

周圍所有人早都看到了這邊的動靜,連忙讓到了一邊,一臉震驚的看着趙強他們的位置。

當在人們的縫隙中看到了坐在裏面的羅成之後,一個個臉上頓時露出了憐憫的表情。

在趙強的指令下達之後,那幾個肌肉爆炸的男子嘴角紛紛露出了一絲冷笑,一邊秀着自己的肌肉一邊向着羅成的位置靠近了過去,片刻之間便已經貼近了羅成的身體,將羅成圍的是水泄不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