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腦袋秀逗了吧!”

“應該是在找什麼線索吧!”

“那些石塊能有什麼線索!”

幾個人都站在楚羽寒的身後討論着,可是他卻置之不理,只是反覆的拼着那些石塊!可是都快一個小時了,他還是沒有一絲的線索;於是楚羽寒索性就坐在地上,看着那個九宮格!他總覺得這個九宮飛星圖沒有那麼簡單,一共二十六個石塊,再加上刻九宮格內的那個乾字,也就是二十七個。那麼應該是每一宮三個,這樣才能組成一個完整的九宮飛星圖;可是現在乾宮移位,那麼其他的也都應該不在原來的地方了。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

“哈哈……原來是這樣的!”

楚羽寒坐在地上笑着說道。九宮飛星,原來九宮飛星圖還可以這樣。風水一途本來及時不斷變通的,而這地上的九宮飛星原本就和那正常的九宮飛星不一樣。飛星移位,乾坤倒轉;楚羽寒很快就將九宮飛星圖排了出來,而那些石塊上的刻痕也組成了一幅地圖。


“小伍,去將那口彩棺移開!”楚羽寒指着一口彩棺說道。小伍疑惑的走到那彩棺旁用力的推着,而那彩棺則慢慢的被推動了。在他的底下赫然露出一條地道。

“真的有地道?”

楚羽寒望着王教授吃驚的表情笑了笑,而王教授則尷尬的笑了笑掩飾自己之前說過的話。幾個人慢慢的往地道下走去,這個地道不是很深但是卻很長,就好像下水道一樣,不過這裏面卻沒有水十分的乾燥。走了大概十多分鐘,終於看到了出口;幾個人都很激動,楚羽寒知道可能他的猜想真的是對的。 地下古城,當大家看到那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地下古城時都感覺不可思議。有人曾懷疑秦始皇給自己修建過龐大的地宮,可是這是誰都沒有見到過的。因爲人們懷疑在古代如果想要在地下建造宮殿,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可是如今一座地下小城出現在了五個人面前,這讓他們如何的不震驚,如果這裏被外界知道的話,那麼無疑又是一個轟動世界的奇蹟。

這古城雖然在地下,可是頂上卻到處鑲嵌着那種自然發光的水晶,所以看上去和白天差別不是很大,從這一點楚羽寒不得不感嘆古人的智慧。和地上一樣,這裏四周都有城牆;城牆上用樓蘭文字寫着‘樓蘭古城’。而此時的這裏已經是一座死城,蒼涼、孤寂!幾個人走進城,兩邊的房屋已經有些殘破,可是卻沒有完全的坍塌,還可以看出原貌。

“大家不要走散了,這裏說不定有危險?”楚羽寒說道,可是此時的幾個人已經被這座古城給震驚了,完全沒有理會楚羽寒說的話。

“這個地方恐怕就是你母親想要找到的地方吧?”

“或許是吧!”

“現在找到了那你打算怎麼辦?”

“先看一看,然後回去吧!”

兩個人走在古城的街上,邊走邊聊。此時其他的三個人已經好奇的這裏看看那裏摸摸,王教授拿着放大鏡見到什麼都研究一會;小伍則拿着照相機不停的拍照;而張老六則在兩邊的房屋裏面鑽來鑽去,想看看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其實這裏的東西隨便拿出去一件都是無法用錢來衡量它的價值的。

“你們可以到處看看,三個小時之後我們在這裏匯合!”楚羽寒說道,他本來打算立刻就走的;既然已經幫蘇小小找到了她想要找的地方,那麼他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可是既然來了如果不讓他們參觀一下這樣的奇蹟,那他們肯定不會幹的;索性楚羽寒就讓他們自己幹自己去。

一行人之中跑的最快的就要數張老六了,楚羽寒剛說完他就不知道跑哪裏去了。而王教授還是那樣拿着一個放大鏡,隨身還帶着一個筆記本,一邊看一邊研究着;小伍則是不停地用手中的相機拍張照,也不知道他的數碼相機是多大的內存,夠他拍多少照片的。

一座看上去頗具規模的房子裏,張老六在裏面這裏翻翻那裏看看。雖然這裏是古樓蘭遺址,那對於考古學界來說有很高的研究價值,可是這裏的東西如果拿到古董市場去賣,那麼很多都是不知多少錢的。不可能你那一根木頭去跟別人說這是樓蘭人用來造房子用的,你也要人家信啊!

這屋子是那種一間套一件的格局,張老六將外間都找遍了可是也沒有找到什麼他認爲有價值的;於是又跑進裏邊去找,就在他走進裏間的時候,看見裏間的牆邊放着一口小的彩棺。這口彩棺和那座墓室裏面的比起來要小的很多,可能是小孩子用的。張老六慢慢走過去,對於出生盜墓世家的他來說,棺材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打開那口彩棺,裏面躺着的是一個樓蘭小男孩;穿着羊皮做的樓蘭民族的衣服,叫上穿着毛皮外翻的氈靴。他雙手放在胸口疊在一起,雖然已經幾千年了,可是依稀還能看到他臉上帶着笑容,看來死得很安詳。這棺材裏面除了屍體之外還有很多的金銀器具和珠寶玉石,這下子張老六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圓,這些東西可都是寶貝啊,如果拿出去賣了那可是夠他幾輩子的。

張老六墊在屍體下的氈布抽了出來鋪在地上,然後將那棺材裏面的陪葬品全部放在上面。等裏面的東西全部拿完的時候,張老六發現在這個小男孩的腰上掛着一把匕首,那匕首上鑲嵌着幾顆有蠶豆般大小的紅寶石,十分的漂亮。他是那種見到好東西就走不動路的人,所以有這麼好的東西他不可能不拿;於是他將那把匕首拿了出來。

‘噌……’張老六拔出匕首,拿匕首泛着寒光,看上去十分的鋒利。張老六嘴角露出猥瑣的笑容,他用手來回的撫摸着匕首,可能是這匕首實在是太過於鋒利了,一不小心他的手掌上被劃開了一道口子,頓時滲出血來。張老六嚇了一跳,這匕首還真的是吹毛斷髮的好東西啊,於是急忙將拿匕首插回去。

他將地上的氈布繫好被在背上,然後朝着外面走去;身上揹着那麼多好東西張老六心裏可是樂得不行啊,這要是出去了肯定讓他們眼紅的,可是這是自己找得到肯定沒有他們的份了,最多一人給個一件打發了,量他們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可是沒走幾步,他發現自己的心跳突然的加快,而且全身的血液流動的非常快,身上也熱得不行就好像被火燒的一樣。他放下身上的東西,他瞥見自己手上的傷口,此時傷口周圍的肉全都黑了,而且流出來的血也是黑的,這下子他嚇得要死。可是有些人即使是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也不肯放棄錢財,張老六就是這樣的人,他忍着全身火熱的疼痛用手託着那包東西朝外面走着。可是他註定要失望了,他發現自己的眼睛越來越沉,已經要睜不開了;就在他快要走出這間屋子的時候,他的身體倒下了,真好倒在那包東西上。

走在街上,蘇小小四處瞅着,嘆息道:“真不知道這裏的人是怎麼生活的?”

“他們肯定有自己的辦法?”

“可是這裏的人去哪了,爲什麼連屍體都沒有呢?”

對啊!這裏的人去哪裏了,爲什麼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呢;爲什麼只留下一座地下空城。難道是龜茲國撤兵了,他們又重新回到了地上?這也是很有可能的,可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如果龜茲國知道樓蘭空城裏面又有了人那麼肯定會再一次出兵的,直到將他們滅族爲止?難道樓蘭人最終還是逃不了被滅族的命運嗎?

王教授臉上帶着笑容朝着這邊走來,等到他走到楚羽寒跟前時,說道:“這一次我可以改寫樓蘭歷史了!”楚羽寒知道對於王教授這樣的狂熱知識分子,勸他放棄是沒有用的,所以他也沒有說什麼。反正國家挖不挖掘這裏都已經不關他的事情了,他想蘇小小的媽媽恐怕也是希望這裏被挖掘出來的吧,因爲考古人員都有着這樣的想法!

“這一次王教授要震驚史學界了啊!”楚羽寒笑着說道。

“都是託小楚你的福啊,呵呵!”王教授也知道能發現這裏都是楚羽寒的功勞,所以笑着恭維了兩句。

就在幾個人有說有笑的時候,小伍也走了回來;他手裏拿着數碼相機臉上看不出有什麼高興的樣子,或許是因爲在部隊裏面呆久了,就算是退役了看上去都還是比較嚴肅的。

“小伍照了多少照片啊!”蘇小小笑着問。小伍搖了搖手裏的相機道:“內存都用完了!”

“看來你是將這裏照了個遍啊!”

小伍最大的愛好就是拍照,所以蘇小小特意給了他一個200兆內存的數碼相機,沒想到都被他用完了,那是什麼樣的照相速度啊!換做楚羽寒她是自問做不到的,可是小伍居然做到了,這簡直就是奇人啊。看來每個人都是有着屬於自己的特長的,只是一般人發現不了而已。

“怎麼張老六還沒有回來!”王教授看着手腕上的手錶說道,已經三個小時都過了,可是還看不見這個猥瑣小老頭的身影。

“再等等吧,這小老頭肯定是想找什麼好東西帶回去!”楚羽寒笑着說。他可是比較瞭解像張老六這樣的人的,他們這樣的人都屬於那種無利不起早的,只要有錢途什麼事都做的。

時間過去很久了,可是還是不見張老六的身影,大家都有些急了。

“怎麼這麼長時間,不會出什麼事吧?”蘇小小有些擔心的問道。這是王教授應道:“這裏鬼都沒有能出什麼事情呢?”


“大家找找吧!”

四個人分成兩個方向在這古城裏面找着張老六,可是一直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一個人能跑到哪裏去呢…… “都找遍了,可是找不到?”

小伍回到原來的地方,看見楚羽寒也在那裏便說道。楚羽寒也露出一絲苦笑道:“這張老六到底跑哪裏去了!”這古城雖然稱之爲城,可是並沒多多大的面積。幾個人從外面地毯式的找也就兩個多小時,也就將整個古城找遍了,可是絲毫沒有張老六的影子。

“難道他真的出事了?”蘇小小有些不安的說道。雖然張老六是他花錢僱來的,可是如果就這樣丟下他也是不行的。

“別亂想了,我想他應該是找到了什麼寶貝躲起來了!”楚羽寒笑着說道。不過他心裏的確有一些不安,可是到底是爲什麼卻不知道。

“大家一起再仔細的找找吧,每個房子都找一下!”楚羽寒說道。如果再找一次還是找不到的話那麼也只能放棄了,他們不可能一直在這裏找下去。

幾個人仔細的搜尋着古城裏的每一個角落,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夠藏人的地方。可是找了好幾間房屋都是沒有張老六的影子,難道他真的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看,這裏有一包東西!”小伍指着地上的氈布說道。他走上前將那氈布打開,裏面過人是一些金銀玉石之類的。

“應該是張老六從那棺材裏面拿出來的!”楚羽寒指着那口小的彩棺說道。王教授走過去看見裏面的屍體驚歎道:“幾千年了,保存的真好啊!”

“教授,你不會想要將這屍體帶回去吧!”楚羽寒開玩笑的說道。


“這些可都是屬於國家的文物,我怎麼可能私自帶走呢?”王教授一本正經的說道。如果換成張老六恐怕他就會說:這些都是我發現的,自然是我的了!

“可是他怎麼會將這東西丟在這裏呢,他人去哪了?”小伍疑惑的問道。大家都瞭解張老六的爲人,那是視錢如命的人。那他怎麼可能將這些金銀玉石放在這裏而人卻離開了呢,這可不像他的爲人。而且這些東西都是包好的,這說明張老六肯定是想要帶走的,可是卻被丟在了這裏。

“這匕首好精緻啊!”小伍看到那包裏面有一把匕首,拿在手裏看着。他是一個特種兵,對一些冷***那是有着近乎癡迷的愛好。小伍慢慢的將匕首拔出來,那銀亮的匕首上有一些黑色的液體的東西。小伍習慣性的將它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說道:“這好像是人血,可是爲什麼是黑色的!”

這時楚羽寒也走過來,接過他手中的匕首看了看,道:“黑色的血很有可能是因爲含有劇毒的原因。!”

“難道這匕首上面有劇毒?”

“不一定,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好!”

“有什麼毒能保持幾千年的效果呢?”小伍好奇的說道。他現在對這匕首可是很好奇,於是將他插回去放在了身上。

“好了你們不要在討論這個了,大家還是繼續找找吧;看看能不能快一點找到張老六!”蘇小小急忙說道,她現在覺得這個地方有些詭異了,這是剛纔還沒有感覺到的。

幾個人離開了這間屋子繼續找着,這些房子裏面大多都是空無一物,有一些裏面還有一些零星的東西也都是破破爛爛的。

地下古城形狀像蚊香一樣,是從外到裏一圈一圈的繞在一起的;這種建築方式他們都還是第一次見,不過小伍說這種建築方式可以最有效的防止敵人入侵,這樓蘭人修建地下城也想得這麼的周到。

幾個人從外面一直找到最裏面,可是都沒有找到張老六。“難道張老六已經離開了?”小伍疑惑的說道。楚羽寒搖搖頭說道:“不太可能,這路出去就只有一條路,我們不會不知道的!”

“你怎麼就知道這類沒有另外一條路出去的呢?”

“對啊!也許還有另外的路呢?”

“看,那是什麼?”

只見蘇小小指着中間空地上的一個高臺問道,楚羽寒順着蘇小小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只見那高高的石臺四面有臺階上去,而在石臺的四個角上各立着一個石柱,那石柱的上面放着一個石雕。而那石雕的樣子則是張老六曾經說過的詛咒,這好像是樓蘭人祭祀的一種東西。

“那是祭臺,是祭祀用的?”楚羽寒回答道。他現在有點明白爲什麼這地下古城要建成這種圈狀的了,因爲這是圍着祭臺建的。幾個人走到祭臺邊,那祭臺大概有五米長,三米高的樣子。四周雕刻着很多的壁畫,都是樓蘭人祭祀神靈的圖案;看來樓蘭人對於神明還是很恭敬的。不過楚羽寒知道,不只是樓蘭人在古代每個地方的人對於神明總是存着畏懼的心裏。

楚羽寒走上去,看見那祭壇的中間擺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這不是樓蘭的那種彩棺;而是他在內地常見的那種黑色的棺材,那棺材上雕刻的畫和外面墓地石門上的那種詛咒圖案是一模一樣的,這讓他很是疑惑,爲什麼要在這棺材上雕刻這樣的東西呢?難道真的是爲了詛咒什麼嘛?可是爲什麼在樓蘭的地下古城會有這樣一口棺材呢,樓蘭人用的都是彩棺,難道是?楚羽寒響起了躺在墓室裏的那個男人,他不就是漢人嗎?

可是這棺材裏面躺着的又是誰呢,不可能是一個空棺材吧?一般祭壇上是不會擺放棺材的,可是這個祭壇上卻擺放着這麼一口棺材,難道這棺材裏面的人就是他們要祭祀的對象?

他走過去雙手按在棺材蓋的邊緣,使勁的推着;雖然這個棺材蓋很沉重可是楚羽寒還是慢慢的將它推開了一點,他伸過頭往棺材裏面看,可是卻嚇的他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摔下來。楚羽寒的膽子可是大的沒邊的,是什麼東西嚇得他這樣呢?三個人急忙跑上來往棺材裏面看,可是此時他們三個人的臉色也變得蒼白。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三個人說了同樣的一句話,隨後都看着楚羽寒。楚羽寒搖搖頭,此時他的腦子也是亂的很,他有過很多猜測,甚至想過這個棺材是個空的,可是卻沒有想到得到的答案居然會是這個。

棺材裏面躺着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一個死人;但是這個人卻是他們一直找不到的張老六,他們想過很多種可能可是沒有想到張老六居然死在了這裏,這實在是太讓他們震驚了。

這地下古城只有他們五個人,張老六離開不過十個小時,可是現在卻發現他躺在棺材裏面。自殺?這根本不可能,有誰會好好地選擇自殺呢,而且還是在棺材裏面自殺。可是如果不是那就是?他殺?到底是誰殺了張老六呢?這時幾個人相互之間望着,最後都望向了王教授。

“難道你們懷疑是我?”王教授的臉色都變了,雖然他一路上和張老六都不是很對付,可是也用不着殺人啊。

“我們這裏只有你和張老六矛盾最深,如果不是你……”蘇小小還沒有說下去,就被王教授打斷了:“我沒有殺人,就算我看不慣他也不用殺了他吧!”

“除了你還能有誰?”蘇小小看着他問道,臉色也變得很嚴肅。雖然是一個女孩子可是現在的蘇小小還是很有一點威懾力的,到底是自小在黑幫家庭長大的,跟別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樣。

“我爲什麼要殺他?”王教授辯解道。

“我知道了,肯定是張老六發現了那些金銀玉石要帶回去,然而那你不讓他帶走所以你們兩個發生了爭吵,你就將他殺害了。肯定是這樣的,你不是一直說這裏的東西都是國家的嗎?”蘇小小推測的說道。

而此時的楚羽寒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走到棺材跟前檢查起張老六的屍體來。他倒是很想看一看張老六到底是怎麼死的,只要找到了死因就不難找出兇手了,任何一件案子都會有線索的,哪怕再怎麼天衣無縫的案子也一樣。他解開張老六的衣釦,只見張老六的胸口上有一個詛咒的圖案,楚羽寒很是吃驚。因爲這不像是紋上去的,就好像自然地長的一樣,可是人身上怎麼可能張這東西呢?

張老六的手不是張開的,而是握在了一起似乎手裏面有什麼東西,楚羽寒輕輕的將他的手掰開,只見他的手心裏面有一道疤,而那道疤周圍的肉都已經黑了,而且還散發着陣陣的惡臭,這種臭味就好像屍體腐爛的味道。

“什麼這麼臭啊!”蘇小小突然說道。


“他是中毒死的!”楚羽寒忽然說道。這時所有人都看着他,不知道楚羽寒是怎麼看到的。

“我剛纔檢查了一下他的屍體,發現他的手心裏面有傷口,而且周圍的肉都已經腐爛發臭了,所以我想他肯定是中毒死的!”


“等一下!”

小伍從身上拿出那把匕首,然後拔出來遞給楚羽寒說道:“這匕首上有血,而且還是黑的,現在看來一定是張老六的。難道他是被這個匕首殺死的?”

“可是他的屍體怎麼可能躺在棺材裏面呢?”蘇小小疑惑的說道。因爲這匕首是在外面很遠的那個房子裏面發現的,從那裏走到這裏至少需要一個小時。而且就算張老六中毒了,他也不可能專門跑到這裏等死吧,而且還真好死在棺材裏面,這一切都是疑點啊!

聽了蘇小小的話,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一切疑點太多了! 沒有人想到張老六會這樣離奇的死去,可是事實卻就在眼前讓人不相信也不行。不管他是怎麼死的,可是人已經死了說那些又有什

麼用呢?楚羽寒想到這個猥瑣的小老頭,其實他也有他的苦衷的。不是每個人都那樣的勢力,也不是每個人都那樣的見錢眼看;可是張老六不行,他還有三個孩子等着他去養,所以他必須要掙錢。可是……人已經死了!

“我們走吧!”楚羽寒對着他們說道,既然人已經死了再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用了。

五人來四人回,楚羽寒帶着他們三個開始朝着地下古城外面走去。張老六的死並沒有讓大家帶着過多的傷感,或許在大家心中這個猥瑣的小老頭只是個可有可無的人吧。

“怎麼會這樣,怎麼走來走去還是在這裏!”蘇小小已經快接近崩潰的邊緣了,已經走了好幾個小時了,可是每一次都走回了原地。大家都看着楚羽寒,現在四個人之中也只有他會一些奇怪的本事了。

“我想我們是遇到迷幻陣了?”

“怎麼回事?”

“看來這地下古城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啊!”

楚羽寒從身上拿出定星盤,可是這個時候定星盤裏面的指針一點反應也沒有。這乾坤定星盤可是一件難得的法器啊,可是現在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了,看來這個地方真的不簡單啊!看着楚羽寒眉頭蹙的緊緊的,蘇小小急忙問道:“怎麼了?”她心裏倒是不那麼擔心了,有楚羽寒在的地方她都覺得很安全,或許這就是信任吧。

“這個地方我的定星盤也失效了,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