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派很是神秘,他們自稱得到戰神的指示,並從戰神那裡拿到了蚩尤殿下的傳承,就是全本的《道魔天訣》。

起初自然沒有人相信,但是在檮杌歸來時,魔族公主姜依依修鍊的《道魔天訣》突飛猛進,連連破開數重桎梏,身上傳出的威壓幾乎達到了恐怖的程度。至此,族內的一些長老才有些動搖。

另外戰神派的神秘之處,還在於那位被稱做「魔神」的男子。

他從未出現過,卻給了人們信仰,戰鬥不息的信仰。

信仰戰神的人們,能夠得到天大的好處,能夠得到對於元氣的領悟,對於規則的感悟。這個好處,對於看到一絲大道規則的高階修士來說,是致命的誘惑。

戰神派發展極為迅速,終於引起了保皇派的警惕,但是他們卻無從下手。

終於在半年之前,戰神派做出了一件極為詭異的事情,終於觸怒魔皇,將魔族宮主姜依依等人發派到,與人類戰鬥的前線,戴罪立功。

只有少數的幾人清楚,那件事情的經過,據說是因為戰神派彷彿發瘋了一樣,命令隱藏在戰神殿的數位高層,從戰神殿內偷出一個錦盒。

錦盒內到底有什麼,便不得而知了。

直到魔皇降罪的那一刻,姜依依也沒有承認過拿到過那個錦盒,最終錦盒的去向,成了一個迷!

這一年中,人族陣營也是暗流涌動。

隱界大戰之後,軒轅宗當即發出一則通告,責令軒轅宗子弟王天返回軒轅宗接受調查,王天卻是如同人間蒸發一般,銷聲匿跡了。

在不久后,隱界殘餘勢力,居然公開站出來,為王天澄清當日闖關之事。更令世人跌破眼鏡的是,這個解釋居然得到了玉女宮掌門的支持,九清門對此沉默以對,軒轅宗最後不了了之。

對此,隱藏在暗處冷笑的嚴天鴻等人,大為憤怒,但是他們不是痴傻之人,從中也聞到了一絲不同的氣味。嚴天鴻為了能夠生存,投靠了血魔老祖,暗地裡卻悄然拉攏一些人族的陰暗勢力,有自稱一派的趨勢。

在此之前,人族勢力中隱界,玉女宮,九清門也悄然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檮杌,姜依依,錦南,姜艷,墨無言,夢昕瑤六人,曾經極為秘密的會面過,他們發生了激烈的談論,最後達成一致意見,便引來了足以改變整個大陸格局的一次冒險行動。

那一夜,隱界眾高層,感受到了戰神的信仰,墨無言,錦南含笑以對;

那一夜,玉女宮的掌門以及數位長老,接受了戰神榮光的洗禮,夢昕瑤舉目望向遠方,美麗的雙目中儘是柔和和愛意;

那一夜,魔族眾多高層,匍匐在地,感受著戰神的旨意,檮杌,姜依依,姜艷坐在高處,神色漠然,卻被刺目的金光包裹,仿若神人。

也是在那一夜,在巨龍體內奔波的王天,罕見的停下了腳步,罕見的沒有去吞噬巨龍的血肉。

他盤坐在原地,怔怔的望著虛空,道道濃郁至極的白色絲線穿過虛無,穿越空間,來到他的面前,鑽入他的身體。 在那一刻,他能感受到無數人的心意。

他能感受到信徒的虔誠,他能感受到這白色絲線中蘊含的力量,恐怖至極的力量,但是此刻的他卻是茫然的,茫然無措。

這就是信仰之力,只是他卻不懂,怎樣才能將這種力量具象化?如果可以,那麼需要經過怎樣的途徑?

他不懂……

此時小胖亦是被一片柔和的白光包裹,他站在那片白光之中,仿若天使。此時他的臉上沒有了嬉笑之態,抬頭望向虛空,喃喃道:

「在我的記憶的里,那位成功將乾坤珠的信仰之力,發覺出來的主人,曾經說過一段話,至今我也沒有弄懂。

他曾說,思想本身沒有力量,信仰本身亦是沒有力量,但是一旦展現出來,便可能呈現出某種力量。這些信仰之力,需要有一個具體的指向,力量便會體現在那個指向上。」


王天臉上露出茫然之色,伸出雙手輕輕撫摸著身前的白色絲線,喃喃道:「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具體的指向嗎?信仰之力的具象化?可是我還是不懂如何去運用。」

小胖看向王天,說道:「我不懂以前主人的如何辦到的,我只是隱約聽到他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我是神,是信仰之力的原點,他們接受我的榮光,我接受他們的信仰。只是這信仰之力摻雜了太多人們的思想,而變得不在純凈。我做的便是從這萬天河水中,只取一瓢飲。」

「主人說完之後,抬手一揮,身前聚成一道刺目的白色法劍,斬向前方。那道法劍瞬間便將他身前的星球毀滅,那等威力不是單單是,恐怖就可以形容的。」小胖感嘆說道。

王天搖了搖頭,說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卻說不出來。」

半晌,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說道:「此事,應該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想明白的,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晉級尊級高階。」

小胖聽到王天的話,大為驚喜,道:「老大,你有感覺了?」

王天微微一笑,說道:「早在數月之前便有感覺了,只是被我壓制了,我想積攢更多的大地之氣,再做突破。如今我體內的大地之氣已然達到了飽和。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具體達到了何種程度,我也不清楚。不過刻畫《化龍訣》的第四重神紋沒有問題。」

「什麼? 妖臣撩人:皇上請您自重 !老大你還是人嗎?」小胖驚訝說道。

王天古怪的扯了扯嘴角,說道:「我怎麼感覺我不是人了,你說我這一年煉化了多少龍肉,喝了多少龍血,肉身不斷的被這頭懶龍改造著,你說我還是人嗎?」

小胖恍然,感受到王天毫無理由的擔心,然後翹起二郎腿笑道:「老大當然是,靈魂還是個貪婪的人類,哈哈哈」

王天洒然一笑,微微閉上了眼睛。

按照他的認知和《道魔天訣》中所講述的,只需要將神嬰之體,全部轉化為大地之力便可。之前王天一直壓制的便是這一點,他拚命的壓制神嬰,使其大地之力始終不能完美。

將吸入體內的大地之力向身體四處滲透,才造就了如今這幅金剛不壞之身。

想到此處,王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驟然放開了對於體內大地之氣的控制。

一切,如同水到渠成一般的順利。

神嬰在王天放開壓制的剎那,露出了貪婪的笑容,他張開可愛的小嘴,驀然一吸,大地之氣如同海嘯般流入其體內,剎那間神嬰之體的大地之氣已然圓滿。

於此同時,王天靜靜的盤坐之地,大地之氣繚繞在其周身,隱隱間,竟是有著猶如水流般的聲音傳出,由此可見,此時他周身的大地之氣雄渾到了何種可怕的程度。

在那濃郁的土褐色大地之氣籠罩下,王天周身毛孔之內,猛然間有著璀璨的光華射出,在那等光華的照耀下,彷彿他渾身的血肉,骨骼甚至腑臟,都是變的如同岩石般,散發著一種堅不可摧的強橫之感。

尊級高階!!

這才是尊級高階強者的^H小說真正標誌,藉助天地元力猝煉肉體之效,從裡到外,將身體每一處都猝煉道極致,從而達到一種相當強大的地步。

尊級高階一成,不禁防禦力大增,甚至連力量,速度等一切東西,都會隨之而,這是正真的一種蛻變。

步入尊級高階以後,元力變的更加雄渾,最為重要的是,他們開始感悟自己元力,使其運用如心,隨心所欲。進而感悟天地的規則,溝通天地之間的元力。

幾乎就在此時,不管在哪裡,不管在做什麼,幾乎所有的使徒,盡皆感受到他們的身體中,突然被注入一絲神秘的能量,那股能量頗為高級,彷彿神輝一般洗滌著他們的肉體和心靈。

作為第一使徒的六人,感受最為強烈,知道真相的眾人,臉上都閃現出不可思議和震驚的神色。一年晉級尊級中階,又一年,晉級尊級高階,這是何等恐怖的提升速度啊。

震驚過後,便是無盡的期待和激動,因為看到了希望。

夢昕瑤和姜依依幾乎同時,在內心默默說了一句話,「那是我的男人。」

不知道被別人貼上標籤的王天,正玩得不亦樂乎,他心念一動,大地之氣剎那間化為無數生靈,活靈活現,乍看之下居然猶如活物。

更為詭異的是他周身的空間竟扭曲起來,重力處於極不穩定的狀態,忽高忽低,頗為怪異。

他彷彿晉入某種奇妙的狀態,大地的氣息瀰漫全身,他盤坐在那裡,小小的身軀內居然散發出山嶽般的氣息。

而他體內的神嬰,亦是閉目盤坐,身披陰陽道袍,面色柔和,一片祥和之態,粘稠的大地之氣在體內奔騰不止,仿若雷鳴。

「呼!」

一團隱隱帶著褐色的氣團自王天的鼻息間噴出,他那緊閉的雙眼,也是在此刻突然睜開,雙瞳透著深邃,遠遠看去,如同燦爛的星空,又好像萬重山嶽,有不可承受之重。

「原來此大地之心,非彼大地之心。」

王天的拳頭緩緩握緊,可怕的力量蕩漾在他的身體之中,他能夠感受到,光憑他現在的實力,足以橫掃聖級以下所有的修士。

那無數龍血,龍肉可不是說著玩的。

「老大,你找到大地之心的信息了嗎?」 寵妻成癮:獸性老公要抱抱 ,問道。

王天暗嘆一聲,笑道:「當時《道魔天訣》中提到大地之心,我慣性的認為是天地之物,當我進入尊級高階的那一瞬間,我才弄明白,原來那大地之心是指在神嬰體內凝結大地結晶,是為大地之心!」

「什麼?難道你吞噬如此多的大地之氣,還要再吞?」小胖驚訝道,極為畏懼的掃了周圍一眼。

因為他和王天都發覺,巨龍的氣息出現了一絲減弱。這一絲減弱雖然對於大地之龍不值一提,卻是他即將達到極限的標誌,如果再次吞噬大地之氣,那便會真正的傷及大地之龍的根本。如此,大地之龍一擔察覺,必定醒來。

王天顯然也想到這一點,不過他估算了一下自己要吸收的大地之氣,到其他地方的話,恐怕需要靜修數十年才能積攢起來,那個時候恐怕不用大地之龍殺他,那外界之人便把他們屠了。

「不管怎麼說,大地之龍不一定能夠醒來,他醒了也不一定殺我們;但是如果錯過此處機緣,那麼以後不光我們,整個大陸必定滅亡,我沒得選擇。」

王天說完,雙手微探,大量的血肉急速萎縮,化作道道血氣流向他的身體,被其吸收后,轉化為精純至極的大地之氣,注入神嬰體內。

此時神嬰體內的大地之氣宛若流水般嘩嘩的流動,不斷注入神嬰丹田的位置,而那裡彷彿無底洞一般,吞噬著所有的大地之氣,等待著破繭化蝶的那一刻。

隨著對於吞噬之力的不斷運用,此時不單其雙手,就連整個身體都可以化作吞噬的源頭,源源不斷的吞噬精純的大地之氣。

「嘩嘩嘩!」

伴隨著龍肉所化的那等磅礴的大地之氣的湧入,王天的皮膚下,有一道道褐色的光芒飛快的蠕動著。

一日復一日,王天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刻。

他不斷的在大地之龍體內遊走,所過之處,無數龍肉盡皆萎縮湮滅,化作道道大地之氣,鑽入他體內消失不見,神嬰體內的大地之氣變得越來越粘稠,最後由液態化為粘稠的乳狀物。

細看之看,會看到無數褐色細絲在其間流動,每一道細絲都蘊含著恐怖異常的大地之力,神嬰的軀體沒有成長,卻給人一種極為厚重的感覺,如山如岳。

於此同時,大地之龍的氣息開始發生著劇烈的變化,鼾聲卻一如既往的驚天動地,只是王天能夠察覺到,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數次,每一次翻動身體,都會引起大地的震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王天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感到自從進入尊級高階后的身體,再次出現了飽和的趨勢,心頭剛閃過這個念頭,他便一頭栽倒在地,沉沉的睡去。

因為他從沒有休息過,無時無刻的都繃緊精神,不斷吞噬著,煉化著,遊走著。

正如世人所說,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 即使陷入沉睡,王天的身體也在本能的吞噬著,周圍的巨龍血肉。小胖擔心此處的血肉消耗太多,將巨龍驚醒,於是努力地控制著他的身體,在巨龍體內不斷遊走。

「老大你個懶蟲,累死我了,你怎麼就這麼睡了呢?」

小胖嘀咕著,卻沒有把王天叫醒,只有他知道,老大是如何的拚命,如何忍受那不斷重複的吞噬和煉化,不是日復一日的重複,而是無時無刻的重複。

王天足足睡了倆天倆夜才醒來,本來他還能睡更久的,只是在這倆日間的不斷吞噬中,其神嬰體內的元力已然達到飽滿,並且不知不覺中在其丹田內,形成了一快褐色的晶狀物。

正是這塊晶狀物,引起神嬰身體翻天覆地的變化,周身粘稠的大地之氣,不斷湧向丹田,附著在晶體之上,使得晶體始終在不斷增大著。

王天在醒來之後,察覺到神嬰的狀態,^H小說二話不說立刻盤坐在地,心神掃向神嬰。

他神色陡然大喜,深吸一口氣之後,心神之力瘋狂的狂涌而出。

「哈哈,這一覺睡得真值!這就叫厚積薄發嗎,哈哈,給老子凝!」

王天突然大喝,恐怖的神識之力,不斷的壓向神嬰丹田位置的大地之氣,使其不斷的縮小在縮小,盡皆濃縮在大地結晶周圍。

「咔咔咔!」

晶體凝結的聲音不斷在體內回蕩,神嬰體內積攢了許久的大地之氣,瘋狂的銳減起來,從神嬰的身體之中隱隱中,傳出了怒濤洶湧澎湃之聲。

王天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褐色光芒涌動,不斷壓縮著神嬰體內的大地之氣,然後強行的將恐怖的能量,撞入神嬰丹田位置的結晶體。

伴隨著結晶體的不斷壯大,他的氣息,終於再度出現了緩慢的攀漲,這種攀漲速度雖然不快,但卻是能夠真實的感受到。

巨龍血肉內,寂靜瀰漫,唯有偶爾間王天體內傳出的細微元力轟鳴聲,在這血肉蠕動中,悄然回蕩。

時間,再度在這寂靜之中,迅速而過,轉眼間,又是半月過去。

「轟!」

在那半月之日來臨時,巨龍身體之中,那道靜靜盤坐的身影,也是微微的顫抖了一下,此時他的氣息,已然變得格外的強橫,那種元力充沛程度,亦是足以媲美那些聖級高手。


半年之後,成就尊級大圓滿,只差一步,便可成聖!

鴻蒙大陸上,「戰神的使徒們」再次感受到湧入體內的「神力」時,臉色狂喜不已,深深為自己當初的選擇而感到慶幸,同時對那從未露面的戰神,充滿了由衷的敬畏。


而知道真相的第一使徒們,卻是感到深深的震撼和麻木。

正在軍營大帳議事的姜依依,姜艷,錦南,檮杌等人,驀然站直了身子。在他們的頭頂上奇異的分別出現一個金色漩渦,射出道道金芒沒入他們各自的頭頂。

金色漩渦持續的時間並不久,幾乎是稍縱即逝,畢竟是小境界的突破。

許久,檮杌突然嘴角帶著苦澀,罵道:「媽的,我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那小子也太打擊人了吧。不過嘿嘿,窮奇,如今藉助戰神的信仰,我對於規則的感悟再次提升,你還是我的對手嗎?」

隱界內的墨無言頭頂亦是出現一道金色漩渦,灑下道道神輝,隱界內所有的信徒,幾乎在同一時間感受到這突然降臨的福澤,特別是存活下來的隱界族長,對於那神秘的「戰神」開始不自覺的開始產生濃郁的敬畏之心。

隱界之中,再次掀起了加入戰神盟的熱潮;而玉女宮亦是如此。

……

「接下來只需要凝成元神,便可一舉沖入聖級!」王天喃喃道,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的話音剛落,身體便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殘影與破空之音。

突然異變突生。

王天的身體在不遠處驀然靜止,沒有任何徵兆,破空之音也戛然而止。

甚至於他的表情都是,凝固在了前一刻,淡定中透著一絲焦急,然而他的內心,在此刻卻被深深的恐懼,蔓延整個心田。

「老……老大,那頭懶龍醒醒了!」小胖顫音說道。

小胖話音剛落,在他身前數尺的地方,便憑空出現了無數光點,那些光點呈現出純粹的土褐色,如同潑墨畫,被一雙無形的手臂握著,勾勒出一個老人的身形。只見他鶴髮童顏,額頭上有倆對龍角,不顯猙獰,反而有種和藹可親之感。

然而王天卻對這位老人,興不起絲毫的可親之感,因為他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不知道吞了他多少血肉。

老人上下打量著王天,然後伸出手,在他的胳膊,胸膛,大腿都捏了捏,彷彿在感受著什麼。

「難……難道他吃了我?」王天驚恐的想到。

「小傢伙,你是不是在想我老人家如何吃你啊,你猜猜看,我是會蒸了你啊,還是煮了你啊,或者是切了燒著吃?」老人把腦袋探過來,直勾勾的看向王天。

如果此時此刻王天能夠說話,能夠行動的話,他一定會大罵一聲「老不死的」,然後狂奔而走。

但是縱然他實力大進,在老人面前,也依舊柔弱的如同孩子。

老龍不管王天鬱悶的表情,伸出雙手捏著他的臉,說道:「嘖嘖,這強度足有聖人身體的強度了,得吃多少龍肉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