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人跳江逃生,追尋之人勢必會沿着岸堤,順流而下延岸尋找,怎麼可能想到他會耗費大量體力游到上游。如此一來,這個時間差便足夠他逃之夭夭了。

若不是溫子琦「失手」將銀針掰斷,留在經脈里,恐怕此時早已攜帶着眾人的隱秘潛入到城內了。

一想到此,秦可卿頓時覺得頭皮發麻,若不是溫子琦留了後手,恐怕秘密已經被吳志邦公佈於天下了。

心中雖然對溫子琦由衷地欽佩,但還是覺得此法實在是太過於毒辣。或許溫子琦從窗口跳出的一霎那,已經決定好了吳志邦的命運。只不過是礙於南宮菲菲與她,所以才一照面並未痛下殺手。

一想到吳志邦的所作所為,秦可卿頓時面露怒色,冷冷地說道:「真是成也賭技,敗也賭技!」

裴淵庭一臉疑惑地看着秦可卿,似懂非懂地說道:「就是,賭博絕沒好事!」

聽着他這風馬牛不相及的話,南宮菲菲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便開口問道:「你知道賭博沒好事,還與他賭?」

「我也不想與他賭的,」裴淵庭聳了聳肩膀說道:「不過他確實有點欺人太甚,弄了個什麼人生三大境,誆我喝了好多茶水。」

「哦,原來如此,」南宮菲菲恍然大悟地說道:「所以你就想找補點顏面,就與他賭了?」

裴淵庭點了點頭,一臉愧色地說道:「誰能想到,他賭技竟然高得離譜,我是一次都沒有贏,竟被他抽了一頓大嘴巴。」說話間伸手摸了下依舊泛紅的臉頰。

秦可卿看他這幅樣子,忙笑着問道:「怎麼,看樣子你還挺佩服他的?」

裴淵庭點了點頭說道:「那是自然,願賭服輸我認。不過我更佩服的乃是他的水性,你別看他人老,這水性可是一點也不含糊。就這冰涼刺骨的河水裏,能逆流而上二里多地,這有幾人能做到的,除非….」

「除非什麼?」秦可卿見裴淵庭欲言又止,便開口問道:」有什麼說就是了,這般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性格。」

裴淵庭雙眉微皺一臉沉思之色,良久之後開口問道:「飛飛姑娘,你可知道老吳是何方人氏嗎?」

這話一出,問的南宮菲菲啞口無言,她是調查過吳志邦,可是並沒有調查出什麼可疑之處。時間一久也就沒當回事。若不是此次溫子琦聽到他逢賭必贏的絕技后,發現其中隱秘,估計自己到現在也只以為,他只是一個簡單的孤寡老頭。

此時被裴淵庭一問,才發現自己當初調查出來的一切,最終都指向賭坊,可是他在賭坊之前的事情卻無人知曉。現在這回頭一想,才發現這極有可能,是有人刻意隱藏了他之前的事情,或者說他整個人所有的信息都是捏造的。

裴淵庭見南宮菲菲並未搭話,想是應該不知道老吳的身世,便開口說道:「不知道二位小姐可否聽過南越國?」

南宮菲菲聞言一怔,淡淡地說道:「自然知道,與我大周乃是死敵怎能不知。難道你覺得老吳是南越的人?」

裴淵庭搖頭如撥浪鼓一般,連忙說道:「我只是說你們有沒有聽過南越國,又沒說老吳就是南越人。」

「你這般大喘氣說話,是想嚇死人嗎?」南宮菲菲拍了拍胸口,白了一眼裴淵庭,沒好氣地說道:「我還以為我的畫舫有了敵國的姦細呢,這要是傳出去,我這花魁還怎麼當呢?」

裴淵庭撓了撓腦袋,一臉委屈地說道:「我就提了南越兩個字,不是我說話大喘氣,是你反應過大而已。」

「行行行,是我反應過大好了吧,」南宮菲菲不耐煩地將原本攥在手裏的巾帕丟在桌上,冷冷地說道:「你接着說,南越怎麼了?」

「南越國地處海域邊緣,有些漁民為了生活,便整日都生活在船上,吃喝全是來自海里,為了生存,所以他們的水性普遍要比我們大周人好很多,就像老吳這種,我們大周恐怕舉國上下都找不出這麼幾個,但是在南越國想要找這樣的,可是不費什麼力氣就能找到。」裴淵庭一口氣說完心中所想,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秦可卿想了一想,若有所思地問道:「你這是從哪裏聽來的?」

裴淵庭不以為然地說道:「煉藥的時候常用的一味葯叫珍珠,便是來自海底一種貝殼。我大周品相好的極其稀少,而這種東西在南越其實算不上稀奇之物。因此便會派人去南越收購,我就聽他們說的。」

南宮菲菲神色不悅地瞪了一眼裴淵庭,冷冷地說道:「就憑一些道聽途說,你就誣陷我家老吳是南越的姦細,這恐怕不是君子所為吧。」

裴淵庭聞言一怔,尷尬地一撫眉腳,低頭小聲說道:「是你們非要我說,現如今又怪罪於我,女人真是難伺候。」

聲音不大,但是字字皆傳入南宮菲菲和秦可卿耳中。秦可卿還好,只是一愣,她知道裴淵庭一向是如此,所以也並沒有介意。

可南宮菲菲卻猶如被踩了尾巴的花貓一般,蹭地一下站起來,說道:「好你個大嘴巴,你真是什麼都敢說,姑奶奶我何時受過你這種臭男人的侮辱。」

「侮辱?」裴淵庭連忙往後一撤,詫異地說道:「我哪裏侮辱你了,你這人比我還不講道理。」說話間竟然又往後退了一步,站在遠處一臉無奈地看着南宮菲菲。

「好了,你二人別鬧了,」秦可卿見南宮菲菲好似真的有點惱怒,便連忙說道:「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還有事要辦呢,快走吧。」

南宮菲菲冷哼一聲,拿手一指裴淵庭說道:「記住了,你欠我一份人情。」

「嗯?」裴淵庭一臉疑惑地看着她說道:「我怎麼就欠你人情了,你到是說說看。」

「要不是你,我家老吳至於惱羞成怒,跳江自盡嗎?」南宮菲菲面若寒霜,目光冰針般鎖在裴淵庭臉上,說道:「現在你一直拖着不帶我們去看,難不成你已經毀屍滅跡了?」

一說道老吳,裴淵庭頓時猶如被掐著脖子一般,大氣不敢出一聲,只好乖乖地朝外走去。

見他走出水榭,南宮菲菲「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秦可卿搖了搖頭,說道:「你唬他作甚。」

「待會你就知道了,」南宮菲菲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然後整理了一下表情,一臉悲憤之色走出水榭。

秦可卿嘆了一口氣,說道:「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老裴你也算是遇到對手了。」 見菲莉斯點頭答應,龍天宇感覺那比蛋碎還要恐怖的疼痛頓時減輕了不少。

他下定決心,冷冷的看向眼前的異根源生命體。

「小子,你的眼神可真令人討厭。」說着對方就要繼續攻擊亞古魯腰帶。

正當那凝聚了黑暗能量的拳頭要命中亞瑪達姆靈石時,一顆黑色的菱形碎片擋住了對方的拳頭。

濡羽色的能量波動擴散而出,將異根源生命體彈飛數十米,纏繞在龍天宇兩人身上的黑色觸手也在能量波動下分崩離析。

「這是!」菲莉斯驚訝的叫出了聲,顯然她是認出了AXA碎片。

下一瞬,濡羽色的菱形碎片化為一道黑色氣流融入了亞瑪達姆靈石,濡羽色的氣焰從靈石之中泄露而出,將龍天宇整個人籠罩在內。

「嗯……啊……」

好似無限的能量灌入身體一般,龍天宇只感覺有着龐大的力量擠壓着肉體,渾身充滿了腫脹感。

濡羽色的能量之中,龍天宇已經再次變身為空我究極形態,並且之前被封印的幾塊卡表也已經解禁。

代表了AXA碎片的幾塊卡表浮現在龍天宇身周,隨即化為數道流光融入腰帶之中。

咔嚓!

清脆的響聲傳出,究極亞古魯腰帶除了亞瑪達姆靈石外再度出現了幾道裂痕!這是腰帶承受不住AXA龐大能量而造成的副作用,需要長久的時間才能徹底恢復。

「超——變身!!!」

明白只有一次機會,龍天宇當即調動自己的新力量,完成獨屬於自己的形態變化。

黑金色的軀體上主角增添了類似鱗片一般的真紅紋路,額頭的四角再度出現一對,變為了類似亞極陀的六角。一條黑金色印有真紅究極空我標誌的披風隨着微風飄蕩,在披風的兩側寫有描述此形態的臨多文字。

【逢邪物現,即著以鱗甲披身,似巨龍之姿鎮壓邪惡的戰士!!!】

空我(Kuuga)——龍帝究極形態(UltimateWelshForm)!!!

紅色的複眼在變身成功的那一刻轉變為黑色,其額頭出現了四角的空我標誌,龍天宇轉過頭摸了摸菲莉斯對臉龐,開口說道:「長大了呢,莉斯。」

「天羽哥,你……」菲莉斯的眼角出現兩滴晶瑩的淚珠。

「幫我照顧好天翼,這傢伙和以前一樣喜歡上你了呢,哈哈……還有幫我和小凜和小櫻說一聲……對不起。」幫菲莉斯擦去眼淚,龍天宇如是說道。

「我明白了,天羽哥。我可不放心讓天翼一個人。不過凜和櫻那邊等你自己去和她們道歉吧,這是懲罰哦。」菲莉斯笑了笑,隨即她叉起腰對着龍天宇說道,臉上還浮現了幸災樂禍的笑容。此時她已經不在害怕異根源生命體了,和它比起來還是眼前的人比較重要。

「誒,你這是坑哥啊……這是要我老命啊。她們一定會把我拆了的。」想了想凜的性格,龍天宇,不,確切的說是龍天羽渾身一哆嗦。

「誰叫你和天翼離開了這麼久,還變成了這樣。」

「嘛……這也是有原因的。等我們真正歸來老爹他們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總之……天翼交給你了。哦,對了,幫我向伊庫斯大哥問聲好,不能等到他過來了。」

隨即,龍天宇的黑色複眼再次變成了鮮艷的紅色。

「啊~啊~又變新形態了呢,這次還多了披風,希望你能帶給我更多的樂……」

【Boost、Boost、Boost!】

異根源生命體話還沒有說完,龍天宇的腰帶連續出現三次代表了倍增的音效,隨即一拳將對方轟飛。

八倍究極拳的力量直接將異根源生命體打懵,在連續轟穿了數百幢大樓,撞死了不計其數的Amazon后,對方才堪堪停止。

「好……好強的力量……但是消耗也不是鬧着玩的……」

龍天宇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看着微微顫抖的拳頭,如是說道。

龍帝形態的基礎數據與疊加的基礎形態相當,其本質類似於升華,但是在龍帝形態下,龍天宇會擁有兩個專屬技能倍增(Boost)和轉讓(Transfer)。

前者能夠使龍天宇的全屬性無論是力量、速度又或者能量輸出成幾何倍數的提升。後者則是能夠將自己倍增的力量轉移給他人。

這兩個技能十分的強大,但是十分吃身體素質以及能量儲備,並且倍增也無法無限的增幅下去,具體增幅倍數是看自己的肉體強度。

咔嚓……

腰帶再次發出了悲鳴,裂痕不斷擴散,爬滿了近半的腰帶,金色的光芒在內部閃爍。

「天宇……你的腰帶……都是我太弱了……」

菲莉斯跑上前來,對着龍天宇的腰帶使用光之力治癒。可惜被AXA碎片強制升級后,亞古魯腰帶的損傷並不是菲莉斯能夠恢復的。

「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回到無限空間總會有辦法的。」龍天宇摸了摸菲莉斯對腦袋如是說道。

轟!!!

「咳咳……老子不玩了,果然還是快點呼叫大部隊來佔領這個位面好了。難得只有幾個士兵級的敵人。」

異根源生命體吐出一口黑血,他的手中浮現出黑色電子流一般的能量鏈接虛空,好似在傳遞消息。

『不能讓他得逞!』

就算距離有數十公里,龍天宇依然看見了對方的動作。他直接將自己的速度倍增到極限,向著對方一拳轟去。

轟、轟、轟!!!

超越音速數十倍的速度使得龍天宇在一瞬間便來到了異根源生命體的面前。遠遠凌駕升華天馬的感知使得周圍的一切看上去就像是靜止的一般。

一拳轟在了異根源生命體那獃滯的臉上,龍天宇也達到了極限退出來變身狀態。

轟!!!

異根源生命體被龍天宇捶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半徑數公里的天坑。龍天宇的加速和甲斗ClockUp的操控快子以及蓋茨疾風形態的壓縮時間不同。那是完全肉體的強化,憑藉遠超升華天馬的感知才能勉強使用。可以預見在這種速度下,龍天宇本身蘊含的動能會是多麼可怕。

一屁股坐在廢墟之中,龍天宇捂著扭成麻花狀的右手,抽著冷氣,他的腰帶上已經遍佈裂痕,看上去隨時都會碎成渣渣一般。

「天宇!好重的傷……我真沒用一點忙都幫不上。」

沒過一會兒,菲莉斯便跑了過來,她扶起龍天宇一邊心疼的掉着眼淚,一邊為龍天宇治療。

「你這不是在幫我療傷嗎,哪裏幫不上忙了?而且這一次的敵人太過特殊,要不是AXA碎片,我也只能認命了。」龍天宇一邊開口安慰菲莉斯,一邊用僅存的左爪施展摸頭殺。

菲莉斯對於光之力的運用十分嫻熟,大約一分鐘後龍天宇的右手已經恢復了正常形狀,除了還不能用力外已經沒有大礙了。

【恭喜玩家完成緊急任務:窮途末路

獎勵每人10000夢幻點,S級支線劇情x1。】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蘇羽,托你的福,老頭子今天可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你是不知道那群傢伙,一看到我們發佈的論文,就屁顛屁顛說要跑到華夏來交流。」

「以前神氣地恨不得眼睛往天上暼,沒想到也有這時候。」

「我和你說,你到時候就稍微應付一下,別什麼家底都往外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