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原諒他,一個字也不能說。

他沉默著,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蘇恬一如既往看不出他內心深處的想法,不過她大概能夠感覺的到,他的為難,撓撓鼻尖,她憨憨一笑:「工作上的事不能說,那個人家庭以及交友情況呢?」

眉梢微挑,左鋒問她:「你是真的在調查呢?還是趁機打探我?」

他就不信,她沒聽到點什麼!

「嘿嘿,是聽到過一點。」

是趙岩他們說的,他這人是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撲在工作上的那一種,共事五六年,誰都沒有見過他有工作之外的活動。

最多也就是偶爾跟他們聚聚餐,喝點小酒吃一頓燒烤,其餘個人娛樂活動,一概沒見過,朋友,也沒見過。

活的就像是個苦行僧!

但她其實能理解啊,因為她就是這樣的人。

對她來說,研究知識提升自己的樂趣蓋過了一切,什麼燈紅酒綠,享受娛樂,都不如一本書一個案子讓她高興!

曾經有人這樣評價過她——「你就是個活在自我世界里的人,只為自己的喜好而存在。」

左鋒,大概也是這一類人吧?

很奇怪啊,因為她從來都很尊重他人隱私,絕不過問,卻獨獨對他的事,如此抓心撓肝。

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兩圈,蘇恬甜甜一笑,忽然又湊近他一點。

左鋒:「又怎麼了?」

說話就說話,為什麼總是靠的這麼近?

女孩子家家,一點都不矜持!

七星落長空 「你家人呢?」

絲毫不知矜持兩字怎麼寫的蘇恬,繼續湊近他,鼻子都快蹭到他的了:「怎麼都不見他們來醫院的?」

就算再忙,自己兒子都受傷住院了,怎麼也會跑來照顧的吧? 換成別人這麼打探,左鋒早不耐煩了,可蘇恬水汪汪的看著他,很直白的告訴他,我想打探你的隱私,他卻一點不生氣。

甚至還很認真的回答:「我沒告訴老頭子。」

「老頭子?」

「我爺爺。」

頓了頓,左鋒說:「他腿腳不方便,心臟也不好,我不想嚇著他。」

「喔,是這樣……」

蘇恬怔怔的點頭,小臉上茫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左鋒突然覺得很搞笑,有點手癢,竟然沒忍住去掐了掐她的臉。

蘇恬愣愣的看著他:「你幹嘛?」

「傻。」左鋒說著又捏了一下,低低一笑。

怎麼會有人智商那麼高,屢破奇案,平常卻像是個智障低能兒?

不過蘇恬再不通人情世故,卻也知道點到為止。

他既然只提到爺爺,父母隻字未說,可見父母要麼都已經去世了,要麼就是有別的什麼情況。

總之,他家庭中並沒有父母的存在。

雖然她還是很好奇,不,準確來說是更好奇了,但她忍住了。

歪了歪腦袋,她瞅著他,左鋒這才意識到,自己還一直摸著她的臉,好滑,嫩嫩的,像水豆腐似的,他竟然有些愛不釋手……

耳朵一熱,他連忙撤回,誰知道蘇恬卻突然蓋住他手背,另一隻手握住他手腕,對著他眨巴眨巴大眼睛:「我的臉很好摸對不對?皮膚是不是特別好?喜歡的話我讓你多摸一會兒!」

「……」

果然是個毫無矜持的女子!

難道哪個男人摸她臉,她都無所謂,甚至還邀請他們繼續嗎?

俊臉微沉,左鋒驀然有些不高興了,指尖一收,狠狠掐了她一下!

「嗷……」

蘇恬疼的直叫:「哇啊啊左鋒!臭左鋒我是讓你摸,不是讓你……啊啊啊啊你還掐?還掐?」

關鍵是掐的這麼狠!!!

跟和她有仇似的!!!

臭混蛋!

早知道就不讓他摸了!

一把推開他,蘇恬蹬蹬蹬的跑到洗手間,一看那半邊臉紅嘟嘟的,她心裡氣啊,蹬蹬蹬的又跑了回來,抬起腳就往左鋒腿上踹!

只是沒把他踢疼,反倒是她自己,嗷的一下跳了起來:「好疼好疼好疼……我的腳趾頭……」

左鋒一把拽過她:「傷到了?」

「不要你管你這個壞……」

「別鬧!」

他竟像是動了怒,蘇恬頭一次聽到他如此情緒外露,人都懵了。

左鋒趁機把她拽到身邊,按坐了下來,伸手就把她的腿抬起,放在了他的膝蓋上。

跟著把她的鞋脫掉,襪子也脫掉……

「有點紅。」

大腳趾頭確實泛著一絲不正常的紅,跟其餘四隻粉嘟嘟的可愛腳趾對比,顯的尤為可憐。

左鋒的心口驀然一刺,竟直接去捏住了,輕輕的揉了起來。

一邊揉他還一邊觀察著蘇恬的表情,確定她不疼,他再適時的加大力道。

蘇恬整個人都呆掉了。

呆若木雞!

徹底失去了自我,就跟牽線木偶似的,任由他掌控。

他眉頭緊蹙:「怎麼不說話?真疼成這樣?」

可是看錶情,並不像啊……

難道是嚇到了?

「嗯……」

蘇恬突然發出這麼一聲,不僅把他驚到了,也把她自己嚇到了!

……見鬼了!

這是什麼噁心巴拉的腔調?

怎麼跟某種帶顏色的片片裡面發出來的聲音似的?

臉都燒了起來,蘇恬一雙手連連搖擺:「我……我、我、我……我只是隨便發出的聲音,你……你……」

「還疼嗎?」

「不、不疼……也、也不對,還是有點疼的!」

「到底疼不疼?」

「還有一點點……」

紅著臉,蘇恬把腳丫子往他手心裡更伸近一點:「你再捏捏啦!」

這是理直氣壯的在使喚他了?

嘴角微抽,左鋒深深的看著她。

她嘿嘿一笑,兩隻小酒窩又甜又萌,跟小寶貝似的。

左鋒低低嘆了口氣,埋頭,繼續認命的幫她揉了起來。

嘻嘻。

竊笑著,蘇恬開心的尾巴都要翹起來了!

她是真調皮,不僅光明正大的把他當按摩師,甚至還時不時拿小腳丫子撓他掌心。

最開始左鋒忍了,覺得應該是無意的,可她越來越造次,分明就是在玩鬧,他用力一捏。

「啊……」

「老實了?」

「沒有。」

蘇恬又撓了他一下:「你不知道嗎,讓我老實比登天還要難的。」

「……看來是不疼了。」

左鋒實在懶得跟低齡兒童計較,把她腳放在一邊。

「喏。」

蘇恬適時遞過去一張濕紙巾:「擦擦,雖然我的腳丫子很乾凈,不過你摸了這麼久,還是擦擦吧。」

左鋒沉默的接過去,沉默的擦拭了片刻,然後看向她,忽然問:「你跟誰都是這麼相處的?」

「啊?」

「臉隨便摸,腳隨便碰?」

「隨便?那你是隨便碰我的嗎?」

穿越在幻想世界 蘇恬覺得很奇怪啊:「不是你先捏我臉的嘛?要說隨便也是你呀。」

「那我捏,你就讓?」

「嗯嗯,你的話當然讓!」

她這麼回答,他竟然接不上話了,內心深處那一點點隱秘的不爽,也瞬間消散,甚至還暗搓搓的開心了起來。

看來,因為對象是他,她才肯的。

不過他還是不放心的叮囑了句:「男女有別,要提防著點,不是誰都可以接近你的,明白嗎?」

「……你當我是傻子嗎? 拒愛:踢走二手總裁 我好歹是天才女博士,怎麼可能連男女有別這種最基本的都不明白?」

竟然還跟教訓三歲小女娃娃似的那種語氣,簡直可惡!

總裁嬌妻養成記 鼓著雙頰,蘇恬氣呼呼的瞪著他:「我十歲之後,就連跟我哥都會注意,最多也就是讓他背一背抱一下,我很明白男女之別的,你竟然這麼瞧不起我!」

真把她當成弱智低齡兒童嗎!

「不跟你玩了!」

飛快的套上襪子穿上鞋,蘇恬氣鼓鼓的沖著他喊:「我不跟你玩了!」

「哈哈!」

「……我在跟你生氣呢!你竟然笑?」

「哈哈哈哈!」太可愛了,怎麼會有這麼有趣的人?

他是高興了,蘇恬卻徹底炸毛了:「我再也不跟你好了,混蛋左鋒!」

說完她扭臉就跑,氣呼呼的背影,蹬蹬蹬的腳步聲,無一不彰顯她的氣惱,可左鋒心裡卻前所未有的愉悅。

小丫頭片子,真惹人喜愛。 蘇恬跑出去的時候,剛好遇到了黎墨。

黎墨一看她那氣嘟嘟的臉就樂了:「喲,我們家小甜心這是怎麼了?鬧什麼小脾氣呢?都多大人了,怎麼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蘇恬沒吱聲,只是走過去,照著他狠狠的踹了一腳!

然後就跑了。

黎墨詫異的看著她的背影:「我又怎麼惹她了?」

「我剛才說的話,哪裡不對嗎?」

他一頭霧水的去問蕭沉雪。

蕭沉雪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蘇妹妹心情不好吧。」

「她是從左鋒病房衝出來的,我去問問他,到底怎麼惹我妹妹了!」

只是左鋒這個悶葫蘆,任憑他怎麼問都一言不發。

黎墨氣的直磨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