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風韌心裡清楚,即使秦毅成實力終於達到了道級王階,但恐怕依舊無法抗衡七殺蓑笠翁那種級別的強者。

「難不成,他又要『逼』我動那個底牌不成?」

嘀咕的時候,風韌已是走在了往自己那座偏殿回去的路上,而司空巧兒正跟在他身後,倒是有些興奮地一蹦一跳地走著,跟在更後面的方傑鋒不知為何,連連嘆氣搖頭。

突然間,風韌步伐止住,抬頭一望,卻見一道身影背對著自己擋在去路之上,獵獵飄舞的紫紅『色』大氅將其身形遮掩,但是從同樣飄舞的秀髮中可以看出,來者是個『女』子。

「到時候,你儘管對付墓牢的那些不入流的雜碎便是。殺破狼三君什麼的,是我的獵物。誰敢搶,我連他一起殺。」

冰冷的聲音響起,浩瀚如海的狂涌氣息也是席捲而至。

那一刻,風韌有種錯覺,自己仿若被捲入驚濤駭『浪』中的無助小船,只能靜靜等待著自己滅亡的命運。當他心生反擊念頭之刻,雙臂剛要有所動作,又是被一股莫名的深寒凝固了身形。

身側四周,森冷瀰漫,甚至能夠聆聽到陣陣凄慘的翱聲。那場景,竟然與魍魎崖下有著幾分相似。

當那股壓迫感解除之刻,風韌已是覺得後背被徹底汗濕,而身前的那道身影已是不知所蹤。

大口喘著氣,他回首望向司空巧兒與方傑鋒,一臉的震驚:「剛才那人,究竟是誰?」

出乎意料的是,司空巧兒與方傑鋒都是一臉的莫名,異口同聲回道:「剛才前面有人嗎?」

「什麼?」風韌更是一驚。

司空巧兒回道:「我只是看到哥哥突然停了下來,別的什麼都沒有啊……不過,好像剛才這裡縈繞的氣息,有些變化?」

但是,風韌心裡很肯定,剛才斷然不是自己的錯覺。也就是說,那個神秘『女』子的實力,已然達到了一個他望塵莫及的境界。

她,究竟是誰?

遠處一座宮殿的屋檐上,一道青衫身影聳立在盡頭處,左手上輕輕提著一柄帶鞘長劍,沒有出鞘卻已是有几絲凌厲嘯出。

很快,又一道身影落下,紫紅『色』的大氅,修長的黛青『色』秀髮,赫然便是之前出現在風韌身前曇『花』一現的『女』子。

「那便是你給我找的新對手,雖然似乎有點不同之處,可是未免也太弱了吧?等他成長起來,我還不知道又要無聊多久。要不,還是你再陪我過幾招吧?」

先前持劍之人搖搖頭,低頭望向手中的一隻圓盤,上面鑲嵌的七枚寶石光彩各異。

「不會太久的。沉睡在那人體內的禁忌之力,封印已破,正在逐漸蘇醒……」說–63983+dsuaahhh+25651604–> ?帶著一肚子的疑問回到了那座偏殿中,風韌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走廊上已經恢復了正常裝扮的風輕柔。。更新好快。

「風韌哥哥,歡迎回來。早餐已經準備好了,都是你最喜歡的口味。」

輕輕一笑,不過很快風輕柔也是留意到了跟在風韌身後的司空巧兒,不由雙眼裡隱隱浮現出一抹不悅,卻只是一閃即逝。

而司空巧兒卻是沒有注意到風輕柔那細小的盛宴變化,一臉嬉笑地揮手道:「輕柔姐姐,好久不見了。」

「是啊,『挺』久沒見的了。」一邊說著,風輕柔一邊拽住了風韌的手臂往偏殿裡面拉扯著,嘀咕道:「快點,風韌哥哥,不然的話冷掉了味道就不好了。」

「對啊,哥哥,新鮮出爐的早餐肯定是味道最好的。輕柔姐姐的廚藝,巧兒可是品嘗過的,非常好。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正好,我也沒吃早餐,現在有些餓。」

司空巧兒也是附了上去,從另一邊將風韌的手臂拽住,一同往裡面拉扯過去。

見狀,風輕柔指著司空巧兒喝道:「喂喂喂,你在做什麼?還有,我準備的早餐只給風韌哥哥一人的,沒你的份!」

「輕柔,反正你每次做的量都會多很多,分點給巧兒應該沒關係吧?」

風韌有些無奈地說道,雙臂一振從二『女』一左一右的拽動下掙脫出。

風輕柔也只能點了點頭,卻又指著司空巧兒說道:「還有,別管我叫姐姐。似乎,你年齡比我大才對吧?」

「嗯?好像是是吧。」司空巧兒一臉疑『惑』,扭頭望向方傑鋒,問道:「大叔,巧兒今年是多少歲來著?」

方傑鋒不假思索回道:「十九。」

聞言,風輕柔點頭道:「聽到沒,你比我大。」

「好的,那我以後管你叫妹妹吧。」司空巧兒笑著點點頭。

「那更不行!」風輕柔一喝,滿臉的不爽。

連同著後來的一頓早餐過程,風韌都是在這二『女』的不斷鬥嘴嬉笑聲中度過,雖然有些喧鬧,卻意外讓他心情很好。

似乎,很久沒有過這樣拋開一切雜念的歡笑了。

告別眾人獨自一人回房間的路上,他停在了拐角處,輕輕咳嗽一聲。

很快,銀月心的身影浮現在他身側。.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第一時間更新

「通告所有人,大戰在即。這一次恐怕比折劍城之行還要嚴酷,很可能真的會有人無法活著回來。讓大家各自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再決定是否前去。我很不希望看到,歸來的身影中少去了誰。」

「明白。」銀月心輕聲回道,很快便身影再次消失。

仰頭輕輕一嘆,正『欲』再邁開腳步之刻,風韌卻是又看見了一道人影從走廊另一頭走出。

「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再去?你這是在刻意變著法子告誡我,依舊不要跟去吧?想必,早就發現了我在這裡。」顧雅音幽幽說道,雙眼裡有著一抹怨念。

身形一晃,風韌瞬間出現在了顧雅音身前,伸手環住她的纖腰往自己這邊輕輕一扯,盯著她雙眼說道:「音姐,這一戰不同以往,牽扯到的強者無論數量還是層次都是以往不曾面對過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我實在不想看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在我眼前逝去……能夠做的最後方法,便是一個人去面對。」

抬手按在了風韌雙『唇』上,顧雅音苦笑道:「看來,你還是在怪我拖后『腿』了。確實,我無法跟上你們一幫人的實力修為。突破到域級后這麼久,卻是再無長進。但是,相信我好嗎?在戰場上,我依舊不弱。」

搖了搖頭,風韌將顧雅音的手指挪開,嘆道:「這一戰,恐怕道級強者都要隕落不少。音姐不過低階域級,真的不適合參戰。」

「那麼,我達到哪種層次,你便同意我去?」顧雅音突然正『色』道,看樣子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別的不說,至少域級七重吧。那樣,好歹也有些自保的能力。」風韌隨口一道,因為現在的銀月心便是這個層次。

而風輕柔與姜纖塵,已是達到了域級八重。李廷申、宇文坤、沈月寒三人,更是域級九重巔峰狀態。

在巫臨武府邸上的幾個月,他們收穫都不小,而顧雅音也是差距被拉開得更大了。

「七重嗎?你可不要後悔剛才所說的話。」

下一刻,顧雅音狡黠的微笑讓風韌心中一驚。

「等一下,千萬不要用什麼可能對自己造成傷害的辦法強行提升實力!那樣的話,我更不可能讓你去的。」

對此,顧雅音只是輕輕搖了搖頭,附在風韌耳邊笑道:「別忘了,上次姜淵給了你們所有人一些獎勵。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而我,也是挑了一件不錯的寶物,專『門』用於『精』進實力的。」

風韌點了點頭,邪靈影火的火種便是他那次的獎勵,就在幾天前,自然不會忘記。但他有些疑『惑』道:「究竟是什麼,竟然可以那樣大幅度提升你的實力?」

顧雅音伸出手指輕輕拂過自己的儲物戒指,動作卻是停住在那一刻,輕聲說道:「還是到你房間里去吧,這玩意可是比較罕見的。」

沒有拒絕,二人一同來到了不遠處的房間里,而顧雅音竟然將房『門』反鎖,檢查了一遍后還又多加了一道封鎖。

「至於這麼謹慎嗎?這可是萬鑄城,有幾個人敢在我的房間里動手?」風韌有些莫名,又看著顧雅音將窗帘拉上。

而下一刻,有些耀眼的淡金『色』光芒從顧雅音雙手中翻出,只見一顆九瓣鮮『花』被她捧在手中,翠綠『色』的枝葉洋溢著濃郁的生命活力,半透明的晶瑩『花』瓣上瀰漫著充斥光屬『性』之力的神聖氣息。

「竟然是九瓣燦綺蘭?這等稀世仙品,竟然你都到手了?」

一個充滿著震驚的聲音響起,風韌與顧雅音同時扭頭一望,二人同時面『露』詫異。

不知為什麼,無道哥竟然在房間里,而之前二人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

「等一下,無道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風韌失聲一叫,哪裡想得到顧雅音那般防範,卻是早有他人現行等候在了這裡。

無道哥聳聳肩道:「我覺得這副軀體里最近運轉勁氣有些不通暢,而此處光屬『性』之力掌握得最好的又只有你,自然只能找你幫忙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誰知道,竟然不在房間里,所以我只好在這裡等著。」

「等著就等著,何必隱去身形?老實『交』代,是不是還有別的目的?」風韌一把拽過無道哥,語氣有些惡狠狠。

早就習慣了他們兩個間的這種『交』流方式,無道哥笑道:「怎麼了,是覺得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被發現了?也對,或許我再多等一下,就能欣賞一場活『春』宮了說不準哦。」

「果然,這才是你的真實目的。不過沒可能的,大白天的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情,你也太看輕我了吧?」風韌往無道哥『胸』膛上重重一拳捶下。

無道哥隨手接下那拳,附在風韌耳邊咯咯笑道:「那可不一定哦。你不想,不代表著顧雅音無意。九瓣燦綺蘭,好東西,絕對的大補。這玩意最好的用法便是修鍊光屬『性』的一男一『女』各自服下一半,然後進行雙修。」

最後一句話,他刻意加大了聲音,以至於顧雅音也能聽到。

也正如無道哥所想那樣,顧雅音沒有『露』出一絲的驚訝,顯然早已知道。

「不是吧,音姐?你剛才沒有說過是這樣的方法啊……」風韌回首一望,神情有些尷尬。

見狀,顧雅音雙頰微微泛紅,哼道:「怎麼了,你還不情願?這個是我知曉的能夠提升自身實力最快而且最穩的方法了。」

無道哥補充道:「不過,通過這種方法使用九瓣燦綺蘭,雙修的兩人中是實力更低的那個得益最大。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若是你們兩個的話,恐怕風韌從中得到的增益會很小。換一個人,興許更好,但也必須是光屬『性』的擁有者……比如風輕柔?」

「不行!」

這一次,風韌與顧雅音異口同聲叫了出來。

「能不能增長實力,我無所謂的……若是音姐願意的話,我沒有異議。」風韌接著說道,都到了這份上,他自然不好拒絕。畢竟,顧雅音的實力若是提升,也能讓他安心不少。

況且,他們兩個的親密早就跨過了那一步,只是最近幾個月不曾有過親熱罷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在這裡給你們護法!」無道哥興奮一叫。

不過,回應他的全是兩隻拳頭,正中左右『胸』。

嘭!嘭!

「出去。」風韌的話很是簡便,而顧雅音一言不發。

無道哥嘆道:「蒼天啊,現在的我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怎麼連看看過過眼癮的都不給啊!」

鏘!

寒光閃爍,星塵淚冰冷的劍刃劃過虛空,落下之處卻不是無道哥的頸脖,而是雙『腿』之間,就勢一抵。

「別讓我再說第二遍。不然的話,不管你這具軀體那裡有沒有,我這一劍都削定了。」

「行行行,我走。不過,會在『門』外幫你們護法的。」

無道哥又嘆了一聲,當他在外面合上房『門』之時,又是聽到了風韌的一聲警告。

「別讓我發現你在外面偷聽。不然的話,剛才的我說的,一樣做到!」

房間內,終於只剩風韌與顧雅音,可是兩人卻多少有些彆扭。

過了好一會兒,沉寂還是被顧雅音打破,只見她嫵媚一笑,抬手撫『摸』在風韌臉龐笑道:「怎麼了,還不好意思了?想當初,你似乎很主動的?」

說罷,她不給風韌猶豫的機會,抬手一劈,指尖上尖銳的勁風輕而易舉將九瓣燦綺蘭切成兩截,裂開后的這株靈『葯』迅速融化為兩攤淡金『色』液體,在顧雅音勁力的包裹下凝為兩個晶瑩小球懸浮在空中。

見狀,風韌也不好再僵持在那裡,抬手接過一枚液體小球,如同顧雅音一般吞入嘴中。

當有些溫熱的清甜滑過咽喉之時,濃郁的光屬『性』開始逐漸擴散,將點點溫暖瀰漫在二人的經脈之中,進而又化為一股燥熱,緩緩喚醒了彼此間本能的『欲』望。

「哼,沒想到竟然方便到了這樣。」顧雅音面泛紅暈,兩條手臂已是纏在了風韌頸脖上。

下一刻,不等她再有所動作,風韌已是重重地『吻』住了了她嬌嫩的雙『唇』,反手抱住就勢一推,二人一同滾到了一旁柔軟的大『床』上。

醉人的『春』風緩緩拂過,在溫暖與沉湎中久久不息。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63983+dsuaahhh+25668537–> ?緩緩睜開雙眼,靠在牆壁上的無道哥嘀咕道:「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十一個時辰了,將近一天一夜,竟然沒有結束嗎?難不成,風韌那小子帝王神功已然大成,如此持久?不對,我在想什麼呢,九瓣燦綺蘭的藥效就算通過那樣的方法得到最大的利用,想要徹底融入經脈中被吸收掉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再等等吧。」

重新閉眼的時候,他心中又是一聲嘆息,可是無限的怨念。

「下一次,必須讓姜淵給的新軀體功能齊全些,老子可是忍了快三千年了!不去想也就算了,可是現在竟然還幫別人守著。這種煎熬,人間地獄!」

與此同時,一個疑惑的聲音傳來:「嗯,無道哥,你說什麼呢?忍了什麼快三千年了?還有,這裡是人間地獄?」

走廊的拐角處,風輕柔的身影輕輕走出。。。

「沒什麼,隨口說說而已。」無道哥急忙搖頭否認,同時揮揮手道:「你是來找風韌那小子的吧,還是先回去好了。」

「為什麼要回去?我是來叫他起床和去吃早飯的。難道,他已經不在了嗎?」風輕柔略感疑惑,很快又否決自己的看法:「不對,若是他不在的話,你怎麼又會坐在這裡?沒記錯的話,好像從昨天開始你就是這個姿勢。」

無道哥急忙解釋:「那個,他正在閉關呢,關係重大,現在可是緊要關頭,絕對不能夠打擾的,你明白嗎?」

「什麼?風韌哥哥又在閉關!上一次不才剛剛結束嗎?不行,我去看看。。。」風輕柔一驚,伸手便探向房門的把手。

嘭!

無道哥動作更快,手指一撥便是點在風輕柔手腕上將其整條手臂震向一旁,面色冷厲:「你沒聽懂嗎?他正在閉關,絕對不容打擾!」

頓時,風輕柔下意識後退一步,面露委屈:「我只是擔心他嘛,就稍微瞄上一樣,確認沒事就可以了,行嗎?想必有你在幫忙的話,肯定不會驚擾他的。」

看到風輕柔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無道哥都有些忍不住心生憐惜之意,鬼使神差點了點頭,但是隨即回過神來,乾咳幾聲道:「你關心他,我知道。但是,現在他實力可是在我之上,萬一有什麼差錯,我沒可能完全確保意外的發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所以,謹慎起見,你還是先回去吧。等他出關了,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行嗎?」

見狀,風輕柔也只得無奈地嘆了口氣,很是遺憾道:「那也辦法了。」

望著女孩離去時有些落寞的背影,無道哥都覺得自己心裡有少許負罪感,心中哼道:「風韌啊,我可都幫你到這種地步了,夠義氣了吧?倒是你竟然一直在裡面風流快活,結果讓我坐在這裡乾等著!」

未曾想到,當他回過神來一抬頭時,竟然正好對上了一對閃爍著狐疑的雙眼。

「等一下,為什麼我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去而復返的風輕柔又逼近了一步,緊緊盯著無道哥問道:「若是正常閉關,為什麼你會在房間外面護法而不是裡面。況且,在這萬鑄城中,風韌哥哥能夠拜託的強者不少,既然你都知道自己不保險了,竟然還要幫忙?」

那一瞬間,無道哥心中慘叫了一聲:「我的老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敏銳嗎?為什麼,唯獨這種事情任何一個女子都會變得聰明起來?」

不等他的回應,風輕柔微微挽起自己的裙邊,在房門的另一邊盤腿坐下,正好與無道哥相對。

「也罷,反正我閑著沒事,也在這裡稍微修鍊一下好了。想必,無道哥你抽出那麼一丁點精力也照看一下我,應該沒問題吧?」

根本沒有理由去反駁,無道哥只能點頭同意,同時心中一嘆:「風韌,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到時候你自求多福吧。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個丫頭,絕對不是省事的主!」

一旁暗處,銀月心也是搖了搖頭,對於顧雅音與風韌一同進去后就再也沒有出來她可是看到了的。在聯合上無道哥怪異的表現,也是隱約猜到了可能發生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