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還是在於意識上的領悟與升華,只要達到了條件,就可以自然而然的領悟出自己的領域,只要有了領域,基本上就是聖級了,通過對領域內一切的掌控,壓制敵人,提升自己。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了,劉飛宇已經將何家先祖留下的知識消化一空,儘管絕大部分的東西劉飛宇都已經會了,但是每一個聖級強者,都有自己獨特的領悟,畢竟每一個人成為聖級強者,道理都不會完全一樣。

「依然有不小的收穫,這讓我的知識面又得到了拓展,哎,投桃報李,我也該給他們一點回報才行。」完畢,劉飛宇輕輕地舒展一下肢體,心中思量該怎麼報答何家為好。

「怎麼還沒有開始?」當劉飛宇打開密室的時候,何所為心中疑惑。

「謝謝爺爺,我已經學習完了,收穫不小。」劉飛宇微笑著給何所為施禮。

「這麼快?匪夷所思啊,你不騙我?」何所為一時間感覺不真實。

「嗯,我精神力比較強大,其實上一次旭陽前輩的意識空間,兩個時辰,我也差不多將裡面的東西領悟完了,要不然我會那麼平靜。」劉飛宇並沒有隱瞞。

「哎,本以為偲偲很不錯了,但和你比起來,才知道相差甚遠啊,你小子就是一個怪胎。」何所為壓下心中的震驚,轉而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劉飛宇越是潛力大,對何家就越有利。

「爺爺,我也不瞞您,你們應該都在猜測,我是一個煉器師吧,其實這事是真的,如今的我,能夠煉製九級的裝備,只是這一次得罪了唐家,趁著這幾天唐家唐石傳授的時間,我準備回格林城了,走之前我會幫助你們煉製一件九級的裝備,不知道爺爺需要麼什麼樣的裝備。」人家誠心對己,劉飛宇當然要有所表示。

「不了,你還是趁著時間早點回去,遲則生變!你能夠推誠布公,爺爺一件很高興了,當務之急是你的安全,我預計唐家不會善罷甘休,你得注意,他們唐家九級修鍊者可是有數百,隨便出動二三十個針對你都是很有可能的。放心,你的事情我會保密的。」何所為現在是一心為劉飛宇考慮。

「耽擱不了多久的時間,我今天晚上走,時間還來得及,反正唐石講課據說至少一個星期,也不差這一天半天。」劉飛宇堅持。

「那好吧,你給偲偲打造一把短劍吧!」何所為稍微思考一下,最終還是接受劉飛宇的好意,不過為了讓劉飛宇煉製容易,只讓他給何偲偲煉製一件九級的短劍。

「好的!」劉飛宇也是明白何所為的苦心。

「需要什麼材料,我這裡有!」何所為身上一樣有空間戒指。

沒有多久,材料就已經準備完畢,劉飛宇身邊說了幾樣材料,不過魔核上,劉飛宇可是要了風水光三顆九級魔核。雖然有點疑惑不解,但是何所為還是爽快的給了。

三系九級短劍,對劉飛宇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畢竟現在劉飛宇的靈魂還處於受創狀態,要是頂峰狀態下,自然沒有問題,但是作為給姐姐的禮物,劉飛宇沒有理由不拿出最好的水平。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努力製作了數個時辰后,一把漂亮犀利的三系短劍終於出爐了,刀柄上鑲嵌三顆九級魔核,分別是風水光系,考慮到何偲偲的手掌,劉飛宇不得不略微將九級魔核修飾小點,好在影響不算大,不過這個不像是鑲嵌魔法杖的魔核,劉飛宇並沒有將其雕刻成棱形,那樣的話,手掌就不好握了。

要是平常人只怕做不到,畢竟刻畫魔法陣十個機密活,也只有劉飛宇,才能在很小的平面上刻畫魔法陣。在休息了兩個時辰后,劉飛宇才將做好的短劍遞給何所為:「爺爺,已經做好了!」

「哇!居然是罕見的三系,哎,你小子就是一個怪胎,這要是傳出去,只怕所有的帝國大家族包括皇室,只怕都要來巴結你了,即便是那些隱世家族,也一樣不會放過這樣的人才。」第一時間,何所為就知道了這一把短劍的不凡。

光是憑藉三系的名頭,就一定差不了,而且何所為是亞聖級別,一把武器的好壞還是知道的,這一把武器的價值,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九級武器了,而且為了照顧姐姐是女孩子,因此這一把短劍同樣是美輪美奐。

也同樣有光影效果,不過有一點,光影效果可以關閉,這可是劉飛宇特別設計的,關閉光影效果后,除了外觀漂亮點外,顯得比較普通了,但一旦開啟光影效果,嘖嘖不得了,尤其在夜晚,那要羨慕死一大片的人。

劍身根部一面刻有何偲偲三個字,說明專門給何偲偲定做的,配上一個稍顯平凡的劍鞘,魔核上刻畫的魔法達到九個之多,而且都是很實用的魔法,加上劉飛宇自己還添加了不少的好材料,使得這一把短劍在材質上也是處於九級頂峰。



…()

「那就謝謝了!」劉飛宇不是一個迂腐的人,只要真心對自己,即便是看重自己的潛力也好,劉飛宇是不會介意的,到現在,劉飛宇已經徹底習慣了。

「嗯,那就開始把,我到外面等你!」何所為從傳承之地退出!

整個傳承之地,被厚厚的金屬包裹,超過二十米的厚度,再外面,同樣是晬煉過的土質,厚度更是驚人的超過百米,看來,何家對這個傳承之地,可謂是下足了功工夫,而且,里裡外外,刻畫了不少的魔法陣。

這些都是防守這裡的最佳手段,只要有魔核,他們發揮的作用比上百個九級強者都要好,這樣的魔法陣,不同於武器裝備上刻畫的魔法陣,屬於另外的一門知識了。基本上都要聖級以上強者才能布置這麼複雜的魔法陣。

劉飛宇儘管也是想偷偷的學一點,但是此時還不行,畢竟聖級強者留下的東西,劉飛宇也不敢隨便就查探,一旦引起魔法陣攻擊就麻煩了。

盤坐與蒲團,劉飛宇將精神力往傳承碑涌去,不過這一次,卻沒有聖級強者的意識,裡面只有一個空洞的意識空間,但是並沒有意識存在,或許何家老祖並沒有旭陽前輩那麼厲害,數千年過去了,還保留有一絲意識。

不過同樣的,裡面卻有不少的知識,每一個達到聖級的強者,都各自有自己的感受,每一個聖級修鍊者晉級的方式並不完全一樣,要知道,九級修鍊者晉級聖級,關鍵是靠悟。

主要還是在於意識上的領悟與升華,只要達到了條件,就可以自然而然的領悟出自己的領域,只要有了領域,基本上就是聖級了,通過對領域內一切的掌控,壓制敵人,提升自己。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了,劉飛宇已經將何家先祖留下的知識消化一空,儘管絕大部分的東西劉飛宇都已經會了,但是每一個聖級強者,都有自己獨特的領悟,畢竟每一個人成為聖級強者,道理都不會完全一樣。

「依然有不小的收穫,這讓我的知識面又得到了拓展,哎,投桃報李,我也該給他們一點回報才行。」完畢,劉飛宇輕輕地舒展一下肢體,心中思量該怎麼報答何家為好。

「怎麼還沒有開始?」當劉飛宇打開密室的時候,何所為心中疑惑。

「謝謝爺爺,我已經學習完了,收穫不小。」劉飛宇微笑著給何所為施禮。

「這麼快?匪夷所思啊,你不騙我?」何所為一時間感覺不真實。

「嗯,我精神力比較強大,其實上一次旭陽前輩的意識空間,兩個時辰,我也差不多將裡面的東西領悟完了,要不然我會那麼平靜。」劉飛宇並沒有隱瞞。

「哎,本以為偲偲很不錯了,但和你比起來,才知道相差甚遠啊,你小子就是一個怪胎。」何所為壓下心中的震驚,轉而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劉飛宇越是潛力大,對何家就越有利。

「爺爺,我也不瞞您,你們應該都在猜測,我是一個煉器師吧,其實這事是真的,如今的我,能夠煉製九級的裝備,只是這一次得罪了唐家,趁著這幾天唐家唐石傳授的時間,我準備回格林城了,走之前我會幫助你們煉製一件九級的裝備,不知道爺爺需要麼什麼樣的裝備。」人家誠心對己,劉飛宇當然要有所表示。

「不了,你還是趁著時間早點回去,遲則生變!你能夠推誠布公,爺爺一件很高興了,當務之急是你的安全,我預計唐家不會善罷甘休,你得注意,他們唐家九級修鍊者可是有數百,隨便出動二三十個針對你都是很有可能的。放心,你的事情我會保密的。」何所為現在是一心為劉飛宇考慮。

「耽擱不了多久的時間,我今天晚上走,時間還來得及,反正唐石講課據說至少一個星期,也不差這一天半天。」劉飛宇堅持。

「那好吧,你給偲偲打造一把短劍吧!」何所為稍微思考一下,最終還是接受劉飛宇的好意,不過為了讓劉飛宇煉製容易,只讓他給何偲偲煉製一件九級的短劍。

「好的!」劉飛宇也是明白何所為的苦心。

「需要什麼材料,我這裡有!」何所為身上一樣有空間戒指。

沒有多久,材料就已經準備完畢,劉飛宇身邊說了幾樣材料,不過魔核上,劉飛宇可是要了風水光三顆九級魔核。雖然有點疑惑不解,但是何所為還是爽快的給了。

三系九級短劍,對劉飛宇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畢竟現在劉飛宇的靈魂還處於受創狀態,要是頂峰狀態下,自然沒有問題,但是作為給姐姐的禮物,劉飛宇沒有理由不拿出最好的水平。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努力製作了數個時辰后,一把漂亮犀利的三系短劍終於出爐了,刀柄上鑲嵌三顆九級魔核,分別是風水光系,考慮到何偲偲的手掌,劉飛宇不得不略微將九級魔核修飾小點,好在影響不算大,不過這個不像是鑲嵌魔法杖的魔核,劉飛宇並沒有將其雕刻成棱形,那樣的話,手掌就不好握了。

要是平常人只怕做不到,畢竟刻畫魔法陣十個機密活,也只有劉飛宇,才能在很小的平面上刻畫魔法陣。在休息了兩個時辰后,劉飛宇才將做好的短劍遞給何所為:「爺爺,已經做好了!」

「哇!居然是罕見的三系,哎,你小子就是一個怪胎,這要是傳出去,只怕所有的帝國大家族包括皇室,只怕都要來巴結你了,即便是那些隱世家族,也一樣不會放過這樣的人才。」第一時間,何所為就知道了這一把短劍的不凡。

光是憑藉三系的名頭,就一定差不了,而且何所為是亞聖級別,一把武器的好壞還是知道的,這一把武器的價值,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九級武器了,而且為了照顧姐姐是女孩子,因此這一把短劍同樣是美輪美奐。

也同樣有光影效果,不過有一點,光影效果可以關閉,這可是劉飛宇特別設計的,關閉光影效果后,除了外觀漂亮點外,顯得比較普通了,但一旦開啟光影效果,嘖嘖不得了,尤其在夜晚,那要羨慕死一大片的人。

劍身根部一面刻有何偲偲三個字,說明專門給何偲偲定做的,配上一個稍顯平凡的劍鞘,魔核上刻畫的魔法達到九個之多,而且都是很實用的魔法,加上劉飛宇自己還添加了不少的好材料,使得這一把短劍在材質上也是處於九級頂峰。



…() ?「沒有辦法,我現在狀態不在頂峰,這一把短劍還不算盡善盡美,希望姐姐能夠喜歡。」劉飛宇還是有點遺憾。

「已經很好了,我將偲偲喊來吧!」何所為已經很滿意了,在何家,雖然也是有聖器的存在,但是九級武器中,能夠比得上這一把短劍的都不多,對劉飛宇的煉器水平,何所為同樣震撼之極。

「不了,我就不和姐姐告別了,徒增傷感,就請爺爺替我轉交姐姐,我這就走!」劉飛宇不願意離別的時候面對何偲偲。

「那好,一路心點!」何所為也不是不知變通的人,相反還是人老成精。

「那個劉飛宇離開了!」唐家,劉飛宇離開的消息自然是無法隱瞞,脈石城就這麼大,盯著何家的探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最主要的劉飛宇並沒有直接召喚金鋒刃,帶著自己直接從地下走,而且即便從地下走,多半也是行不通,畢竟這是蘇拉爾帝國西北部的最重要的門戶城市,肯定有巨大的魔法陣保護。

尤其是地下,肯定不會歐疏漏,紫月大陸歷史上,從地底攻擊的例子多不勝數,或許就有探測的魔法。

「好,和大哥預料的一樣,會趁著這一段時間開溜,不過一起都是徒勞的,哈哈!有我親自出手,與二十你的榮幸了。」一個壓低的聲音,這是唐家最近晉級的聖級強者唐裘,晉級聖級不到十年。

「這一次唐家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聖級強者講課,而且也並不是虛掩,而是實實在在的傳授知識技巧,即便不是唐家的修鍊者有疑問,也是耐心解答!」一過去了,四個家族都是各自召開家族會議。

這第一,切切實實的是在傳授知識,解答問題,讓四個家族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管他呢,只要有好處,每繼續,而且讓他們提問一些修鍊上的難題!」搞不明白,許多人生出這樣的心思。

「都給我留意點,包括唐家的人員調動,我認為唐家沒有這麼好心!但願我的猜測是多餘的。」不過還是有家族不太相信唐家。

不過對於中等家族來,這可是極大的恩惠了,聖級強者親自講課,這機會有多難得,一個個的心中對唐家充滿感激。

「這是你弟弟給你煉製的短劍!」在何家密室,劉飛宇走後沒有多久,何所為將劉飛宇煉製的短劍遞給何偲偲。

「嗯!」何偲偲一開始聲叮嚀了一句,對於劉飛宇的不告而別,心裡話,何偲偲心中還是有點芥蒂的,其實劉飛宇離開的時候,何偲偲在一邊看著,兩人姐弟相稱,居然不告而別。

但是下一刻,被這一把短劍給震驚了,心一下子就撲通起來,仔細的打量,越看心中越是喜歡,心的將短劍抽出,寒光內斂,隨便找了一塊七級的金屬,何偲偲並沒有使用鬥氣,就這樣一劍刺去。

七級的金屬,居然無法阻擋分毫,被刺了一個對穿,要知道,何偲偲本身力氣並不算大,這要是灌注鬥氣,威力又要提升多少,現在何偲偲對於劉飛宇的一點芥蒂早已煙消雲散,反而充滿感激,儘管何偲偲也是有九級的武器和魔法杖,但是都只是單系的。

而且品質也無法和這一件短劍相比,不時的把玩,甚至將短劍光影效果開啟,將整個密室都襯托出一片絢麗的色彩,要知道,這一把短劍是水光風三系,本身顏色就有淡青、乳白色和白色,互相交織又能夠產生新的顏色。

「謝謝你,弟弟!」將短劍回歸劍鞘並置於胸前,何偲偲已經淚流滿面。

「有了這一把短劍,你的實力提升一半以上,此子不是一般人,只要能夠順利成長,我們何家也是能夠獲益良多。」何所為心中都是泛起一陣豪情,目前來看,給劉飛宇投資無疑是明智的。

要知道,為了劉飛宇,何家聯合三個家族,公開和唐家唱反調了,要是劉飛宇潛力不行,他們是犯不著這樣的。

劉飛宇離開脈石城后,並沒有第一時間用颶風鷹或者金鋒刃趕路,實在是對於蘇拉爾帝國,。劉飛宇認識還不夠,既然有此機會,為什麼不多見識一下。

當然,劉飛宇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慢慢的遊歷,而是會儘快的離開,最多不超過五,儘管只是走馬觀花,但也聊勝於無,畢竟劉飛宇潛意識裡,唐家要對付自己,沒有聖級強者,是無法留下自己的。

至於唐石,現在還在講課,畢竟聖級強者親口承若,至少一個星期,那就是一個星期,不會出爾反爾,唐家的九級修鍊者,不管來多少,劉飛宇打不過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怎麼感覺心神有點不寧?難道是識海受創還沒有恢復的緣故?」劉飛宇走在大路上,騎著普通的坐騎。

「算了,先到這一邊的雪峰山脈看看,都有些什麼魔獸,或者出產什麼藥草等。」劉飛宇有信心和一切魔獸進行交易,現在有機會,自然也不願錯過,一個勢力要長久發展,離不開丹藥和裝備。

丹藥又靠藥草煉製,六級以下的藥草,人工培育起來並不困難,但是七級以上的藥草,幾乎絕大部分來自魔獸世界,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劉飛宇自然是希望和自己交易的魔獸越大越好。

不過想法是好的,但現實是殘酷的,劉飛宇並沒有達到雪峰山脈,就迎來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閣下是誰,為什麼攔著我的去路!」劉飛宇正和袁剛烈趕路,突然一個男子攔住了去路,特別令人驚訝的是,此人氣息若有若無。要不是肉眼看見,單靠精神力探查的話,都不一定能夠感受到。

劉飛宇不是白痴,此人肯定是一個超級高手,最不濟也是亞聖,甚至更大的可能是聖級,一個聖級強者攔著自己,劉飛宇可不認為是好事,因為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是讚賞而是漠視,但謎底揭曉前,什麼都有可能。

「沒有什麼,就是想請你到唐家做客而已!」這個中年男子一句話,讓劉飛宇瞬間驚醒,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31554+dqsumh+11078825–>

「沒有辦法,我現在狀態不在頂峰,這一把短劍還不算盡善盡美,希望姐姐能夠喜歡。」劉飛宇還是有點遺憾。

「已經很好了,我將偲偲喊來吧!」何所為已經很滿意了,在何家,雖然也是有聖器的存在,但是九級武器中,能夠比得上這一把短劍的都不多,對劉飛宇的煉器水平,何所為同樣震撼之極。

「不了,我就不和姐姐告別了,徒增傷感,就請爺爺替我轉交姐姐,我這就走!」劉飛宇不願意離別的時候面對何偲偲。

「那好,一路心點!」何所為也不是不知變通的人,相反還是人老成精。

「那個劉飛宇離開了!」唐家,劉飛宇離開的消息自然是無法隱瞞,脈石城就這麼大,盯著何家的探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最主要的劉飛宇並沒有直接召喚金鋒刃,帶著自己直接從地下走,而且即便從地下走,多半也是行不通,畢竟這是蘇拉爾帝國西北部的最重要的門戶城市,肯定有巨大的魔法陣保護。

尤其是地下,肯定不會歐疏漏,紫月大陸歷史上,從地底攻擊的例子多不勝數,或許就有探測的魔法。

「好,和大哥預料的一樣,會趁著這一段時間開溜,不過一起都是徒勞的,哈哈!有我親自出手,與二十你的榮幸了。」一個壓低的聲音,這是唐家最近晉級的聖級強者唐裘,晉級聖級不到十年。

「這一次唐家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聖級強者講課,而且也並不是虛掩,而是實實在在的傳授知識技巧,即便不是唐家的修鍊者有疑問,也是耐心解答!」一過去了,四個家族都是各自召開家族會議。

這第一,切切實實的是在傳授知識,解答問題,讓四個家族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管他呢,只要有好處,每繼續,而且讓他們提問一些修鍊上的難題!」搞不明白,許多人生出這樣的心思。

「都給我留意點,包括唐家的人員調動,我認為唐家沒有這麼好心!但願我的猜測是多餘的。」不過還是有家族不太相信唐家。

不過對於中等家族來,這可是極大的恩惠了,聖級強者親自講課,這機會有多難得,一個個的心中對唐家充滿感激。

「這是你弟弟給你煉製的短劍!」在何家密室,劉飛宇走後沒有多久,何所為將劉飛宇煉製的短劍遞給何偲偲。

「嗯!」何偲偲一開始聲叮嚀了一句,對於劉飛宇的不告而別,心裡話,何偲偲心中還是有點芥蒂的,其實劉飛宇離開的時候,何偲偲在一邊看著,兩人姐弟相稱,居然不告而別。

但是下一刻,被這一把短劍給震驚了,心一下子就撲通起來,仔細的打量,越看心中越是喜歡,心的將短劍抽出,寒光內斂,隨便找了一塊七級的金屬,何偲偲並沒有使用鬥氣,就這樣一劍刺去。

七級的金屬,居然無法阻擋分毫,被刺了一個對穿,要知道,何偲偲本身力氣並不算大,這要是灌注鬥氣,威力又要提升多少,現在何偲偲對於劉飛宇的一點芥蒂早已煙消雲散,反而充滿感激,儘管何偲偲也是有九級的武器和魔法杖,但是都只是單系的。

而且品質也無法和這一件短劍相比,不時的把玩,甚至將短劍光影效果開啟,將整個密室都襯托出一片絢麗的色彩,要知道,這一把短劍是水光風三系,本身顏色就有淡青、乳白色和白色,互相交織又能夠產生新的顏色。

「謝謝你,弟弟!」將短劍回歸劍鞘並置於胸前,何偲偲已經淚流滿面。

「有了這一把短劍,你的實力提升一半以上,此子不是一般人,只要能夠順利成長,我們何家也是能夠獲益良多。」何所為心中都是泛起一陣豪情,目前來看,給劉飛宇投資無疑是明智的。

要知道,為了劉飛宇,何家聯合三個家族,公開和唐家唱反調了,要是劉飛宇潛力不行,他們是犯不著這樣的。

劉飛宇離開脈石城后,並沒有第一時間用颶風鷹或者金鋒刃趕路,實在是對於蘇拉爾帝國,。劉飛宇認識還不夠,既然有此機會,為什麼不多見識一下。

當然,劉飛宇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慢慢的遊歷,而是會儘快的離開,最多不超過五,儘管只是走馬觀花,但也聊勝於無,畢竟劉飛宇潛意識裡,唐家要對付自己,沒有聖級強者,是無法留下自己的。

至於唐石,現在還在講課,畢竟聖級強者親口承若,至少一個星期,那就是一個星期,不會出爾反爾,唐家的九級修鍊者,不管來多少,劉飛宇打不過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怎麼感覺心神有點不寧?難道是識海受創還沒有恢復的緣故?」劉飛宇走在大路上,騎著普通的坐騎。

「算了,先到這一邊的雪峰山脈看看,都有些什麼魔獸,或者出產什麼藥草等。」劉飛宇有信心和一切魔獸進行交易,現在有機會,自然也不願錯過,一個勢力要長久發展,離不開丹藥和裝備。

丹藥又靠藥草煉製,六級以下的藥草,人工培育起來並不困難,但是七級以上的藥草,幾乎絕大部分來自魔獸世界,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劉飛宇自然是希望和自己交易的魔獸越大越好。

不過想法是好的,但現實是殘酷的,劉飛宇並沒有達到雪峰山脈,就迎來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閣下是誰,為什麼攔著我的去路!」劉飛宇正和袁剛烈趕路,突然一個男子攔住了去路,特別令人驚訝的是,此人氣息若有若無。要不是肉眼看見,單靠精神力探查的話,都不一定能夠感受到。

劉飛宇不是白痴,此人肯定是一個超級高手,最不濟也是亞聖,甚至更大的可能是聖級,一個聖級強者攔著自己,劉飛宇可不認為是好事,因為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是讚賞而是漠視,但謎底揭曉前,什麼都有可能。

「沒有什麼,就是想請你到唐家做客而已!」這個中年男子一句話,讓劉飛宇瞬間驚醒,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