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小姐,華總講過你不可以從這兒出去呀!」她繼續不肯放過的攔著我。

「我想去哪兒里便去哪兒中,你們不可以關著我不管呀!你讓開。」我厲聲訓斥道。

「吳小姐,你還是別為難我們了。」她神情非常煎熬的說道。

「你還是別攔我了,我肯定是要走的。我僅是帶美歡出去一趟。」

我見她不肯放我。便謊稱要帶美歡出去。

「你們要出去的話,還是等寧嫂回來的再去罷,也好讓司機送你們過去。」她仍舊擋在門邊說道。

「你讓開!」

「吳小姐,華總講過你不可以出去。」她仍舊苦苦乞求。

我本以為寧嫂不在家。我便可以輕鬆離開。但沒料想到華禹風居然做的這麼絕,所有人都在望著我。不要我再出家門。

「吳小姐,請你不要難為我了,好么?」她苦口婆心的乞求道。

「你安心罷!我不會逃走的。我什麼東西都沒帶。我可以去哪兒里呀?我僅是想要帶著美歡出去走走,晒晒太陽罷了。她身體這麼虛弱,須要陽光。」我真的慶幸方才沒徑直把行李箱帶下來。

她猶豫了片刻。望著我若有所思的模樣。我曉得她鐵定是在回憶華禹風的交待,大約是不敢違背。瞧她模稜兩可之下,我抱著美歡便離開了。

「你安心。我片刻便回來。」我抱著美歡邊說邊跑。

「媽媽,我還是下來自己走罷!你累了罷?」美歡在我的懷中懂事的開了口。

這時我也覺得自個兒的手確實酸了,我欣慰的把美歡放下,伸掌摸了摸她的頭髮,「美歡乖呀!」

「媽媽,我們這是要去哪兒里呀?」美歡的小手就握在我的掌中,疑惑的一張臉直勾勾的盯著我。

說實話,我不曉得跟美歡說啥,這是由於我自個兒都不曉得我們該去哪兒里?

外邊的世界那般大,但卻沒我的活路,心中無限的悲涼。

我蹲下身望著美歡的眸子,認真的道:「美歡,往後我們便不回那公館了,媽媽會給你找個寬慰的地方,往後我們就一塊生活,再也不分開了。」 「那爸爸怎麼辦呀?」

美歡一句講的我心中徑直翻騰來,因此咽下心中的苦水。忍住鼻子的酸楚,壓抑下心中的不適,「從今天起,他不是你父親了。」

聽見我如此說,美歡剎那間流出了淚水,「媽媽,爸爸怎麼了?他為什麼便不是我的爸爸了?他就是、就是、就是……」

「美歡,聽話呀!」我強忍住心中的苦澀,儘可能令自個兒的聲響變得平靜,「美歡,你願意跟著爸爸生活?還是願意跟著媽媽生活?」

「你們是要離婚么?」美歡傷心的望著我。

「美歡不是的,我們……」此時我卻不知如何解釋。

「我們幼兒園的小朋友便有父母離婚的,他們可可憐了,我不要變成沒人要的孩子。」

「美歡,乖呀!」

「我就要爸爸,媽媽……」她哭叫著,夾雜著哽咽的聲響。

我緊緊的把他抱進我的懷中,望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繁華的都市。有那麼一剎那間,我的一顆心居然無處安放的感覺。

我不想去那程哥的家,我曉得爸爸跟媽媽也在那中。因此去了的話,會更加麻煩。

我真切的發覺,在這城市中,我還是跟多年前似得,壓根沒安身之處。

「媽媽,我們不去找外婆么?」美歡眨巴著眼眸問我。

「不去,媽媽有法子。」

思來想去我可以去的地方,就唯有戴瑩瑩的家,那裡是我唯一能去的地方。我領著美歡打車到了戴瑩瑩的樓下,躊躇了半個多小時。

還是拿起了電話,給戴瑩瑩撥去,「瑩瑩,你回家了么?」

「青晨,你在哪呢?」戴瑩瑩急切的聲響,出如今電話中。

「恰在你家樓下,你回來了么?」

「即刻便到,你不要離開呀!等著我,我即刻便回去。青晨,你真的決定不回家了么?」戴瑩瑩關懷的問道。

「那裡壓根便不是我的家。」我乾脆的回復了戴瑩瑩的疑問,那家我壓根也不會再回去。

「行,我曉得了,你等著我呀!也就二十幾分鐘我便可以到了。」

「恩!」伴隨著一陣失落,我扣掉了電話。

我帶著美歡簡單吃了些快餐,又帶著她逛了逛超市,買了些必要的日用品。因為我計劃這回在戴瑩瑩的家中,先暫住一段時間。等找到了合適的住處,再帶著美歡離開。

「媽媽……」美歡柔弱的聲響說道:「我們還是回家罷媽媽,這時間爸爸肯定下班了。」

「美歡,你父親他不要我們了,我們以後不會跟他在一塊了。你就跟著媽媽一塊生活,行不行?就似以前我們在法國似得,就我們倆在一塊。」

「媽媽,在法國我們還有外婆他們呢!如今沒外婆,並且爸爸也沒了,我不要這樣,我要爸爸,我就要爸爸……」美歡雖然沒哭出來,但淚水一直在眼圈裡打轉兒。那委曲的小樣子,看起來令人非常心疼。

「都是媽母親的錯,等你長大了便可以懂媽母親的心情了,乖呀!」

一直以來我都想給美歡一個完整的家,因此才選擇嫁給甄治良。可是幻想終究是幻想,只可以靠自己了,我必須帶著美歡離開煎熬的境地。

收拾好千瘡百孔的心,預備寬慰美歡,此時,電話再一迴響起。垂頭一看,居然是那程哥。

「喂?」

「你在哪兒呢?」那程哥在電話那端,急切的問道。

「噢!我……」猶豫了片刻,「我在家呢唄!」

「青晨,你可不要騙我呀?」那程哥彷彿已經看穿我的心思。

「我哪兒會騙人呀!真的在家呢!」我笑呵呵的跟那程哥說道。

聽了我的話,那程哥沒再講話,我不確定他是否是相信了我。不禁從耳際拿開電話,瞧了瞧他並未扣掉。

誘惑勾你一百趴 「那程哥,你在么?」

「青晨!」

恰在此時,他便出如今了我的跟前。此時我還不敢相信,這是由於眼眸早已濕潤,我擦了擦眼眸的淚水。

「那程哥!」我詫異的望著他。

「你怎麼在這兒?」他不解的問道。

我神色慌張,窘迫的藏起手中的日用品。還未來得及回復,美歡的聲響便響起,「舅舅,媽媽說爸爸不要我們了……」

話畢,她小嘴一撇,淚水剎那間流下。

「怎麼個情況呀?」那程哥大吃一驚。

我窘迫一笑,「你不要聽孩子胡說,沒的事。」

那程哥望著我背後的日用品,面上霎時變得嚴肅起來,「青晨,你快說,這究竟是如何回事?」

我沒回復,也不敢回復。

「美歡你不要哭呀!來,告訴舅舅,你父親生母親媽出啥事了?」那程哥蹲下身子,把美歡攬入懷中。

「媽媽說,往後我們都不可以回家了,也不可以跟爸爸在一塊了。」美歡哭的非常傷心,講話時乃至有些哽咽。

「美歡,你不要亂說呀!」我輕聲呵斥道。

那程哥單掌抱起了美歡,把我掌中的袋子接去,「走罷!上車。」

在那程哥的逼問下,我終究講出了原委。雖然不想讓家中知道。但這類事到底瞞不下去。美歡也不可以一直跟著我受罪。

「華禹風這王八蛋,居然如此糟蹋你,我去找他算賬。」說著,那程哥就啟動了車輛。

我即刻伸掌攔住了他。「那程哥,算了罷!我覺得實際上沒誰對誰錯。也是沒法子計較得失的。我也不計劃去找他了,往後我跟他再也沒任何關係了。」

「你、還好么?」那程哥寬慰道。

我強忍著心中的忐忑,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暗自深吁了口氣。故作輕鬆的說道:「沒事的,能有啥事呀?我有美歡就夠了,感情……我早已不在乎了。」

那程哥沒講話。只是獃獃的望著我,目光里充滿了擔憂跟心疼。

我測過臉,笑咪咪的說道:「我如今是不是有某種特別滄桑的感覺?」

那程哥伸出了手。摸了摸我的額頭道:「你這蠢丫頭!」

聽見這兒,我的心口堵了口氣,壓根上不來氣的感覺。

「走罷!我們回家。」那程哥輕鬆的說道。

「別,你等等!」我再一回伸掌阻攔了那程哥,道:「我住瑩瑩這兒便行了,你先回去罷!」

我邊說邊抱起美歡,預備下車。

「青晨,你是不是怕回去遇見思茹,會不舒適呀?」 聽見這兒,我的心霎時激動起來,抑制不住想到:倘若不是舒爾妮非要去法國秀場,我便不會獨自跟著安東尼奧去法國,也便不會出現今日的結果。

不過沒多長時間,我便釋然了。倘若不是這事的發生,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我在他的心中是那麼髒的女子。

「我沒不舒適,若非她……總之,我還得感謝她。」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青晨,你也是我們那家的孩子,何況你父親母親都在我們家中。因此,那就是你的家,你怎可以不回去呢?你安心,華禹風這樣欺負你,我們是決對不會就如此算了,你跟我回去。」那程哥苦口婆心的說道。

「我僅是暫時住在瑩瑩的家中,我會儘快找到房子搬出去住的。」

想想還好如此多年,自己存了些工資,不過為美歡也花了不少。但,倘若要給美歡找個寬慰的家,還是要費一番心思。

「那你跟我說,你不回那家究竟是什麼原因?」那程哥蹙眉問道。

「那程哥,我欠他們的太多了,不管是爸爸媽媽,還是你的父母。你們對我都太好了,我一生都會記得的,我可不可以一生都活在你們的庇佑下。」

實際上,我不想回去的原因,有舒爾妮的成分。她老是針對我,肯定跟她大小姐的地位有關。還有就是,我不想讓家中人擔憂,我這類狀況,媽媽會非常傷心。

「我一直都拿你當成親妹妹的呀!」那程哥笑著說道。

「我曉得的,那程哥,我感謝你如此多年的照料。」

那程哥沒再講話,一腳油門兒踩下去,車輛飛馳而出。

「那程哥,你要去哪兒里呀?」我大吃一驚,詫異的問道。

「我還有一套房產,你跟美歡先去我那裡住罷!」那程哥一邊專註的駕車,一邊側頭跟我說道。

一小時之後,我們便到了那程哥所講的房子,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無可挑剔。整體看起來乾淨整潔,我們倆人住起來綽綽有餘。

「青晨,你先收拾收拾,我帶美歡去廚房瞧瞧。」那程哥講完,帶著美歡便走了。

沒多長時間,戴瑩瑩的電話打來,「青晨,你在哪兒呢?怎沒來我家中呢?」

「噢!青晨,你回家了么?」

「恩!你呢?」戴瑩瑩焦急的問道。

「我恰好在你小區的門邊遇見了那程哥,他說他有一套公寓可以給我住,跟你擠到一塊也著實不方便。」

「那你真不來我家了?」

「媽媽,舅舅叫你過去用餐呢!」美歡倏然出如今了我的背後,拽著我的衣裳說道。

「好的,媽媽即刻便去。」用一隻手摸了摸美歡的臉說道。

轉頭接著跟戴瑩瑩道:「瑩瑩,你不必擔憂我,我真沒事。」我繼續說道。

「噢!那好罷!」戴瑩瑩果斷的扣掉了電話。

坐在餐桌前,我倏然打了個大大的噴嚏,鼻子非常的痒痒,「誰在罵我呢?」

「美歡,乖巧的用餐罷!」我一手摸著美歡的臉,寬慰的說道。

「媽媽,我想吃雞腿。」她嘀著小嘴,不滿的說。

「等明天媽媽去超市給你買,行不行?」

「好罷!」美歡沮喪的耷拉下頭。

「咚、咚、咚……」大門倏然響起。

「誰呀?」那程哥聞聲走出。

門被打開之後,急切的步伐聲便傳來,沒過幾秒鐘華禹風便出如今了我的跟前。

「走,跟我回去。」華禹風衝到我的跟前,就拽起我的手,另一隻手抱起了美歡。

他的動作太快,以至於我們都沒反應過來。

「你放開我,我不要回去。」我努力掙脫了他的手。

「你就如此喜歡勾惹男人么?野男人便如此好么?」華禹風氣勢洶湧的沖我吼了句。

那程哥見狀疾步走來,重重地推了華禹風,「你放開青晨。」

此時,客廳中的氣氛非常惶張。我們仨人的神色均是忿怒。唯有美歡在華禹風的懷中,卻是一臉興奮。

「爸爸,你是來接我跟媽母親的么?」她開心的說道。

美歡稚嫩的聲響打破了窘迫的氣氛,華禹風看見美歡反而柔嫩下。眼眸里的凌厲少了幾分,在美歡的面上親了一口,「恩,爸爸是來接你們回家的。」

「美歡,來媽媽這兒。」我一聲大吼,伸掌企圖把美歡接過來,但我的手腕兒再一回被華禹風攥在掌中。

「走,跟我回去。」說著,華禹風便托著我向外走去。

「你放開青晨。」那程哥上前一把捉住了華禹風的手,「我不找你。你倒找上門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