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普智,見過幾位道友了。」普智和尚,雙手合十,向葉楚幾人各行了一禮。

葉楚不用再做介紹了,陳三六他們三人,自我介紹了一下。

不過現在這個級別了,多是葉楚和普智在聊天。

「不知普智大師,可是佛門中人?」葉楚看了看他身後的古寺,這座古寺看似樸實無華,但是卻很不一般。

好像不在他們的身後,似乎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似的,但是這個古寺確實是有的。

普智大師道:「貧僧普智,確實是佛門中人,只不過卻是一個佛門外僧,慚愧呀。」

「佛門外僧?」

葉楚笑道:「若是您這樣的修為,只能做一位外僧,那佛門太可怕了。」

「呵呵,葉施主有所不知。」

普智大師苦笑道:「佛門到底在何處,其實貧僧也不知道,貧僧記事起就被打下了佛門烙印,也是一路自我修行的,所以只能算是一位外僧了,在佛門中應該沒有我的牌位的。」

「原來如此。」

葉楚贊道:「大師的天賦驚人,只是不知道大師所謂的,阿彌陀佛,可是指的阿彌陀佛大帝?」

「想不到還有人知道佛門大帝,的確就是佛帝先祖。」普智大師點了點頭,並沒有因為葉楚直稱佛帝佛名,而有些不爽。

葉楚問道:「這世上當真有佛帝阿彌陀佛嗎?」

「呵呵,這個應該有吧……」

普智點頭道:「若是沒有的話,如以如此多的佛門帝子,口呼大帝之名呢?」

「恩,在下只是覺得奇怪。」

葉楚道:「其實在我的老家,也自古便有佛門之說,只不過不知道大師,有沒有聽說過如來之名?」

「如來?」

普智臉色微變,然後雙手合十道:「此乃我佛門忌諱,不知道葉施主如何得知的?」

「這也是機緣巧合吧,在我的老家,是一個遙遠的地方,那裡我的故人,從小便知大日如來。」葉楚道。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如來,有阿彌陀佛大帝。

「不過為何就成了佛門的忌諱呢,大日如來不是佛門聖祖嗎?」葉楚覺得有些奇怪。

普智嘆道:「此乃佛門至高之秘,我只是記憶中記得這些,並不知道到底有何淵源,並不知道這些。」

「哦,原來如此。」

葉楚也知道,可能是問不出來什麼了,不過他還是問道:「不知道這佛門祖地在何處?大師可知嗎?」

「不知道。」

普智苦嘆道:「可能在星空的某處吧,成仙路將開,葉施主可以去星空中尋找答案。」

「恩。」

葉楚問道:「不知道大師為何呆在這裡,難道是為了要渡化眾生嗎?」

「貧僧可不敢說這樣的話。」

普智雙手合十道:「只是不忍見這裡,變成一片人間地獄罷了,畢竟這下面的這片海域中有無數的海獸,若是沒有這星辰庇護的話,這裡就將變成地獄了。」

「大師大愛,令晚輩佩服。」

葉楚拱手道:「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在下可以做的,大師儘管吩咐。」

普智看了看葉楚,然後笑道:「葉施主乃是太陽之體,若是葉施主肯相幫,這清凈之地,定然可以擴大幾倍,也能庇護更多的生靈了,乃是一件大功德。」

「哦,請大師明示,若是我葉楚能出力的,一定儘力而為。」葉楚點頭道。

這片海域,的確是這陰魔域中,難得的一片凈土,在這裡有不少的生靈在這裡生活。

若是能夠將這樣的凈土,擴大好幾倍,自然是一件大好事了,葉楚自然也願意去做這樣的事情。

普智點了點頭,扭頭看了看身後的古寺,對葉楚道:「這星辰發光的秘密,就在那古寺之中,只不過這座古寺不在這片時空中,不在這個界域之內,若是葉施主可以進入其中,點燃其中的佛燈,就可以令這裡的星辰之光強上好幾倍,也就可以照耀更多的靈地了。」

「不在這個界域之內?」

事實果然如葉楚所預料的,這個古寺不像是在這個空間中,有些像是另一個時空中出現的。

普智大師道:「的確是不在這個界域之內,這是域外來的一座古寺,當年我來到這裡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它。」

「裡面有一座通靈佛燈,裡面有三根燈蕊,若是能夠點燃三根燈蕊,這一帶的靈光就更加的強大了。」

他對葉楚道:「當年我耗盡全力,也只是點燃了一根燈蕊,還有兩根沒有點燃,若是葉施主能夠再點燃一根,或者是兩根的話,佛燈之光會強大許多了。」

「原來如此。」

葉楚幾人也都很唏噓,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樣的東西。

葉楚對陳三六他們三人道:「你們就不要跟著我進去了吧,留在普智大師這裡,好好向大師請教一下道法吧。」

「好吧,大哥你要小心。」

陳三六點了點頭,暗中傳音葉楚:「一定要小心,這裡面會有陷阱,如果有的話,一定要用九龍珠環將那裡攻破出來。」

「恩,我知道。」

白狼馬和屠蘇,也都暗中提醒了葉楚,這個普智看似仁慈,但是到底有沒有別有用心,誰也不敢保證。

不過葉楚也想進去看看,這古寺之中,到底有什麼,能不能發現一些關於阿彌陀佛,或者是如來的佛門古藉。

如果能夠發現的話,能夠知道他們的來源,到底是哪裡,是不是地球的話,說不定可以發現一些關於地球的線索。

畢竟當年在地球上,這兩位的大名,在華國應該人人都知了。

尤其是當年的電視劇,西遊記,也是每年都要在各大電視台上面,播了又播的,是個華國人應該都看過了。

「古寺內並沒有什麼陷阱與機關,只要是有佛緣者都可以入內,我觀葉施主與我佛確實是有佛緣,應該是有機會點燃燈蕊的。」

普智道:「不過葉施主儘力就好,如果點不燃,說明佛緣不深,葉施主及時退出來就可以。」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735

「古寺內並沒有什麼陷阱與機關,只要是有佛緣者都可以入內,我觀葉施主與我佛確實是有佛緣,應該是有機會點燃燈蕊的。」

普智道:「不過葉施主儘力就好,如果點不燃,說明佛緣不深,葉施主及時退出來就可以。」

「這是一塊佛玉,若是遇到了危險,或者是葉施主要退出來了,你就捏碎這塊佛玉,貧僧就可以將你拉出來。」普智給了葉楚一塊綠色的玉。

葉楚收下了這塊佛玉,等下出來的時候,還要靠這個東西呢。

準備了一會兒后,葉楚便來到了古寺外,明明看到面前有一座古寺,可是就是觸不到。

這的確不是在一個界域中,這種感覺更像九龍珠中的那些星辰,明明看得到,但是卻觸不到。

「葉施主保重。」

普智在古寺面前,轉動了一下手中的佛珠,只見發出一片佛光,然後將葉楚給帶走了。

「涮……」

「釘……」

「咚咚咚……」

進入佛門古寺后,葉楚馬上就聽到了耳邊,一陣陣的佛門鈴聲響起,在耳邊猶如一陣陣柔和之音,令他元靈微微一震。

「這佛門的渡化之音,果然強大。」

葉楚劃破了自己的手指,以血跡讓自己保持清明,沒有受這佛門渡化之音的渡化,不然的話會被立即給渡化成為佛門信徒的。

還好葉楚的血有特別的作用,畢竟是聖皇血脈,這血一出,馬上這佛音就弱化了不少了,不再對葉楚有渡化的效果了。

葉楚看了看這座古寺,有些像是華國西藏的布達宮,但是比那要大得多,整個就是大一號的布達宮。

前面的廣場上,就立著這麼一口金色大鐘,剛剛就是這大鐘在響,不過因為他放出了聖血之後,這大鐘便不再響了。

葉楚慢慢的走向了面前的佛寺,佛寺是一幢百丈的樓宇,上面古色古香的,還有陣陣佛香傳來。

而那座佛門天燈,其實就在第一層大廳的中間,天燈發出的光芒,看似沒有在外面看到的那麼恐怖,但是確實是這裡的唯一的光源。

在佛寺大殿的中間,還立著十幾尊金色羅漢雕像,看上去卻是有些猙獰,葉楚想要踏入這佛殿,還得先踏上這佛階。

這裡因為可能被設下了佛法,所以葉楚想飛進去,瞬移進去都十分困難,所以他就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了。

「嗡……」

可當他踏上第一階佛階的時候,突然腦子裡就跟炸開了一樣,嗡的一聲巨響,如同一塊巨鍾,直接挨著元靈被撞響了。

震得葉楚嗡嗡作響,險些吐血了。

「該死,這是什麼東西?」

葉楚心中暗罵,這個佛寺面前,為何會有這樣的東西,看來想進入到佛殿中,點燃那天燈,絕對沒有這麼容易。

普智所說的,只要一來,就能看到上面的佛燈,就能看佛緣,這看來只是他理解的而已,要不然就是普智坑自己的。

不過現在沒時間想這麼多了,這第一階就會這樣子,而面前的佛階一共有九階,後面的八階一定是一個考驗。

這讓葉楚想到了當年他踏過的,九重天梯,和這個有點類似,也是對修行者的一種考驗。

也許這個佛殿,所謂的佛緣就是要通過這個九重佛階的考驗,通過了才能進入殿內。

第一階只是令葉楚震得難受,再加上剛剛葉楚是沒有什麼準備的,所以才會被震到,不過現在就好多了。

葉楚讓自己平復了下來,同時將自己的許多法器,都給收了起來,這種時候並用不上這種東西。

若是強行使用法器神兵利器,有可能還會被法器給反震傷,就得不償失了。

「嗡嗡」……

第二階,葉楚踏了上去,腦袋同樣被嗡嗡的震了兩下,耳膜險些被震出了血來。

不過還好,葉楚早有心理準備,所以將一部分聽覺給弱化了,所以還不如第一階來得難受。

若是只是聲音的話,他這個至尊還是可以抗過去的。

「第三階……」

不過第三階葉楚踏上去的時候,葉楚的腦子裡沒有嗡的幾聲響,反倒是出現了一句佛音。

「何為生,何為死……」

這是一句佛語,可能是考察來人對佛緣的理解,若是答的明顯不符,說明佛緣不深,會被震下去。

葉楚思考了一會兒后道:「生死假象,隨緣而已。」

「答的好」……

這時候佛音中有聲音傳來,葉楚直接被送上了第五階,第四階已經略過了。

「看來這第四階,應該也是佛音問答了,自己的回答很有佛緣,所以被直接略過了第四階了。」

葉楚雙腳輕輕落地,第五階的考驗來了,葉楚的眼前突然就出現了一個女人,只不過是一個女僧人。

當葉楚定晴一看之後,卻發現這個女僧人,竟然就是七彩神尼。

「你來了。」

七彩神尼還緩緩開口,滿眼柔情的看著葉楚:「我在這裡等了你一千萬年了。」

「可是我卻沒有活這麼久,抱歉了。」

葉楚現在腦袋還是清明的,只是劃破了手指,聖皇一出,眼前的幻象破碎,不過耳邊還是留下了這個七彩神尼留下的一句話。

「早晚有一天,你會見到我的。」

「那就等那一天再說吧。」

葉楚身形又飄了起來,落向了第六階。

「撲……」

這一腳下去,葉楚馬上就吐血了,有一股極強的佛力,直接震到了他的元靈將他給震得吐血了。

不僅是葉楚吐血了,耳膜也在剛剛被震碎了,雙耳也慢慢的溢出了血了。

不過葉楚的恢復能力很快,馬上又復原了,只是剛剛這一震,令他有些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力量。

「看來還得小心呀。」

前面還有三階,葉楚現在也不急著上第七階了,得好好的調息一會兒,不能貿然就上去了。

休息了一會兒后,葉楚這才踏向了第七階。

「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