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語微一聽,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笑眯眯的回:「都說月底了呀!31號呀!晚上七點開始,今天是十三號,還早。」

「嘴角。」陸奕暘側著身子,冷不防的丟出兩個無厘頭的字,鎮定自若的抿了口咖啡。

喬語微是個單細胞的人,雖然有時候很腦子很靈光,但也有迷糊的時候,尤其是在和陸奕暘對話的時候,他說話太過於言簡意賅惜字如金,又是個極其不喜歡麻煩解釋的人,一個問題也不願意在上面糾纏太久,所以轉換問題特別快,這讓喬語微平均只有六十邁速度的大腦確實跟不上時速一百八十邁速度大腦的陸奕暘。

「啥?」

「沾了蛋糕。」陸奕暘是個向來不操心這些亂七八糟事情的人,現在遇到個單細胞的喬語微,也是夠讓他一直以效率和速戰速決的性格有夠頭疼的。

「哦……。」一聽,喬語微便抬手胡亂的抹了下嘴巴,然後看了下手,撅著小嘴道:「什麼都沒有呀!」

陸奕暘冰冷如常的俊容上添了幾分少有的無奈,覷著眉頭,大步流星的走過去,從褲袋裡伸出手捏著她的下頜,用修長的大拇指重重在她嘴角旁抹了下,然後鬆開她的下頜,將手伸到她的面前,眉宇間籠罩著強烈的不悅感。

「哦……嘿嘿。」看著他指腹上的那塊奶油,喬語微傻笑了兩聲,摸了摸自己剛剛被他擦拭過的嘴角。

「陸奕暘。」在他要轉身之際,喬語微忽然喊道。

陸奕暘轉身的動作再次停住,偏著腦袋,冰冷的視線斜睨過去。

「你剛剛問我幾號,是不是決定去我那天的演奏會了呀?」喬語微從椅子上起身,小跑到她身邊,笑眯眯的問。

她忘性很大,對於陸奕暘,只要吃到了一點點的甜頭,她就能把所有的不開心和心裡那些小失落全都拋到腦後,因為對於她來說,陸奕暘的一個肯定和眼神勝過一切。

因為這就是她一見鍾情的那個男人。

端著咖啡杯的手稍微一緊,腦海里回想起她剛剛那張充滿失望的面容,涼唇動了動,到嘴邊的話頭一次咽回了肚子,轉口道:「看情況。」

雖然他神情淡漠,語氣薄涼,但喬語微聽著他這話還是挺高興的,至少證明他還是在這件事情上鬆了口。

「那我明天幫你把票拿回來。」喬語微笑眯眯的看著他,望著他冷峻的容顏,心底忽然由升出一種想親他的衝動,便抬手扯住他的衣領往下拽,踮起腳尖,趁他不備,在他的俊容上偷了一抹香,然後迅速鬆開他,往後退了兩步,輕輕吐了下舌頭,俏皮道:「嘿嘿,這是獎勵你的。」

陸奕暘愣了一下,對於她這突如其來的吻有些猝不及防,完全忘記了要如何反應。

看著他怔住的樣子,喬語微臉上的笑意更甚了:「提醒你一點,這麼晚別老是喝咖啡,還有熬夜,對眼睛和身體都不好,你早上起那麼早,晚上應該早點睡。」說著,就把他手中的咖啡直接奪過,然後把那個吃得差不多的蛋糕和杯子一同端到了廚房,將裡面的咖啡倒在洗碗池裡。

從廚房出來后,喬語微就發現陸奕暘那張俊容早已被陰霾覆蓋著,知道他這是在生氣的邊緣,連忙揮了揮手:「額,時間也不早了,我今天也累了一天,就先上去洗澡睡覺了,你早點睡覺哈!晚安。」

「站住。」剛從他身邊走過去,手臂就被他順手抓住,冷遂的眸光也折射向她的俏容上,陰涼的魔音也隨之墜入她的耳畔中。

喬語微渾身一凜,小心翼翼的看向他,訕訕一笑:「那個……倒咖啡這件事情我可以解釋,你聽嗎?」

「說。」

看他願意聽自己解釋,喬語微就鬆了口氣,就說明這件事情還有還轉的餘地,臉上的表情也顯得自信了幾分:「我剛剛不是說了嗎?大晚上喝咖啡對身體不好,我這也是為了你好是不是?你幹嘛還凶我呢!你說說你天天除了咖啡就是咖啡,也沒有其他的了,早上也喝,晚上也喝,不知道的以為咖啡是什麼神丹妙藥可以強身健體呢!所以說,這玩意你白天喝喝就算了,臨睡前就別睡了,對你睡眠質量沒有任何的幫助,還有傷害懂嗎?」

說起道理來,她總是一套一套的,本來一個她沒理的事情被她這麼一說,歪理正理反正她全佔了,他好像也沒必要在揪著這個事情繼續說了,不然就顯得他太小氣了。

「我這樣說,你還滿意嗎?」

「你現在是越來越會擅自主張了。」

「額……過獎,過獎。」

「我在誇你?」

「嗯……那好吧!謙讓,謙讓。」喬語微癟癟嘴,帶著些許委屈的眼神睨了他一眼。

陸奕暘覷著眉頭,看著她那個眼神,就像是自己做錯什麼事情了似的。

喬語微垂下眼眸,忽然發現自己的手腕一直被他抓在手裡,嘴角微微揚起,一抹開懷燦爛的笑顏便由此綻放開來,不過她這麼一笑,倒是讓陸奕暘有些不明所以了,冷聲反問:「笑什麼?」

喬語微並不想讓他放開自己,甚至還想讓他一直抓下去,笑著搖了搖頭:「沒什麼,瞎樂呢!」

清冷的視線從她那張嬌俏的娃娃臉上收回來,轉身便想往樓梯方向走去,喬語微也迅速跟上,陸奕暘忽然意識到自己手裡還抓著什麼,不由的偏著腦袋看過去,在看到被自己大掌緊緊抓住的纖細手腕時,神色微愣。

喬語微見他的視線看著他握住她手的地方,便連忙用自己的小手反握住他的大掌,在他看過來時,朝他咧嘴一笑。

涼唇微抿,思襯了會,稍稍掙脫了下手,但喬語微抓得緊,他也沒有用很大力氣去掙脫,似是只是意思了下,順帶表明下他的立場,告訴她,他並不想握,妥協完全是出於無奈。

這種死要面子傲嬌的事情陸奕暘自然是不會說出口的,只是在她緊緊反握后便收回了視線,俊容上的表情依舊氣定神寧。

他的大掌比她的小手大得,包住她的手還有多餘的,大拇指和中指輕輕磨挲著,牽著她就往樓上走去。

喬語微心裡有幾分竊喜,也自認為是自己強行讓他牽著的,並未察覺到他任何的異樣和小心思,只是美滋滋的走到他的身後,望著他牽著自己手的大掌,心裡顯得特別激動和開心。

這樣的場景常常出現在她的夢境中,卻從未想過會那麼快實現。

到了二樓后,喬語微就有些戀戀不捨了,癟癟嘴:「那個……你要去睡了嗎?」

陸奕暘回眸睨著她,默聲不語。

「好吧!那你去睡吧!我也去洗澡了。」喬語微的小臉上有些失落,但想著現在時間確實是不早了,自己剛剛都說了讓他早睡早起的,現在怎麼能自己打自己臉呢?

況且,他每天早上起來得確實很早,她也捨不得讓他太累了。

看著掌心裡的小手慢慢鬆開了力道,陸奕暘抿唇,眸光里的暗芒逐漸渙散,那抹柔軟在一點點抽離時,陸奕暘的眸子一斂,順手一握,喬語微愣了下,抬眸詫異的看著他:「怎麼了?」

陸奕暘怔了下,目光微偏著,涼唇動了又動,好半響才出聲:「我進去拿衣服。」說著便鬆開了她的手,邁開頎長的腿走進卧室。

喬語微一個愣在那裡,眨巴了下眼睛,有些懵圈。

這借口……是不是找得太明顯了點?

等喬語微走進卧室后,陸奕暘已經拿著衣服從衣帽間里走了出來,和他對視了一眼,喬語微便笑了笑:「晚安。」

陸奕暘淡漠的掃了她一眼,涼涼的發了個單音:「嗯。」

目送陸奕暘出了卧室之後,喬語微雙手背在身後,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揚,將房門關上,哼著歡快的小曲踏著小碎步往衣帽間里走去。

另一邊,陸奕暘回到客卧后,低頭看著剛剛抓著她小手的那隻大掌,眼眸微眯著,冰冷的俊容上有幾分少見的緩和之意,眉頭舒展著,將手裡的衣服丟到沙發上,直徑走到床沿邊坐下。

忽然,房間里的燈瞬間熄滅了,屋子裡沒有半點光亮,,剛伸出要關燈的手頓住,愣了下。

「啊……。」

在他講手收回來的那一刻,一道尖銳的大喊聲響徹整棟別墅,陸奕暘的神經忽的緊繃了起來,兩道濃郁的眉峰擰在了一塊,轉身看向主卧的方向,下秒,便從褲袋中拿出手機,將電筒打開,立即起身衝出門口,走到主卧的門前,用力擰了下門把,發現門被反鎖了,便冷聲喊道:「喬語微。」

在樓下睡覺的陳叔也被這道聲音給驚醒了,但想開燈時卻發現停電了,便摸索到手機,借著手機微弱的光從抽屜里翻出手電筒打開,披上一件衣服連忙往樓上走去。

「先生。」

「怎麼回事?」陸奕暘覷著眉頭,看著陳叔質問。

「應該是停電了……。」

「我知道是停電了,為什麼會停電?」陸奕暘怒聲打斷陳叔的話。

「我下樓去看看。」

「主卧的備用鑰匙。」

「我這就去拿。」

「速度。」

「是。」

等陳叔將房間的備用鑰匙拿過來后,陸奕暘直接奪過將門打開,電筒的光亮照進沒有一絲光亮的房間里,陸奕暘鷹隼的眸子里四處梭巡著那抹熟悉嬌小的身影,但一圈下來並沒有看到,便出聲喊道:「喬語微?」

「夫人?」陳叔也知道剛剛那道聲音時喬語微喊出來的,便也著急的幫忙找起她的身影了。

「陸奕暘,我在這裡。」

他們的聲音剛落沒多久,從衣帽間里就傳來道軟糯的甜美顫音。

聽到這道聲音,陸奕暘的兩道眉峰越覷越緊,迅速走進衣帽間,用手機的光亮尋找喬語微的身影,最終在一個弧形櫃前看到了她的身影,發現她癱坐在地板上,身體蜷縮著,嬌俏的面容上慘白如紙,陸奕暘連忙走過去,蹲到她的身邊,冷漠的音階里夾雜著幾分讓人察覺不出的輕柔和關心:「出什麼事了。」

看到他,喬語微的小嘴一憋,眼淚汪汪的朝他張開雙臂,明顯一副受了什麼天大委屈要抱抱安慰。

陸奕暘愣了下,神色上劃過抹不自然,餘光瞥向身後的陳叔:「陳叔,去看看停電的原因。」

「是,我這就去。」看到喬語微沒事,陳叔也放心下來了,打著手電筒就離開了衣帽間和主卧,下樓查看忽然停電的緣由。

等陳叔離開后,喬語微也不管陸奕暘願不願意抱自己,直接撲進他的懷裡,緊緊揪住他的衣服。

淡淡的清香籠絡在他的鼻尖,懷裡一熱,陸奕暘的涼唇抿成一條直線,雙手懸在半空中,在感受到她在自己懷裡蹭時,雙手便緩緩放下落在她的身上,冷聲問:「出什麼事了?」

「剛剛忽然就停電了,把我嚇了一跳,然後一個沒站穩就撞到柜子上了,腿痛。」喬語微將小臉埋在他的懷裡,輕柔著聲,吸了吸鼻子撒嬌道。

聽完后,陸奕暘的眉頭越鎖越緊,把手裡的手機往她懷裡一塞:「拿著。」

喬語微微抬著小臉,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剛把手機從自己身上拿起來,就見陸奕暘忽然將自己抱起來,頎長的腿邁開就往衣帽間外面走。

喬語微愣愣的看著他的側顏,在自己的記憶里,她好像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多少次抱自己了,雖然都是在近些時候,但被他抱在懷裡,卻讓她有種痴醉的感覺,也格外的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一切。

到了床沿邊后,陸奕暘將她放再床上,樓下的陳叔就走了進來,看著陸奕暘正陪同喬語微都坐在床上,頷首道:「夫人您沒事吧?」

喬語微默默的靠在他的背上,搖了搖頭,一副很柔弱的樣子,軟聲道:「沒事,就是被嚇到了。」

陸奕暘瞥了眼靠在自己肩上的可人兒,眉頭鬆緩了些,轉頭看向陳叔:「怎麼回事?」

「先生,可能是保險絲那裡斷了,明天得叫物業的人來弄才行,現在您看……。」

「你先下去休息。」陸奕暘抿唇,聽著陳叔那停頓的聲音,接話道。

他知道,陳叔現在也上了年紀,也經不起太折騰了,尤其現在停電了,讓他上上下下的也不安全。

「那先生和夫人……。」

「不用你管。」

「是,那我就先去休息了,您們也早點休息。」

陳叔微微頷首,在離開之際,還特意幫他們把卧室的房門給帶上。

屋子裡只剩下手機那一束光亮,也安靜極了,喬語微依舊靠在他的肩上不為所動,雙手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思。

等了良久,陸奕暘才側著頭出聲:「你早點睡,今天晚上不會來電了。」

「那你呢?」

「睡覺。」

「和我一起嘛?」

聽言,陸奕暘用饒有深意的目光瞥了她一眼,意思就是在說『你想多了』,

「可是我怕黑。」喬語微接收到他的眼底那抹嫌棄和冷漠,摟著他手臂的力道也加重了些,抬著那雙可憐巴巴的明眸望著他。

陸奕暘聽她說完,冷遂的眸底劃過一抹狐疑,明顯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話,但又想起來,好幾次早上去衣帽間經過我是時,他都發現卧室里的檯燈都是亮著的,並沒有關,就對她的話又有了幾分相信。

「睡覺。」

「我還沒洗澡。」

「沒電。」

「好吧!」喬語微癟癟嘴,但抓著他手臂的小手沒有半點鬆懈:「你陪我睡吧!不許把我一個人丟下,我怕。」

其實喬語微怕黑是小時候就有的,因為小時候因為喬母和喬父的疏忽,將她帶到外地去玩,結果她貪玩自己走到一個烏漆嘛黑的房子里,關了整整一個晚上,那時候差點沒把喬父和喬母給急死。

而這怕黑的毛病也是從那個時候落下的,但她向來也不和任何人說,畢竟,她天不怕地不怕,居然怕黑,也是夠丟人的。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多,只有喬父喬母還有喬詩微再加她那兩個死黨方心和尹時兩人。

陸奕暘冷著臉,眸光里也有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暗芒,就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著實讓喬語微看不出來他願意還是不願意。

但喬語微也不是個能會『坐吃等死』的人,管他願不願意,直接來個硬王霸上弓,拽著他的手臂就往床上一躺:「你把手機燈關了吧!待會手機沒電了可沒地方充電,睡覺吧!」

陸奕暘因為被她拽得猝不及防,整個人也躺在了床上,頭也剛好落在了枕頭上,那股專屬她淡淡的清香也瀰漫在他的鼻尖,那顆素來冷靜沉穩堅硬的心忽然恍惚了下,沒有半點生氣之意,就無聲的任由她拉著躺在床上。

見他沒有任何生氣和拒絕的意思,喬語微也放鬆了下來,笑眯眯的靠近他,一隻手摟著他的手臂,一隻手搭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心裡卻十分開心,這可是他想了半年之久夢寐以求的事情呀!

終於能和他同床共枕啦!

不容易,不容易。

「陸奕暘。」喬語微輕聲呢喃著,靜靜享受著躺在他懷裡的那種感受。

陸奕暘將手機的燈關掉,無聲的望著天花板,並沒有應她。

喬語微也深知他的脾性,知道他這樣的沉默也差不多代表著應她了,便笑著道:「我跟你講,今天能和你這樣躺在一起,我很開心,雖然我怕黑,但只要有你陪著我就什麼都不怕了,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也不會怕。」

她的話發自肺腑,輕飄飄的言語里還帶著幾分幸福之意,陸奕暘聽著,身子微僵,目光下意識的瞥向身旁,雖然很黑什麼都看不見,但他的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喬語微那張帶著天真爛漫笑容的娃娃臉。

她這樣推心置腹的話在他面前說過不少,以前陸奕暘很少聽進去,可現如今聽著卻別有一番深意,那顆冰冷的心也漸漸被融化,一如往常冰冷的眸底也漸漸有了幾分溫度。

「陸奕暘,你睡了嗎?」屋子裡沒有半點光亮,喬語微見他一動不動,呼吸聲也平穩,便好奇的抬起身子輕聲詢問了下。

但給她的回答依舊是沉默,喬語微便摸索著伸手輕輕戳了下他的臉蛋,看他還沒有任何反應就知道應該是睡了,便坐起來,將被子拉過來,挪動身子將他的雙腿搬到床上,往被子里推了推。

陸奕暘此時就和雕塑般,半眯著眼,任由她搬弄著。

她對他的關心和愛意從來沒有半點掩藏之意,總是將她的心思擺在明面上告訴他,包括她的喜,她的怒。

「嘶……。」

在將被子給陸奕暘蓋好后,喬語微也打算回被子里,但可能動作過大,弄到了剛剛停電時不小心撞到的腳踝處了,下意識倒抽了口涼氣,又怕把他吵醒了,連忙捂住了嘴。

聽到聲響的陸奕暘瞬間睜開了眼,看著黑暗中的影子,冷然出聲:「怎麼了?」

「呀!」他這突然出聲,喬語微也是被嚇了一跳,身子往後仰:「你……沒睡著呀?」 「怎麼了?」陸奕暘掀開被子坐起來,無視了她的問題,從枕頭旁摸出手機將手電筒打開,又冷聲重複了一遍。

「沒事,剛剛不是說撞到柜子了嗎?就腳踝有點痛。」喬語微笑眯眯的看著他,擺了擺手,將自己那只有些疼痛的腿放直,后伸手捲起褲腿看了下腳踝處,並沒有任何傷痕,不過輕輕活動了下就讓她整張漂亮的臉蛋扭曲了起來:「可能是撞到筋了,應該沒什麼大礙,睡一覺明天就應該好了。」

陸奕暘睨著她白皙的腳踝處,餘光掃了眼她帶著笑意的臉,搭在床上的兩條大長腿隨即落在地上,準備起身,喬語微見狀,立馬拉住他:「你去哪?我不疼了,我聽話,我睡覺。「

她的那種緊張感特別真實,陸奕暘偏著腦袋回望著她,冷峻的輪廓上微微一沉,聲線依舊冰冷:「放手。」

「我不放。」喬語微以為他要把她丟下不管,哪裡肯撒手,還特別委屈的嘟囔道:「剛剛不是還說得好好的嗎?陪我睡覺,就今天一個晚上,我保證會乖乖睡覺不動手動機的,好不好?陸奕暘,真的,就一次,一次行嗎?我是真的怕黑,沒有騙你。」

她說到最後的話甚至到了一種卑微的哀求,陸奕暘聽著便不悅的覷起了眉頭,堅硬的心頭微微一軟,但從涼唇里吐露出來的冷音卻沒有半點緩和之意:「放手,老實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