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山,山峰高聳,山內樹木茂盛,魔氣蕩然,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恐懼。

那不明山林內,此時站立這眾多的楚國九郡的郡郡主,他們的臉龐上在瞅著面前,那座巨大的洞穴時都是臉龐上布滿了凝重之色。

「這是什麼?」

那天楚郡郡主秦天,目光死死盯著前方,那座黑色纏繞的洞穴內,散發出來的恐怖魔氣。

「是萬魔氣!」

其中楚國九郡的郡主,目光在看上前方巨大洞穴內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后,頓時也是臉龐上布滿了凝重之色。

「不是說,不明山有魔族強者來襲嘛?」

有一名楚國九郡的郡主,環視了周圍不明山一眼后,頓時也是露出了一抹擔憂之色。

自從一個月前,黑水城一夜之間成為了死城,身為郡主的他們便是明白,定然是不明山的魔人所做的了。

所以他們聯合四大郡的郡主來到了這不明魔山,然而在不明魔山內他們尋找很久,硬是沒有發現魔族強者的蹤跡。

知道剛才,他們在感受到那深魔淵爆發出來的萬魔氣后,他們這才明白怕是不明山的魔族,已經在蠢蠢欲動了。

「你們,一直在找我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嬌滴滴聲音,也是從深魔淵內踏步走來,那是一個是十四五歲的少年,臉龐上布滿了天真。

雖然衣服破爛,但卻是絲毫掩蓋不了,這個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 不明山,魔淵洞內,一道少年身影踏步走出來。

他的臉龐上布滿了笑容,目光環視這站立在他面前的四大郡主,神色平靜。

「魔族妖孽,黑水城數十萬百姓,是不是你殺的?」

秦天等四大郡主,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魔族少年,臉龐上布滿了殺機。

不知道為何,子自他們看到這道少年身影的時候,就算是他們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散發出來,讓他們這四大郡主。

「你們是在跟本太子說話嘛?」

魔域太子塵塵,目光淡然的環視了秦天等人,淡然笑道:「你們的境界雖然比我高,但你們要知道,此地可是不明魔山呢。」

「果然是你殺的?」

那四名楚國九郡的郡主聞言,也是臉色一變,他們都是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和恐怖,一夜之間將黑水城屠殺乾淨,就算是他們也是做不到的啊。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那站立在地面上的魔族太子聞言,也是露出了冷笑,淡然道:「難道,你們認為就憑藉你們四個,就能夠殺死我?」

魔族太子臉龐淡然,瞅著面前的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根本就沒有將他們看在眼裡。

要知道,這楚國九郡的四大郡主,只不過是武宗八重的實力,最強大的郡主秦天,也不過是武宗九重的實力。

這等實力,魔族太子又怎麼會看在眼裡?

「哼,狂妄的魔族餘孽。」

聞言,站立在地面上的秦天,目光中閃過了一抹殺機,旋即也是爆喝了一聲,腳掌一點地面,頓時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從秦天的身上爆發出來。

宅女的逆襲 其餘等楚國九郡的郡主,他們在看到秦天動了,頓時其餘三大郡主也是不再猶豫,頓時紛紛爆發出恐怖的氣息。

強大至極的氣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各自都是紛紛召喚出威力絕倫的王器戰兵,旋即便是對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轟殺而去。

「哥哥,你說我不能濫殺無辜,但也沒說我不能教訓他們一下吧?」

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面對這四大郡主轟殺而來,他似想到了某一個人,臉龐山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仰望著天空呢喃自語:「哥哥,亂星海一別,也不知道你在哪裡,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是會找到你的!」

地面上的少年,呢喃自語臉根本就沒有將楚國九郡的四大郡主放在眼裡。

「魔族餘孽給我去死吧!」

就在這個時候,那四大郡主中的秦天,瞅著那魔淵洞外面站立的少年,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

要知道,他們四大郡主放眼整個楚國,除去楚國十大仙門外,那可是最強大的強者。

他們的實力,無論是在哪裡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

但讓四大郡主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來到不明魔山後,竟然會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無視了。

換做是誰,誰不動怒?

一道凌厲劍光從秦天手裡爆發出來。

一股渾厚氣息從天元城城主手裡爆發出來。

一股冷冽殺機,從一名黑衣中年人身上瀰漫開來……

四大城主,聯手攻擊,放眼整個楚國就算是十大仙門的宗主,也必定會受傷,更何況他們轟殺的還是一名實力微弱的魔族餘孽?

「你們真弱智!」

眼見,那楚國九郡的四大強者朝著他轟殺而來,站立在地面上的塵塵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冷笑之色。

旋即,塵塵淡然說道:「今天,本太子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魔族魔器的威力吧!」

話洛,一股恐怖至極的魔氣從塵塵的身上爆發出來,當這股氣息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塵塵身後的那片虛空風起雲湧起來。

尤其是屹立在地面上的那座巨大的魔淵洞,赫然拔地而起,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飛射而來。

哐!

巨大的魔淵洞,縮小成了一根黑色的鐵棍,被塵塵緊握在了手中。

只見當塵塵手裡緊握著魔淵洞的時候,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息也是從塵塵的身上爆發出來。

「這是?魔器?」

總裁老公纏上門 「我沒有看錯吧?」

此時,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他們在看到面前的這個魔族太子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后,頓時臉龐上都是布滿了凝重之色。

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魔族太子竟然會將那不明山的魔淵洞當成了武器。

要知道,魔淵洞存在不明山,已經有一千年的時間了,關於魔淵洞的各種傳說,眾多楚國九郡的強者們,都是知道的了。

但就算是如此,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魔淵洞竟然是魔族的魔器。

「諸位,莫怕,給我殺死這頭魔族太子。」

那秦天,他在看到面前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後,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殺機。

只見,懸浮在他手裡的巨大長劍,也是爆發出一股凌厲的氣息,當這股凌厲的氣息爆發出來之後,頓時便是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魔族太子塵塵席捲而去。

其餘三名楚國九郡的郡主,聞言也是點了點頭,旋即他們也是不再猶豫,從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頓時手持戰兵便是對著那到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轟殺而去。

「真是愚蠢啊。」

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塵塵,他在感受到那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爆發出來凌厲的氣息朝著他轟殺而來,也是露出了冷笑之色。

咻咻…

只見手持魔淵洞的塵塵,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殺機,旋即他手裡的魔淵洞便是迎風暴漲,化作巨大的深淵便是對著那朝著他轟殺而來的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轟殺而去。

呼呼…

恐怖的威壓,席捲了這方天地,強大的氣息也是從那懸浮在虛空中的魔淵洞內爆發出來。

「這是…」

此時,朝著那到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爆沖而去的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們,他們在瞅著面前那座巨大魔淵洞的時候,都是臉龐上露出了恐懼之色,因為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個來自不明山的魔族太子竟然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氣息。

啊啊啊…

就在那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震驚的時候,虛空中的魔淵洞,便是宛如雷霆一樣,朝著四大郡主轟殺而下。

四大郡主們,他們雖然為楚國九郡最強大的強者,但是在面對面前這恐怖的魔淵洞的時候,他們也是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機。

轟轟…

在感受到那魔淵洞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后,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便是讓塵塵手裡的魔淵洞給震飛出去了。

「這,不可能?」

「我沒有看錯吧?」

「這個魔族的少年,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此時,混上狼狽倒退出去的四大楚國九郡的郡主,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慘白之色。

剛才那個魔族少年手裡的魔淵洞施展出來,就算是身為楚國九郡最強大的武者的他們,也是身上重傷。

他們明白,若是這個魔族太子,再次施展那恐怖至極的魔淵洞,就算是他們四大郡主,恐怕也是會埋葬在這不明魔山了。

「你們現在知道錯了嘛?」

地面上,那道少年身影,手持巨大的魔淵洞,臉龐上布滿了平靜之色,緩緩的朝著那楚國四大郡主踏步走來。

他的身上爆發出來凌厲的氣息,目光死死盯著那四大郡主,臉龐上布滿了冷笑。

「魔族餘孽,你今日就算是殺死了我們,日後我等楚國強者,定然會踏平你們魔域。」

那秦天等人,瞅著面前這個手持魔淵洞的少年,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鐵青。

身為一方強者的他們,竟然會被一個少年給擊敗,這若是傳出他們的臉面算是丟盡了。

但就算是如此,身為楚國最強大的強者,他們也是很倨傲的,就算是面對這魔域強者少年,他們也是不能低頭!

「你就是楚國天楚郡的郡主吧?」

此時朝著四大郡主踏步走來的塵塵,他的目光環視了四大郡主后,頓時鎖定了那天楚郡的郡主秦天。

在他看上秦天的時候,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

「是又怎樣?」

秦天,身為天楚郡最強大的武者,在看到面前的少年露出來的笑容后,也是心裡感覺到一股不好的預感。

「哦沒事,就是我不喜歡天楚郡二字。」

塵塵自從知道了張衡哥哥被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在亂星海追殺的四處逃匿,他當時就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

若不是當時,他遵從著哥哥張衡的意思,留下來,他定然會前往法王城保護哥哥。

然而,讓塵塵沒有想到的是,自從亂星海之後,他便是再也沒有看到他的哥哥張衡了。

想到此,塵塵自然是明白,這一切都是面前的這個天楚郡培養出來的好兒子,若是自己的哥哥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

塵塵發生,他一定會帶領魔族的強者,殺入楚國,將天楚郡殺個片甲不留!

「哼,魔族餘孽,要殺要剮隨便你。」

臉色慘白的秦天,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少年,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冷漠之色。

若不是剛才,那一戰讓他身受重傷,他堂堂天楚郡的郡主,又怎麼會坐以待斃?

「我不殺你,不過我卻是要懲罰你。」

聞言,那朝著秦天踏步走去的塵塵,他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就好像是看到了熟悉的人一樣,讓人感覺很親近。

但是這等笑容,落在楚國九郡四大郡主的眼裡,那可是惡魔的微笑啊。

啪…

只見,塵塵來到秦天的面前的時候,塵塵便是快速的伸出了手掌,在秦天的臉龐上直接煽了兩個耳光。

「這是…」

其餘三名楚國九郡的郡主,他們在看到面前的這等場景后,都是感覺到很無語啊。

要知道,秦天身為天楚郡最強大的武者,他什麼時候被人煽過耳光?

這等事情,若是傳出去定然會成為楚國眾人的笑柄啊。

紅塵盡處嘆飄零 「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今天我就不殺你們,給我滾吧。」

收回了手掌后,塵塵目光淡然的掃視了這四大城主的一眼,旋即便是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看在哥哥的面子上?」

此時的秦天等人,他們的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空無一人的地面。

剛才那個魔族太子的話,他們可是聽在了耳里,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來自魔族的太子,竟然還有哥哥?

「此人有哥哥,想來定然是一名強者。」

其中一名郡主,臉龐上布滿了凝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