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男人,如狼似虎的女人們會像聞著血腥味的鯊魚一樣撲過去的,關稚童各方面都很優秀,但比之這妖孽楚南,卻還是差了。

「童童,明天聖地的精英要出發了,他今天應該會過來吧。」夏紅荔道。

關稚童回過神,道:「我給他發了消息,他很快會過來的。」

說罷,關稚童走到鏡子前,整理妝容。

「對了,小姨,能不能向家裡說一聲,讓月眠見見她哥哥啊,我都答應她了。」關稚童突然道。

「我可以試著去說一說,但準不準可不是我說了算的。」夏紅荔道。

「嘻嘻,只要小姨你開了口,家裡肯定答應。」關稚童道。

就在這時,月眠走了進來,道:「楚南來了。」

關稚童美眸一亮,快速捋了捋頭髮,道:「快請。」

楚南走了進來,鼻子聳了聳,笑道:「這裡是不是還來了什麼客人?」

「為什麼這麼說?」關稚童問。

「因為有三種香味,一種你的,一種月眠的,還有一種不曾聞過,這香味,成熟一些的女人身上才會有。」楚南道。

「你對女人這麼了解?」關稚童白了楚南一眼,他說的很准,另一種香味當然是小姨的,不過小姨畢竟是負責情報的,一般情況下是不顯於人前的。

「還好。」楚南笑道,轉爾道:「關會長,我要的材料備齊了沒有?」

「都齊了,不過,你要拿得答應我一個條件。」關稚童優雅的笑道。

「不答應,你可以不給我的,那麼我們的合作也就終止了。」楚南聳聳肩。

關稚童一滯,怎麼這樣對一個漂亮的女士,真是氣人。

「月眠,把材料給他。」關稚童氣呼呼道。

楚南從月眠手上接過空間儲物戒指,神念一探,滿意的點了點頭。

「星空商會不愧是第一大商會,這效率就是不一樣。」楚南道。

「那又怎麼樣,我這麼辛苦,還得罪了這麼多人才為你備齊的,也不見你說聲謝謝。」關稚童很不滿的說道。

「但是,這不是應該的嗎?」楚南道。

「是是是,是應該的,我這廟太小,就不留你這尊大神吃飯了。」關稚童氣急敗壞的道。

「那告辭了。」楚南挑了挑眉,這妞來大姨媽了嗎?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啊。

楚南走了之後,夏紅荔出現,皺著眉頭道:「童童,你可以喜歡他,但是別忘記你可是星空商會的分會會長,剛才那樣的表現可是有失水準了。」

關稚童深吸一口氣,苦惱道:「我知道,只是看到他那樣我就生氣。」

夏紅荔本想語氣重點來說說她,但想了想,溫和的說道:「童童,一個女人失去了自我,就是沒有靈魂的軀殼,楚南這種男人是不會喜歡這樣的女人的,即使再漂亮也沒有用,你在感情中保持自我,展現出你應該有的能力,才能獲得認可。」

關稚童一震,點頭道:「小姨,我明白了。」

「你要記住,你再喜歡他,也別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永遠都是關家人。」夏紅荔忍不住又說了一句。

……

第二天,聖地聖殿之外,三千餘人在這裡集和,其中就包括南嶺一行人。

楚南走到哪裡,哪裡就是一片問好聲,有人是因為忌憚,有人是因為崇拜,有人是因為敬畏。

就連幾名協同妙玄聖尊帶隊的聖尊,對楚南都客氣有加,他的風頭,甚至蓋過了玉芙蓉。

連帶著解流觴,端木靖等也沾了不少光,之前對他們不屑一顧的高層聖子,看到他們也都客客氣氣。

超級農業強國 沒過一會兒,妙玄聖尊電射而至,她的目光掃過眼前這一群聖地精英,停留在楚南身上,但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對於此次域外清掃行動,本尊只有一個要求,看到所有天魔都要斬盡殺絕,不留後患。」妙玄聖尊冷聲道。

楚南皺了皺眉頭,域外天魔族群眾多,以前在南嶺的聖月樓聽清音說過,並不是所有天魔都是啫殺的,也有一些天魔族群是愛好和平的,就比如清音所屬的幻音天魔。他也答應過她,若是到達域外,不會屠殺幻音天魔。

「楚南,你有意見嗎?」妙玄聖尊問。

「有,妙玄聖尊,所有天魔都是邪惡的嗎?聽說天魔族群也有愛好和平的。」楚南道。

「笑話,天魔都是兇殘的,只是有的天魔善於偽裝,聖地記載顯示,我們有數次把天魔當成朋友,結果弄得生靈塗炭之事。」妙玄聖尊厲聲道。

楚南沒再說什麼,清音的話應該是可信的,況且清音知曉七星天陣的核心奧義,與他從末見面的師姐,那個弒神魔女關係匪淺。

先到域外再說,也不定就能遇到幻音天魔的族群。

這時,一艘巨大的聖光飛般降落,三千餘人進入了其中,竟然還十分空曠,這簡直就是一座會飛行的小型城市。

飛船起飛,瞬間飛離了聖地,朝著進入域外的界隙而去。

「玉姐,你去過域外嗎?」楚南問。

「去過一次,不過很快就回來了。」玉芙蓉道。

「域外是什麼樣子的?」楚南再問。

「域外環境很惡劣,到處是星障,凶獸,還有天魔,你去了就知道了。」玉芙蓉道。

「我覺得我們去域外最大的危險不是來自於別處,是內部,肖陌也來了,他肯定會抓住一切機會來對付我,還有妙玄那內分泌失調的女人,她對我的敵意特別重,尼妹的,老子又沒把她怎麼地。」楚南冷哼道。

「聽妮妮說過,她曾聽說妙玄與元大哥有很深的仇恨,好像元大哥殺了她的什麼人吧,所以她恨我們南嶺,你又得到了混沌神鍾,她當然更對你恨之入骨了。」玉芙蓉道。

「神經病吧,按她的邏輯,那她豈不是要把南天門都給滅了。」楚南瞥嘴道。

「行了,反正小心點她總沒錯。」玉芙蓉道。(未完待續。) ?中嶺聖地的聖光飛船快得驚人,一天的時間,就到達了界隙通道之外。隨-夢-.lā

此時,這裡已經停泊了百餘艘飛船,有數十萬人在這裡等待。

聖地的聖光飛船最大最奢華,一到到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黑科技研究中心 三千餘聖地子弟下了飛船,立刻有一具具聖尊迎了過來,當然,他們都是沖著妙玄聖尊來的。

楚南目光在黑壓壓的人群中穿梭,想要找到極道宗的人,見到蘇雪芙。

「找誰呢?」寧甯問。

「找一個老相好。」楚南道。

寧甯正要佯裝吃醋撒撒嬌,但卻突然察覺到楚南情緒上一閃即逝的變化,也便沒有再問了,只是心裡暗暗在想,楚南也是第一次來中天門,除了他們幾個,他在中天門還有認識的人?

這裡人太多了,根本無法捕捉到。

總有機會見面的,楚南心裡想,開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你是楚南?」就在這時,幾名男女朝著他走來,其中一個有些陰柔的青年問道。

「我是,有何貴幹?」楚南掃了幾人一眼,能感受到他們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在這數十萬人里,應該算得上佼佼者了。

「我姓柳,叫柳潯。」陰柔的青年細語慢聲道,伸出了比女人還白的手。

柳?

楚南目光一閃,伸手握去,微笑道:「幸會。」

「能不能過來單獨談談。」柳潯道。

楚南沖寧甯等人使了個不要擔心的眼色,便跟著柳潯一行人來到了一邊的大帳篷里。

帳篷里極為奢華,比之在聖地的宮殿都不差。

「喲,倒是挺會享受的嘛。」楚南笑著坐了下來。

「能享受就該盡情享受,沒想到最近聞名中天門的妖孽楚南也是性情中人。」這時,帳篷內里走出來一個面容俊秀的青年,這青年微笑著,眼睛很透澈,感覺從裡到外到靈魂都是乾淨而通透的。

「你是?」楚南問。

青年坐了下來,道:「我叫柳虛,來自柳家,你身具我柳家柳葉印記,那我們就是朋友兄弟了。」

楚南摸了摸耳後,這是敏姨留下的,沒想到還為他在中天門引來了柳家人。

柳虛一一介紹了另外的幾人,都是柳家的嫡系子弟,一共九人。

「楚南,既然都是朋友,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聽說你能煉製丹霞級神丹,這傳聞是真的嗎?」柳虛問。

「是真,你們需要?」楚南問。

「是的,但是我們需要的是另一種丹霞級神丹。」柳虛道。

「這個我可能無能為力,目前為止,我只會煉製太靈丹這一種丹霞級神丹。」楚南道。

「我提供丹方和材料,你來煉製,若是成了,你多了一種丹霞級丹方,若是失敗了,你也沒有什麼損失。」柳虛看著楚南道。

楚南一聽,似乎還挺划算,他的確不損失什麼,只是花點時間精力。

楚南看向柳虛,突然笑道:「柳兄,你的眼睛真漂亮。」

「謝謝誇獎,我知道。」柳虛道。

楚南哈哈笑了起來,道:「柳兄,你很對我胃口,你的要求我答應了。」

柳虛大喜,道:「柳潯,把丹方給楚兄。」

柳潯點頭,珍而視之的拿出來一卷獸皮卷,交給了楚南。

楚南打開一看,目光眯了眯,道:「還缺失了具體份量與融和特性描述。」

「你不感到震驚?」柳虛問。

「震驚什麼?因為你們煉製的並不是神丹,而是魔丹嗎?」楚南道。

「對。」柳虛點頭。

「魔丹顧名思義,是給惡魔服用的,我對魔丹不感到震驚,倒是對魔丹的用處很好奇。」楚南道。

柳虛看著楚南好一會兒,笑了,他道:「魔丹是給惡魔服用的,不是為了增強它們的實力,而是為了控制。」

「為什麼找我?我可是聖子,還是封號聖子,若是讓人知道柳家圈養惡魔,恐怕……」楚南道,心中也在思考,柳家作為太古三大家族之一,或許會有一些驚人的舉動。

「你會嗎?我們可是一體的。」柳虛道。

「現在不是了。」楚南神念一動,直接抹去了耳後的柳葉印記。

就在這時,幾名男女衝過來將楚南圍住。

寵妻成癮 「退下。」柳虛輕喝道,幾人頓時退了開來。

楚南手指有節奏地敲著桌子,沒有絲毫懼意,他直視著柳虛,總覺得有些奇怪。

「你如果不答應的話,我也不會強迫你,現在你可以走了。」柳虛道。

楚南起身,直接就出了帳篷。

「大哥,他……」柳潯有些急道。

柳虛擺了擺手,道:「他有顧慮是正常的,沒有才不正常。」

「那我們要放棄嗎?」柳潯問。

「怎麼可能放棄?天靈星界除了他沒有人能煉得出來,機會還有。」柳虛道。

楚南回到聖地精英之中,玉芙蓉問他:「柳家的?你認識?」

「不認識,他們想請我煉丹,我拒絕了。」楚南道。

「這個時候煉丹?」玉芙蓉皺了皺秀眉。

這時,妙玄聖尊單獨將聖地三千餘人隔離開來,道:「域外通道馬上就要開啟,此次清掃行動也將正式開始,通道將維持一年時間,一年後不管回沒回來,都會關閉,聖子令中可隨時查看時間,若是期限內沒有回來,那麼只能等待下一次通道開啟了,還有就是踏過無盡虛空,無論哪一種,恐怕等待你們的都會是滅亡。」

「此次行動,自行分組,危險性極大,你們好自為之。」妙玄聖尊道。

說完,妙玄聖尊解除了隔離狀態。

就在這時,通道盡頭有一點白芒出現,很快越來越大。

「界隙通道開啟,所有人進入域外,清掃天魔,揚我天靈星界界威。」一個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好強!楚南對這個聲音的主人做出了第一印象的判斷,起碼也是太神境六層的強者。

「走了。」玉芙蓉提醒楚南。

一行人朝著通道盡頭奔去,很快,穿過白光,踏入到了域外。

一踏入域外土地,所有人都在瞬間放出了防護罩,域外到處都是星塵塵埃組成的一道道屏障,這些星塵塵埃具有劇毒,吸入體內得用神力來驅除。

「快點往前沖,前面會好得多。」有人喊叫道,就看到一隊隊人馬如同一隻只飛蛾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散去。

三千多聖地精英也走得七七八八了,只有楚南這一行人還在原地了。

「我們也走吧,這地兒太難受了。」解流觴道。

「走。」楚南點頭。

一行人電一般往外射去,穿過幾道星障之後,果真好多了。

只是,滿目都是荒蕪的隕石,大陸的碎塊,還有許多骸骨。

「我怎麼感覺來到了一片域外亂葬崗。」胖子嘀咕道,這地兒會有什麼寶藏嗎?

往前越走越遠,很快,除了楚南這一行人,就已經看不到其它的隊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