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孩聽到他們談話是什麼局長夫人,就回答道:「應該沒有,老闆很年輕,沒聽她說過男朋友的事。」

其中一個男士說道:「這麼年輕有為的女孩,怎麼會沒有男朋友,上次我就見到她和一個男孩子很親密,你們店裡應該有男孩吧!」

「有是有,不過老闆喊他姐夫。」

「他叫什麼名字?」

水瑤和秋揚看出這些人是故意在打聽什麼,秋揚遠遠的很禮貌的說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這邊有適合中年女士的護膚品。」

「啊,你就是這裡的老闆吧,不愧是做護膚品生意的,皮膚真好,讓我們這些中年人好羨慕。」

「夫人的皮膚很好,以後如果用到我們店的主打產品肯定會更加年輕的。」

「那好,我會常來光顧你的店,有會員卡嗎?」

霸愛 「當然有,小瑩給夫人一張會員卡。」

「好的,秋揚姐。」

幾個夫人也沒有買東西,就離開了店鋪,水瑤把他們送了出去,她用意念知道,袁天澤的父親正在車上和一個身穿警服的人恭敬的談著話。

幾輛車開走了,袁龍掃了一眼水瑤,也許他早就忘了自己派人把水瑤從自己家中送走的情況。

時聚從修睡中醒來,這一次他修練了幾天幾夜終於摸到了聚心境界的門檻,畢竟以前是達到過那個境界。

水瑤和他講述著這幾天的一切,時聚決定必須到政府走一趟了,不然龍會肯定還會找秋揚的麻煩,天澤可鬥不過他老爸。

水瑤知道時聚想做什麼,便勸道:「那你可不要傷到他們。」

「放心,怎麼說袁龍也是天澤的父親,我不會胡來的,我只要他們按照天澤的意思把龍會改成正規的集團公司,不在擾亂社會秩序。」

「恩,老公你去吧,我支持你。」 時聚走在大街上,後面幾個人跟了過來,時聚早就發現了他們,說道:「兄弟,別跟了看你們不像是道上的朋友。」

幾個人亮出證件,其中一個人說道:「我們是刑警,麻煩你拿一下身份證。」

「我可以跟你們去一趟警局,但身份證我還真沒有。」

幾個人商量之後,說道:「那好,如果沒什麼問題,我們就放了你。」

來到公安局,時聚坐了下來,警察還沒問,時聚說道:「我要見你們局長。」

「局長能是你說見就見的,說你叫名字、哪裡人、幹什麼的?」

「我叫時聚,就算告訴你們名字,你們也查不到,還是讓你們局長來吧。」

警察人員在電腦上輸入時聚的名字,果然查不到這個人,詢問的人員使眼色讓旁邊的人動點私刑,兩個人拿起皮帶抽到時聚的身上,時聚一點沒動,兩個人也愣了,時聚說道:「我在說一遍,通知你們局長,不然我讓你們住院。」

「反了你了,這可是市局總部,你還這麼狂妄,來人給我教訓他。」

門外進來五六個身材高大的警察,問道:「什麼事?」

「這個人不配合調查,還恐嚇我們公務人員,給他點顏色。」

這五六個人剛要動手,時聚說道:「我警告過他,如果你們動用私刑,別怪我不客氣。」

幾個人一看都是練家子,他們沒有在意時聚的警告,氣勢洶洶的拿著電棒擊來,時聚還是沒有躲避,電流跟本對他不起作用,他可是凝光境界後期巔峰,每道光柱都能算上一道強烈的電流。

強強聯姻:惡少請接招 幾個人見電棒沒有作用,以為沒電了,都拿起皮帶揮舞起來,時聚只用了練氣的功力,就震的那幾個人倒地不起,詢問的人也愣住了。

時聚問道:「叫不叫局長。」

「叫,叫,馬上叫。」

「對了,如果他很忙,就把這個證件給他,我想他會來的。」時聚拿出夏琳給他的那個通行證。

穿成渣女被前男友組團轟炸 詢問的人員看到中央兩個字,就已經嚇得拿不起電話了。

「首…長,是我不對,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你原諒。」

「快打電話吧,要不你告訴我他現在在哪,我自己去找他。」

「不,不首長,我這就通知局長,讓他馬上過來。」

詢問的人員也是個老同志,看到這樣的證件,雖然他的級別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但有中央兩個字,他還是很小心的,十五分鐘后,時聚的面前擺好了上等的好茶、好煙,局長恭敬的說道:「不知是國家領導前來,還請首長見諒。」

「局長,我就不拐彎抹角了,龍會的事你是知道的,我想解散龍會,你有什麼為難嗎?」

「領導,龍會雖然是黑勢力,但龍會會長有著正規的集團,為這個城市納了不少稅,我們說解散容易,可是辦起來有些困難。」

「有什麼困難,你說來聽聽。」

「袁龍和政府有著密切的關係,各個部門都打理的很不錯,我們找不到解散他的證據啊。」

看來夏琳說的是真的,夏琳的團隊應該比公安局的級別還高,她們沒有辦法,公安局確實也沒有什麼辦法。

「你告訴我地址,我親自走一趟龍會。」

「首長,這樣太不安全了,他們可不認識你的證件。」

「我又不給他們看證件,你說就是了。」

局長告訴了時聚龍會的位置,時聚說道:「你們公安局的事,我不會多問,只要你們為人民服務,我不會找你們的事。」

「謝謝首長厚愛,我準備了一些薄禮還望首長笑納。」

時聚笑了笑,說道:「薄禮就免了,我不需要,替我好好照顧水藍時那家店鋪就行了。」

「首長放心,只要我在這個城市工作,黑道、白道沒人敢碰水藍時。」

時聚消失了,公安局長嚇了一身冷汗,嘆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俠,青會就是此人解散的。」

局長抹了把汗,命令道:「便衣巡邏小隊,每日在水藍時附近加批巡邏,一定要保證水藍時一條街的安全。」

「是。」全體便衣隊異口同聲的答道。

袁龍正和市長交談著什麼,時聚的出現很多見過的他的龍會人員,都縮著頭避開了,時聚直接去了會長的客廳,袁龍問道:「你是什麼人,不打招呼就進入我的房間?」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就是袁龍?」

「我就是袁龍,你到底是幹什麼的?」

「我是你們要查的那個人,今天來我有一個想法想和你商量一下,不知現在談方便嗎?」

「市長,你先迴避一下,我倒要看看他和我談什麼?」

「慢著,你是市長?」

「我是市長,你在新聞上沒有看到過我嗎?」

「那好,既然是市長,就不必迴避了,你也聽著。」

「小小年紀,好大的口氣,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

時聚不慌不忙的說道:「抓我你沒那本事,這次來就是讓龍會改成正規的集團公司,不要到處破壞社會秩序。我可是看到天澤的份上才決定這樣做的,不然你們就和青會一樣解散算了。」

袁龍驚恐的問道:「青會的解散,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市長,你也表個態吧。」

市長沒有說話,袁龍又問道:「你得告訴我你是什麼人,我不會無緣無故的擊散龍會。」

時聚把那個中央證件扔給了市長,市長看到低下了頭,說道:「首長,就按你說的意思辦。」

「好了,我還會關注龍會的一舉一動,如果一個星期之內,讓我看到龍會還是這個樣,我就見一殺一個,見一群殺一群。」

時聚拿過中央的證件,又說道:「別人要問,就說我是演戲的就行,千萬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我勸你們以後做個好市長,好納稅人,城市建設還需要你們。」

「會的,請首長放心,我一定做個好市長。」

「首長,坐下來喝杯酒,我馬上準備宴席。」

「袁會長,不用了,天澤是個好孩子,你既然不同意他去政府部門,龍會就交給他吧,他會做好的。」時聚說完就消失在客廳里。

市長和會長只看到一道光亮,他們相互望著對方,市長說道:「上次解散青會,書記就和我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

「他是演戲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

「他不是說看你兒子的份上才這樣做的,當然要問你兒子怎麼辦了?他要殺我們簡直就是踩死一隻螞蟻。」

市長說完離開了龍會,袁龍立刻打電話給兒子,把龍會的一切事物交給了袁天澤。

幾日後的新聞報道,市長和市委書記同時彙報了這個城市的建設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的重要報告。

公安局長也做了針對治安的重要演講,各大報紙網路刊登了龍會和袁氏集團合併,正式成立為龍天集團,董事長袁龍,助理袁天澤,袁龍並聲明,兩年之內把龍天集團全權交給兒子袁天澤。

袁天澤知道父親這樣的做法都是因時聚而起,包括市裡的一些規劃和部署也是如此,天澤找到時聚說道:「謝謝你保存了我家的實力,我知道當年青會下場,只有你才有這魄力。我會好好經營龍天集團,回報國家、回報社會。」

時聚笑了笑,說道:「不要謝我,只要你為國家、為人民做貢獻,我不會胡來的。」 「大哥,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兩年之後,你考察我?」

「好,如果兩年之後你的業績超不過你父親,我會把龍天集團交給國家處理。」

「沒問題,好了大哥,我還有個會要參加,告辭了。」

時聚點了點頭,回到出租屋開始了修練,半月過去了,時聚從修睡中醒來,此刻水瑤剛剛從秋揚那裡回來換完衣服,時聚見到水瑤的打扮,他愣住了。

水瑤說道:「見你氣色不錯,看來已經是聚心境界了。」

時聚看著水瑤上下打量著,他沒有說話,水瑤問道:「喂,眼睛轉來轉去的看什麼了?」

時聚回答道:「我看的可是真靈之體。」

水瑤看了看自己超短褲和弔帶,雙指一掐冰蠶綢衣出現在身上。

「美女,你剛才的打扮多養眼,我幫你隱回去。」

說著時聚也是雙指一掐,水瑤見時聚要隱起自己的衣服,又是雙指一掐,頓時屋裡玄光無限。

水瑤開口說道:「色狼快收回隱術,不然我可對你不客氣了。」

「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對我不客氣,來追我?」時聚說完消失在屋裡,水瑤意念掃過也消失在屋裡。

時聚和水瑤懸空在大海上,時聚說道:「要不要試試我聚起的靈力?」

水瑤笑了笑,道:「好啊,就讓你嘗嘗真靈之體的厲害。」

水瑤靈光大放,瞬間將海水幻成一隻巨大的藍色水蟒,時聚幻出玄尚之劍,靈力注入,巨蟒可愛的吐吐舌頭,無數的藍色晶珠飛向時聚,時聚揮舞著玄尚劍,抵擋著每顆飛來的晶珠,片刻晶珠全部被攔了下來。

時聚欣喜之時,所有破毀的晶珠聚成無數的水域包圍了時聚,水域逐漸縮小,時聚靈光護體,無數條藍白色的水弧,閃著霹靂擊在時聚的靈光上,時聚幻出那隻銀色小鍾將自己包圍。

真靈之體的攻擊力,看似柔弱,一下就擊滅了自己的靈光護體。還好有這些法寶可以驅使,不然今天面子全丟盡了。

水瑤咒語出口,銀色小鍾瞬間飛出了水域,時聚輕「咦」一聲,還在納悶,接著自己的金色小鼎、五彩圓珠、都被吸走。

水瑤問道:「你還打嗎?」

時聚知道在打下去面子就丟大了,回道:「不打了,我剛剛領悟到水遁術,你來追我吧。」

時聚藍光一閃,進入大海中,水瑤也鑽入大海,水瑤能猜到,時聚雖然說是讓她追自己,其實她也明白,時聚是為了尋找魔杖。

海底的世界太美了,淺海里完全可以見到光亮,魚兒、珊瑚、水草比在電視上看到的神奇多了,他們放慢了遁術速度,一起欣賞著美景,一隻巨鯨向他們游來,時聚單指一捏就控制了巨鯨。

巨鯨擺動著尾巴,困在金光球體里不能前進,水瑤說道:「你看巨鯨多可憐,對他好一點。」

時聚解除了金光球體,水瑤用讀心術和巨鯨交談著,巨鯨擺擺尾巴,遊走了。

水瑤說道:「這裡我來過了,沒有魔杖,我們去深海看看。」

時聚點了點頭,說道:「就知道什麼也瞞不過你,前面帶路。」

水瑤快速的向深海飛去,海的顏色越來越暗,也不知道他們下了多深,前面忽然亮點一閃,水瑤停了下來,問道:「那是什麼?上次來沒發現。」

「我們隱過去看看。」

雖說是亮點,也有幾百海里,普通人在海里也就看幾米,他們很快的來到亮點附近,時聚說道:「這是載人潛水器,科技部研製的。」

時聚和水瑤用意念查看裡面的一切,水瑤笑了笑,說道:「現在的高科技確實不可忽視。」

「是啊,我們現在應該在萬米以下,這潛水器不能在往下去了,我們還是尋找魔杖吧。」

「恩,我們回原位置繼續尋找。」

半個時辰后,時聚和水瑤不知又往下飛行了多深,忽然感到眼前一亮,大片的光亮從海底散發出來,景色奇特。

時聚和水瑤玄光護體,遠遠望去,這裡像是一座海底城市,他們落了下去,大片的建築完全是由石頭不像石頭,寒冰不像寒冰的材料雕塑而成。

上面雕刻了一些莫名的飛禽、魚蟲,時聚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水瑤也好奇的摸著這些圖案,好像也沒見到過這些東西。

他們繼續向裡面走去,這裡很空曠,周圍都是圍牆,正前方是一座大殿光台階就有數百階,一些水泡從地面慢慢的向上飄去,時聚嘆道:「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龍宮?」

水瑤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說道:「這裡靈氣十足,比幻隱山的百位師兄靈氣不知要強多少倍。你可以在這裡修練,應該很容易就能恢復以前的境界。」

矽谷情 時聚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開始練氣、修身、凝光、聚心、水瑤站在一旁高興的守護著時聚,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幾個時辰后,時聚靈光繞體,周圍大量氣流滾動著,氣泡上升的速度變成一條條光弧,平靜的水域像是震動的魚缸里的水,水瑤有些站不住,便略施玄法,穩住身體,周圍的靈光慢慢的進入時聚的身體。

時聚站了起來,周圍一切恢復了平靜,迅速上升的光弧,又變成了水氣泡慢慢的向上飄去。

時聚說道:「這個地方太神奇了,平時修練半月都沒有現在百分之一的成就。」

「這下好了,你已經恢復了以前的境界,我們在往裡面走,看看能發現什麼線索。」

他們走在黃色的台階上,踩上去有些軟軟的感覺,時聚仔細的看著這些台階,說道:「天吶,不會是田黃石雕成的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