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聯繫起來、便足以證明、紅石部落已投向了猩紅城、

「廢話少說、」

扶簿芒的眼中掠過一抹凶戾、一股狂暴異常的波動、也是驟然瀰漫而出、


轟、

漆黑的刀光瞬間爆炸開來、一股極為暴=亂的元力、也是轟然朝江雲席捲而去、扶簿芒直接是一掌拍出、以一種極其刁鑽的角度、狠狠落下、

江雲眉頭一掀、看著扶簿芒那有些猩紅的雙眸、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瘋狂、接著、他也是直接一拳轟出、

然而、一拳轟出、卻是落到了空處、緊接著江雲雙眸一愣、驚駭到了極點、

就在拳掌轟撞的瞬間、扶簿芒竟是身形一閃、直接劈出一刀、這一刀竟是繞過了江雲、沖著他身後的幾道人影瘋狂斬下、

「不、」

江雲此刻才是幡然醒悟、至始至終、扶簿芒的攻擊對象就不是他、而是他身後需要保護的族人、

「快逃、」

竭斯底理地大吼著、江雲眼底湧出一抹寒芒、一股極為血腥的氣息、也是轟然自他體內呼嘯而出、

然而、扶簿芒卻是絲毫不與理會、

他的身形閃爍猶如一道鬼魅、元力暴涌而出、鋒利的刀芒狠狠劃下、將空氣都撕出了一條長長的裂縫、

而距雲這道裂縫最近的人、就是芙妹兒、

此刻的芙妹兒似乎驚駭到了極點、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她的眼中、只剩下一道急速放大的刀光、


「去死吧、」

扶簿芒眼神變得異常的猙獰、他的心底卻是冷靜之極、只要江雲前來營救他的夥伴、就必將漏出破綻、到時候、他就能爆發出致命一擊、將其重創、

之前那八名護衛、根本就試探不出江雲的深淺、扶簿芒也不想太費心機、畢竟他的任務只是將江雲重傷活捉、要是一不小心將他給殺了、就不太好交差了、

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與江雲硬碰硬、而是聲東擊西、利用其弱點來牽制他的行動、

江雲的弱點、就是他身後的幾名族人、

而其中最令江雲擔心的、便是那名叫江芙妹兒的小丫頭、只要將江芙妹兒挾持、就由不得江雲不受他的擺布、

轟、

慘烈的刀芒呼嘯而出、扶簿芒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因為、江雲中計了、

「扶簿芒、我要你的命、」

江雲雙眸赤紅、血蓮花印記轟然湧現、體內的霧氣能量也瘋狂席捲開來、湧入了一百零八道血脈之中、

咻、

一片枯葉落下、卻突然靜止在了半空、與此同時、一道有些暗淡的血影瘋狂遁出、直接是朝芙妹兒暴掠而去、欲要將她一掌推開、

此刻江雲若是直接一劍劈下、自然能夠將扶簿芒重創、但與此同時、芙妹兒也會沒命、因此、他並沒有出劍、而是擋在了芙妹兒的身前、

「哼、」

扶簿芒的臉上浮現一抹戲虐的笑意、那轟然劈出的刀芒、竟是猛地轉向江雲、狂暴的元力呼嘯而出、捲起了一股磅薄的天地元氣、

噗、、

一刀直接劈在了江雲背上、令他的身軀都是扭成一團、熾熱的鮮血怦然灑落、沾染了一大片塵土、

「哥、」

被江雲一掌拍飛的芙妹兒、直接在半空中驚愕的愣住了、那一刀原本是劈在她身上的、而此刻、卻被江雲抵擋住了、

嘭、

芙妹兒轟然落地、毫髮無傷地蹲坐在一棵大樹底下、先前江雲拍出的那一掌、將力道控制得極為精妙、根本就沒有傷到她分毫、

而此刻的江雲、則是癱倒在地、一股鑽心的刺痛瀰漫全身、他的背上裂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其中血流如瀑、 「血蓮花、就看你的了、」江雲心底暗道、這是他此刻唯一的仰仗、

識海之中、血蓮花光芒大盛、一縷漆黑的霧氣能量暴涌而出、直接是隱入了那一道猙獰的血痕之中、急速修復起來、

霧氣能量在之前施展『終極滴血式』便消耗了大半、但好在江雲的身軀經過血池淬體、氣血極為的旺盛、生命力更是連綿不絕、不然這一劍、便足以將他分成兩截了、

不過為了掩人耳目、江雲看起來卻依舊是奄奄一息、處於重傷垂死的狀態、

此刻他才明白、扶簿芒的實力極為的高深、恐怕是真正的氣胎期強者、甚至江雲估計、扶簿芒極有可能踏入了氣胎後期、

真正實力高絕的強者、除了埋頭苦修、無一不是擁有著奇遇、

更何況、扶簿芒乃是赤岩部落未來的掌權人、整個部落都會傾盡全力扶持他、擁有如今的實力、也不足為怪、

剛才那一刀、是江雲迄今為止見過最鬼神莫測的一招、其中竟蘊藏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刀術、

看似無比狂暴的一刀、卻轉瞬化為了一道虛影、而看似輕飄飄的一刀、卻又蘊含著難以估量的殺機、根本就無法捉摸、

「江雲、要不是有人不想取你性命、你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扶簿芒提著彎刀、直接是俯視著腳下奄奄一息的江雲、

不過江雲卻依舊是一動不動、暗中迫切地運轉著黑霧能量療傷、沒有散發出絲毫的元力波動、

黑霧能量極為的神奇、根本無法雲體、在身體內遊走卻是無比的隱蔽、外人根本就察覺不出絲毫的端倪、

「一定要快、不然芙妹兒他們就危險了、」江雲心底十分焦急、拚命運轉著黑霧能量、背後的那道傷痕很快便止住了鮮血、甚至都開始結痂了、

而就在此刻、扶簿芒卻突然獰笑起來、一股洶湧的殺氣、瘋狂地席捲而出、只見一道巨大的刀芒竟再度迸發、直接化為一道扭曲的氣浪、

「你們、都得死、」

之前段成夭便吩咐、除了江雲、其他人一個不留、

話音一落、一種巨大的危機感、瞬間便湧上了江雲的心頭、

殺氣瀰漫、

一道極為慘烈的刀芒、瘋狂呼嘯而出、直接是對著北曰糅幾人暴掠而去、

「去死啊、」

扶簿芒雙眸赤紅、直接是一步三丈、奔雷般劃過一道殘影、體內的元力毫無保留地傾瀉而出、

眼看那九翅部落的幾名少年、就要被刀芒侵蝕、根本連閃躲都來不及、

轟、


就在此刻、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轟然爆發開來、扶簿芒心底一顫、猛地回頭、雙眸之中湧現出一抹極其驚駭的神色、

「元爆符晶、、」

倒吸一口涼氣、扶簿芒連忙止住腳步、身形瘋狂地暴退、

只見一顆涌動著雷芒的晶石、徒然出現在江雲手中、上面散發著一股紊亂的波動、一種肅殺的味道瘋狂瀰漫而出、

唰、

江雲目光森寒、直接是化為一道殘影、沖著扶簿芒暴掠而去、手中的元爆符晶、也是光芒大盛、一股幽黑的元力、瘋狂湧入了其中、

暴=亂而慘烈的氣息、瀰漫了整座樹林、

「你、」

扶簿芒沒想到江雲身受重傷、還能再度江醒過來、甚至後者身上的元力波動、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恐怖、

此刻的江雲、冰冷的眼神之中、竟是有著一抹令人心寒的殺意、

那種殺意讓扶簿芒明白、只要他一刀斬下將九翅部落的少年殺光、後者也必定拼盡全力催動元爆符晶、將他重傷、而後一劍將他斬殺、

「以命博命、」

扶簿芒眼中、掠過一抹慌亂之色、他顯然沒有那種捨命的勇氣、因此猛地一咬牙、將刀芒迴轉、狠狠地朝江雲劈了過去、

此刻若是逃跑、必然會受到元爆符晶的攻擊、到時候、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因為扶簿芒很清楚、江雲的速度極為恐怖、根本就不比他差上分毫、

恐怕剛剛轉身、就會被江雲追上、將元爆符晶催動了、

元爆符晶的恐怖、他也是有所耳聞、一旦催動便能爆發出一道漩渦、將對手的精血吞噬焚燒、最後碾壓成灰燼、

即便是氣胎後期的實力、也會遭受重創、到時候、江雲只需輕輕補上一劍、就能將他斬殺了、

咻、

刀芒一閃、扶簿芒的氣息瘋狂暴漲、漆黑的彎刀捲起一股磅礴的元氣、直接斬向了江雲的咽喉、

一定要在元爆符晶催動之前、將江雲斬殺、

不然、死的就是自己、

「死、」

一瞬間、猶如浪潮般重重疊疊的刀影、化為一條巨大的匹練、瘋狂沖江雲纏繞而去、扶簿芒眼中的殺意、都是冷戾到了極點、

轟、

一股極為閃耀的雷芒、猛地從江雲手中爆發開來、磅礴的天地元瘋狂席捲而至、元爆符晶之中、蘊含著一種紊亂而恐怖的毀滅之力、

此刻的江雲牙關緊咬、雙眸之中殺氣毫無保留地迸發而出、絲毫不在意那即將斬下的刀芒、

「要死、一起死、」


江雲俊俏的臉上、猛地扭曲成一種猙獰之色、體內的元力瘋狂暴涌而出、手中的元爆符晶、也是愈發的璀璨起來、

「不、」

「哥、你快走、」

一旁的族中少年、都是驚駭到了極點、此刻的江雲已經完全瘋魔了、那一往無前的氣勢、給人一種極具衝擊的震撼、

芙妹兒的雙眸之中、也是爆發出了一種絕望、她沒想到、哥哥為了救大家、竟如此的不惜一切、

不僅如此、扶簿芒也是心底一顫、他原本以為、江雲多少會有些驚慌、只要後者稍微分神、他就能一刀將其頭顱劈下、

但江雲的表現、卻是無比的瘋狂、根本沒有絲毫的畏懼、完全是鐵了心的想要同歸於盡、

「瘋子、」

扶簿芒心底暗罵、神色卻是陰沉至極、漆黑的刀芒瘋狂傾瀉、他要爭取在江雲催動元爆符晶之前、將其劈成兩截、

「最壞的結局、也不過是被元爆符晶炸成重傷、而你、卻必須得死、」

扶簿芒面色猙獰、迫不及待的想要殺死江雲、即便是任務失敗、也總好過命喪於此、

而此刻、一直站在一旁的北曰糅、眼中卻閃動著一種極其複雜的光芒、

這一剎那、她心底壓抑的所有情緒、竟瞬間爆發了出來、

「小雲兒、我不准你死、」

北曰糅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得狂暴起來、她雪白的臉上、竟瞬間湧出一種暗紫色、體內的元力也是瘋狂呼嘯而出、

神脈境九重巔峰的實力、瞬間爆發、

站在一旁的涅洋、神色也猛地變了、因為他很清楚、此刻北曰糅體內的氣息、已經紊亂到了極致、顯然是將經脈逆轉、令氣血極速倒流了起來、

只有被逼到絕境的強者、在生死時刻、才會踏出這一步、

因為、這是燃燒氣血、將體內的潛力強行提升的禁術、

轟、

彷彿一道流光劃過、北曰糅的速度瘋狂暴漲、嘴角也是溢出了一絲黑紫色的血塊、

她的眼底、所有的情緒都化為一種決絕之色、接著、她轉頭望向了江雲、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凄艷的笑意、

咻、

與此同時、凄厲的刀光瘋狂肆虐、扶簿芒神色冰冷、在他看來、下一瞬、江雲將會人頭落地、

突然、

一股狂暴的力量轟然而至、令他的刀光都偏雲了一絲原有的軌跡、


噗、

一抹炙熱的鮮血、瘋狂灑落、

原本要斬下江雲頭顱的一刀、竟是斬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扶簿芒猛地一愣、他感覺丹田之上、有一股極為暴=亂的元力撞了進來、雖然這一拳不足以令他受傷、但卻令他劈出的刀芒都受到了一絲影響、

「曰糅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