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刻刻繃緊的心弦,在看到南風城時,也陡然鬆了開來。

南風城…他的家。

「要回家了。」江落妃心中感觸良多。

歷經十一個多月的歷練。今日…終於趕回來了。

遠離家鄉,加入誅仙,晉陞金牌殺手,實力達到九層巔峰…

此刻…終於回家了!

旁邊,杜瑞奇面孔上也是一陣欣喜,但欣喜當中竟是夾雜著一抹悲傷。喜的是妃妃回家了,悲…妃妃回家,自己卻無家可回。

杜瑞奇是一個孤兒,唯一的養父也在數年前去世了。

如今…他唯一的親人,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妃妃。

看到妃妃回家,他心底也暗暗高興!

「呼……」

江落妃輕吐一口氣,平息了下心情,緩緩的踏出腳步,向著南風城內邁去。身後,杜瑞奇輕輕嘆了一口氣也是尾隨而去。

兩人一身黑袍,並肩前行!

「這是一個多月,不知道家中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如今…自己將要跨入先天之境,想必…家族中的那些秘辛,也可以告訴自己了吧!」

「爹的那個密室,自己的母親是誰…」

「爹…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些秘密,一直困擾著江落妃。想到馬上將要回到家中,江落妃心底不禁掠過一抹期待…

南風城,並未發生多大的變化,

江落妃兩人漫步在街道上,四下望了望,那些破舊的店面,熱鬧的街市,接踵的行人…一一映入眼帘。

看到這些,江落妃有種歸屬感。 看到這些,江落妃有種歸屬感。

這些東西,她無比的熟悉。

然而…就在江落妃四下掃望之時,大街之上,陡然陷入了一陣安靜。

是的,安靜!

一種目瞪口呆,仿若死一般的安靜!

這一刻,他們的大腦都仿若短路一般,只有痴獃的神情!

街道上,若有人都睜大眼睛,張開嘴巴,愣愣的盯著江落妃。目光獃滯異常。

就連街道上的商販,也都是停下手中的動作盯著兩人仔細觀看。

一股濃郁的震驚,摻雜著異常的欣喜瀰漫眾人的心中。

「是江落妃。是江大小姐…」

「是江大小姐回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寂靜的街道上驟然掀起一片嘩然的騷動。

「江落妃,江落妃…」一個消瘦的少年口中呢喃一聲。突然…他面色驟然一陣狂喜,手中的東西頓時拋向空中,瘋狂吼道:「江大小姐,江大小姐…江大小姐回來了,江大小姐回來了,我得趕快告訴老爺。江大小姐回來了,我們江家有救了…」

「江落妃…沒想到失蹤了將近一年,竟然回來了。」

「回來的好啊,回來的及時啊!呵呵…」

「唉…你現在回來幹什麼,恐怕你也無法挽回大局…」一名老者深嘆了一口氣。

「快點通知方大小姐,就說江家的那個江落妃回來了。」一名身穿麻衣中年漢子沖著身旁略有些賊頭賊腦的精瘦男子說道:「方大少爺要是知道這小丫頭回來了,一定會高興死,這可是大功一件啊,快去,快去…」

「好!你盯緊他,我去…」

這十一個月,江落妃的面貌並無多大的變化,以她在一年前給南風城的居民留下的印象,所以眾人很容易便認出她來。

身後,杜瑞奇看到街道上眾人的表情,那種狂喜和震驚,即便是他也不禁驚愕。隱約間,看向江落妃的目光那種欽佩又濃了一分。

看到居民的那種欣喜,江落妃也不禁愕然。此時,望著街道上已經緩緩向自己衝來的少年,江落妃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咻地竄了出去…

街道盡頭,江落妃回頭望了下。旋即不在停留,向著家族的方向疾馳而去,身後…杜瑞奇也是尾隨而行。

眨眼間,兩人的消失不見。

「江…落妃!等你多時了。」

就待兩人的身影剛剛消失。街道之上,突然颳起一道輕風,一道白影顯現而出,望著江落妃逐漸變小的身形,腰上的長劍被他緊緊攥住,略尖的面孔上,浮現一陣扭曲之色,雙眸中也是閃爍著一股濃郁的森冷,牙齒緊咬,一字一頓的說道。

這白色身影赫然便是方風!

弟弟被廢…這個仇他一直沒有忘記。

如今…江落妃回來,他心中也是有著些許的興奮。只不過,這種興奮卻充滿陰狠之色。

「你把我弟弟廢了,那我便把你全家都廢了!!」方風雙眸布滿狠厲之色,「不僅你們江家,就連落耀明,我也要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哈哈…江落妃,你等著吧!我這就去找你!」方風狂笑一聲,嗖的一聲消失在原地。臨行前…他還不忘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甲蟲放飛出去。

一路上,江落妃兩人全力狂奔,不敢在街道上稍作停留。

江落妃焦急,心中害怕,要是在被那些興奮的居民所圍觀,不知要耽誤多少時間…

此時…江落妃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誤,僅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中。

江落妃所過,周圍的空氣都跟著顫動,帶起一陣陣的破風之聲。就連街道上的行人也僅能感覺到一陣勁風掠過,卻無法看清江落妃兩人的身形。

經過一路的飛奔,江府的大院逐漸的浮現在江落妃的瞳孔之中。

望著眼前的庭院,江落妃心中不禁泛起一抹激動!

江府內。

江戰滿臉喜色,早在剛才便聽管家說江落妃要回來了,正在趕來的路上。

此時…他正急促的向著江府大門之處行去。

將要一年了啊。

江落妃離開整整快要一年!

對這個自己異常疼愛的女兒,江戰心中也頗為激動。

離家一年,終於回來了。

忽然——

江戰腳步微頓,面龐上閃過一絲震驚,略微抬頭,向著遠處望去,「這…這兩股氣息?」

就在剛才,他突然感覺到門外有兩股極強的氣息,向著江家奔來,感受到這兩股氣息,江戰心中不禁泛起一絲駭然。

「難道是妃兒?」江戰面露驚色,旋即,微微搖了搖頭,暗道不可能。這兩股氣息其中最弱的也達到真人七層,最強的那個…已經達到了真人巔峰,一隻腳邁入先天的境界。

江戰震驚異常!所來之人到底是何人?

「妃兒這一年不可能跨步那麼大!」江戰心中一顫,身形猛然一動,消失在原地。

江府的大門之處,江家的長老,眾多江家弟子,都已早早的聚在了這裡。接踵並肩,將大門之處圍得水泄不通。

數百之人站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上,不但沒覺得擁擠,反而臉上儘是興奮之色。

今天…可是他們大小姐回來之日。

一個月前家族中發生痛事,如今…全被他們拋之腦後。

今日…江家註定要陷入極度的興奮之中。

眾人面孔之上儘是期待之色,雙眸緊緊盯著大門外。甚至連一個蒼蠅從門口飛過,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要來到了嗎?」

江戰身形猛然竄到人群前面,雙眸望著門外,心中低喃一聲。

就在這時。

「嗖……」「嗖……」

一聲破風之聲突然在他們耳邊響徹,一陣勁風甚至將他們的衣袍都吹得飛舞起來。

勁風掠過,之間大門之處突然出現兩道身影。滿臉愕然的盯著他們。

望著這兩道身影,所有人都是瞬間陷入錯愕之中,獃滯的站在原地。

震驚!

傻眼!

速度…什麼速度?!

寂靜!

所有人都痴獃的望著眼前這兩個人。一時間,他們大腦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看到江落妃的那般速度,一股濃郁的駭然充斥著所有人的面龐上。震驚的氛圍瀰漫整個人群。

望著擁擠的人群,江落妃也是一陣愕然,有些不知所錯的看著眼前的眾人。

他沒想到,剛回來便是迎來這般場景。

江落妃呆了呆。愣在原地。

片刻后…

「江大小姐!江大小姐!」

不知誰喊了一句,寂靜的人群突然掀起一陣暴動。所有人都是興奮的叫道。

頓時,江大小姐三個字,響徹雲霄,仿若整個南風城都能聽到。 頓時,江大小姐三個字,響徹雲霄,仿若整個南風城都能聽到。

「剛才你看到了嗎?看到大小姐怎麼來的嗎?」

「沒有,沒有。你看到了嗎?」

「沒有!」

「都沒有…」這人心中都吸一口涼氣。「江大小姐的速度?」

所有人都不禁心底發咻!一抹濃郁的喜色充斥他們的雙眸。

此刻,喊聲震天!

「這人氣?這興奮的勁?」身旁,杜瑞奇看到這般場景,心中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他沒想到,自己的這位妃妃,竟然是這般厲害…剛剛趕到家裡,邊讓所有的族人都為之興奮,江落妃也沒想到,眾人僅僅以她速度飛快便興奮成了這個樣子,若是讓他們知道自己會飛呢?

可想…這種氣氛將在會濃烈數倍。

所有人都震驚異常。幾位長老也是面露駭然之色,此時…以他們的實力,竟是無法察覺出面前這位少女的氣息…

不由間,他們面面相覷,一絲苦笑瀰漫心間。

「沒想到…真的是妃兒。」江戰渾身一震,面容不禁抖了抖,「那真人巔峰的氣息,就是妃兒所發…」

江戰一臉的不敢相信。這一年江落妃竟然進步這麼大?

要知道,江落妃離家時,僅是真人初階段…

而如今…僅僅十一個多月過去,卻是達到真人巔峰?

這速度,比坐著火箭還要快上數倍。就是他,當初也沒這般妖孽!

十一個月直直跨了八層?

江戰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般速度,令他身體都不禁發顫。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

「爹…」

江落妃掃了掃眼前眾人,發現眾多熟悉的面孔,心中不由得泛起一抹感動。旋即…面露一絲笑容,雙手輕輕揮起,向下壓了壓,制止了眾人火熱的激情。

現在,也僅有他能鎮住眼前的氣氛。

「我,江落妃…回來了!」江落妃嘴角勾起一絲弧笑。

家…她深深感受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